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英雄和枭雄(双倍最后几小时,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七章 英雄和枭雄(双倍最后几小时,求月票!)

    玄贺挣扎起身,挥手让几位弟子退下,面色威严,沉声道:“席应情,我那日在大殿中喝问你,问你是否忘记你当年在你恩师面前立下的誓言,如今我要再问一句,你忘记了么?”

    “我没忘。【最新章节阅读.baoliny.】”

    席应情眼中露出一丝不舍之色,轻声道:“师叔,你活下去,再等百年,你便会亲眼看到那一幕,亲眼看着我完成恩师的心愿。”

    “我撑不下去了,活不到那一天了。”

    玄贺哈哈大笑,气血枯败,口中有鲜血不断流出,顺着白花花的胡须流到身上,道:“我与太皇的师弟寒褚道人对拼一掌,我怕坏了你的亲事,收了几分力量,结果他没有收,把我的生机震碎了。我原本想撑到那一天,现在是不可能了,你须得给我一个准信,百年之后真的能战胜太皇?我死后去见师兄,才好告诉他,他的血没有白流……”

    席应情默然,取出一件事物轻轻放在病榻之上。

    玄贺看到这件事物,脸上露出错愕的神色,突然错愕化作狂喜,哈哈大笑道:“好,好!师兄没有看错你,我如今终于可以死而无憾了!”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与世长辞。

    席应情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默立良久,轻轻抬手捡起他尸体边的那件事物。

    当――

    罩住宗主峰上的纯阳无极钟响起,一声高一声低,江南和云鹏抬头看去,露出惊容,那是圣宗中长辈仙逝才会响起的音律。

    玄贺仙逝了。

    江南来到领袖峰上,只见洛花音坐在翠云宫的宫顶,双手抱膝面对夕阳。

    “这个老鬼,到死都没来找我报仇……”江南走到她的身边,听到她低声道。

    这是多事之秋,玄天圣宗已经前前后后死了三位重要人物。令狐庸和欧阳羽是掌教至尊的心爱弟子,而玄贺道人则是硕果仅存的几位太上长老。

    几日之后,瑞气横贯长空,铺就一道长虹,太玄圣女孤身而来,降落到宗主峰,席应情出面迎接,两人相视默然。

    “玄贺师叔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太玄圣女涩然道:“这件事是我太玄圣宗做的过了。我替寒褚师叔前来赔罪……”

    席应情摇头,挽住她的手,轻声道:“这不怪你。晚晴,陪我走走吧。”

    两人瞗缍校溽嘣谛焓プ诘纳铰椭校桓鲇袷髁俜纾桓鋈缦勺酉路玻腥缫欢澡等恕?

    “应情,你我已经定亲,我便是你玄天圣宗的人。此生必不负君恩。”

    太玄圣女轻声道:“君也不要负我。”

    席应情沉默片刻,展颜笑道:“我不负你。”

    太玄圣女露出笑容。柔声道:“我知道你我两家有些恩怨,我嫁给你之后,便会与太玄圣宗再无瓜葛……”

    她顿了顿,轻声笑道:“我爹心思很大,想要一统天下道门,让太玄圣宗成为世间唯一的大派,而他则成为天神。不过你放心。我会劝着他,若是他强行向玄天圣宗出手,我也不会留情面。势必会与你一起抵抗,你我夫妇同生共死!”

    席应情点头,觉得自己的声音越来越陌生,越来越高远:“同生共死……”

    “这里是洛师姐的领袖峰罢?”

    两人走到领袖峰,降落下来,只见许多少女翩然飞来飞去,太玄圣女笑道:“我爹曾经说起洛师姐,说天下强者虽多,但能够称得上英雄的,却寥寥无几,但洛花音却是其中之一。她虽为女子,但却是玄天圣宗唯一的英雄,巾帼不让须眉,令许多男子汗颜。”

    她瞥了身边的席应情一眼,抿嘴笑道:“我爹说,除了洛花音,玄天圣宗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英雄。他还说,席应情从前或许算是半个,但现在就不是了。”

    席应情来了兴致,笑道:“他是如何评价我的?”

    太玄圣女笑道:“我爹说,你是从前英武,锐气勃发,是半个英雄,但是做了掌教之后城府一日比一日深沉,如今英雄之气隐藏下来,便是枭雄了。英雄仗着一身勇力,路见不平便敢于一剑在手挑战苍天,弑神杀佛,奋不顾死。而枭雄则运筹帷幄,智珠在手,以天下为棋,避实就虚,伺机成长壮大,反败为胜。”

    她悠悠道:“英雄有勇力而无权谋,尚不为惧,但枭雄则如龙潜伏,最为可怕。他说,当世之中能够与他一较长短的,除了你之外,恐怕便再无旁人了。百年之后,你将与他瞗萜肭俟倌辏膊换崾悄愕亩允帧!?

    席应情微微一笑,心中默默道:“知我者,太皇也……”

    太皇的评价让他心中警惕,太皇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甚至比太玄圣女还要了解他,这样的对手才最为可怕。

    “不过太皇对我的了解还是不够,不需要二三百年,仅需百年,你便不是我的对手了。”

    太玄圣女低声道:“应情,今后你我便是同命夫妻,他毕竟是你岳父,你们二人之间少点冲突……”

    席应情微微皱眉,道:“我两个弟子死了,玄贺师叔死了,师妹,你看是我在惹事生非么?”

