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十九章 人心险恶(第四更爆发,求月票!)

第九十九章 人心险恶(第四更爆发,求月票!)

    “上钩了!”

    朱煜闻言,连忙咳了一口血,有气无力道:“我有太玄圣宗的腰牌在,可以作为凭证。师弟请看。”

    他挣扎取出一块腰牌,奋力抛出,也只不过抛出几丈远近,显然受伤颇重,连将腰牌抛到江南等人脚下的力气都没有。

    “师姐,劳烦你用神念卷来那面腰牌。”江南静静道。

    慕烟儿本来打算上前将腰牌捡起来,闻言不由眼睛一亮,用神念将那腰牌卷来,赞道:“师弟果然是老江湖,用神念卷来,的确能够提防偷袭。”

    朱煜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的本意也是打算趁慕烟儿拾起腰牌时,趁机偷袭,先将这个最强的对手斩杀,然后对付其他人便是轻而易举。

    慕烟儿的修为极其深厚,尤其经过江南水火淬炼之后,气息越发雄浑,让人不可小觑,再加上那柄银蛟剑,正面抗衡,朱煜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朱煜的修为乃是神通四重,而慕烟儿则是神通五重,不过朱煜的修为实力却丝毫不比慕烟儿弱,正是因为他修炼的乃是太玄圣宗的心法,太玄圣宗乃是正道中的巨无霸,门派底蕴要超过玄天圣宗良多,门派中的心法也是极为惊人,弟子的实力也普遍要超过其他门派一筹。

    “师弟,这的确是太玄圣宗的腰牌。”慕烟儿将腰牌查看一番,递给江南道。

    江南接过腰牌,查看一番。只见这腰牌上正面是云海腾龙,背面却是刻着一个“太”字,与玄天圣宗的腰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其中必然也有着极为jīng妙的用法。

    “区区一块腰牌,并不能证明你便是太玄圣宗的弟子,魔道中人也能杀掉太玄圣宗弟子,得到腰牌……”

    江南沉吟一下。看到朱煜牙根痒痒,恨不得立刻暴起将这个拖三拉四的家伙毙掉,只听江南犹豫道:“若是能让他使出太玄圣宗的神通。(首.发)便没有多少顾虑了,可惜这位师兄受伤太重,只怕使不出神通来……”

    朱煜咳血。惨笑道:“这位师弟,你再不救我,只怕我便要重伤而死了……”

    慕烟儿犹豫一下,低声道:“虽说人心隔肚皮,但我们毕竟是正道中人,总不能见死不救。我去救他……”

    “且慢!”

    江南抬手,沉声道:“师姐,你是我们这些人中修为实力最高的一个,万一他是魔道中人暴起之下将你重伤,那我们岂不是也要死在他的手中。你放心。我自有决断。”

    慕烟儿闻言,只得忍耐下来。

    江南向朱煜笑道:“师兄,不是我们不救你,而是江湖实在凶险,不能不防。师兄。既然你无法证明你是太玄圣宗的弟子,不知你是否有太玄圣宗的宝器法宝之类的东西?若是有,还请师兄丢过来,我师姐见多识广,若果真是太玄圣宗的宝器、法宝,我们自然没有二话。一定倾力相助!”

    朱煜闻言,也不禁迟疑了一下,气喘吁吁道:“我若是交出我太玄圣宗的宝器,你们一定便会救我么?万一你们转身便走,我岂不是要吃了大亏?”

    江南冷笑道:“这位师兄,你好糊涂。你已经是将死之人,却还将身外之物看在眼里,你的宝器能比你的命还重要?再说,你现在身受重伤,我们若是有歹心,自然可以杀你夺宝,又岂会骗你的宝物?”

    朱煜细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当即咬了咬牙,眉心一闪,一枚火红sè珠子从他的紫府之中滚落下来。

    “若是这厮想要吞掉我的宝物,肯定也要吃我一个大亏。他拿着我的宝物,只需要我心念一动,便可以直接将他诛杀!”朱煜心中暗道。

    这枚珠子甫一落地,便有无穷热力滚滚而来,甚至连地面都被烤焦,如同山谷中突然多出一轮小太阳,即便是江南等人,也能感受到这枚珠子中那惊人的热力,若是催动其中的神通,威力肯定惊人至极!

    这是神通八重的宝器,威力丝毫不逊于慕烟儿的银蛟剑,甚至还要胜出一筹!

    “这是我太玄圣宗的四极炎阳珠。”

    朱煜气若游丝,道:“这枚炎阳珠乃是我太玄圣宗的四极炎阳**炼制而成,四极炎阳**想必师弟师姐你们应该听过,乃是我太玄圣宗的道台境心法,名声在外,其他门派都没有这门功法。”

    慕烟儿神念将这枚四极炎阳珠卷来,细细查看,点头道:“师弟,的确是四极炎阳**炼制而成的宝器,四极炎阳**乃是神通化作四极大阵,各有一轮烈阳,将对手炼死,威力极大。这么说来,他定然是太玄圣宗的弟子了,咱们不能不救!”

