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举证道台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举证道台

    阎浮等人看到那金龙的气焰,便知道自己等人绝不会是对手!

    那头金龙的威势,简直就是类似阎战那等天宫强者,放在冥界之中,也是雄踞一方的王者,霸主!

    即便是姜柔,也不由变了脸色,失声道:“天宫级的龙族……”

    众人当即全部法力统统灌入这艘大船之中,大船的速度立刻达到极限,但速度依旧远不如龙族的狱神舟。

    祖圣的狱神舟乃是龙族的瑰宝,是用神骨所炼制的天宫之宝,接近镇教之宝的层次。而这艘大船不过是啸邙所炼,有着天壤之别。

    狱神舟飞速接近,突然只见一座座大山凭空拔地而起,纷纷向大船砸去,却是祖圣站在狱神舟上运转法力,将一座座大山拔起!

    “啸邙,你的船太慢,根本躲避不了龙族强者追杀,都到我车上来!”

    姜柔清喝一声,祭起宝辇,众人一拥而入,冲进香车之中,姜柔全力催动,香车立刻呼啸冲出大船,向前狂飙而去。

    轰!

    他们刚刚离开,便见数座大山砸中那艘大船,大船当即四分五裂,各种破碎的零件四下咄咄乱射,看得啸邙肉疼不已,跺脚道:“我的追风舟……”

    咔嚓!

    一颗巨大的龙头突然探来,张开大口,罩住方圆数百亩,一口咬下,将数座大山连同大船碎片一口吞噬。

    啸邙打了个冷战,不再叫嚷。而是疯狂催动法力涌入姜柔的香车之中,拼命逃亡。

    江南、阎浮等人也纷纷鼓荡法力。催动香车,甚至连姜柔的百十名魔族侍女也全力以赴,将香车的速度催发到最大,包括龙吟风的血凰,也拼命的把自己法力灌入香车。

    “放下江子川,我饶你们不死!”

    祖圣的实力实在恐怖,声音清晰无比的传入他们耳中,只见又有一座座大山拔地而起。在半空中组成一片群山壁垒,挡住香车的去路。

    姜柔清叱一声,香车轰然撞向那面群山壁垒,轰得一声巨响,香车震荡,终于将一座大山洞穿,扬长而去。

    “想走?”

    群山壁垒崩塌。无数大山组合,化作一只巨大的龙爪,狠狠向香车抓去。

    姜柔头顶一张琴弦浮现,越来越大,五十弦五十柱,铮铮作响。弦音震荡,只见那只群山组成的龙爪纷纷浮酥,成片成片的山林化作齑粉。

    “江南,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阎浮看得瞠目结舌,喃喃道。

    “自然是龙族。”

    江南笑道:“我杀了龙皇的幼子。迫不得已这才进入冥界避难,没想到对头居然追到了冥界。”

    阎浮与龙吟风等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骇然之色,龙皇是龙族之主,江南杀他幼子,便相当于杀了神族族长的儿子!

    “我们先前以为他是个人尽可欺的软蛋,没想到他非但不软,反而很硬,连龙皇的幼子都敢杀!”

    群山化作的龙爪没有彻底在琴音之中碎掉,依旧狠狠抓来,姜柔厉喝一声,只见那张大琴越来越大,长达千余丈,旋转着向上迎去,五十弦铮铮拨动,琴音不绝。

    琴音漫天,道纹纵横,姜柔这位神族公主终于使出她的实力,只见她背后一座座神府浮现,这些神府乃是魔宫,重重叠叠,共有六座之多,魔宫之中无数魔纹飞舞,仿佛其中居住这一尊尊古老的魔神!

    道纹与那张大琴相连,法力灌注,琴音愈发激烈,震得构建龙爪的一座座大山纷纷崩塌!

    龙爪继续落下,只听嗤嗤之声不绝,那些大山竟然疯狂生长出龙鳞,有如天龙真正的爪子,狂暴的法力镇压,一根根琴弦崩断!

    姜柔闷哼一声,嘴角溢血,却也将这只龙爪挡下,只见那张大琴落回她的头顶,琴弦断得干干净净。

    “原来是神族中人,不过你未修成天宫,休想挡住我!”

    祖圣张口一吐,熊熊烈火从半空中滚过,遮天蔽日,霎时间便来到香车边,将香车淹没!

    姜柔花容变色:“糟糕,是天龙业火,这种业火我的香车抵挡不住,很快便会被他炼化,将香车的掌控权夺去,到那时咱们便走投无路了!”

