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暴力砍杀(哭求保底月票!)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暴力砍杀(哭求保底月票!)

    摩罗昆吾周身金光灿灿,冥王神血改造他的肉身,让他如同一尊金人,黄金打造而成,比进入神魔结界时更加强横!

    他原本便是许多大佬看重,认为他是可以稳稳进入前十的人物,融合了冥王神血之后,修为实力都暴涨两三倍之多!

    “混血就是混血,永远比不上真正的纯血神族!”

    摩罗昆吾上下扫视江南,立刻一眼便看出他并没有融合半点的冥王神血,融合冥王神血的人之间有着奇特的感应,往往一眼便能认出对方,想要干掉对方吞噬神血。

    “你一份神血也没有弄到手,真是可怜。”

    摩罗昆吾俯视江南,露出怜悯之色,轻声笑道:“不过更可怜的事情还在后面,因为你很快便要死了。真魔大会前,你不是在很多人面前说我是什么东西么?抱歉得很,我这个人心眼特别小……”

    “杀了他!”他向身边的几名魔族年轻强者道。

    那几名魔族强者都是道台四重五重的高手,实力也极为强横,虽然没有融合神血,但他们等人进入神魔结界之后,与摩罗昆吾一起斩杀了二三十位魔族高手,其中不乏有王族和神族的强者。

    摩罗昆吾并没有融合这些王族神族的血脉,他们这些人炼化了这些王族神族的血脉,实力和修为也有不菲的进步!

    “江南,我只能说你运道不济,得罪什么人不好,偏偏得罪了昆吾公子!”

    一个矮瘦魔族男子冷笑,大步逼上前来,森然道:“你若是在外面与昆吾公子堂堂正正一战,那也是虽死犹荣,而现在么,你只配死在我们的手中!”

    他纵身扑来,周身魔气翻腾。体内传来一股无比暴戾的气息,如同一头作势吃人的猛兽,恐怖至极。

    吼——

    他怒声嘶吼,无数道纹在皮肤下蠕动,只见这魔族男子小小的身躯开始飞速膨胀,筋肉狰狞,化作一尊百色魔人,遍体皮肤百种颜色。却是一位百色王族的高手,张口大吼!

    “死!”

    其他五人同时暴起扑来,四面八方,将江南围困在中央,有的魔气化作一头长达数百丈的玄武,有的身化黑铁般的巨人,手持巨斧砍下,有的则赤手空拳,一拳轰来!

    这些人都是道台境、玄台境的强者,联手之下。道纹封锁方圆五百丈范围,将这五百丈范围的空间。打造成铁桶江山,任何人想要逃脱出去,都会撞得头破血流!

    江南站在原地不动,待到众人的攻击来到眼前,这才突然间出手,只见一卷阵图浮现,唰的一声展开。直接将那百色王族收入阵图之中。

    那名百色王族的强者怒吼,奋力在阵图中挣扎,想要破阵而出。江南面无表情,伸手一抖,一量劫毁灭一世界,量劫阵图中的空间顿时化作混沌虚无,那名百色王族也在阵图中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另一人的攻击轰来,拳头轰然一声砸在江南的脸上,他这一拳轰出,连山都可以砸出一个大窟窿,换做其他人,脑袋都会被打爆,但如此威猛的一拳落在江南脸上,却连他的鼻尖都没有砸塌,反而自己的指骨传来咔嚓一声轻响,被他柔软的鼻尖生生震得折断!

    江南头顶浮现出一张五十弦琴瑟,无人自鸣,铮铮作响,这名罗王族强者还未来得及收回拳头,神魂便直接被天魔琴的琴音斩杀,死于非命!

    与此同时,其他人的攻击几乎在同一时间逼近江南,只见江南身边浮现一面大鼓,鼓声一震,那位天鹤王族的强者身躯陡然炸开,血光飞溅,破碎的骨骼、内脏如同利箭般四下咄咄乱射!

    五劫钟落在另一位风魔王族强者头顶,当的一声巨响,那风魔王族的强者脑袋嘭的炸开,雪白的脑浆四下溅开,被五劫钟生生摧毁神识,将他的头颅都震得爆开!

    天府重楼向前撞去,迎上玄武巨兽,将玄武巨兽撞碎,玄武王族的年轻强者惨叫,被撞成一张肉膜贴在天府重楼之上,随即化作灰烬!

    “不堪一击。”江南轻声道。

    眨眼功夫,六位道台八境中后期的王族便统统殒命,没有人能够接得下他一招!

    他丹田之中,一座道台浮现出来,种种法宝飞回,漂浮在道台上的道纹之中,道纹交织,不断滋养这些宝物。

    摩罗昆吾眼中精光暴射,倒抽一口冷气,突然冷笑道:“江子川,看来我还是小觑了你。不过,我也要谢谢你,帮我除掉这几个软脚虾,这些低等血脉的家伙,实力太弱,跟着我只是拖累我,反而会限制我的成就……”

    他话音未落,突然江南身后千翼浮现,身形一闪,下一刻便来到他的面前,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秀气的脸上!

    摩罗昆吾整张脸几乎随着他的拳头落下,陷入脑袋之中,高达六七丈的身躯被江南打得流星一般飞出,轰的一声巨响,将一座千丈大山拦腰撞穿,留下一道长达五六里的山间隧道!

