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九十瓶神血(求推荐票!)

第二百四十六章 九十瓶神血(求推荐票!)

    “自己人?”

    江南心中一动,突然只见阳逻挥袖,地狱熔炉的炉盖飞起,当即飞身而起,从地狱熔炉中脱困而出。【全文字阅读】

    北行雪也冲出熔炉,看向阳逻,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江道友,他真的是你的自己人?你和阳夷神族也有交情?”

    江南心中纳闷,缓缓摇头道:“我只曾与苗夷神族的苗素素有过一面之缘,但也不曾有过交情,反倒威胁她,从她那里得到不少天宫级的材料。”

    “我听说过此事。”

    北行雪重重点头,眉开眼笑道:“所以我才觉得你很对我胃口,一举勒索了六大神族,是我辈中人。”

    两人还在嘀嘀咕咕,阳逻淡淡道:“江师弟,阳逻是我在九幽冥界的名字,家父是阳夷神族,家慈是人族,家慈姓丁,我在玄明元界时从母姓,姓丁名卓,在玄天圣宗掌教一脉中排行第二。”

    “原来是丁卓师兄!”

    江南心中一惊,席应情在送他进入九幽冥界中时,曾经告诉过他,他的二徒弟丁卓也在冥界历练,试图突破生死台境,进入七宝台境。

    进入冥界之后,江南也曾向姜柔打听过这位二师兄的事情,但是即便是神通广大的太公府,也全然没有丁卓的消息。没想到丁卓居然会是阳夷神族的子弟,而且是九夷神族中极富盛名的人物!

    阳逻便是丁卓,那么他精通神通。炼成纯阳无极分神剑这种事情便可以解释了。

    一个是玄门领袖的二弟子,一个魔族中的神族公子。阳逻的这两个身份知道的人极少,就连九夷神族中知道此事的,也仅有寥寥数人。

    不过江南却立刻意识到,席应情多半知道阳逻是阳夷神族的子弟,体内拥有阳夷神族的血统!

    这给他的感觉极为奇怪,在他的印象中,席应情是个不苟言笑,为人甚至有些呆板的人。云鹏拥有妖族的血统,他便没有收云鹏为弟子,为何明知阳逻拥有神族血统,还要收他拜入自己的门下?

    “魔族若是精通神通,那么他们的法宝威力也会变得更加强大,只怕魔族的实力便会压过人族,掌教收一个魔族为弟子。传授我圣宗的神通,究竟是何意?他不知道魔族若是精通神通之后,会变得极为强大,极为恐怖么?”

    席应情在他眼中,越来越神秘莫测了。

    “你们是师兄弟?”

    北行雪好奇的打量两人,这两个少年都极为出众。可谓是人中之龙凤,很难想象他们居然会师出一门,什么人又会将这样的俊杰收入门下?

    “一个江子川已经极为难缠,几乎把我大卸八块,再加上一个阳逻。只怕他们师兄弟两人联起手来,便没有我的活路了。”

    北行雪悄悄向后挪去。甜甜笑道:“你们师兄弟慢慢聊,我先走了!”

    “且慢!”

    阳逻转过身来,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只见一道长虹如桥,停留在北行雪头顶,随时可能击下,淡淡道:“北行姑娘,想走可以,不过须得把你身上的冥王神血留下。”

    北行雪贝齿轻咬红唇,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阳逻不为所动,北行雪又可怜兮兮的看着江南,泫然欲泣道:“江道友,咱们毕竟同生共死,你还砍掉了人家的大腿,人家的腿都被你看光了……”

    江南微微一笑,战争巨兽走来,站在北行雪身后,虎视眈眈。

    这头巨兽面目狰狞恐怖,张开大嘴,布满倒钩的舌头长达十多丈,如同鞭子一般扫来扫去,不怀好意的盯着北行雪,叫道:“恢恢……”

    江南轻声道:“北行姑娘勿怪,我师兄既然发话了,那么你还是照做的好。别忘了,姑娘你死后,紫府中的宝物便会爆的一干二净。”

    北行雪咬牙,突然眉心一闪,十多个玉瓶飞出,气鼓鼓道:“算你们狠,欺负人家一个弱女子!实不相瞒,不死冥王的神血中肯定另有猫腻,你们融合了神血便不要后悔!”

    阳逻挥袖将这些冥王神血收起,很是满意,点头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且慢。”

    阳逻微微一怔,纳闷的看向江南,江南笑道:“北行姑娘,你一向抢劫别人,收获的神血应该不止这些吧?”

    北行雪再次咬牙,贝齿磨得咯咯吱吱作响,突然展颜一笑,道:“江道友,改日我登门拜访,你可要小心你的宝贝儿……”

    她眉心又有十多个玉瓶飞出,闪身离去,在她转身的一刹那,突然长袖一卷,数十道长袖飘飘,向那十多个玉瓶卷去。

    阳逻面色顿时沉下,纯阳无极分神剑嗤的一声斩下,将这些衣袖斩断,却在此时,又有一道长袖悄然无息卷来,裹起地狱熔炉呼啸而去。

    北行雪的笑声传来:“江道友,小妹先收一点利息,改日再把你偷的内裤都不给你剩下半条!”

