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一百一十章 少女时的师傅(订阅、月票!)

第一百一十章 少女时的师傅(订阅、月票!)

    江南返回住处,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那面明镜,自言自语道:“我真的要去看师尊的记忆……”

    犹豫了片刻,他咬了咬牙,分出一缕神念,落入这面明镜之中。

    他的神念刚刚触碰到这面明镜,突然只觉眼前的景sè迅速变幻,似乎时光倒流,回到了百十年前。

    他看到了少女时的洛花音,那时她是一个梨花胜雪的女孩,天真漫烂,并不像现在这般腹黑自大,充满邪气。

    那时的洛花音虽然也有些富态丰腴,但少女的纯情却让江南看到了自己师尊的另一面。

    对于洛花音来说,百十年前的自己,是一个快乐的自己,甚至她的快乐情绪感染江南,在看到她这段记忆时,连江南也忍不住面带微笑。

    他还看到席应情,洛花音与他的关系很好,两人师出一门,情如兄妹。

    突然,江南眼前的天象剧变,从*光明媚化作乌云连天,洛花音的脸sè沉了下来,天空yīn云密布,雷光电闪,雷声轰隆隆不绝,从前的欢声笑语不翼而飞。

    或许当年并非真的是yīn云密布,也没有*光明媚,只是少女时的洛花音记忆的印象,但是突然天象巨变,江南还是能够感觉到洛花音当时心中充满了yīn霾、焦躁和恐惧。

    宗主峰顶,钟声阵阵。

    少女时代的洛花音跪在那个身材颖长的师兄席应情面前,哀声恸哭,梨花带雨,让人闻声心碎,即便是江南这个旁观者也能够感觉到自己师尊此时心中的悲痛。

    咚咚咚!

    她的额角一次再一次撞在地上,叩首不已,很快额头便布满斑斑血迹。

    “师兄,求你出手,救救他吧!”

    洛花音大哭,一次次叩首:“毕竟是你和我的恩师!”

    席应情神态木然,看着脚下的少女,声音仿佛从云端中传来,有些冷漠的可怕:“师妹,恩师对我有养育之恩,不是为兄不想救,而是不能救。救了他,我玄天圣宗便是灭门惨祸,不论你我还是恩师,或者是我玄天圣宗万千子弟门生,统统都要灰飞烟灭。”

    “他毕竟是我们的师尊啊……”

    洛花音仰头看着他,犹不死心,痴痴道:“他视你为亲子,将掌教之位传你,说你是最有希望成为神的人,师兄,你一定有把握救他对不对?他就快被人打死了……”

    “不救。”

    席应情的声音更加淡漠,仿佛是九天之外的神明俯视蝼蚁一般的苍生:“恩师把玄天圣宗的基业交给我,因为他老人家知道,我坐上掌教之位,便万万不让玄天圣宗在我手中毁掉。师妹,你还是回去吧。”

    洛花音绝望了,默默地站起身来,突然咯咯笑个不停,双目流下两行血泪:“师兄,你到底救不救?”

    “不救。”

    席应情遍体青光笼罩周身,看不清面目,淡淡道:“而且你也不能去救。对方是太玄圣宗,家大势大,无时无刻都在寻找吞并我玄天圣宗的机会。若是去了,他们便会有借口横扫我玄天圣宗,灭掉恩师留下的基业。”

    “好,好!”

    洛花音大笑,及腰的秀发突然张扬起来,漫天飞舞,咬牙切齿道:“基业,基业,你们只懂得基业!你不出手,我便毁掉你的基业,看你出不出手!”

    轰!

    五道剑气冲天而起,洛花音飞入玄天圣宗的诸多灵山之中,剑气横扫,诸多灵山纷纷崩塌,暴怒和绝望之中的洛花音惊动了群山之中的强者。

    “师妹,你疯了么,为何要毁我灵山?”

    江南看到商洛道人,暴怒冲上前去,阻挡洛花音,两大强者短短片刻交手,商洛道人惨叫一声,一条腿被生生切断,看着一道剑气向自己刺落,绝望叫道:“师妹,你真的要杀我?”

    洛花音犹豫一下,那一剑没有刺下,一脚将商洛道人踢飞。

    “师兄,你还不出手?”她一剑荡平一座灵山,抬头叫道。

    “洛师妹疯了,快快阻止她!”

    诸多灵山之中强者纷纷冲出,各种法宝各种神通如雨般向洛花音落去,向那些原本与她关系极好的同门师兄弟出手,要阻止她扫平玄天圣宗。

    江南不知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一幕,只觉这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斗,洛花音那超然的实力爆发出来,如同一尊谪落凡间的神女,所向无敌,一位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被她扫落,打得遍体鳞伤,每伤一人,她便抬头向宗主峰怒喝:“师兄,你出不出手?”

