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恐怖的目标(求月票订阅!)

第二百三十七章 恐怖的目标(求月票订阅!)

    百欲弑神谷的六大魔头,除了鬼面男子之外,齐聚于此,这些老魔头,都是天宫级别的强者,仅次于洛花音的存在,甚至连从未露面的五魔,此刻也出现在山谷之中!

    这五人,都在眼巴巴的等待江南的到来。

    突然,哈兰生眼眸一亮,笑道:“老七来了!”

    其他四人精神一振,纷纷抬头看去,即便是无相大禅师白纸一般的面目上,也突然生长出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向远处看去。

    只见远处,一艘奇怪的扁舟飞驰而来,那扁舟旁边千翼如桨,飞速划动,羽翼连天,极为夺目,一个少年站在舟上,正是江南。

    而在这艘扁舟的后方,龙威滔天,一艘比千翼神舟大了数千倍的巨型金船轰然追来,这艘金船极为庞大,乃是建在一具长达千丈有余的神明之骨之上,无数锁链锁住神骨,神明的余威犹在。

    而在金船之上,则有龙气盘绕,显然这艘金船上有龙族的强者!

    “七弟这是来救援的,还是来消灾的?”天机秀士愕然。

    石敢当呵呵笑道:“来了也就来了,还带什么食物?七弟倒是够义气,今日又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了!”

    狱神舟之上,祖圣哈哈大笑,森然道:“姓江的小辈,这次你还有什么帮手?死罢!”

    轰!

    一只方圆数十里大小的龙爪向江南抓去,祖圣追赶多时。还是被江南逃出数百万里之遥,心中动怒。当即施展神通,决定一手将江南擒拿捏碎!

    嗤——

    一道靓丽的剑光闪过,下一刻龙血染红长空,祖圣长嚎,龙吟不绝,另一只手捂住断臂,双目向那座山谷中看去,又惊又怒。厉声道:“什么人胆敢埋伏我?还不出来?”

    江南心中诧异,也向山谷中看去,只见山谷之中走出几个身形,其中一人极为高大,正是六魔哈兰生,又有一人身材魁梧高大,比哈兰生并不逊色。背负大斧,却是二魔石敢当。

    还有一人站在竹筒中的竹签之上,飘然出谷,却是三魔天机秀士。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白衣僧人,白衣出尘。遍体佛光,如同真佛降临,正是四魔无相大禅师。

    最让江南感觉到好奇的是,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人影。飘飘忽忽,明明站在那里。却给人以距离极为高远的感觉。

    “难道是五哥?”

    江南心中彻底松了口气,向五魔细细打量,只见此人相貌普普通通,衣着也很是朴素,如同一个在田间随处可见的老农,与寻常人无异。

    江南刚刚转过眼去,突然心中一惊,就在他转眼的一瞬,五魔的样子他便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这太不可思议了,江南记忆力惊人,任何事物都可以过目不忘,哪怕是一门无比繁复的经卷放在他的面前,他只要看过一遍,都可以清晰无比的记在心底。

    但是,他刚刚看过五魔的面孔,居然眨眼间便忘记了五魔的样子,实在有些诡异。

    江南再去看五魔时,心中又是一惊,这次他感觉五魔像是行走在闹市中无意中看到的一个路人,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值得记住的特征。但是就在他一转眼间,便又无法记起五魔究竟长得是什么样子!

    他每一次看到五魔,总觉得他与上一次的模样不同,但究竟不同在何处,自己也说不清楚。

    “诡异,实在诡异!”江南心中暗道。

    祖圣的目光也落在这五人身上,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恐惧,颤声道:“百欲弑神谷的五大魔头!”

    刚才一剑斩断他的手臂的,正是五魔,那一剑突如其来,毫无征兆,即便是他也没有察觉,然后手臂便被斩断。

    “阴谋!**裸的阴谋!”

    他心中顿时冒出一个念头:“这绝对是针对我的阴谋!”

    祖圣飞速后撤,驾驭狱神舟疯狂向冥王城中逃去,心道:“有狱神舟在,谁也休想追上我,就算这五大魔头联手,也不能留下我!”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见天象异变,一根根竹签在狱神舟周围,化作一根根木柱,木柱撑天,将其中方圆数百里化作阵法空间,与外界隔绝!

    这是天机秀士所布下的大阵,与江南布的阵法不可同日而语,天机秀士当初连太皇老祖与龙皇以及万龙巢的高层都可以暗算,险些将他们送入太阳之中炼化,他的阵法,以祖圣的修为绝对无法破去,最多只能自保!

