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魔王府左旗使

第二百二十六章 魔王府左旗使

    江南突破两大境界所引发的劫云,直接出现在姜柔的香车之中,好在姜柔的这辆香车内部空间极大,足以能容纳劫云。【风云小说阅读网.baoliny.】

    雷劫开始疯狂倾泻,一道道闪电不断劈落,准确无比的落在江南身上,至于其他人则没有丝毫波及。

    若是雷劫波及其他人,那么车中的姜柔指〉热斯倘豢梢缘值玻瞧渌偈e迨膛阄薹n购猓隙ɑ嵘ッ诶捉僦小?

    江南对雷劫视而不见,法力涌动,疯狂注入香车,让这艘宝辇的速度顿时再快一分。

    咔嚓!咔嚓!

    雷落不断,他眨眼间便被天雷劈得里嫩外焦,一道道雷霆落下,如同利剑一般,切开他的皮肉,露出骨骼!

    他的骨骼密密麻麻,即便是魔族也没有这么复杂的骨骼。

    而在骨骼与血肉之中,则有无穷的火焰和水流激荡,仿佛魔狱一般,不断煎熬肉身!

    他的肉身就是一个大地狱,狱守自身,煎熬自我。

    没过多久,他的肉身便已经足够强大,足以容纳暴增的法力,让那些法力不再流逝。

    阎浮等人看得头皮穒椋e逯幸灿腥硕山伲踔潦茄指∽约海苍晒复卫捉伲济挥薪系睦捉僬獍憧植溃狭樘n车睦捉偾慷龋负蹩梢杂肷裉n车那空哝敲溃?

    啸邙露出不忍之色,道:“你再继续把法力灌入宝辇之中,而不去抵抗雷劫的话,肯定会被劈死。还是收回法力,去对抗雷劫罢!”

    姜柔点头,轻声道:“子川,你对抗雷劫要紧,还是先收回法力。”

    江南沉声道:“你们放心,我只是连续提升两个境界,肉身没有跟上去而已。现在正要借雷劫来淬炼肉身。”

    事实也是如此,众人向他看去,只见天雷劈下,江南血肉翻飞,雷霆之力却渗入他的骨骼之中,不断淬炼,与此同时又有新的血肉不断生长,弥补身体损伤。代替被劈得乌黑焦烂的皮肉。

    与此同时,又有兜率神火和幽冥神水被江南催发,水火淬炼肉身,让他的身躯不断壮大。

    他突破到道台八境中的灵台境,兜率神火和幽冥神水已经被他催发第三层的神水和神火,熔炼淬取肉身、精神和法力中的杂质。

    雷落不断,刚刚生出的血肉随即又被天雷劈碎,血肉横飞,惨不忍睹,但江南却始终保持无比旺盛的生命力。没有伤及他的根本。

    他的生命力之强,即便是姜柔和阎浮这等神族也无法媲美。

    他以纯粹的肉身防御来对抗雷劫。非但没有使出任何法力,甚至连宝器也没有祭起。

    这与阎浮等人的常识大相径庭,据他们所知,大部分渡劫,都是需要施展神通和法宝来对抗雷劫,小心翼翼,唯恐被天雷轰杀。

    而江南却抛弃一切。不动用任何神通与法宝或者宝器,只凭借肉身便将雷劫扛了下来。

    嗡!

    他丹田之中,那座道台飞出。同样也沐浴在雷劫之中,借助雷霆之力来洗礼他的法力。

    还有神识道台,也被他释放出来。

    与此同时,他眉心开启,紫府洞开,玄胎金人从紫府中走出,迎接雷霆。

    他担心自己修为境界提升太快,根基不稳,因此直接将自己的道台和玄胎一起释放出来,用雷劫来洗礼,淬炼到不精纯的法力、神识和玄胎。

    “这是……”

    阎浮等人看向玄胎金人,面色疑惑,他们从未见过,一个人居然会在紫府中炼出如此奇怪的东西,即便是姜柔也一片茫然的看着玄胎金人,不知这究竟是什么。

    他们虽然也是修炼魔族心法,但与江南的魔狱玄胎经相比,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并没有见过这种情形。

    玄胎与江南一模一样,但气质上却全然不同,江南是修士,而玄胎却仿佛是一尊神,一尊居住在江南紫府中的神。

    几人连连打量玄胎,心中疑惑道:“好像有法力,但却是神识构建而成,这到底是分身还是化身?”

    对于玄胎,江南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玄胎金人在他修成神通时便已经出现,这尊金人仿佛他另一具身躯,但却是由一部分神识和法力以及气血组成,极为玄妙,也可以驾驭他的神通和心法修炼。

    这尊玄胎金人也被雷劫劈得焦黑,遍体鳞伤,不过他的恢复力却比江南的肉身还要强,随破随聚。

    而他的道台则是法力汇聚之地,道纹形成异象,大日魔钟、天府重楼、千翼魔神、五劫印、道音图、山海鼎、量劫阵、天魔琴八大异象沐浴雷劫,道纹都被劈碎,但是在此凝聚之后,威力便更胜从前!