    “低等的混血儿,敢偷袭我……”

    摩罗昆吾怒吼,一跃而起,瘪下的脸蛋充气般鼓胀起来,他的气血愈发旺盛,周身的金光愈发耀眼,如同沐浴在金光之中的神人。

    江南一步跨出,下一刻站在那座山头之上,居高临下俯视摩罗昆吾,沉声道:“昆吾,你我之间虽然没有多少恩怨,但你屡次辱我骂我,还是少说废话,亮法宝罢。”

    “战神体!破军戟!”

    摩罗昆吾大吼,身躯暴涨,化作百丈金人,一杆方天画戟突然从丹田之中飞出,被他双手握住,一戟劈下,江南顿时感觉到无以伦比的压力压来,头顶光芒一闪,山海鼎浮现出来。

    当!

    破军戟落在山海鼎上,巨响惊天动地,无以伦比的压力让江南脚下一沉,大山轰隆隆沉降十多丈。乱石迸飞,声势骇人!

    像他们这等强者,已经可以做到移山填海,神通无量,摩罗昆吾这一击若是换做其他种族的强者,只怕直接便会被劈碎!

    “挡下了?”

    摩罗昆吾心中一惊,随即双手一翻,破军戟高高扬起。再次狠狠劈下,厉声道:“我看你能挡下我几击!”

    他的破军戟乃是用炼制天宫之宝的材料炼制而成,每日以道台上的道纹温养,蕴藏了他毕生的心血,没想到还是无法破开江南的山海鼎!

    当当当!

    巨响不绝,他在一眨眼功夫便连劈数十击,江南脚下的大山不断颤抖,轰隆隆沉降,宏伟的力量顺着他的双脚传入山体,将这座大山生生压沉了数百丈。矮了一大截!

    “摩罗神族乃是战斗种族,战斗力在诸多神族之中。就算不是第一,也能排到前三甲。”

    江南岿然而立,任由摩罗昆吾劈砍,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心中的杀气蠢蠢欲动,突然身后千翼浮现,闪电般向摩罗昆吾飞去。长声笑道:“让我来看看,你的战力如何!”

    他的道台陡然浮空,漂浮在头顶。道台中的道纹动荡不休,天魔琴无人自弹,琴弦被道纹拨动,铮铮做鸣,一曲天魔葬神曲响起,音律传遍四方,音波冲击,攻伐摩罗昆吾的神魂!

    与此同时,五劫钟也当当作响,神识冲荡,撼动摩罗昆吾的神识!

    “魔钟霸体!”

    江南爆喝,身现三面八臂,身高六七十丈,脚下踩着祥云,如同一尊魔神,道音鼓从道台上飞起,落在他的面前,越来越大,足足有五六十丈方圆。

    咚!

    江南一拳又一拳向前轰去,拳头落在道音鼓之上,鼓声震荡不绝,道音化作道纹四下冲伐,只见大地浮酥,化作齑粉,无数树木在道纹中纷纷破碎,摩罗昆吾身后的一座大山如同是石灰做的一般,被道音一冲,只见山石化作石粉,向后方飘荡而去,化作一道长达数百里的灰色雾气,灰蒙蒙一片!

    没过多久,那座大山便被道音鼓震得粉碎,荡然无存!

    江南步步进逼,鼓声、钟声、琴声冲伐不断,摩罗昆吾闷吼不绝,连连后退,眼耳口鼻中不断有鲜血流出,猛然挥起破军戟狠狠向道音鼓、天魔琴和五劫钟斩下!

    “我的五劫钟不惧他的破军戟,但道音鼓和天魔琴若是被劈中,只怕会威能受损!”

    江南心中一惊,将道音鼓和天魔琴收起,只剩下五劫钟还在当当作响。

    摩罗昆吾被震得神魂颠倒,步伐错乱,下一刻江南已近身前,八臂齐动,狂风暴雨般向他攻去!

    摩罗昆吾手中破军戟上下翻飞,死命抵挡,江南已近身边,破军戟这等法宝反而转动不灵,很是狼狈。

    他怒吼一声,突然将破军戟高高抛起,祭起在头顶,自己赤手空拳迎上江南,头顶的战戟不断劈下,让江南防不胜防!

    嘭嘭嘭!

    两人脚步落下,大地炸开,出现一个个方圆百十丈的大坑!

    江南的肉身比他丝毫不逊,更有三面八臂,占据上风,头顶又有山海鼎在,挡住破军戟,逼得摩罗昆吾节节败退,任由他如何嘶吼,始终无法与江南抗衡,心中憋屈万分。

    他拥有纯正摩罗神族血脉,却还不是江南这个“混血”的对手,他一直以纯血为傲,此刻受挫,内心之中遭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突然,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掌飞来,一根根指头如玉,径自来到江南头顶,这只手掌屈指连弹,当当当,手指接二连三弹在山海鼎上,江南心中一惊,只见山海鼎顿时被这只手掌几指弹飞!

    摩罗昆吾大喜:“给我死!”

    破军戟嗤的一声劈落,下一刻来到江南的头顶!

    江南终于动怒,怒吼一声,八只手突然各自多出一把五色斧头,八斧连劈,破军戟寸寸断裂,斧光惊艳,滚刀一般横切过去,那只雪白如玉的手掌正准备收走他的山海鼎,强行镇压,江南的斧光切过,这只手掌顿时被剁得粉碎!

    ————含泪哭求六月的保底月票!帝尊的书友,有月票的赶快砸过来吧,猪都泪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