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玄圣女(呼唤订阅月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太玄圣女(呼唤订阅月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太玄圣女(呼唤订阅月票!)

    玄都七宝林再次降临这个世界,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几乎所有名门大派都动作起来,不过真正有实力有资格进入玄都七宝林的大派,数量并不多。

    这些rì子以来,各大门派之间走动频繁,甚至连各门各派的掌教也开始动身,去拜访其他门派,商议何时出手,定住这座突然而来的世界。

    玄都七宝林一直都在运动之中,在诸天世界之间穿梭,游离不定,只有凭借各大门派的镇教之宝,定住这个玄奇的世界,才有可能进入其中。

    江南听到不少关于七宝林的秘辛,据说想要进入玄都七宝林,凭借手段轰开虚空还无法办到,那样的话,便会被七宝林的禁制抹杀。

    进入七宝林,须得堂堂正正,开启七宝林的门户,然后方可进入。

    而这便牵扯到太皇老祖此人,据说当年为了争夺玄都七宝林的掌控权,各大门派之间征战不断,死伤无数。

    最终是太皇老祖出面,技压群雄,与各大门派定下章程,每个门派在定住七宝林时出多少力,有多少名额可以进入其中,都是在那时敲定下来。

    其中,玄天圣宗共有二十个名额,其他门派也相差无几,或多或少,唯有太玄圣宗,拥有二百个名额之多。

    太玄圣宗便是靠这个机会,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强,玄都七宝林为其造就了不知多少人才,变成一个庞然大物,如rì中天。

    别的门派,天宫级强者屈指可数,而在太玄圣宗之中,天宫级强者却多的吓死人,不仅如此,太玄圣宗各个境界的强者也是极多,那里的修士加在一起,几乎就是一个国度!

    与这等大派为敌的话,只会让人感觉到绝望。

    “太玄圣宗,太玄圣女,特地前来拜访席掌教!”

    江南还在为进入玄都七宝林一事做准备,突然只听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传来,心中微动,走出洞府,抬头看去,只见长空之中,祥云彩气滚滚而来,化作一道长虹,从天际之外铺就一条道路,一直铺到玄天圣宗的宗主峰。

    一条条游龙彩凤,漫天飞舞,落在道路两旁。

    这是真正的龙凤,真龙体长数十里,首尾相连,彩凤羽翼连天,瑞气千条,场面宏大壮观,如诗如画,令人咋舌!

    这条长虹道路上,突然驶来一辆宝辇香车,这辆香车仿佛是由纯粹的星光组成,绚烂无比,香车周围,是一位位天仙一般的女子,围绕香车飞舞,一派圣洁。

    她们的气息极为强大,令人敬畏,居然都是道台境界的强者。

    香车驶到道路尽头,落在宗主峰上,席应情已经在等候,只见两位少女卷开珠帘,从中徐徐走出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看向席应情,目如秋水,含笑道:“席掌教,别来无恙?”

    她的美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之美,美得惊艳,美得不可方物。

    江南从她身上,甚至看到江雪的影子,这位太玄圣女如江雪般美丽,虽然模样不同,气质不同,但都是上天打造的最完美的女孩儿。

    席应情看到这位太玄圣女,目光有些迷离随即变得有些复杂,长长吸了口气,笑道:“师妹,你如何有空到我这里来?”

    太玄圣女抿嘴一笑:“席掌教,你如今贵为一派之主,怎么能还称人家为师妹?我应该称你一声师叔才是。”

    席应情脸sè微红,又恢复如常,笑道:“你我向来以师兄师妹相称,我虽为掌教,但私交如此,不论辈分。”

    太玄圣女目光闪动,笑道:“我此来是因为你我两家同气连枝,此次玄都七宝林重现,我爹尚在闭关,因此人家要向师兄讨教一下这玄都七宝林的事宜。师兄,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师妹请。”

    席应情在前,太玄圣女相随,吩咐陪同的少女道:“你们退下,我要与席师兄商议些事情。”

    江南看到这里,只见两人走入大殿之中,突然洛花音出现在他身边,冷哼一声,低声道:“jiān夫yin妇……”

    江南瞥她一眼,笑道:“师尊,掌教和太玄圣女怎么会是jiān夫yin妇?”

    “他们两个,早年的时候便勾勾搭搭,眉来眼去,快活的很。”

    洛花音面sè不悦,道:“后来席师兄成为了掌教,这才与小**远一些,没想到如今又勾搭了起来。太皇老祖无时无刻都想吞并我玄天圣宗,估计是这老鬼故意让他女儿勾引席师兄!依我看,咱们玄天圣宗早晚会被太玄圣宗吞并,而席应情这小子就是内jiān!”