    太玄圣女叹了口气,轻声道:“你放心,我嫁给你后,我们夫妻一体,谁敢动我玄天圣宗的人,我便杀谁,绝不会手软,哪怕对方是太玄圣宗的弟子。”

    席应情握着她的手,感觉到一阵温暖,笑道:“我不会让你两边为难,有事我一个人扛着。”

    两人脉脉对视,突然一股妖气传来,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你们两个,请问江南江子川是住在这里么?”

    席应情与太玄圣女脸色微红,急忙分开目光,循声看去,只见一头硕大无朋的五彩孔雀振翅飞入圣宗,停留在领袖峰上空,这头五彩孔雀的一根翎羽上还站着一位明珠般的少女。

    “彩翼师妹,不可怠慢,下面二人是玄天圣宗的掌教和太玄圣女!”那少女连忙低喝一声。道。

    “席掌教和慕晚晴?”那孔雀惊叫一声,急忙双翼一收化作一个少女,躲在那赤足少女身后。

    天妖圣女落落大方,躬身施礼,笑道:“怜香见过席掌教,见过慕师叔。”

    “不必多礼。”

    席应情颔首,目光闪动,笑道:“师侄倒是我圣宗的稀客。此来所为何事?”

    天妖圣女踟蹰一下,不敢隐瞒,道:“我曾在南海向江道友借了金乌一观,想要从中揣摩出妖族的圣法,只是怜香天资驽钝,未能悟出其中的奥妙,此来便是再次叨扰江道友。”

    “原来如此。”

    席应情微微一笑,指向领袖峰的一座小山头,笑道:“那里便是他的洞府,有许多师兄弟在那里研究神通功法。你去那里便可以寻到他。”

    天妖圣女谢过,与彩翼飞身向那座小山头飞去。

    “应情。洛师姐的这个徒弟,倒是个多情种子,居然连妖神宗的公主也被他勾引过来了。”

    太玄圣女抿嘴笑道:“比你当年还要多情!”

    “我用情专一,否则怎么会叫应情?”

    席应情哈哈一笑,道:“江南虽不是我的弟子,但资质悟性却是极佳,他经常与一些师兄弟研究神通道法。咱们也过去看看。”

    两人闲庭信步走到江南的洞府,那座石砌的宫殿,只见里面有二三十位圣宗弟子。还有些并非是玄天圣宗的人,也在宫殿之中,正在谈论神通和功法,时不时有一种种神通在宫殿内飞来飞去,演化其中奥妙之处,让其他人观摩,很是热闹。

    “怎么还有星月魔宗的弟子?”

    席应情微微一怔,瞥见一个少年周身星光绕体,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灵液一饮而尽。

    “君梦忧,你少喝一些!”

    一个光头道人怒道:“臭小子,你来到我家主公这里蹭吃蹭喝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你当我家主公的灵液不要钱?”

    云鹏笑道:“妖王,何须如此?君兄的人头在我圣宗的通缉榜上价值一千功劳点,待会把他的人头割了去领赏。”

    君梦忧放下酒杯,冷笑道:“云道友,莫非你想较量较量?”

    “怕你不成?”

    云鹏本来就是个战斗狂,闻言大喜,豁然起身:“欧阳师兄死了,我正想寻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来,让云老爷给你松松筋骨!”

    太玄圣女向其他人看去,但见天妖圣女等人此刻也融入到这个小团体之中,与几个女篵兴涤行闹胁唤踹醭破妗?

    “掌教来了!”

    不知谁先发现他们,惊叫一声,宫殿内顿时鸦雀无声,静得可怕。

    席应情微微一笑,道:“你们继续,我与夫人只是前来看看。”

    太玄圣女闻言,俏颜浮现一抹红晕,目如秋水的瞥了他一眼,含羞带怯,很是动人。

    江南见席应情并未因为他胡乱结交“匪类”而动怒,心中也松了口气,笑道:“掌教修为深不可测,既然来了,不如也向我们演示一下神通,让我们这些晚辈开开眼界。”

    众人眼睛不由一亮,江琳、慕烟儿和云鹏等人连连叫好,席应情推脱不过,笑道:“那好,我便来演示一下我圣宗最基本的神通揽月手好了。”

    他抬头看天,只见夕阳尚未完全落下,但月亮已经升起,心中微动,江南等人突然看到一只洁白如玉的大手冲天而起,向那轮明月揽去!

    这幅场面壮观无比,只见那只大手竟然延伸了不知多少万里,径自落在那轮明月上,轻轻一揽,仿佛要将明月揽入胸怀。

    “揽月手虽然只是一门粗浅神通,但神通并无高下之分,粗浅神通也可以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席应情看到众人震惊的表情,收回那只大手,微笑道:“我的修为还是未曾达到揽月入胸怀的境界,倒在你们这些晚辈面前献丑了。晚晴,咱们便不要打扰他们了,走罢。”

    两人相视一笑,离开江南的洞府。

    轰隆!

    遥远的高空之上,一座方圆数十里的大山突然从月亮上脱落,呼啸向大地坠去,目标赫然便是太玄圣宗!

    “玄贺师叔,我送寒褚与你相会,你应该不会再寂寞了……”席应情抬头看了看天空,心中默默道。

    ――――双倍月票只剩下最后几小时了,恳求书友们手中的月票,再不投就会变成一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