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十六章 一指败之(第一更,求月票!)

第九十六章 一指败之(第一更,求月票!)

    莫师兄萧师姐等人信心满满,微笑看着伍元山这一印轰出,等着江南被轰翻在地,遭受屈辱。

    “慕师姐,你的银蛟剑乃是八重神通的宝器,小妹可是觊觎良久了呢!”萧师姐抿嘴笑道,风情万种,很是迷人。

    谭师兄哈哈大笑:“可惜慕师姐这些rì子搜集的灵药和宝矿,价值不菲,如今却要统统贡献给我们!”

    慕烟儿冷笑一声,不作理会。

    江南站立不动,待到伍元山那如山如印的一拳轰到自己面前,这才伸出一根食指,轻轻一点,正中伍元山的拳头。

    嘭!

    望江山印块块瓦解,大江大山统统崩碎,伍元山身躯巨震,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sè,身上的衣衫突然四分五裂,却是被江南这一指中蕴藏的力量,将他的衣衫统统绞碎,只剩下一件小裤头!

    几个女弟子见状,急忙啐了一声,双手掩住脸,不敢再看。

    萧师姐等人脸上的笑容还未消失,立刻脸sè变得很是难看。

    伍元山又惊又怒,急忙眉心一闪从紫府中取出一套衣衫,胡乱穿在身上,长啸一声,黑发又在乱舞,又是一拳轰来。

    江南面带微笑,再次一指点出,伍元山心中一紧,急忙运转罡气,护住身上的衣衫,两人拳指相碰,无声无息。

    “好!我的衣衫没有被他的罡气撕破,看来他的水平不过如此!”

    伍元山大喜,再次长啸一声,这次没有黑发乱舞,不由一怔,急忙向脑门摸去。只觉触手光秃秃一片,原来他引以为傲的一头黑发已然被江南一指震碎。灰飞烟灭。

    江南屈指轻弹,淡然道:“伍师兄,不要再出手了,否则下次碎的便不止是你的衣衫和你飘逸的秀发了。”

    神鹫妖王幸灾乐祸,嘿嘿笑道:“啧啧,这脑门,比老子还要秃,好歹老子脑门上还有一两根鸟毛,你的脑门上连一根鸟毛都没有!小子,赶快认输吧。我家主公若是真的动手。别说你脑袋上没有鸟毛,便是你全身上下的鸟毛也会统统不剩半根!”

    “我的秀发……”

    伍元山怒火攻心,心知同等境界下自己只怕不是江南的对手,气极而笑道:“姓江的,你刚才明明说让我两只手。如今却动用了一只手,论理来说还是你输了!”

    那紫衣少女萧师姐等人原本正在担心这次的赌注,闻言不由眼睛一亮,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连忙道:“不错!江师弟,你刚才明明说要让伍师兄两只手,如今却出尔反尔,这次输的是你!”

    谭师兄冷笑道:“动用了一根指头也是出手,慕师姐。你说这次谁输谁赢?”

    “是江师弟违反规矩在先,我们并不算输!”

    慕烟儿微微皱眉,正yù开口,江南突然腋下罡气涌出,化作一条条手臂,赫然是八条臂膀。微笑道:“诸位,我刚才说让伍师兄两只手,可没说让他哪两只手。伍师兄,你放心,我只用六只手打你,绝不会同时动用八只。”

    伍元山脸sè剧变,面孔有些扭曲,刚才江南仅仅动用一根指头,便直接破去他引以为傲的望江山印,如今要动用六条手臂,整整三十根指头,他可以想象江南攻来时自己的惨状!

    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始终不敢动手。

    莫师兄的脸sè也不禁变了,他的修为实力最高,眼界也是极高,却没有看出来江南的实力居然高到这种程度,一根指头便将伍元山压制下来。

    “混元一气孔雀明王经!江师弟竟然能够将这门心法修炼到外罡境界,了得,实在了得!”

    莫师兄突然开口,制止伍元山出手的冲动,淡淡道:“师弟的实力超人一筹,愚兄佩服。这次便算是你赢了,伍师弟,咱们走!”

    伍元山面带不甘之sè,看了看自己的玄鸟青玉簪,有些不舍。不仅是他,其他人诸如萧师姐谭师兄,心中也极为憋屈,他们这次为了打击慕烟儿,几乎把自己所有积蓄都赌了上去,而且拿出来的都是难得一见的珍贵宝物,没想到输得这么惨。

    他们也是现在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江南为何刚才会一直面sè紧张不让慕烟儿接赌,原来却是为了引诱他们下更大的赌注,好狠狠大赚一笔!

    “jiān诈,实在jiān诈!不愧是洛师伯的弟子!”

    萧师姐低声道:“莫师兄,咱们人多,不如出手将咱们的宝物抢回来!”

    莫师兄微微犹豫一下,摇头道:“咱们本来就是输了,又是同门师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况且也不是什么血海深仇,没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而且洛师伯是出了名的护短,当初晓月师伯偷看她门下的丫鬟洗澡都被她吊在山门,示众三rì,咱们若是抢了她的弟子,绝对会没有好rì子过。”

    “难道就这么算了?”谭师兄恨恨道。

    莫师兄摇头笑道:“回山之后咱们回禀师尊,自然有师尊做主,与他讨个说法!”

