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帝尊 > 第九十四章 暴怒出手

第九十四章 暴怒出手

    “肉身神通?”

    江南看到这条大蛇所化的男子施展出捆仙手,不由微微皱眉,这种手段显然也是一种魔道的肉身神通,很是厉害。

    能够修成肉身神通的,往往说明其肉身无比强大,超越一龙十象的力量极限,让他不由为江琳有些担心!

    不过,慕烟儿却丝毫也不担心,笑道:“师弟放心,琳师妹的资质惊人,近些年来更是勤修苦练,我师尊对她很是期许,用心栽培,为她洗筋伐髓,可以说琳师妹是近些年来所有入室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而这条大蛇,虽有肉身神通,但却无法施展其他神通,此战对于琳师妹来说,胜算颇大。”

    “天罡斩妖剑!”

    江琳虽然被那大蛇捆的结结实实,神态也有些惊慌,眉心神轮之中陡然一道剑气爆发,长达十余丈,迎着扑来的蛇头削去,叮叮叮斩断大蛇不知多少利齿!

    她的天罡斩妖剑发挥出小神通的威力,几乎比辛龙子那些普通记名弟子的神通还要强横少许!

    要知道这头蛇妖乃是神通四重的大妖,虽然被慕烟儿斩掉三道神轮,只剩下神通一重的修为,但肉身却依旧还在,江琳居然能凭借神轮境界的修为破开它的防御,将它毒牙斩断,显然这门天罡斩妖剑的威力非同小可,只怕也是一门神府级的绝学!

    与此同时,江琳叱咤一声,柔弱的身躯之中无穷罡气爆发,无数青色毫光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每一道毫光长达尺许,细如发丝,叮叮刺入缠绕自己周身的蛇躯之中,嘭嘭炸开!

    “这些青色毫光也是一门了不起的绝学,虽然不如天罡斩妖剑,但也是道台级别的功法之中,出类拔萃的心法!”

    江南眼睛一亮,心中暗道:“灵乾峰乾元宫的韩芳师叔的确肯下本钱,对我妹妹极好。”

    那蛇妖吃痛,痛嘶一声,急忙收回双臂,狰狞大嘴也无法继续咬下去,急忙缩回,不再试图困住江琳,双臂一展,如同狂风暴雨般攻来。

    江琳仿佛灵蝶一般飞舞,躲避大蛇攻击,只见蛇躯甩落下来,嘭嘭将地面砸出一道道长达二十余丈的沟壑,极为惊人。

    妖气弥漫,化作一把硕大无朋的斧头,狠狠江琳磔下,这头蛇妖赫然使出自己所修炼的魔功,以自身残存的修为使出,刚猛霸道!

    人类修炼真气罡气,而妖魔则修炼魔气、妖气,这头蛇妖虽然被慕烟儿斩去大部分修为,连神通也被斩得只剩下肉身神通,但是毕竟还有神轮境界的修为,可以将自己从前所修炼的魔道功法展现出来。

    它的妖气所化的大斧,便是它从乱空魔域中寻获的功法!

    江琳原本还有些慌张,但随着战斗时间推移,心境便渐渐稳定下来,将自己的所学一一施展出来,精妙万分。她的资质和悟性都是极佳,只是缺乏战斗洗礼,如今进入战斗状态,便可以将自身的潜力发挥出来,并且小神通的威力也越来越强。

    攻守之势易位,那头蛇妖渐渐抵挡艰难,被江琳打得遍体鳞伤,慕烟儿不由放下心来,瞥见江南依旧在死死盯住场中的战斗,没有丝毫放松,不由笑道:“师弟,如今琳师妹胜券在握,无须担心……”

    她话音未落,突然感觉到一股狂暴的气息陡然冲天而起,心中不由一惊,急忙回头看去,只见那蛇妖张口吐出一口小鼎,那口小鼎迎风便长,眨眼间便化作方圆数丈大小,轰隆一声向江琳倒扣而下,鼎中无数魔焰翻滚翻腾!

    “你们真的以为可以奈何得了蛇爷爷了?”

    那头蛇妖癫狂大笑,自身的法力不要命的涌入那口大鼎之中,厉声道:“蛇爷爷我在地下穿行数十年,终于被我寻到这口魔鼎,刚才若非你们出手太快,我岂会被你们欺负!统统给我去死!”