    “你们驾车前行,我来对付业火。”

    江南纵身出车,站在香车上方,眉心一朵神火飞出,疯狂席卷,只见无边的天龙业火蜂拥而来,被吸入这朵兜率神火之中,消失不见。

    龙吟风等人看得瞠目结舌,祖圣的天龙业火是何等厉害,连姜柔这位神府六重的神族强者也自言抵挡不住,而江南竟然轻轻易易便将漫天的天龙业火收了一空。

    “阎浮,你是魔龙神族,能否挡的下天龙业火?”龙吟风突然道。

    阎浮摇头,低声道:“若是我修炼到神府境界,多半可以入天龙业火而不死,但是收走一位天宫级天龙的业火,便有些困难了。”

    他距离神府境界,还有一段极为遥远的距离,自然是无法接下天龙业火,肯定会被炼化成灰。

    吼——

    祖圣张口一啸,龙吟不绝,重重音波震荡而来,无数山峦浮酥,纷纷破裂,江南脸色一变,这种音波他绝对抵挡不住,连忙闪身进入香车之中。

    龙吟冲来,香车有如激流中的浮萍一般,被冲得翻滚不休。好在这辆香车是姜柔之父亲手所炼,质量极高,并未被祖圣一吼震碎!

    姜柔面色惨淡,咬了咬牙,突然再次将那张琴祭起,只见那张琴瑟浮空,哗啦啦分解,五十弦柱化作五十根铜柱,轰隆隆震动,将香车包围在中央,抵抗祖圣一吼。

    这五十根弦柱只抵挡了片刻,便纷纷破碎,香车却也趁此机会一举冲出祖圣吼声范围,远遁而去。

    姜柔面色复杂,收回琴面,只见上面光秃秃一片,什么也没有剩下。

    “柔公主放心,将来我必然会为你重炼此琴,保证质量远胜从前。”江南诚挚万分道。

    姜柔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心道:“这是花音为我炼制的琴,她不学无术,不通音律,还是我和她在一起调整宫商角徵,这才炼成此宝。如今这张琴毁去,意味着我与她的情缘断去,花音的弟子也要为我炼琴,是要再续情缘,莫非这是天意?”

    江南也不知这张琴对她有着极深的意义,回头看去,只见祖圣驾驭狱神舟驰骋而来,虽然被拉开一线距离,但此刻狱神舟的速度放开,比姜柔的香车还要快一些。

    毕竟,那是用神骨炼制的神舟,速度虽然说不上天下无双,但也要超过世间绝大多数法宝。而香车的速度虽然同样快速绝伦,是姜柔之父炼制的宝物,但他们毕竟无法将这辆香车的速度发挥到极限,因此迟早会被狱神舟追上。

    龙吟风、啸邙和阎浮等人暗暗后悔自己没事找事,偏偏跑过来寻江南的晦气,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瘟神。

    “姓江的小子连天宫级的巨龙都敢招惹,我们虽然是王族中的天才,但也没有胆大包天到这种程度。”

    “跟着这小子,就是扫把星临头,晦气挡都挡不住!”

    “这位龙族强者,几乎和我爹旗鼓相当,估计咱们是在劫难逃了!”

    突然,几人纷纷看向江南,只觉他的气息突然间浓厚许多,与此同时,一朵劫云在半空中酝酿,让他们心中都是一惊:“这小子在这个时刻突破了,迈入神通八重的境界。不过,他即便迈入神通八重,也是杯水车薪,无法将香车的速度发挥到极致!”

    这朵劫云尚在酝酿之中,还未有雷劫落下,但是让几人心惊的是,江南的气息越来越是浓郁,修为越来越是深厚,只见他周身隐隐开始由道纹浮现出来,八道神轮出现,神轮各具特色,种种异象,隐隐有化作道纹,构建成道台的趋势!

    除此之外,还有两座神识道台浮空,嗡嗡转动,强大的神识弥漫,让神轮化作道纹的速度更快!

    其中一座神识道台甚至开始与道纹融合,将种种道纹异象合并,化作一个整体!

    “怎么可能?”

    啸邙失声道:“他要迈入道台境界了!”

    龙吟风和阎浮也震惊不已,突破一个境界便也罢了,连续突破两个境界,这便十分恐怖了!

    阎浮面色凝重,沉声道:“他的积蓄是在太庞大了,从前压制自己的境界,直到现在才突然爆发出来,准备一举突破,修成道台!”

    突然,只听轰得一声巨响,江南八道神轮彻底化作道纹,异象飞腾,与神识道台相容,化作一座道台。

    这座道台不断沉降,上方八种异象图案沉寂,落入他的丹田之中。

    而在异象图案之中,五劫钟、山海鼎起伏,被道纹化作的异象滋润。

    这便是道台八境的第一座道台,灵台!

    江南紫府之中,玄胎犹自不断开辟混沌鸿蒙,紫气破开长空,源源不断化作修为,让他的修为继续突飞猛涨。

    紫府中的混沌鸿蒙越来越是稀薄,底蕴已经被消耗得七七八八,而此时的紫府已经广阔三千里!

    江南原本并不打算动用紫府中的鸿蒙之气来强行提升修为,免得境界不稳,但是如今性命危急,让他也顾不得许多,一鼓作气将紫府中的鸿蒙统统开辟!

    他连续突破两大境界,修为一下子飙升了五六倍不止,暴增的法力,甚至超出他的肉身所能承受范围,法力化作的道纹在不断溢出,消散在空气中!

    无弹窗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