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二百零六章 连度六劫(月中求月票!)

第二百零六章 连度六劫(月中求月票!)

    这一道天雷落下,江南身躯巨震,神轮晃动,霎时间神轮密布裂纹,几乎被这一道天雷劈碎!

    嗤——

    他的眉心突然出现一道血痕,如同被利剑刺穿,切开颅骨!

    天雷的威力并没有牵扯到神鹫妖王,雷霆之力悉数轰击在江南身上,让他一个人生生承受!

    这就是苍天降怒,天道至公,谁做的恶,便只惩罚谁,不会迁怒无辜。

    滚滚雷霆之力洞穿他的眉心,闪电雷霆如剑奔腾,轰隆一声劈向紫府,要将他形神俱灭,毁在天谴之下!

    那座紫府突然大开,露出里面广阔无垠的空间,这道雷霆嗤的一声切了进去,撼动紫府空间!

    “魔钟霸体,把雷霆之力吸收!”

    江南身躯一摇,现出一身三面八臂的战斗姿态,催动魔钟霸体神通,这门神通运转,顿时落入紫府中的那道雷霆不断被他的肉身吸收,能量渐渐衰竭。

    他的魔钟霸体神通吸收了生死万化魔轮经中的精髓,变得更加霸道强悍,居然连天雷中蕴藏的能量也可以吸收。

    咔嚓!

    又有一道雷霆劈落,正中他头顶百汇,头顶百汇是最为关键之地,是全身气血精神汇聚之处,比如洛花音在七宝林中迎敌时,头顶冲出一道清气化作清泉粉莲,三大化身,便是从百汇处施展出这等大神通。

    若是百汇被劈碎,便会身死道消!

    江南闷哼一声,皮开肉绽,百汇之上的皮肤被劈开,露出惨白的头骨,他的头骨洁白如玉,雷霆劈在头骨之上,只见丝丝缕缕的雷霆之力在骨骼表面流窜,被他的骨骼吸收,多余的雷霆之力则被他牵引。存入紫府之中!

    一道又一道雷霆劈落,纷纷落在他的身上,电光如剑,劈开他的皮肤筋肉,但却始终不能伤到他的根本。

    江南沐浴在雷光之中。雷霆之力不断被魔钟霸体神通吸收。与肉身骨骼相容,雷霆毁掉他的皮肉,但新的血肉和肌肤却在不断生长之中,而且防御力一次比一次更加强大!

    待到劫云的威力渐渐消耗殆尽。甚至落下的雷霆已经不能再令他受伤!

    这等强大的肉身,灵台境、莲台境的修士炼制的法宝都远远不及!

    生死万化魔轮经极为霸道,江南将其肉身成魔之法融入到魔钟霸体神通之后,魔钟霸体神通也在雷霆之中不断汲取能量,待到劫云散去。他的这门神通居然已经修炼到神通二重的境界!

    这道劫云刚刚散去,没过多久,便又有一朵劫云生成,几乎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

    “主公,你又遭天谴了?”神鹫妖王幸灾乐祸道。

    江南突然身形一动,腾空而起,闪电般飞向那朵劫云,一头冲入劫云所化的雷池之中。

    神鹫妖王吓了一跳,只见劫云中雷霆不断。电闪雷鸣,声势骇人之极,劫云中,一个身影站在无穷无尽的雷光之中,被劈得血肉模糊。

    江南处在劫云之中。所要遭受的雷劫更加强大,更加密集,魔钟霸体神通第二重引发的劫云威力比第一重印法的劫云,威力更强。可以伤及他的肉身,雷声轰隆。撼动他的神识!

    不过,这朵劫云也无法彻底毁去他的肉身,而且他的神识之强,已经化作一座道台,任由雷霆劈落,也无法将他神识击碎,反而让他的神识更加凝练稳固。

    自从江南心境圆满,达到宗师境界之后,他的第二座神识道台也在凝练之中,只是原先他担心神识太强,会让他肉身崩溃瓦解。

    但如今完善了魔钟霸体神通,他的肉身也在飞速变强,因此他不再压制神识的境界,任由神识飞增!

    经过雷霆洗礼,只会让他的第二座神识道台更快的成形!

    神鹫妖王看得心惊肉跳,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第二朵劫云却在渐渐缩水,却是江南冲入劫云之中,将劫云中的能量吸收,炼化之后填充到肉身之中!

    没过多久,第二朵劫云便烟消云散,随即第三朵劫云生成!

    江南把第二朵劫云吸收,魔钟霸体神通顺理成章的修成神通三重的境界,劫云应劫而生。

    “我家主公这段时间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连老天都觉得他罪不可赦,一朵劫云劈不死他便再来一朵……”

    神鹫妖王看直了眼,喃喃道:“他去做坏事居然没有叫上我,太不讲义气了……”

    一次又一次劫云生成,然后被江南吸收消散无形,一天时间,他便连度六劫,将魔钟霸体神通修炼到神通六重圆满的高度!

    若非他由于修为限制,甚至可以继续提升!

