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坑蒙拐骗偷(强烈呼唤保底月票!)

第二百四十五章 坑蒙拐骗偷(强烈呼唤保底月票!)

    摩罗昆吾着实厉害,战争巨兽狠狠嚼动依旧未曾将他咬碎,甚至被咬得鲜血淋漓还能不断复原肉身。

    他的肉身强得惊人,恢复能力也是极为强横,换做其他人的话,早就被吃得一干二净,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很快便筋疲力尽。

    战争巨兽吧唧吧唧嚼个不停,没过多久,摩罗昆吾便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恢恢!”

    战争巨兽吃掉摩罗昆吾之后,很是开心的摇摇尾巴,迈开脚步向江南离去的方向追去。

    而在此时,江南已经追杀北行雪上万里地,北行雪这个女人的确强悍,把江南的山海鼎收入自己的紫府之中,这独脚女子蹦蹦跳跳之间,一条雪白粉嫩的大腿又自生长出来,她的肉身恢复能力惊人,即便是江南也不得不佩服。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果然如此,切碎了也能重组。”

    江南将量劫阵图展开,唰的一声平平铺去,险险便将北行雪收入阵图之中,却在此时,只见这女人一条条手臂挥动,指头连弹,竟然将量劫阵图弹得飞速卷了起来,又变成一张画轴飞回江南身边。

    道音鼓震荡,道音冲伐,江南大步向前,一拳接着一拳轰在大鼓之上,鼓声轰击,北行雪突然祭起手腕上的一串铃铛,化作十二口大钟,高悬在头顶,当当响个不绝,将道音鼓的威能抵消。

    天魔琴和天府重楼也未能奈何得了她,这女人刁钻无比,四处乱逃,始终不给他正面交锋的机会。

    不过北行雪也休想将江南甩脱,毕竟山海鼎是江南的法宝,他的烙印不除,江南便始终会知道北行雪的方位。

    突然,一道长虹如同匹练般横扫而来,长虹一分为二。分别向北行雪和江南斩来!

    江南立刻挥起八把地磁元斧,上下翻飞,向那道长虹劈去,那道长虹虽然不如地磁元斧锋利,但却极为古怪,被切开之后立刻又凝聚在一起,依旧围绕他斩来斩去,犀利无比。

    另一道长虹有如蛟龙腾挪变化。围绕北行雪头顶来去如电,北行雪素手连续拍击,与那道长虹硬撼。

    这两道长虹将他们二人困住,让他们寸步难行,不知是什么法宝。

    “奇怪,魔族不精于神通,法宝也极为粗糙,但这道长虹却极尽变化,难道魔族也精通神通了?”

    江南心中纳闷,这道长虹虽然一分为二。但实际上只是一件法宝,应该是由阴阳二气玄黄二气之类的宝物炼制而成。极尽精妙之能,不是魔族所能炼出的宝物。

    大地轰隆隆作响,又有一口巨大的熔炉从地底浮现出来,熔炉中魔焰翻腾不休,将北行雪和江南一起向熔炉中拉去!

    “有埋伏?”

    江南心中凛然,身后千翼震动,冲天而起。熔炉外夺路而逃,与此同时北行雪也翩然飞起,强行飞出熔炉。却在此时,两只金光灿灿的手掌轰然拍下。

    这两只手掌大得可怕,如同两面金色大幕一般,江南怒喝,一掌迎上,只听咣的一声巨响,拍向他的那只手掌被生生击退,而北行雪也将另一只手掌击退,只是反震力却也将二人逼得落回熔炉之中。

    咣!

    炉盖如同苍天,轰然盖下,将两人封在熔炉之中!

    江南落入熔炉之内,周围魔焰翻腾,烈火熊熊,焚化万物,不过这等魔焰对他来说,并无大碍。

    他眉心藏有兜率神火,源源不断的将涌来的火力吸收,丝毫不惧魔焰的炼化。

    突然,熊熊烈火之中,一袭蓝衣飘来,周身弥漫森森寒意,正是北行雪那个女子,她也不惧大火,头顶一枚明珠,如雪一般,足尖轻轻一点,闪身来到江南身前。

    “江道友,咱们落入敌人的圈套,须得暂时放下恩怨,联手应对这次劫难。”

    北行雪没有出手,笑吟吟道:“这是九夷神族的地狱熔炉,乃是一件神府巅峰的重宝,掌握在畎氏神族之手,出手暗算我们的,定然是畎氏神族的畎戎,还有其他几个九夷神族的强者!道友,你有脱身之道么?”

    “我试试看!”

    江南向四下看去,只见四周都是一片魔火世界,约有百里方圆,魔火之外,便是黄橙橙的炉壁,当即提起斧头便向炉壁劈去。

    嗤!

    炉壁应斧而裂,被他劈开丈许深浅,还是没有看到尽头,江南正准备提斧再劈,突然只见炉壁蠕动不休,刚才他劈出的印记竟然飞速愈合,平整如初!

    江南心中一惊,不禁皱眉,摇头道:“我破不开这口地狱熔炉。小娘子,你是否有把握破开地狱熔炉?”

