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血流成河

第二百一十八章 血流成河

    江南一直在压制自己的修为境界,免得修为进境太快,导致境界不稳,所以他一直都在克制,勤修苦练,将种种神通磨合。

    战斗到如今,他将各种神通统统磨练了数百遍,早已烂熟于胸,各种神通的威力都可以发挥到极致,因此无需再压制境界。

    他的第七道神通,便是量劫阵图,这门神通是他观览弑神谷千余种阵法而自创的阵法神通,所谓量劫,便是天地毁灭大劫,一个世界由生成到毁灭,便是一量劫。

    而量劫阵图,便是江南所开创的一种毁灭阵法,阵图中有天有地,有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汪洋大海,也有万物生灵。

    只需阵图运转,量劫阵图中的一切便会化作虚无,被困住阵图中的修士,同样也灰飞烟灭!

    想破他的这门神通,只有两种办法,一种便是修为实力超出他良多,让量劫阵图也无法将其毁灭,另一种便是洞悉构建量劫阵图的种种奥妙。

    不过江南的量劫阵图,融入了千余种阵法,开辟出自己的道路,想要看出量劫阵图的玄妙,几乎无法办到!

    而多择的修为实力,比江南还有有所不如,他的境界虽然比江南要高,但江南的修为却比他丝毫不弱,肉身更是比他还要强上一筹,神识更是无比坚韧,因此多择死得并不冤枉。

    刚刚突破到神通七重境界,江南紫府之中,玄胎立刻起身,挥起地磁元斧便向混沌鸿蒙劈去,鸿蒙开辟,紫气浩荡蜂拥灌入他的全身,化作滚滚修为!

    江南一瞬间度过突破境界的虚弱期,修为不但恢复到全盛状态,而且开始疯狂飙升。

    只是他如今修为日渐深厚。一道紫气所化的法力远不能让他的修为一下子提升到神通七重巅峰,玄胎当即挥斧连劈,不断将混沌鸿蒙炼化,直到开辟出百丈空间,江南的修为这才达到神通七重境界的巅峰境界!

    他的法力比先前几乎暴增了一倍,举手投足,威力无穷。

    这种提升不仅仅是法力的提升,同样是神通的提升。从前他的种种神通只能发挥出神通六重的威力,而现在却是神通七重!

    “给我死!”

    黑水身化巨人,挥起金柱如同泰山般压下,却在此时,江南头顶突然阴云密布,一朵劫云应劫而生。

    这一次的劫云要比他先前所度过的雷劫恐怖了许多,雷劫尚未落下,便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他融合了生死万化魔轮经,每一次境界突破,都要面对一场雷劫。雷劫的威力一次比一次强,而这一次已经是他第七次渡劫!

    “要渡劫了?”

    江南抬头仰望。突然收去山海鼎:“有山海鼎在,天雷根本无法落到我的身上,看来只有收了此鼎,才能沐浴雷光,吸收雷劫之力,助我肉身提升!”

    黑水、白隆等人见状,不由大喜过望:“天助我也!这个摩罗神族千不该万不该在此时突破境界。他一面要面对雷劫,一面还要承受我们的攻击,而且还收了那口大鼎。必将惨死,合该我们取得神血!”

    在玄明元界很少有雷劫,即便是修炼魔道心法的修士,突破境界时苍天降罚的情况也无比罕见,只有摩罗什这位拥有魔神血脉的人才会每突破一个境界便需要渡劫一次。

    但在九幽冥界中,雷劫却并不算稀奇,修炼魔族功法,尤其是神级的魔族经典,往往便会触动天怒,降下雷劫。

    因此白隆等人并未感觉到奇怪。

    轰隆!

    雷劫与黑水的金柱一起劈下,震动苍穹,与此同时,白隆、风阳少商等人纷纷攻向江南,务必要趁着雷劫之威,将江南诛杀。

    江南对劈落的天雷视而不见,头顶魔钟震荡,长出六条手臂,翻手一印迎上金柱,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金柱高高弹起,黑水双臂发麻,虎口爆裂,露出森白的骨骼!

    江南张口大吼,道音冲荡,将这位魔族大汉震得连连吐血,稻草人一般被道音冲飞!

    “可惜,修为增长太快,神通尚未与我自身的法力彻底磨合,以至于神通的威力没有得到彻底绽放,否则我刚才一吼,便可以将他震碎!”江南暗道一声可惜。

    白隆化作百丈白骨巨人,一只白骨大手抓向山海鼎,生生移开这口大鼎,手持魔刀,闪电般削向江南的脖子。

    叮。

    江南抬起一手,轻轻一捏,这把魔刀立刻被他捏在手中,白隆怒吼,奋力抽刀,那把魔刀在江南手中纹丝不动。

    少商、风阳等人趁机齐齐攻来,一只大手狠狠印在江南后背,魔火森森,滋滋向他后心钻去。又有一杆银枪笔直刺中江南眉心,还有一只拳头轰在江南心口!

    咔嚓!