    江南脸色一黑,这女子神出鬼没,对于看上眼的宝物有着执着的爱好,若是被这女贼惦记上的确是件头疼无比的事情。

    “北行雪倒是厉害,我只得到两瓶神血,这个小女人居然得到了二十五六瓶之多!”

    江南对她却也有几分佩服,要知道他自己也仅仅只得到两瓶神血而已,心中暗道:“果然,坑蒙拐骗偷才是最有前途的行业……”

    “二师兄,你既然是神族,为何能够拜入我圣宗?”江南待北行雪走远,突然问道。

    这个疑惑一直压在他心底,让他不吐不快。

    “我是孤儿,幼年时一个人流落在外,后来承蒙恩师看重,收我拜入圣宗。我也是后来才知我是神族,因此想来到冥界看看,便一直留在这里。”

    阳逻面无表情,不知他心中的真实想法,轻声道:“师尊知道只要我来到冥界,便不会回去了,因此在我走时说,要我答应他一件事情。进入神魔结界前,师尊通知我,要我在神魔结界中助你一臂之力,将所有的冥王神血统统交给你,无比要让冥王选你为弟子。这是他唯一要我办的事。完成这件事之后,若是我还想留在圣宗,便依旧是他的弟子,若是我想要自立,便从此形同陌路。”

    他将北行雪的二十多瓶神血交给江南,又将风臣秀和畎戎二人的血脉炼化,炼出其中的冥王神血,随即指尖一滴滴神血被他逼出体外,统统交给江南,道:“师弟,我这里有六十多份神血,加上北行雪的二十五瓶,已经超过九十,足以能在群雄之中位列第一,如今便全部交给你了。还有这一滴血,是师尊让我交给你的,要你务必炼化!”

    阳逻取出一个玉珠,玉珠中有一滴鲜红的血液,交给江南,随即转身飘然而去。

    “师弟,我如今为阳夷神族所器重,将来我必为阳夷神族之主,你回去告诉我恩师,他的弟子丁卓已经不在世间,世间只有阳逻,我与他再无瓜葛!”

    江南目送阳逻远去,心中默默道:“掌教至尊总共只有四个弟子,欧阳羽和令狐庸已死,如今阳逻也走了,掌教一脉的弟子便只剩下大师兄风满楼了……嗯?对了,掌教怎么会知道我也会参加真魔大会,进入神魔结界之中,甚至通知阳逻师兄前来助我?”

    他越想便越觉得很不对劲儿,知道他会参加真魔大会的,唯有弑神谷六个大魔头,而且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干掉不死冥王,为石敢当之父报仇雪恨。

    江南混入真魔大会,便是这个原因。

    而席应情是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正道的一位声名正隆的年轻领袖,断然不可能知道江南混入真魔大会的目的。

    而且即便席应情知道,他与石敢当也没有任何交情,正魔不两立,他断然不会派阳逻前来助他一臂之力!

    按照席应情的性格,他只会严词呵责,让江南赶紧离开,不要趟这趟浑水,否则肯定会将他逐出师门之类的话。

    但是,席应情偏偏让阳逻前来相助,务必要他成为不死冥王的弟子,这便十分诡异了。

    “只有一个解释。”

    江南心中默默道:“我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是弑神谷的六大魔头之一。只是,他到底是五哥,还是谷主,这便有些难猜了……”

    鬼面男子常年带着鬼脸面具,看不到真容,而五魔则异常诡异,无人能够记住他的真面目,这两人都非常可疑。

    “谷主和其他几位兄长曾经说要混入真魔大会,见机行事,他们应该也在神魔结界之中。”

    江南摊开手掌,阳逻临走前交给他的玉珠在他掌心中转动,玉珠中有一滴鲜血,如同红玉一般晶莹透亮。

    他神识扫过,突然“看到”血液中一艘金碧辉煌的大船在血液中游走,突然间大船倏忽消失不见,任由江南如何催动神识,也始终未能找到这艘大船。

    “狱神舟,六位兄长果然都在这里!”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捏破玉珠,那滴鲜血顺着他的掌纹渗入他的皮肤,融入到他的血脉之中,消失不见。

    他看向其他的玉瓶,这些玉瓶中一滴滴金色的冥王神血弥漫无尽的道纹,瑰丽璀璨,神威隐隐传来。

    江南咬了咬牙,捏碎一个玉瓶,冥王神血立刻渗入他的皮肤!

    “想要取得冥王的信任,便必须融入他的神血,既然如此,那我便豁出去了!”

    ――――恳求推荐票,有账号的书友都会有推荐票,这个票不用花费任何钱,只需登录账号便可以投给帝尊,帝尊现在迫切需要推荐,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