    几人缓缓点头,恶狠狠瞪了江南一眼,灰头土脸的离去。

    “真是一笔意外收获!”

    慕烟儿收回自己的银蛟剑,呆呆的看着龙血骨杖和玄鸟青玉簪等宝物,不由一阵失神,失声笑道:“咱们辛辛苦苦打生打死,也没有得到一件宝器,没想到这片刻功夫便大有收获!”

    “小妹,这根玄鸟青玉簪给你。”江南把簪子送给江琳,笑道。

    江琳兴奋万分,连忙将发簪戴上,她虽然得到乾元宫韩芳的宠溺,但韩芳并没有赐给她什么宝器,唯恐她仰仗宝器之威,而耽搁自己的修行。这根发簪是她第一件宝器,虽然没有多大威力,但对她来说好看才是最主要的。

    “慕师姐,我对丹道有些研究,这口丹炉我便收下了。”

    江南将丹炉收起,交给神鹫妖王收入紫府之中,笑道:“师姐这次出资对赌,也是冒了很大风险,刚才莫师兄说这根龙血骨杖适合炼成法宝,师姐便将它收了罢。”

    “这如何使得?”

    慕烟儿连忙摇头,道:“这根龙血骨杖最为珍贵,乃是龙骨侵染了龙血的宝物,价值甚至还在我的银蛟剑之上,实在太贵重了。我知道你必赢,哪里又会有什么风险?师弟,我看你肉身神通,还缺乏近战武器,据我所知肉身神通必须要有近战的宝器,才能发挥出实力,这根龙血骨杖无比沉重,正适合师弟你的肉身神通!”

    江南迟疑一下,慕烟儿说得没错,他的肉身神通的威力的确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只是借助肉身神通来施展大五行剑气而已,发挥出威力的还是洛花音所传的大五行剑气。

    而真正的肉身神通,则是无视其他神通攻击,近战搏杀,一击摧敌首脑!

    龙血骨杖重达万斤,而且无比坚硬,催动之下,威力惊人,的确适合当做近战兵器。

    “既然这样,那么这根龙血骨杖我便收下了。”

    江南笑道:“师姐,咱们收集的药材已经够多,而且又有一口炼丹炉在手,不如索xìng在这里炼制几炉灵丹,增长修为。”

    “四哥,你懂得炼丹?”

    江琳眼睛一亮,露出喜sè,笑道:“我圣宗之中jīng通炼丹的高手也不多,主要是修行丹道需要花费的时间jīng力太大,专注于炼丹,反而会耽误自己的前程,只有那些无法突破境界行将就木的老一辈,才会去修行丹道,因此灵丹妙药很是珍贵。我和师姐原本寻获灵药,都是贡献给珍宝宫换来功劳,再用功劳去换灵丹,要经过一层盘剥。若是四哥jīng通炼丹,哪怕是只能炼出八成丹,也要比贡献给圣宗珍宝宫好许多!”

    江南笑道:“我只懂得炼制神通级的灵丹,对于更高层次的灵丹知道的却不多。”

    “我是神轮境界,慕师姐是神通境界,正好可以服用神通级灵丹!”江琳雀跃道。

    慕烟儿有些犹豫,心中暗道:“若是能够炼成灵丹,哪怕是八成丹,也比贡献给圣宗要好。但是关键是,这个江师弟究竟有没有把握炼成灵丹?万一他炼一炉爆一炉,把这些灵药统统糟蹋干净,岂不是还不如贡献给圣宗换功劳?”

    江琳却对江南有一种盲目的信心和崇拜,催他立刻炼丹。慕烟儿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心道:“也罢,便让江师弟先炼制一炉,如果爆炉我再出言劝阻,损失也不算很大。”

    “有劳师姐为我护法。”

    江南长长吸了口气,伸手一指,那口炼丹炉腾空而起,漂浮在他身前数尺远近,这口炼丹炉乃是神通六重的宝器,无比沉重,但以江南的修为实力,凭空托起这口丹炉轻而易举。

    “兜率神火,幽冥神水!”

    江南心念微动,水火元力涌出,霎时间涌入丹炉之中,炉盖呼的一声飞起,一种种药材落入炉中,被其中的水元力冲刷,随即灵药中的杂质被淘洗干净,随即烈火烹烧,各种药力相容,渐渐发生无比奇妙的变化。

    他这次炼制的是神通级灵丹中最低级的灵丹,神轮圣丹,他们所搜集的灵药恰恰有炼制神轮圣丹的材料,因此江南选择第一个炼制这种丹药。

    他的双手千变万化,打出一道道灵诀,牵动水火之势,无比玄妙,让人叹为观止,即便是慕烟儿也看得目眩神摇,心中惊讶万分:“这是什么炼丹手段?一水一火来炼制灵丹,比我圣宗中的诸多长老都要高明许多!”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