    他的肉身,已经提升到玄台、神台的强度,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这就是他所开创的魔钟霸体,比生死万化魔轮经更加强大的肉身法门!

    而在他的紫府之中,多余的雷霆之力化作一座方圆亩许大小雷池,雷霆如水,显得很是驯服,但若是稍稍触动,便会雷霆迸发!

    不仅如此,江南还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即将突破,凝聚成第二座神识道台!

    几日之后,神鹫妖王飞临南海,降落在玉台之上,南海大会结束了很久,不过作为商业圣地,这里还是人来人往,很是繁华。

    不过,江南却注意到南海的气氛有些压抑,见到拓跋兰芸时,这个一向开朗的奸商也有些郁郁寡欢。

    “我南海玉台最近沉降了四五丈。”

    拓跋兰芸低声道:“我父亲怀疑,开创南海的那位老祖,估计寿元不多了。现在已经有许多势力盯上我们了,若是看到玉台坠落,只怕便会向我南海动手!”

    江南心中一震,开创南海的那位老祖是一位天神,南海玉台便是他成就神位之前所炼制的一件宝物,被锁在这里,只要他尚在一日,这座玉台便会腾空而起,试图飞回他的身边,因此这座玉台才会一直漂浮在半空中。

    玉台如今沉降了四五丈。这说明恐怕那位老祖的身体状况出了问题,甚至可能已经寿元耗尽,即将陨落!

    南海乃是玄明元界最为富有的商业圣地,经过几十万年的发展,这里积累的财富惊人至极。因为有那位老祖在。所以才无人敢动。但若是那位老祖陨落,只怕南海立刻便会遭殃,不知多少人将会出手,洗劫这里!

    “神明的寿元悠久。即便寿元不多,也可以再活很长一段时间。”

    拓跋兰芸冷笑道:“况且我们南海也不是吃素的,想动我们南海,不付出血的代价休想得逞!”

    “师姐,我最近发了一笔小财。因此想与师姐再换取一些五色金。”江南说明来意,笑道。

    拓跋兰芸精神一振,将担心抛之脑后,笑道:“师兄,想买多少五色金?”

    “先来一千万斤。”

    “一千万斤?”

    拓跋兰芸吓了一跳,不禁疑惑道:“师兄,我听说有人看见你从太玄圣宗的百魔窟中出来,与摩罗什那大魔头混在一起,狼狈为奸。你一夜暴富,莫非便是洗劫了太玄圣宗?”

    “什么叫狼狈为奸?不过我的确在太玄圣宗得到了点财富。”

    江南取出一截恒宇神金锁链,笑道:“师姐请看,这是否是恒宇神金?”

    拓跋兰芸仔细打量这截锁链,点头道:“的确是恒宇神金。恒宇神金每斤价值千斤灵液。可以换来三斤七两的五色金。不过我南海之中只有几十万斤五色金,短时间内也只能调动百万斤左右,你的胃口太大,千万斤我南海暂时没有这么多的存货。须得禀告我爹,从世界各地调来。”

    她咬了咬牙。笑道:“江师兄,若是你能等两年,千万斤五色金也不在话下!”

    江南点头,道:“那就有劳师姐。”

    拓跋兰芸与他交割了三十万斤左右的五色金,道:“师兄,再过几个月,便是贵派掌教的大婚,我南海也会前去贺喜,到那时再与你交割百万斤。两年之后,你所需的五色金便会交割完成。”

    江南与她辞别,心道:“三十万斤炼成法宝也绰绰有余了,现在便先炼制山海鼎!”

    他将神鹫妖王收入紫府之中,玄胎立刻开动,引发兜率神火,让神鹫妖王帮忙控制火力,熔化五色金,炼制山海鼎。

    观摩了摩罗什的炼宝过程,炼制山海鼎对他来说更是得心应手,很快山海鼎便被他炼制完成,甚至连地磁元斧和五劫印也被他重新炼制一番,威力提升到神通六重巅峰的高度。

    嗡!

    他眉心六道神轮浮现,随即落在脑后,山海鼎和五劫钟各自出现在其中一道神轮之中,鼎中神光吞吞吐吐,滋润这口大鼎和大钟。

    他从前没有足够的财力,如今得到诸多五色金,把山海鼎锻造成一口方圆丈余的大鼎,五劫钟也被他重新炼制,变成方圆丈余的大钟,很有暴发户财大气粗,拔下一根腿毛都比别人的腰还要粗的样子。

    “江道友,果然是你。”

    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传来,江南循声看去,只见一位红衣少女站在不远处的万花楼窗棂前,向自己看来。

    那少女有着大大的眼睛,两缕秀发从耳边滑过粉红的鹅蛋脸蛋滑到胸前,江南并不认得这少女,心中诧异,笑道:“敢问师姐是?”

    那少女笑道:“我叫香香,楚香香。江道友,今日诸多道友在万花楼小聚,道友何不上来一叙?”

    江南心中微动,走向万花楼,楚香香是星月神宗排名第五的掌教弟子,笑道:“原来是神宗的楚师姐,师姐相邀,子川自然恭敬不如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