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杀红了眼(恳求订阅!)

第二百四十八章 杀红了眼(恳求订阅!)

    江南此言一出,鲧鳐、丹青树和东王舒等人的面色都变得极为怪异,仿佛是强行忍住笑意,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江道友真是不是一般的狂妄,难怪敢堵魔王府的大门。”

    东王舒麾下,一个年轻女子扑哧一笑,道:“不过我东王神府可不是魔王府那群废柴,何须一起上,我东王神府的人便足以将你抹杀!”

    “好旺盛的气血!看来得到你的血,定然可以成为第一,一举成为冥王的弟子。”

    丹青树看到他的气血,摇头笑道:“江道友,你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而我们是刀殂,只能任由我们鱼肉。你还是乖乖地站在那里,等待我们商量完毕,再来杀你罢。”

    江南的气血虽然无比旺盛,形成惊人的异象,但依旧不被东王舒、丹青树等人放在眼里,毕竟,他的境界还是道台一重,灵台境,与他们这些度过生死台洗礼,修成七宝台的强者相比,单纯境界便有七大境界的差距!

    远处,阎浮、龙吟风和啸邙三人探出头来,看到百十位强者围困江南,不由脸色剧变,低呼道:“江老弟这次恐怕要糟糕了!”

    他们三人自从进入此地之后,一直都在一起,三人小心翼翼,四下搜寻,屡经恶战,却也寻到几瓶冥王神血。

    他们几人曾经遭遇鲧鳐等人的追杀,几次死里逃生,实力也都有不小的进步。但是看到这幅场面,还是心惊肉跳。

    龙吟风皱眉道:“真魔大会中的顶尖高手。齐聚于此,除了八大神族的顶尖人物,还有其他诸多神族、王族的强者,这些人,随便拉出一人,便够咱们头疼了。”

    “鲧鳐、丹青树、东王舒和金牛丘山等人最强,但其他强者也不在少数!”

    啸邙皱眉,指向一个灰衣魔族少年。低声道:“那边是汉沣,一个低等魔族,但是实力却极为强大,得到了十多瓶冥王神血,上次这小子猎杀我们,我们险些便死在他的手中!还有那个句山神族的高手,得到的神血比汉沣丝毫不少。也是一位七宝台境的猛人!”

    她如数家珍,屈指数出十多位七宝台境的强者,都是仅次于鲧鳐等人的强人,随即目光四下扫去,疑惑道:“摩罗昆吾也是一个猛人,奇怪。他怎么没有出现在这里?”

    一个个名字,说的阎浮和龙吟风等人心惊肉跳,他们虽然也不是弱者,自视甚高,但修为并未达到七宝台境。与这些人相比,还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

    “江老弟被困。咱们跳出去也是被人打死的命,现在该怎么办?”阎浮皱眉道。

    龙吟风智谋较多,沉吟道:“江兄弟和我们同生共死,祖圣和左旗使图雨田追杀我们时,仰仗他我们才逃出生天,救是一定要救。现在,只能仰仗姜氏神族了,毕竟,我们都算是太公府的客人。有姜氏的高手在,江老弟也不是必死之局……”

    阎浮冷笑道:“吟风,你看那边围困江老弟的人中,不正是太公府的人?”

    龙吟风看去,果然看到姜氏神族的几位年轻俊杰也在其中,不由微微一怔,心中有些动怒,起身道:“我去和他们说说,他们就算不念在我的薄面,也应该念在柔公主的面子上,助江老弟一臂之力!”

    阎浮和啸邙目送他离去,过了片刻,龙吟风面色铁青,径自返回,冷冷道:“姜氏无情,其中那个叫姜少书的家伙骄傲得很,用鼻孔对着我,告诉我姜氏神族中有人吩咐,在真魔大会上没有人情,只有胜负生死!所以,他们绝不会出手救江老弟,甚至还要抢夺江老弟体内的神血!”

    阎浮和啸邙不由大怒,龙吟风冷笑道:“那小子还说,若是江老弟肯将一身神血送给他们,姜氏便为他出头,保全江老弟的性命,不会杀他,仅仅是不会杀他而已。”

    “忘恩负义!”

    啸邙破口大骂:“好歹江老弟曾经救过他们的公主,他们怎么这么不近人情,连报恩的心都没有半点,良心被狗吃了不成?”

    龙吟风摇头道:“这不是柔公主的主意,柔公主爱上一个女人都可以死心塌地,她不是薄情寡义之人,吩咐他们的应该另有其人,多半便是姜维那小子。现在姜氏不愿出手救护,看来只有我们了!只是咱们的实力不济,此次多半凶多吉少……”

    三人面色凝重,啸邙突然笑道:“若非江老弟,还未进入冥王城,我便已经死了。就算为了救他丢了性命,也是还给他罢了。”

    “那就还给他。”

    阎浮重重点头,哈哈笑道:“反正我爹不止我一个儿子。”

    龙吟风苦笑道:“我爹就我一个儿子,不过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只能舍命相陪!”

    三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却在此时,突然场中传来江南的声音,朗声笑道:“诸位,既然你们不先动手,那么只有我来代劳了!”