    席应情站在峰顶的大钟之下,默默无语。

    最终围攻洛花音的人,几乎都倒在洛花音剑下,江南甚至还看到小妹江琳的师尊韩芳,也被洛花音打得吐血不止,其他人胆寒,躲在深山之中不敢出来。

    洛花音大步向宗主峰走去,拎剑上山,杀气腾腾,终于玄天圣宗的太上长老出手,那是几位耄耋老者,玄天圣宗硕果仅存的人物,修为通天,达到神府巅峰,强得恐怖。

    几位太上长老各显神通,也未能拦下洛花音,反倒一一被洛花音重伤,倒地不起。

    洛花音走上山来,席应情避而不见,洛花音便再次扫荡圣宗,将那些躲藏起来的强者统统抓了出来,打成重伤。

    “师妹,你这样便有些过了。”

    席应情突然出现在宗主峰上,居高临下俯视还在大闹的洛花音,淡然道:“师尊已经去了,你还要闹下去吗?”

    洛花音怔然,噗通一声跪在宗主峰的脚下,垂下螓首,娇躯不断颤抖。

    啊——

    她仰天大叫,冲向宗主峰,探手向那口高悬在峰顶的大钟抓去。

    当——

    席应情伸手轻拍,洪钟震响,将她震落尘埃。这口镇压玄天圣宗气运的宝物倒扣而下,将洛花音罩在钟底。

    当当当!

    大钟震动不休,洛花音被罩在钟下,开始疯狂攻击这件镇教的法宝,却始终未能将这口大钟打破。

    钟内传来洛花音的哭声,她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孤零零的坐在乱石之上,洪钟罩下的地方一片昏暗不明,只有她一个人在无助的恸哭。

    江南看得一阵心酸,他当年没有寻到妹妹江琳,也是这样一个人无助的哭泣。

    “师妹,给我几百年时间……”

    席应情的声音在洪钟之中激荡:“师尊明知不敌,也要前往应战,就是要为我拖延几百年时间。现在我还不是太皇的对手,不过将来,我会证明给你看……”

    洛花音神态木然,突然起身,木木呆呆:“师兄,师傅死了,我也不会再闹了,师兄放我出去罢。”

    洪钟腾空,洛花音默默回到领袖峰,孤零零一坐数年之久,最终她举起了慧剑将自己这段记忆斩去。

    江南怔怔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这片明镜,不知不觉间脸颊已经被泪水打湿,洛花音虽然斩去了她不再想看到的记忆,但那段记忆还是无形之中影响了她,让她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洛花音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圣宗之耻,一个腹黑邪恶,甚至与魔道也有所勾搭的妖女。

    江南知道,从前的那个洛花音,只怕再也回不来了。

    “太玄圣宗……”

    他心中怔然,从洛花音这段斩去的记忆里,江南可以猜出洛花音求席应情去救的,必然是玄天圣宗的前任掌教至尊。

    洛花音的记忆并没有将这其中前因后果说清,但是他也可以猜出一二,玄天圣宗的前任掌教为了不被太玄圣宗吞并,主动去挑战太玄圣宗的巨无霸,最终落败身亡。

    太玄圣宗的巨无霸,便是其掌教至尊,号称最接近神的人,太皇老祖!

    不过,太皇老祖经过这一战,应该也受伤不轻,因此洛花音的师尊是打算用自己的xìng命,为玄天圣宗换来几百年的喘息机会。

    这也是席应情没有去救自己师尊的原因。

    席应情的举动虽然让人不爽,但却无法指责他,毕竟他也是为了玄天圣宗着想。

    他的才情绝艳,资质高绝,心地同时也隐忍的可怕,绝对是当世之枭雄!

    “玄天圣宗与太玄圣宗同为正道大派,这两个大派之间,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历史,看来正道之间也有龌蹉。”

    江南收起明镜,并没有将这面镜子毁去,洛花音虽然让他看过之后便将这面镜子毁掉,但他还是想留下这面镜子,那毕竟是自己师尊的一段记忆,人生的一个片段,毁掉了便永远也找不回来,人生也变得不再完整。

    “师尊,让我来替你保存这段记忆吧……”

    江南走出住所,只见翠云宫上,洛花音坐在宫顶的琉璃瓦上,默默的看着夕阳,一个人怔怔出神,又让他想起那个躲在洪钟下失声痛哭的无助少女。

    “师尊……”

    江南默默站立良久,又返回住所,静思片刻,将心头的杂念摒弃,保持神念纯净如一,细细领悟自己此次与云鹏一战的心得。

    与云鹏一战,让他获益良多,对自己的层次有了更深的认知,他并非同境界无敌,那些修炼完整经典级心法的人还是可能会在同样的境界上胜过他,而且他的魔钟霸体神通的确也有待修缮,在与云鹏一战魔钟霸体神通固然大放异彩,但真正的攻击手段却还是大五行剑气。

    ————诚挚的呼唤订阅,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