    “师姐稍安勿躁!”

    江南摆手,沉声道:“也有可能是魔道强者杀了太玄圣宗弟子,夺了其中的一枚宝珠。既然是四极炎阳珠,那定然需要四枚宝珠占据四极,这位师兄,你只有一枚宝珠,若是能够拿出一套,我便信你。”

    朱煜心中勃然大怒:“这个臭小子,啰啰嗦嗦,唠唠叨叨,待会我先不要杀他,而是要狠狠的将他炮制一番,慢慢弄死!”

    想到这里,他眉心又是一闪,三枚炎阳珠从紫府中滚落出来,有气无力道:“师弟,现在你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吧?”

    “江师弟,这三枚的确也是四极炎阳珠,这四枚宝珠都是神通八重的宝器,连在一起便是一座四极炎阳大阵,有法宝般的威力,极为惊人,绝不可能是魔道中人所能炼成。”

    慕烟儿大步向朱煜走去,断然道:“他定然是太玄圣宗的弟子,若是再等待片刻,只怕他便要死了。我去救他!”

    “师姐,还是我来吧。”

    江南身形一闪,横身拦在慕烟儿身前,笑道:“师姐,你退后,若是遇到危险,你修为实力最高,也方便出手相救。待我没有遇到危险,你再接近也不迟。”

    朱煜闻言,心中又是迟疑一下:“我原本打算骗他们近身,便立刻暴起将那个修为最高的女子杀掉,其他人便无法逃出我的掌心。不过这个喜欢多嘴小子前来的话,我便不能立刻动手了……”

    他按捺下心中的杀意,看着江南走了过来,挣扎起身,却又跌落在尘埃中,无力道:“有劳师弟搭把手扶我起来,师弟此次救我,rì后等我伤势好了之后,定然会有回报,答谢师弟的大恩!”

    江南却没有立刻扶他,笑吟吟道:“我玄天圣宗与太玄圣宗同气连枝,师兄说出这话却是有些见外了。不过师兄既然提到了报酬,不如咱们先小人后君子,师兄先把报酬拿出来,让小弟先放心再说。”

    朱煜咬牙,恨不得立刻给自己一个嘴巴,让自己多嘴,平白又引起这小子的贪心,心中自我安慰道:“先给他一些好处,待我将那个修为最强的女子斩杀之后,再好生炮制他,谅他一个外罡境界的小子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师弟,我身无长物,这里有我无意中得到的绿莲魔珠,乃是魔道的宝器,神通七重。”

    朱煜取出一枚绿sè玉珠,勉强笑道:“绿莲魔珠虽然不如我的四极炎阳珠,但威力也非同小可,便送给师弟了。”

    江南认得这枚绿sè魔珠,轻轻抛了抛,丢给神鹫妖王,笑道:“师兄还有没有?”

    朱煜大怒,心中升起一股暴戾之气,恨不得立刻出手将这小灭掉千百遍,发泄心头的戾气。

    “我只是开个玩笑,师兄别介意。”

    江南哈哈大笑,心中却暗暗jǐng惕,他曾经见过朱煜出手杀人,那面五毒幡的威力之强,只怕不会比四极炎阳珠逊sè,朱煜一直未曾取出这面大幡,不能不让他有所担心。

    “慕师姐,没有危险,这位师兄的确是太玄圣宗弟子,是我正道中人!”江南弯腰扶他起身,向慕烟儿走去,高声笑道,浑然看不出任何异状。

    慕烟儿和江琳也松了口气,向江南与朱煜走去,唯独神鹫妖王紧张的屁股上的羽毛根根炸起,江琳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这头大鸟在微微颤抖,心中不禁有些诧异。

    “这群小兔崽子,总算上钩了!”

    朱煜眼中闪过一道杀机,苦笑道:“这位师弟,你也太小心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

    江南右手穿过他的腋下,扶住他的后背,呵呵笑道:“你说是不是,朱师兄?”

    “确实如此,人心险恶啊……”

    朱煜笑道,突然醒起一事,不由全身汗毛乍起,冷汗顿时涌出:“我一直未说我的姓氏,他怎么知道我姓朱?”

    “朱煜师兄,你杀了莫师兄,然后装作受伤引诱我们前来,打得的确是好算盘。”

    江南罡气涌动,化作一条条手臂,共有八臂之多,八条手臂抱住朱煜,困住他的手脚,手指紧紧扣住朱煜的筋肉,微笑道:“不过可惜的是我认得你,你却不认得我。大五行剑气!”

    嗤!

    他的八只手掌的指尖,一道道剑气喷涌而出,扑哧扑哧刺入朱煜体内,五行之力陡然爆发,在朱煜体内搅动,化作一座座大五行剑阵,眨眼间便将朱煜捅出不知多少个窟窿,周身是血!

    “不愧是太玄圣宗的弟子,肉身这么强,比我的肉身还要强悍四五成之多!”江南不由赞叹一声,笑道。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