    祖圣心中绝望,哈哈大笑道:“哈兰生,石敢当,你们这些魔头难道只会人多欺负人少么?弑神谷中是否有英雄,与我单对单一战?”

    “祖圣,你想单挑?”天机秀士微微皱眉。

    祖圣傲然一笑,屹立船头:“我祖圣自从出道以来,纵横天下,未尝一败,今日若是单对单,我必然将你们一一斩杀!”

    五个魔头对视一眼,石敢当上前,从背上取下大斧走入阵中,沉声道:“我来罢!”

    过了片刻,江南等人坐在山谷中,架起篝火,将祖圣洗剥干净架在上面,真火涌动,不过片刻便有肉香传来。

    哈兰生取来美酒,各自面前放上一大桶,每人一口大海碗,他喜欢吃一成熟的龙肉,早就开动,一口咬下,血光四溅,呵呵笑道:“七弟,还是你够义气,接到二哥的求救之后不但舍命前来,还带着美食。”

    江南翻动龙肉,笑道:“我被祖圣追杀多时,也是无奈,否则断然不会将他引到此地。诸位兄长,你们怎么会都在这里?”

    他瞥了五魔一眼,只见此刻五魔低眉顺目,注视着火上的龙肉,他此刻仿佛变成了一个和尚,而且是大寺庙中成千上万个正在低眉诵经的和尚中的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不但我们来了,大哥也来了。”

    天机秀士翻动一块龙肉,免得烤焦,静静道:“近些年来,我们弑神谷六兄弟齐聚的次数不多,上次七宝林是一次,这次的事情更大,不得不聚在一起,共谋大事。”

    “上次我们只有六人,而现在却有七人。”无相禅师白纸般的面孔突然生长出一张嘴巴,看了看龙肉,却没有下口,笑道。

    他虽有淫僧的称号,但除了给女施主开光之外,其他的佛门戒律都恪守如一,始终不曾破戒。

    江南心中愈发好奇,弑神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性,平日里并不在一起,即便江南入伙,无相禅师和五魔也并未到场。

    龙皇和太皇老祖来袭,只有天机秀士抵抗,其他人也并未露面。

    真正能让他们聚在一起的,只有惊天动地的大事!

    上一次六魔聚首图谋的是七宝林中的宝藏,六魔纵横当世,甚至连各大门派的掌教都不能抵挡,眼睁睁看着他们闯入七宝林中,又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而此次六魔再聚,肯定也会有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发生!

    “这次咱们的目标是?”江南询问道。

    天机秀士看向石敢当,石敢当沉默片刻,轻声道:“这次大哥牵头,邀请诸位兄弟赶来,主要是为我的事,我在这里,先敬诸位兄弟一杯!”

    他端起海碗,一饮而尽。

    江南与天机秀士等人纷纷端起大海碗,长引到底,无相禅师也端起海碗,苦着脸道:“小僧喝不得酒,不过为敬二哥,今日当破此戒!”说罢,也是一饮而尽。

    “实不相瞒,我并非人族,而是魔族,本是九幽冥界中的石族太子。”

    石敢当抹去胡须上的酒滴,轻声道:“家父石君述,石族之主,原也是一位近神强者,不会比太皇逊色,有望成为神明,让我石族也可以列入神族之列。只可惜,我父终于遭到不死冥王的忌惮,最终惨死收场。”

    他静静道:“我流落在外,逃往玄明元界,后来与大哥偶遇,一谈之下彼此有着相同的理念,这才成就弑神谷。我的目的,便是弑神,杀了不死冥王这尊神!”

    无相禅师双手合什:“小僧的目的也是弑神,我禅心寺为天神所灭,今生小僧必将成佛,上天一看,寻神报仇。”

    “我也与上界的神明有恩怨。”哈兰生沉默片刻,道。

    江南心中对这些作恶多端的老魔头不由生出强烈的认同感,静静地看着篝火,声音低沉道:“我出身中土,家破人亡,只有我和妹妹生还,听闻是两位天神交手,余波毁掉了那里。”

    石敢当吐出一口浊气,笑道:“我听闻不死冥王将死,打算借真魔大会之机选择弟子,心知这是我最后的报仇机会。若是不死冥王死了,那么我便永远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因此才执意前来。大哥知道我的心思,说以我的实力挑战不死冥王,必死无疑,因此才会召集诸位兄弟。所以我们此次七魔齐聚的目的就是……”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高空传来,朗声笑道:“我们的目的,就是弑神!”

    江南循声看去,只见鬼面男子背负双手走来,身后风卷云动,风云动荡,宛如展开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微笑道:“屠掉不死冥王!”

    ————恳求月票和订阅,支持宅猪,支持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