    北行雪摇头道:“我这颗奈何珠,乃是我祖辈采集冥河之水炼制的法宝,也是一件神府巅峰的重器,只是我无法发挥出这枚神珠的威力。不然的话,拼着毁掉奈何珠,将奈何珠的威能完全激发,两件法宝同归于尽,咱们便可以脱困了。”

    “北行姑娘,你还有什么宝物?”江南目光闪动,笑问道。

    “我看看先。”

    北行雪在江南面前盘膝坐了下来,眉心一闪,不知多少宝物从她的紫府中哗啦啦倒出不知多少法宝出来,堆积如山,看得江南眼睛都直了。

    “这女人是个宝库么……我的山海鼎!”

    江南心念微动,山海鼎自动从法宝堆里飞起,落在他的头顶,让他不禁松了口气。

    “这是我从鹊狐族的高手那里抢来的,一件生死台境的法宝,没有多少用处。这件法宝是我看到骨龙魔族的家伙所使,实在心痒难耐,于是就偷了过来。还有这件,是我从姜氏那里摸来的宝贝儿……”

    北行雪一件件法宝翻动,如数家珍,说出每件法宝的来历,让江南无语的是,这女人简直有收集法宝的爱好,所有的法宝都是她或抢或偷或骗弄来的宝物。

    “这些法宝都没有用处,破不开地狱熔炉。”

    北行雪黯然,将这些法宝收起,叹了口气道:“早知道我就去我北行神府,把我爹的宝贝偷来了……嗯,还有这口地狱熔炉也不错,若能逃出去,一定也要弄到手,收藏起来。”

    这女子机灵古怪,看到宝物便一定要弄到手,转眼间又盯上江南的山海鼎、道音鼓和天府重楼等宝物,眼睛贼亮贼亮的。

    江南冷哼一声,淡淡道:“北行姑娘,你不要生歪心思,须知咱们现在身陷囹圄,只能共同对付,才有希望逃脱。”

    北行雪重重点头,笑嘻嘻道:“放心,我有轻重之分,在地狱熔炉中绝不会抢你的宝贝儿。等到出了地狱熔炉,我再去抢。对了,刚才那道惊虹一般的法宝,可能便是九夷神族中的阳夷神族中的高手,名叫阳逻的家伙,他的纯阳无极分神剑,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也要弄到手。另外一人,恐怕便是风夷神族的风臣秀,炼就神魔金身,他的身躯堪比法宝,最好能打死了收藏起来……”

    江南对她的爱好有些无语,不再理会她,立刻感应战争巨兽的方位,驱使战争巨兽飞速赶来,心道:“阳逻、畎戎和风臣秀三人,只怕是九夷神族的顶尖强者,尤其是那个阳逻,神通惊人,只怕是此次进入神魔结界中的顶级人物,单凭战争巨兽,恐怕还拿不下他们,只能偷袭……”

    他全部心神潜入战争巨兽的脑海中,将战争巨兽当成身外化身,借助战争巨兽的双眼去观看周围的事物。

    没过多久,战争巨兽便来到此地,江南让这头巨兽潜伏下来,偷偷看去,只见三个神族强者站在地狱熔炉不远处,各自催动法力,灌入熔炉之中,试图将他们炼化。

    这三位九夷神族的强者气血冲天,强横至极,体内浮现出八座道台,各自有法宝镇压在头顶,虽是在催动地狱熔炉,却依旧防守严密,没有可以偷袭的机会。

    “阳逻老弟,咱们这次发财了,居然弄到两个很是强横的家伙。”

    其中一位神族强者相貌怪异,狗头人身,应该是畎戎,笑道:“这两人,一个是北行神族的北行雪,另一个是摩罗神族的江南,都是极为了得的人物,他们二人身上,肯定有不少冥王神血,得到他们身上这份,咱们便有足够的神血,进入前十也差不多够了。”

    另一人遍体金光,如同纯金铸就的魔神之躯,应该便是风臣秀,笑道:“不错,我九夷神族三杰联手,的确收获不浅。炼化了这两人,得到他们收集的神血,咱们三人便差不多有把握进入前十了。”

    最后一人是个清秀男子,年纪看似不大,只有二十许岁的模样,正是阳逻,点头道:“进入前十,咱们便会得到不死冥王亲自传授一门功法……什么人?”

    他脸色剧变,突然厉喝,向战争巨兽的方向看去,畎戎和风臣秀心中一惊,齐齐怒喝,各自催动法宝向战争巨兽轰去,威能浩大!

    却在此时,阳逻的纯阳无极分神剑轻轻一晃,一分为二,无声无息向畎戎和风臣秀斩去!

    “阳逻,你这是何意?”

    两人措手不及,被两道长虹一搅,将肉身搅得粉碎,鲜血长洒,阳逻挥袖一卷,将这二人的鲜血统统收起。

    江南看在“眼”里,心中一喜:“起内讧了?这倒是我们脱困的好机会!”

    他正欲催动战争巨兽扑向阳逻,耳边突然响起阳逻的声音:“江师弟,别动手,咱们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