    天雷如同一把天神之剑,正中江南的脑门,少商等人纷纷大喜:“这小子总算要毙命了!我们这么多道台四重的强者,再加上天雷之威,若是还无法奈何一个神通七重的神族,那真要一头撞死了!”

    江南纹丝不动,仿佛天雷与众人的攻击都无关痛痒,突然身躯震动,双肩一摇,只见神轮之中神通爆发,一座天府重楼罩下,将一人罩在其中。

    下一刻天府重楼的威能爆发,将那人绞碎成无数块!

    天府重楼是他的法力神通,伴随修为增长境界提升,威力也提升的最快,轻而易举便灭杀一个道台四重境界强者!

    五劫钟呼啸飞起,将另一人罩在钟下,不断鸣响,叮叮不绝,那名魔族强者怒吼,奋力抵抗,三声钟声落下,他的神识便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第四声时,他的神识便已经崩溃,第五声让他浑浑噩噩,不辨方向、敌我!

    七声钟响过后,这名魔族强者脑袋嘭的一声炸开,尸横当场!

    五劫钟还是神通六重之宝,没有伴随他的修为提升到神通七重之宝。因此威力不显,但在江南神通七重的法力灌输之下,威力也得到不小的提升!

    这口钟因为是五色金所铸,在普通状态下无法烙印神通或者道纹,只有重新铸炼之后,方能提升它的威能。

    天雷不断劈下,江南沐浴在雷光之中,行动却丝毫没有受阻。实力也没有多少损耗,让少商、风阳等人看得肝胆欲裂。

    这个少年对抗劫云的同时,竟然犹自还能连杀他们数人,七大高手,只剩下四人!

    他没有突破境界时的虚弱期,如同一个怪物一般,不知疲倦,不知伤痛!

    江南头顶七道神轮转动,又有一道量劫阵图飞出,白隆等人纷纷躲避。这道阵图的威力极强,连多择这等强者也无法抗衡。抖手间灰飞烟灭,他们自然也不敢被这阵图沾到分毫。

    哗!

    江南身后千翼震动,瞬息之间便冲到少商身前,阵图落下,将少商罩入图中,而在他头顶,天雷如雨般落下。狠狠劈在他的身上,雷光所过之处,冒出缕缕青烟。

    少商怒吼。法力毫无保留绽放,浓郁的魔气四面八方侵袭而去,污染量劫阵图,这张阵图诸多阵法顿时遭到侵袭,运转不灵。

    少商大喜:“这小子的法力还没有与境界彻底相容,还有破绽,既然有破绽,那我便可以逃生!”

    他身躯一躬一张,体魄越来越大,头颅撑破阵图,上半身露在阵图之外,即将脱阵而出!

    江南伸手一抖,阵图中一切毁灭,少商惨叫一声,下半身被剿灭成灰,只剩下上半身,犹自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去。

    轰!

    翻天印盖落,掌纹如同天道错乱,少商惊骇欲绝,抬头看天,下一刻被翻天印打碎成泥!

    与此同时,黑水的金柱横扫而来,没有了山海鼎,江南最强的防御被破,拦腰扫在他身上。

    江南胸腔震动,将这一击生生接下,被震得气血翻腾,黑水在几人之中,力量最强,可以与江南硬相抗衡,他这一击,即便是江南突破境界,修为实力大增,也不禁受到不轻的伤势!

    白隆挥起魔刀斩来,劈向江南眉心,也是要趁此机会,一举将其斩杀!

    只听嗤的一声,魔刀正中江南眉心,切开一道小小的伤口,却没能继续切下,白隆大喜,面色狰狞,厉喝道:“魔气贯脑!”

    魔刀之中滚滚魔气涌出,疯狂向江南的大脑中涌去,却在此时,江南紫府洞开,玄胎张口长长一吸,滚滚魔气顿时纷纷涌入他的口中,消失不见。

    白隆心中一惊,急忙抽刀转身便走:“摩罗神族的肉身实在太强了,不愧是几大至高神族之一!”

    他转身的一刹那,突然只觉天旋地转,八只手掌生生抓住他的头颅,将他的脑袋拧了不知多少圈,生生从脖子上摘了下来。

    而在此时,风阳驾驭长风呼啸离去,场中只剩下黑水一个人。

    “都死了?”

    黑水挥舞金柱,疯狂向江南冲去,哈哈大笑道:“也好,让你我公平一决!”

    江南五指张开,阵图唰的一声出现,这尊黑塔般大汉一头栽入阵图之中,随即阵图覆灭,场中只剩下一根金柱。

    江南收起金柱降落下来,行走在大泽之中,收取这些魔族身上掉落的宝物,只见四周到处都是滚滚魔气。

    他周身浴血,如同一尊杀神,头顶的劫云依旧动荡不休,天雷不断劈下,雷光破开魔气,露出魔气中的一具具残尸,血流成河。

    一头战争巨兽蹲伏在远处,贪婪的看着魔气中的残尸,伸出布满倒钩的舌头舔了舔嘴巴,却不敢上前,而是胆怯的盯着魔雾之中的那个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