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战力全开(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战力全开(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二章战力全开(求月票~)

    靳东流的斗法神典不可谓不强大,可以模拟出数不清的神通,每一种神通的威力都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胜过旁人,但面对洛花音赖以成名的大五行剑气,却始终无法与这一门神通抗衡,反而无论他发出多少种神通,都被大五行剑气绞碎。89

    这五座剑山扫来扫去,剿灭一切,蕴藏的威能强大得让人绝望,靳东流甚至感觉到,若是洛花音想要破开自己的太玄大阵,也并非不可能,甚至说不定自己的玄门金身在这五道剑气面前,都无法抗衡多久!

    这种挫败感让他无法承受,明明修炼更高的心法,明明是天纵之才,明明是无数人仰慕的年轻一辈绝顶高手,但是在这个女人面前,却统统没了用武之地。

    “境界高深,俯视低等境界的战斗便洞若观火,清晰可见,一定是她境界比我高,所以才能抗衡得住我!”他心中不服,暗道。

    洛花音逼退靳东流,走向造化仙鼎,神潜与天妖圣女等人立刻杀来,如今洛花音已经是最为强大的对手,不容得他们不小心防备,免得被洛花音夺走仙鼎。

    十多位强者联手,再加上靳东流,这股势力不可谓不强横。

    “该我们出手了!”

    下方,风满楼看到这里,当即腾空而起,与太玄圣宗诸多弟子、长老、太上长老呼啸向仙鼎冲去,沉声喝道:“我圣宗上下,务必其心,助洛师叔夺得仙鼎,若有私心,天打雷劈!”

    却在此时,只听一声清朗大笑传来,只见魔气滚滚,只见魔气深处,一个巨大的竹筒浮现出来,四十九根竹签咄咄飞出,化作一柄柄巨剑,铮铮做鸣,向洛花音斩去,阻拦洛花音夺取造化仙鼎!

    又有一尊魁梧大汉大步跨来,手持一把大得不像话的斧头,抡起大斧轰隆一声向洛花音劈来!

    这两人的实力无比浑厚,竟然比神潜、靳东流那等年轻强者丝毫不逊,更是祭起自己的法宝,威力惊人!

    “百欲弑神谷的二魔石敢当,三魔天机秀士,你们也要向我出手?”洛花音冷哼一声,怒道。

    那持斧大汉呵呵笑道:“女魔头,大哥让你做二当家的,岂不是占了我的位子,我不服你,肯定要与你较量一场!”

    天机秀士一手抓起竹筒,倒扣而下,竹筒有如黑洞,引力比神潜的一袖碎乾坤还要强横许多,笑道:“造化仙鼎,有能者居之,若是我得到仙鼎,坐上大当家的宝座也无不可,洛师姐得罪了!”

    洛花音十指弹动,剑气纵横,将巨斧挡住,竹剑弹飞,冷哼道:“其他三魔怎么没有出手?”

    靳东流、神潜等十多人同时杀来,天机秀士笑道:“他们三人不愿与大哥争夺仙鼎,因此没有出手。不过洛师姐,我们这些人难道还不够你应付?”

    江南不由为洛花音捏了把冷汗,围攻洛花音的这些人,无不是强者中的强者,精英中的精英,如此多的高手联手对付她,让江南担心不已。

    “你们可听说过,我洛花音怕过群殴?你们这是逼我战力全开!”

    洛花音冷笑,突然头顶冲起一道青气,化作一汪清泉哗啦啦流出,形成一片小小的湖泊,湖泊之中莲叶遍开,三朵粉红色莲花幽幽绽放,只见花瓣开处,莲花之中各自站着一位女子,形容与洛花音一模一样。

    一女子祭起五枚剑丸,剑丸腾空,便化作大五行剑气,纵横辟阖。她头戴凤簪,发髻微微晃动,便见有彩凤飞出,羽翼连天。

    一女子魔气森森,比二魔石敢当、三魔天机秀士还要浓郁,现出法天象地之身,耳畔挂着两条长达里许的青蛇,三头六臂,六只手各自抓住一件法宝,这六件法宝赫然都是洛花音自己炼制的宝物,与她心法相容,威能无比强大。

    而另一女子则头生龙角,遍体龙鳞,有如一个龙女,叱咤之时便有龙吟,比天龙八音的音波攻击还要强横!

    龙女双手各自带着一串金铃,晃动之间,便见金铃化作一口口金钟,有十二口之多,每一口金钟都是天龙八音钟,但威能却比江南手中的天龙八音钟要强大数十倍!

    这三个女子几乎武装到了牙齿,法宝多的令人发指!

    三圣经,阿修罗魔经,天龙叱咤真经!

    最让人惊惧的则是三圣经,居然让洛花音炼成三大化身,每一尊化身都极其强大。

    “天龙叱咤真经一定是师尊得自玄都七宝林!我得到天龙八音,与天龙叱咤真经是一个路子,应该是天龙叱咤真经中的一门神通!”