    阎浮闻言,笑道:“江老弟身陷重围,却还如此霸气,真是令人心折……”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突然只听一声怒吼从场中传来,震撼人心!

    “魔钟霸体!”

    咣——

    一声悠扬的钟声传来,江南身躯节节暴涨,眨眼间便化作一尊三面八臂的巨人,金光灿灿,有如金铸之身。

    吼——

    江南三张面孔突然开口大吼,道音喝唱,重重音律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在他音波的攻击范围之中,重重群山颤抖,山石浮酥,灰尘弥漫连天,无穷的灰尘迷雾之中,江南这尊金色巨人站立不动。有如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

    嘭嘭嘭!

    一个个修为稍低一些的魔族强者顿时无法抗衡他的道音,身躯纷纷炸开。在灰尘迷雾中染出一朵朵血花,随即血花凋零,消散不见!

    别人是先声夺人,而他却是先声夺人性命!

    东王舒等人脸色剧变,江南这一吼展示出的法力,被他们还要浑厚,还要强大,一声大吼便震碎十多位历经生死磨练的强者!

    这些被他震死之人。都是在激烈的竞争之中存活到现在,每个人都不是庸者,相反他们的实力极为强横,每个人都是不逊于阎浮龙吟风那样的存在。

    烟尘弥漫,江南站在弥漫的烟尘中悍然出手,八手翻起盖下,四面八方击去。他的手掌如天。错乱的苍天,轰隆一声将苍天打得颤抖,无数雷霆四下倾泻,宛如天地真要就此覆灭一般!

    翻天印!

    八道翻天印,将所有人统统罩在这门印法的攻击之下,只听唰的一声。烟尘统统沉降,压在地面之上,他的掌力将方圆百里飞扬的尘土统统压得贴在地面上,尘土不起!

    刚才他一声大吼,将群山几乎震碎大半。化作烟尘,此刻这些烟尘价格落下来。落在地面上足足有十多丈之厚,身材矮小的,直接被埋入土里!

    东王舒、鲧鳐等人纷纷反掌迎上,丹青树笑道:“气魄惊人,敢与挑战八大神族和诸多强者,江子川,你虽死犹荣!”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传来,江南身躯微微颤动,八道翻天印赫然被挡了下来。

    “江南,你以为你是神吗?”

    金牛丘山爆喝,手持天宫强者的腿骨炼成的大骨锤,狠狠砸下,将天空砸得抖动不休,比江南的那一式翻天印威力丝毫不逊。

    与此同时,东王舒、鲧鳐、丹青树、姜少书等人纷纷杀来,八大神族的精英尽出,有数十人之多,再加上汉沣、句山氓等其他种族的强者,人数多达八十多人!

    能够承受江南一吼而不死,本身便是修为极高的存在,几乎都是修成神台、生死台乃至于七宝台的强者!

    “我的法力暴涨二十二倍之多,法宝的威力已经不如我的神通那般强悍,索性不动用所有法宝,而是凭借神通与这些各族精英大战一场!”

    江南头顶道纹飞出,化作一口山海鼎,硬抗众人的攻击,闯入人群之中,如同虎入狼群,大开杀戒。

    这口山海鼎并非是法宝,而是他的神通凝聚而成,在众人的轰击下晃动不休,没有支撑片刻便已经爆碎。

    不过大鼎随破随聚,他心念一动,便又有一口山海鼎浮现出来。

    他周身无数道纹涌出,化作一卷阵图,抖手便将三两人收入阵图之中,随即一抖,阵图湮灭,图中被困之人化作飞灰!

    天府重楼落下,轰然向前撞去,将一个个魔族强者撞得骨断筋折,随即楼中五色光芒闪起,唰的一声将这些重伤的魔族收入楼中,炼化成灰!

    五六魔族强者近身,刚刚打破山海鼎,便见江南三幅面孔同时开口大吼,道音喝唱,将这几人震得吐血,倒飞而去。

    他的道纹溢出体外,化作五劫钟,钟声震荡不休,五劫印四面八方冲去,震荡众人神识。

    又有道纹化作道音鼓,鼓声震天,如同神魔战场,有天神、魔神、妖神和佛陀双手持槌,擂动大鼓,鼓声惊天动地。

    又有一张五十弦琴,无人自弹,魔音阵阵,杀伐神魂!

    他的拳头似乎是最为强大的法宝,一拳轰出,即便是金牛丘山砸下的骨锤都要被打得高高弹起,只有东王舒这等强者才能抗衡得住。

    他如同一尊杀神,所过之处,血光四溅,残肢断臂漫天飞舞!

    “你是姜氏神族的人?”

    江南突然抓住一人的脖子,生生拎起,皱眉道:“我与柔公主有旧,曾经受过她和姜神通的恩惠,便放你一条生路。”

    他刚刚将那姜氏族人抛开,只见那名姜氏族人高声喝道:“这小子不敢杀我太公府的人,大家一起上,杀他夺血……”

    嘭!

    江南一拳将他的脑袋轰碎,破碎的骨骼如箭乱射,淡淡道:“不识抬举,我受过柔公主和姜神通的恩惠,可没受过你的恩惠!”

    他杀红了眼,连姜氏神族的人也照杀不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