    江南面sè古怪,他也看出席应情与太玄圣女之间神态不对,却不知里面还有这些隐情。不过洛花音胆子也太大了些,居然敢骂席应情这位掌教至尊为内jiān。

    洛花音脸sè一整,道:“所以,为师这才如此辛苦的修炼,便是期望有朝一rì能够正面胜过他,将掌教至尊的位子夺过来!”

    江南没有插嘴,心道:“师尊斩去了自己的那段记忆,不知道百十年前的那一战,因此以为自己辛苦修炼只是为了夺走掌教之位……”

    宗主峰的大殿之中,太玄圣女笑吟吟与席应情相对,久久无语。

    两人沉默良久,席应情咳嗽一声,道:“师妹,你远道而来,有何指教?”

    “你何时娶我?”太玄圣女突然开口道。

    席应情身子一僵,抬头看向她,露出疑惑之sè,目光有些慌乱。

    “师兄,你何时娶我?”

    太玄圣女加重语气,有些幽怨道:“我等你百年了师兄,不想再等下去了。你师父的事我也知道,这些年你一直不见我,是还在怨恨我爹吗?”

    席应情沉默,涩然道:“师妹,谈正事要紧……”

    “我今天来,便是谈这件事!”

    太玄圣女眼中有泪光闪动,苦涩一笑,轻声道:“这百年来我想通了,只要你肯娶我,我便脱离太玄圣宗,与我爹恩断义绝,从此之后再也不见他一面!师兄,我只要你一句话,你何时娶我?我想姓你的姓……”

    席应情心中一腔柔情荡漾,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倔强的女孩,目光有些痴了,伸手揽她入怀,喃喃道:“师妹,这次玄都七宝林之后,待你爹出关,我定然亲自前往太玄圣宗,登门求亲!”

    过了良久,太玄圣女离去,席应情起身相送,回来之后呆呆的看着空空荡荡大殿,怔怔出神。

    “席应情!”

    大殿之内突然响起一个厚重的声音,威严无比,那声音在大殿内滚动来去,震耳yù聋,但这个洪亮声音却没有半分传到外面。

    “你忘记你当年在你恩师面前立下的誓言了吗?”

    这个声音责问道:“前任掌教是如何死的?他以xìng命为你换来百年苦修时间,你忘了么?”

    席应情怔然,身躯微微颤抖,涩声道:“我没忘!”

    “我没忘……”

    他眼前出现百年前的一幕,那位慈祥的老者让他跪下,将掌教至尊之位传给他,让他起誓,然后笑着说为师老了,此行要用一身的血,去为你争夺百年的光yīn。

    然后,那个像父亲慈祥一般的老者义无反顾的去了,去挑战那个最接近神的存在,最终他的血液流光,倒在那人的脚下。

    “没忘最好。”

    大殿中那个声音继续道:“你当年发誓要忘了你的情,忘记你的女人,一心光复我玄天圣宗,壮大我玄天圣宗,为你恩师报仇,血债血还,希望你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

    “我不会……”

    席应情喃喃道,他身躯颤抖,躬下身子,他仿佛被自己的誓言压垮了,双手紧紧握住拳头撑住地面,像野兽一样嘶吼。

    “我不会!”

    他双目赤红,眼前又浮现出于太玄圣女相遇相识相恋的经历,那是他毕生之中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就算是身负大仇,那个女孩的身姿依旧时不时在他面前浮现。

    他双手被指甲刺得流血,泪水横流,大声嘶吼:“我不会!”

    那个声音渐渐远去:“席应情,你是最有望成为神的存在,希望你不要自误。一切为了圣宗……”

    席应情跪在地上,这个玄天圣宗权力最大,高高在上的存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似乎变成了没有灵魂的躯壳,喃喃道:“一切为了圣宗……”

    当他走出大殿,又变成了那个风度翩翩,智珠在握的圣宗掌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他回头看了那座大殿一眼,眼神空空洞洞,仿佛把自己的灵魂留在了那里。

    当——

    玄天圣宗的镇教之宝,那口洪钟悠悠响起,响彻群山,诸多长老弟子赶来,便是太上长老也悉数出动。

    “诸位,我已经与太玄圣女商议妥当,明rì午时,便与诸派掌教联手,开启玄都七宝林。”

    席应情朗声道:“这是一场盛事,也是一场杀劫,大家小心,玄都七宝林既是一场机遇,也是一场正魔之争,遇到魔道妖孽,绝不要留情!记住,活下来才是最主要的!其他没有入选的弟子和长老留守在此,免得被魔道趁虚而入,我也会留下亲自镇守圣宗!”

    江南心神激荡,喃喃道:“玄都七宝林,终于要开启了……”

    他回头向韩芳等人扫去,只见妹妹江琳并没有来,心中松了口气:“小妹,等我,我会活着回来!”

    ————深情的呼唤月票和订阅,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