    江南在下方看去,顿知自己这个师尊的功法路径,是以三圣经为主干,一尊化身专修天龙叱咤真经,一尊化身修炼阿修罗魔经,炼成三头六臂,还有一尊化身修炼的是大五行剑气!

    最为关键的是,这女人弄到的法宝实在太多,还给自己炼了十二口天龙八音钟,都提升到神府之宝的巅峰!

    “变态,难怪我师尊作恶多端却依旧能逍遥法外,虽然仇敌满天下却依旧活得无比快活,到现在都没有被人打死。”

    不过,即便是洛花音如此变态,但在如此多强者的围攻之下,也不能胜出,只能维持不胜不败。

    靳东流、神潜、天妖圣女等人乃是年轻一辈中的最杰出的人物,二魔石敢当、三魔天机秀士、朝圣宗傅延宗等人更是老一辈中的中流砥柱,正值壮年,陷入这些人的围攻,就算是各大教派的掌教至尊手持镇教之宝来了,也要头疼无比。

    风满楼等人冲上来,替洛花音挡下傅延宗,但也是杯水车薪,无关大局,不能形成压倒性优势。

    洛花音虽是群殴行家,善于打群架,但是也无法冲破众人封锁,接近仙鼎。

    “太皇,你再不出现,归千愁便要先归西了。”

    鬼面男子哈哈大笑,突然一指点去,正中归千愁金刀的刀尖,只见这把金刀哗啦一声碎掉,却再也没有重组复原。

    归千愁的金刀伴随他成长,度过不知多少日月,自从他踏入神通境界,便已经开始将金刀炼成宝器,之后修成道台炼成法宝,一直淬炼至今,即将炼成天宫之宝。

    这把金刀早已经被他淬炼得坚固无比,可以随聚随散,他的威名,有金刀一半的功劳。

    但是鬼面男子仅凭七宝台境的修为,便将他烙印在金刀中的道纹破去,毁掉金刀的内部构造,一举将其击碎,让这件奇宝不复存在!

    鬼面男子微笑,那一指点碎了金刀,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归千愁的眉心点去。这一指微微一颤,不知多少种神通迸发出来,封锁上下左右四面八方,让归千愁无处可逃。

    归千愁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这种恐惧,只有在他面对太皇老祖时才出现过!

    突然,一股浩浩荡荡的气息传来,仿佛有一尊神明从九天之上到了凡间,神圣肃穆,让人敬畏,让人恐惧。

    鬼面男子这一指没有点下去,回头笑道:“太皇,你看了这么久,如今看出我的根脚了么?”

    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传来,轰隆隆道:“我的确没能看出你的根脚,不过你应该是我认识的人,否则又何须隐瞒自己的身份?”

    那个声音所在的虚空,突然微微荡漾,如同静静的湖面荡起了涟漪,然后那里钻出一个嫩白色的花骨朵,一朵雪莲悠然绽放,层层叠叠的花瓣如同一座花宫。

    在那雪莲绽放的一刹那,空中顿时响起嘹亮的声音,那声音轰鸣,仿佛亿万个声音在诵经,阐述天地间的大道,让人心头空明,竟然有一种悟道的感触。

    雪莲之中,一位苍老的少年缓缓走出,雪莲闭合消失。

    说他苍老,是因为他满头银发,甚至连眉毛胡须都是银白一片,找不到一根黑丝,说他是少年,却是因为他的肌肤有如婴儿般嫩白细腻,有一张少年般的面孔,不像是一个老人。

    他像是天神下凡,走出来时,让人只觉仿佛是神明从虚空中走来。

    他就是太皇老祖,当世最强大的存在,号称最接近神的人!

    “拜见老祖!”太玄圣宗诸多弟子长老纷纷跪拜,高声叫道。

    即便是归千愁这等强者,身为太皇的师弟,此刻也跪拜下来。

    太皇老祖!

    他的目光向鬼面男子看来,露出疑惑之色,轻声道:“你一直让我出来,莫非你我之间有恩怨?若是有恩怨,你大可以在外界挑战我,但你没有动手,说明你知道你真正的修为实力不如我,只有到了玄都七宝林中,才有胜过我的把握。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鬼面男子静静的看着他,突然笑道:“太皇名不虚传,若是我承认,你便可以将我的真实身份锁定在一定的范围之中,查出蛛丝马迹,然后找出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在同境界下,我到底有多强而已。”

    太皇老祖缓缓走来,瞬息之间便来到七宝道台之上,向那口造化仙鼎走去,笑道:“既然如此,你便来阻挡我罢。”

    “我何须挡你?”

    鬼面男子也径自向造化仙鼎走去,微笑道:“说不定是你阻挡我,你说对不对?”

    两人都有问鼎之心,话语中暗藏机锋,你来阻挡我,便是你自认低我一筹,心境在无形之中便落入下风。

    两大高手几乎同时迈开脚步,落在造化仙鼎的鼎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