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一百零五章 来点狠的(求月票订阅!)

第一百零五章 来点狠的(求月票订阅!)

    “这两个混蛋.要赌怎么不拿你们的腿赌?“江南大怒。见商洛道人的弟子也是苦着脸,一幅yù哭无泪的样子,显然也被这个赌注打击到了。

    其他灵山的峰主纷纷上前,赌的东西便没有这么狠,大多是取出等价的宝物,赌的是被洛花音抢走的宝贝儿。

    “子川,这次你一定要争气!”

    洛花音重重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道:“这些家伙来势汹汹,若是你输了,为师多年来积累的这点家当,便全都鸡飞蛋打了!当然,还有你一条腿.....”

    江南恨得牙根痒痒,突然展颜笑道:“师尊,我只需要赢一场,保住我的腿就行了,至于师尊的那些宝贝,弟子心中实在不爽,只好出工不出力。这样吧,我若是能保住师尊的家当,师尊赢的宝贝儿统统归我,然后师尊再把你的家当分五成给弟子,如何?”

    洛花音嗔怒道:“臭小子,你混大胆子了,现在便要和为师闹分家产是不是?”

    江南点头,干巴巴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这个做大师兄的,总不能没有一丁点拿得出手的宝糊”

    “好徒儿,为师的东西,将来还不就是你的东西?你好歹多留一些下来,给为师留点念想?”

    洛花音眼珠子一转,丰腴的肩头蹭了蹭他的胸膛,媚眼如丝:“你若是能连胜三十三场,赢得宝物便分给你一成,怎么样?”

    江南温香在怀,却不为所动,意味深长道:“赢的统统归我,至于师尊你的宝贝,弟子也不贪,便只要两成好了。师尊,你要知道,弟子若是狠一狠心全都输了,你的宝贝可就全都没了。”

    “你小子狮子大开口啊!”

    洛花音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道:“赢得归你,我的还是我的”这样总行了吧?”

    “师尊,蚊子也有一毫血,您好歹也要挤出蚊子大小的一丁点血吧?”

    江南眨眨眼睛,叫苦道:“您只需站着不动,便能收获果实,而弟子却要和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打生打死”总要给点辛苦钱才是啊!”

    洛花音咬了咬牙,一脸肉疼道:“万剑图归你,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江南继续敲诈,洛花音却一个子儿都不舍得往外吐,师徒二人讨价还价良久,总算安静下来。

    “赌胜的奖励归你,万剑图也归你,为师的宝贝中也让你再挑选一计,不过你若是输了一次,为师便要从你的奖励中拿走一件做补偿。

    洛花音与江南各自满意,皆大欢喜。

    蓝山道人等人见他们师徒二人嘀嘀咕咕,然后各自露出黄鼠狼吃到小母鸡般的笑容,不由暗暗摇头:“为师不尊,为徒不驯,乌烟瘴气!”

    洛花音一口一个“为师”,但的确没有师尊的架子,江南也满口的“弟子”,却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徒弟,两人还经常开玩笑,向对方下绊子。

    这在他们二人看来十分正常,但在蓝山道人等正派人士看来,这二人简直是无法无天,不尊师重道,简直就是魔道中人。

    “既然橡位没有异议,那么就请下场罢。”

    洛花音冷笑一声,道:“说好的是同境界较量,我这弟子只是神轮境界,你们万一违规,动用超越神轮的修为,便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众人心中凛然,当即将自家弟子的修为封印,玄天圣宗的女魔头翻脸的时候他们也曾见过,当真是横扫一切,时隔多年过去,女魔头的实力大进,万一哪个弟子一不留神使出神通,那么他们这些做师傅的便惨了。

    “诸位师兄师姐,我火云峰便先下场,讨一个头彩!”

    晓月道人身后一个身材颖长的青年走了出来,也被封印了修为,只留下神轮境界,晓月道人面sè微沉,道:“黄轩,你过去,与你师弟过过手,不要打得太狠。我的意思是,可以打狠一些,但不能打残,好歹也要给你洛师伯留个薄面。”

    那青年黄轩走入场中,与江南遥遥相对,含笑道:“江师弟,与你为敌为兄也是迫不得已,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站着别动让为兄打你几下,待我师尊出了口气,大家哈哈一笑,这事便算过去了。”

    江南微笑道:“黄轩师兄,不如你也让我痛打一顿,大家哈哈一笑,如何?”

    黄轩冷哼一声,淡淡道:“师弟,你这是要自讨苦吃,那就怪不得为兄了。师弟,你想几招落败?我可以成全你。”

    江南竖起中指。

    “一招么?”

    黄轩哈哈大笑,战意盎然,大步向他走去:“一招败你有点难度,不过我就是喜欢有挑战xìng的事情!”