    渐渐的,姜柔等人看到那些劈落的雷霆给江南肉身造成的损伤越来越小,一道道伤口飞速愈合,这表明江南的肉身在不断变强,他的法力和神识,同样也在变得更为精纯。

    而有了江南的法力,姜柔的宝辇香车速度加快,虽然不至于将祖圣甩脱,但祖圣一时片刻间也无法追上他们。

    其实,操纵宝辇最主要的还是姜柔,这个神族女孩的修为也无比深厚,甚至可以借助法宝的威力能与祖圣这等强者抗衡一两招,江南等人的法力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若是没有她,江南等人肯定在一照面间便会被他统统斩杀,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祖圣太强了,法力远比我们雄厚,迟早我们会耗光法力,到那时还是要落入他的手中!”

    龙吟风面色凝重,沉声道:“必须要寻个机会,将他甩脱,否则咱们都将必死无疑!”

    阎浮等人纷纷称是,祖圣乃是修成天宫的天龙,他的法力几乎无穷无尽,拼消耗绝对是拼不过他。

    更为关键的是他们无法甩脱狱神舟,这艘大船是以神明之骨炼制而成,可以往来在各个世界之间,它速度还未达到极限,只是祖圣无法将它的速度发挥而已。

    铮铮铮!

    天雷倾泻而下,落在江南身上,冒出一串串火花和电光,连他的皮肤也没有劈开,看得阎浮等人眼皮乱跳,心道:“这小子的肉身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提升了一大截,变态!”

    雷劫渐渐到了尾声,而江南吸收了雷霆之力,肉身自然突飞猛进,法力也愈发精纯,只是神通运转无法自然如意,限制了他的实力发挥。

    他的法力依旧在不断提升,直逼道台第二重境界,莲台的境界,看得阎浮等人心惊肉跳,唯恐他突然间提升到莲台境界!

    “若是他能一鼓作气提升到莲台境界,那么他就不是神族了,而是神明转世……”

    好在江南并未突破,而是被困在灵台境上,他紫府中的混沌鸿蒙之气已经开辟得干干净净,涓滴不剩,没有了继续突飞猛进的本钱。

    况且他也没有魔狱玄胎经的后续心法,就算混沌鸿蒙之气足够多,也无法突破到莲台境,若是他无法补全魔狱玄胎经的道台八境心法,今后便只能被永远的困在灵台境上,再无突破的可能。

    “我突然暴增了六七倍的法力,境界肯定不稳,甚至说不定会产生心魔。只能慢慢磨合,适应暴增的法力。”

    江南沉寂心神,心道:“而且,魔狱玄胎经的道台八境心法,也须得尽快推演出来,否则便只有废掉魔狱玄胎经改修其他心法这一条路可走了。”

    “柔公主,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突然,前方一声大笑传来,江南等人纷纷看去,只见前方数百里外,一面大旗平平展开,遮天蔽日,迎风抖动,无数魔族站在大旗之上,随着旗面上下起伏。

    其中一尊魔族强者威风凛凛,身后浮现出重重魔宫,魔宫之上,乃是一片巍巍地府,无数宫殿,赫然是一位魔族的天宫强者,高声道:“柔公主见谅,我魔王府奉命在此巡察奸细,听闻一个名叫江南的混血神族潜入我冥界,此人得罪了龙族,还请宫主停下宝辇,让我们搜查一番!”

    江南心中一沉,姜柔面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冷冷道:“我说那个龙族强者怎么会知道,江道友与我同行的事情,原来是魔王府在其中捣鬼!魔王府的金牛魔王与我爹不对付,明争暗斗很多年,肯定是他授意,让魔王府的高手阻断我们的去路!”

    “那个便是金牛魔王么?”江南眯了眯眼睛,看向为首的那尊魔将,询问道。

    “金牛魔王是与我爹一个层次的强者,相当于玄明元界各大派的掌教至尊,岂能亲自出面?”

    姜柔摇头道:“这人只是金牛的跟班,左旗使图雨田,是个很棘手的家伙。我若是落在他的手中,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咱们绕道过去!”

    此时,狱神舟已经追近了不少,姜柔当即驾驭宝辇转向,险险从左旗使率领的魔族大部前方百里之处扫过,冲向另一个地底通道。

    “柔公主,你以为你能带着你的小姘头从我手中逃脱?”

    图雨田哈哈大笑,大旗一卷,无数魔族纷纷飞起,半空中密密麻麻都是魔族,黑压压一片,无数羽翼震动,托起这面大旗呼啸追来!

    “图雨田,我日你奶奶!”阎浮暴跳如雷,怒吼道。

    “原来是阎战的公子!”

    图雨田无耻之极,嘿嘿笑道:“阎公子,我奶奶早就死了,我这便送你去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