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十八章 杀人夺宝

第九十八章 杀人夺宝

    这些天来,他们连斩数头大妖,甚至连江南也出手过一两次。/让慕烟儿对江南的印象更加改观:“江师弟几乎要达到同境界无敌了,掌教师尊的弟子不出,圣宗之中同等境界下,只怕无人会是他的对手,甚至那些修成三四道神轮的神通强者,也未必有他强横”

    连续一个月的历练,江南慕烟儿等人收获良多,无论修为实力,还是灵药,都有极大的收获,甚至宝器也寻获了一件。

    只是这件宝器乃是一面明镜,其中蕴藏的神通实在低微,无论是慕烟儿还是江南,或者是江琳神鹫妖王,都看不上眼,只能回去之后上缴给珍宝宫用来换取一些功劳。

    突然,群山深处一朵烟huā冉冉升起,嘭的一声炸开,焰火四面八方散去。

    “是我圣宗弟子的求救焰火!”

    慕烟儿俏脸微变,急忙向前飞纵而去,娇喝道:“师弟师妹,求救焰火距离咱们不远,肯定是有圣宗弟子遇到强敌,咱们立刻赶过奔!”

    江南与江琳当即快步跟上,风驰电掣般向那焰火升起之地赶去。

    “能够进入乱空魔域历练的,都是神通强者,连神通强者也要求救,可见敌人非同小可。神鹫妖王,待会你不用出手,只要守护好我妹妹,若是我妹妹有所差池,我唯你是问!”江南也不禁有些担心,沉声道。

    “主公放心,若是真的遇到危险,我抓起小主公振翅便走!”神鹫妖王点了点头,化作一头秃鹰蹲在江琳肩头,只待遇到危险便将江琳抓起飞走。

    突然一具尸体出现在他们眼前,慕烟儿立刻停下细细查看,俏脸顿时变了颜sè,低呼道:“这服饰是古神阁的弟子!古神阁乃是魔道大派,难道说是古神阁在围改我圣宗的弟子?”

    江南四下看去,只见此地到处都是神通轰击留下的痕迹,将山林摧毁,打得大地裂开,显然战斗极为激烈。

    战斗痕迹从此地向深山之中延伸江南与慕烟儿等人继续追过去,突然又看到一具尸体,却是一位少女,被打得面目全非,但看衣着也是古神阁的弟子。

    “看这幅情形应该是我圣宗弟子大占上风怎么反而会是他们求救?”

    慕烟儿微微皱眉,这幅情形应该是圣宗弟子与古神阁的神通强者狭路相逢,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将古神阁的神通强者打得节节败退,一直退向前方的深谷之中。**

    “咱们从焰火升起来到此地,时间不长,战斗应该还未结束,快走!”

    三人一妖快速闯入谷中突然一股浓烈的血腥气传来,只见山谷中狼藉一片,几芋被夷为平地,还有十余具尸体横七竖八倒伏在地,战斗场面之惨烈极为罕见!

    “这人是谭师弟!”

    慕烟儿娇躯突然一僵,站在一具尸体前,失声道:“禅师弟死了!”

    江南江琳飞速游走,只见这些尸体中有不少是古神阁弟子,但剩下的便全部是玄天圣宗的弟子。

    江琳突然看到一具尸体身穿紫衣,旁边是一个娇美的头颅正是曾经与他们有过交集的萧师姐,双眼张开,无神的望着天空,不由吓得俏脸惨白:“萧师姐也死了……”

    江南也有所发现伍元山的尸体却是不知被什么东西啃得只剩下一个头颅,皱眉道:“还有伍师兄!”

    “莫师兄也死了!”

    慕烟儿看着眼前的尸身叹了口气,娥眉紧蹙:“莫师兄的修为实力比我还要强横,乃是神通六重的强者,手中的拂尘乃是神通八重的宝器,怎么会被人斩杀在这里?以他的实力,就算遇到神通八重的强者,不敌也可以逃脱,怎么反而没有一个人逃出去?”

    她扫视四周,只见此地依旧有魔气未散,心中暗付道:“出手杀害他们的一定是魔道强者,实力强横得可怕,只怕是修成道台的魔头!”

    “难道是修成道台的魔道强者所为?”

    江南心中也有同样的想法,突然发现一丝不对劲之处:“莫师兄的那柄拂尘不在了古怪!应该是对方杀了莫师兄等人,取走了他们身上的宝物。若是道台境的强者,根本不会对宝器动心,能够让他们动心的只有法宝!”

    道台境的强者已经可以炼成法宝,相比宝器,法宝的威力要强横许多倍,按理来说道台境的强者根本不会去觑觎宝器。

    这也是一路上他们遇到的都是神通强者,而没有遇到任何道台境强者的原因,因为道台境强者不屑与去为了几件宝器而辛辛苦苦去乱空魔域挖掘宝藏。

    “如果对手不是道台境的强者,什么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一举将萧师姐莫师兄这几位神通强者一举击杀,甚至让他们没有逃走的余地?”