    不远处,韩芳听到江南这话,微微皱眉,低声道:“琳儿,你这个哥哥只怕有些不妙.我看你哥的资质也是极好的.不比你逊sè.不过他入门太晚,从前的根基不牢。而且黄轩当年也是打通武圣阁前八关的杰出人物,否则岂能被晓月师兄收为大弟子?,”

    慕烟儿笑道:“.虽说晓月师伯经常喜欢偷窥山中的女弟子换衣服洗澡,但他教导弟子的水平却是不弱,黄轩师兄拜入师门二十余年,已经修成神通六重,根基深厚。即便是我,一时片刻也拿他不下。不过师尊,既然是同境界相争,大家都在同一水平上,说不定江师弟也能赢呢。,”

    韩芳摇头笑道:“.境界越高的人,俯视低境界的战斗,便如同掌上观纹,一清二楚。元山虽然封印了修为,但境界和眼界还在,因此这一战,琳儿的哥哥输面颇大。,”

    “.师尊,要赌一把吗?、”江琳气鼓鼓道。

    慕烟儿打了个寒战,面sè古怪,心道:“.琳师妹果然被她哥哥带坏了,明知江师弟必赢,偏偏还要和师尊对赌,分明是想占师尊的便宜。,”

    韩芳哦了一声,来了兴致,笑道:“.小丫头,你想怎么彬,”

    “.师尊,咱们都是一家人,自然不能像洛师伯那样赌得太大。,”

    江琳嘻嘻笑道:“.这样吧,我若是赢了,师尊便发布一个师门任务,只有我才能接的任务,奖励几百点功劳即可。,”

    ““这个赌注的确不大。,”

    韩芳笑道:“.你若是输了的话,为师便罚你苦狱崖静修半年。,”

    说话之间,场中江南与黄轩已经开始动手,黄轩距离江南数十丈开外便已然催动神轮,神光转动,武道轮转,遥遥一掌拍来,掌力如同滔滔,化作漫天黄沙,如同一片黄沙大漠滚滚而来,金光灿灿,大漠之中雷霆生出,电光如蛇四溅!

    “.江师弟,我这门功法叫做雷泽大漠神通,乃是一门神通级的绝学,你刚才竖起一根手指,我便一招败你!,”

    黄轩哈哈大笑,意气风发,掌力排山倒海般涌了过来,一瞬间便将江南淹没!

    神轮强者的手段,的确气象万千,虽然没有神通那般惊人的威力,但也是非同小可!

    ““好!,”

    晓月道人忍不住抚掌赞叹,大笑道:“.不愧是我的弟子!,”

    江南竖起中指向前点出,指尖突然无穷的火元力爆发,化作一座巍巍耸立的剑山,火力弥漫,剑光一荡,黄轩的雷泽大漠顿时被烈火焚烧一空,化作一片火焰大漠,火力更是雄浑,反向黄轩镇压而去!

    “.黄轩师兄,我刚才竖起中指,不是说一招,而是说对付你,一根手指足够了。

    江南微笑,剑气长达丰六七丈,他在外罡境界时,便已经能够让剑气长达七八丈,而此刻修成神轮,修为大进,剑气的攻击范围也是更广。

    ““大五行剑气!,”

    诸多长老齐齐惊呼,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曾在洛花音的这种剑气下吃过大亏,如今居然看到江南施展出这种剑气,甚至已经炼到小神通的境界,心中岂能不惊?

    黄轩脸sè剧变,急忙怒喝一声,周身罡气涌出,化作一面漆黑如铁的大盾牌,上面勾勒玄武、熊罴、山猪等等异兽,咆哮道:“.铁壁山神盾!,”

    铁壁山神盾也是一门神通,盾面上的异兽几乎要活过来一般,咆哮怒吼,江南的中岳剑气刺来,铁壁山神盾嘭的一声炸开,黄轩只觉剑气沛然,剑山迎面而来,只怕能将自己当场切碎,面sè顿时变得惨白。

    不料,这座剑山突然收敛剑气,并未使出毒手,而是轻轻一弹,仿佛一座大山般撞了过来,咔嚓咔嚓,黄轩胸口传来骨髅爆裂的声音,惨叫一声被弹出百丈远近!

    江南收起剑气,淡淡道:“.黄师兄,你连我一指之力都承受不住,还好我收手得快,否则岂不是残杀同门?诸位师叔师伯,你们是弟子的前辈,也是高人,今rì围困我领袖峰,无非是要找我的麻烦。那么就请恕弟子嚣张一次......,”

    江南目光从晓月道人、蓝山道人等人身上扫过,突然眉心神轮一转,一口黑钟出现,当当作鸣,响彻群山,嗡嗡嗡,一条条手臂从他腋下钻出,共有八臂之多。

    他五指叉开,足足四十道剑气破空而起,各自长达十六七丈.化作足足八座大五行剑阵,壮观无比!

    “.诸位师叔师伯,弟子就在这里,向诸位师叔师伯和你们各自门下的弟子挑战!,”

    江南语气中带着一股子发自肺腑的骄傲,气势逼人:“.诸位师叔师伯若是觉得你们门下弟子不能在同境界下胜过我,也可以自己上阵,弟子一一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