    江南细细思索,突然看到一片巨大的黑sè鳞片半掩在土中,心中一动,罡气将这片鳞片卷起。

    “这是曾经追杀我的那头黑蜈蚣的鳞片!”

    他心中一寒,长长吸了口气,心道:“看来出手杀光莫师兄等人的,定然是太玄圣宗那个名叫朱煜的弟子了!以朱煜的实力,肯定无法正面与莫师兄等人抗衡,最多实力齐平,莫师兄等人没有一个逃脱,肯定是这小子帮助莫师兄铲除魔道神通强者,取得他们的信任,然后暴起杀人,祭起五毒幡将莫师己等人统统杀光!”

    “朱煜此人,出手实在狠辣,歹毒到了极点!不过他劫杀其他历练弟子,魔道正道通吃,这也是一种快速发家致富的手段。”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只听远处乱石堆中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来人是否是玄天圣宗的师兄?救命……”

    慕烟儿霍然起身,身后宝剑当啷出鞘,化作一头银蛟,来去如电,先护住江南等人。

    在乱空魔域这等地方鱼龙混杂,妖魔层出不穷,她自然是小心谨怕,不敢有丝毫懈怠,并没有因为乱石堆中的那个声音而乱了阵脚,抢过前去查看。

    呼一她的神念涌出,将乱石卷起,只见石堆下一个面容苍白浑身是血的少年躺在下面,这少年看似十六七岁的年纪,面sè痛苦,腹部炸开一个大口子,应该也受了极重的伤势,只是看服饰并非是玄天圣宗的弟子。

    “朱煜!”

    江南倒抽一口冷气,这少年可不正是那个前不久祭起五毒幡收取千足蜈蚣,然后又连杀数人的狠角sè!

    莫师兄簧师姐等人之死,应该也是此人下的毒手!

    “主公”神鹫妖王也看到朱煜,立刻也将此人认出,脸sè不由变了,看向江南,yù言又止。

    江南轻轻摇头,丢个眼sè,示意他切莫轻举妄动。

    “朱煜胆子真是大的出奇,杀了莫师兄等人居然也不离开,而是坐等我圣宗其他弟子赶来,杀人夺宝!”

    他眼中jīng光一闪,顿知朱煜的想法,此人出手击杀莫师兄等人时,一不留神被他们放出求救焰火,索xìng将计就计,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待前来救援的玄天圣宗弟子自投罗网。

    而朱煜又担心来人的实力极高,因此索xìng禁作受伤,骗取玄天圣宗的弟子同情,待其近身之时,便暴起杀人!

    “这位师兄,你是太玄圣宗的弟子?”

    慕烟儿认出朱煜的服饰,心中稍稍放心,但依旧不敢有丝毫懈怠,依旧催动银蛟剑,并没有立刻上前,道:“你为何会出现在此地?我玄天圣宗的几位师兄师姐又是如何死的?还请师兄告知!”

    朱煜连连咳血,面sè惨淡,惨笑道:“师姐,我的确是太玄圣宗的弟子,与莫师兄等人相遇,交谈甚欢,不料却突然遇到古神阁的弟子,不由分说便向我们大打出手。我们奋力反抗,连杀数人,将他们追赶到此地,但是却遭遇了埋伏,竟然有四五位古神阁的神通六重七重的强者出现……………”

    他咳血连连,懊悔道:“我第一个遭袭,被打成重伤,萧师姐为了救我,横身为我挡下一剑,被其中一人一剑斩杀那群魔崽子出手狠辣,谭师兄伍师兄也横遭非命,莫师兄放出求救焰火,我奋力抵抗,但是也不敌,被打入乱石堆下,没过多久便听到莫师兄的惨叫,想来已经遭了毒手……”

    他苦笑一声,低声道:“估计出手杀我的那人对自己极有信心,以为我必死无疑,所以才没有查看我是不是死了”

    慕烟儿恻然,收起银蛟剑,江琳也露出恻隐之sè,低声道:“师姐,怎么办?”

    “江师弟,你怎么看?”慕烟儿不答,向江南低声道:“这位师兄是太玄圣宗的弟子,太玄圣宗乃是我正道的魁首,他又是仗义出手为了救护我圣宗弟子这才与古神阁的弟子发生冲突,以至于重伤,论理来说,咱们不能不救。”

    江南看着朱煜,恻然道:“真是可怜,不过师姐,我们不能凭他一面之词便相信他是太玄圣宗的弟子,须知人心险恶,万一他是古神阁的弟子,故意禁成是太玄圣宗的人骗我们前去,我们若是贸然去了,岂不是要遭他毒手?”

    慕烟儿迟疑一下,点头道:“师弟说的在理。”

    朱煜咳血连连,心中纳闷:“那个少年修为不过外罡境界,怎么神通强者反而要询问他的意见?”

    江南正sè道:“这位师兄如何称呼?你说自己是太玄圣宗的弟子,可有凭证?”

    一白天三章爆发完毕,晚上继续爆发三章,恳求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