    “不好,是宝器!”

    慕烟儿脸色剧变,身后背负的宝剑当啷一声破鞘而出,化作一条银色蛟龙急速向前斩去,心中懊悔万分:“那蛇妖比我先出手一瞬,只怕琳师妹凶多吉少了……”

    她没有料到这蛇妖竟然有宝器在手,若是知道的话,她肯定不会让江琳轻易冒险!

    “师尊让我一路保护师妹,她老人家对师妹极为疼爱,若是师妹出了什么纰漏,她老人家一定伤心欲绝……可恨我太自满,慢了半拍!”

    慕烟儿的宝剑刚刚出鞘,突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身边的江南已经向前冲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只留下一道残影!

    “有我在,谁也伤不了我的妹妹!”

    一声如惊雷般的爆喝传来,江南一扫刚才的书生模样,周身陡然现出六条手臂,筋肉急剧隆起,身躯节节暴涨,把空气都挤得嘭嘭爆炸,一步便跨到惊慌失措的江琳身前,如同一座巍峨高山挡在那里。

    “魔钟霸体神通!”

    江南双目赤红如血,当的一声巨响,一口魔钟罩下护住自身,仰面看向那口落下的魔鼎。这口魔鼎乃是乱空魔教中的高手所炼的宝器,其中打入一道神通,强横无比,虽然比不上慕烟儿的宝剑,但也非同小可,即便是神通四重、五重的强者也不敢硬接,修为稍低,直接碾压而死!

    就算碾不死,也无法逃脱鼎中魔火的炼化,一时片刻间便会化作灰烬!

    江南体内一股无比狂暴,无比暴戾的气息冲天而起,轰然向那口大鼎冲去,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开口大吼。

    “啊啊啊啊——”

    四十道剑气齐刷刷出现,嗡嗡嗡,剑气纵横,五彩流光,每一道剑气都长达七丈有余,如同一座座剑山,巍峨险峻,裹着他悍然冲入那口大鼎之中!

    当当当当当!

    鼎中眨眼间便传来无数声巨响,猛然无数道剑气刺破大鼎,将这件宝器碎得干干净净,剑光裹着江南横冲直撞,只一瞬间便撞在那头蛇妖身上,这头蛇妖被剑光切过,四分五裂,化作一片血雨。

    江南呼呼喘着粗气,如同一尊魔神站在水潭边,脚下是碎得不能再碎的血肉,恶狠狠道:“谁敢对我妹妹不利,我便杀他全家!”

    此时,一条银龙呼啸而来,几乎擦着他的身子轰然斩在水潭之上,几乎将这片水潭一剑劈开!

    “什么?把那件宝器打爆了……”

    慕烟儿忘记收回宝剑,呆呆的看着水潭边的江南,难以置信道:“四十道大五行剑气……老天,琳师妹的哥哥是妖怪变化的么……不,妖怪也没有他这般厉害!”

    江琳也自看得呆了,几乎不敢相信刚才那个无比暴怒的人会是自己向来温文尔雅的哥哥。

    江南散去肉身神通,六条罡气所化的手臂也相继消散,身躯渐渐恢复如常,依旧是一个少年书生,只是身躯还在微微颤抖,却是担心江琳的安危,肉身陷入无比兴奋狂暴的状态之中,暂时无法恢复如常。

    “赤手空拳打碎了宝器……”

    慕烟儿依旧未曾回过神来,虽说蛇妖祭起的那口魔鼎质量不高,但毕竟是宝器,最低打入了五六重的魔道神通,坚硬无匹,但竟然被江南生生打碎,慕烟儿一时间觉得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年。

    刚才江南出手,实在霸道,实在暴戾,给她的印象无比深刻,宛如看到一尊处在暴怒之中魔神,要撕碎眼前的一切威胁!

    “早听说洛师伯为求突破,不择手段,修炼了魔道的心法,看来江师弟也得到了洛师伯的魔道传承!”慕烟儿心中暗道。

    她原本对江南还有些看不起,毕竟江南只是外罡的修为,以为他是靠神鹫妖王的保护才走到这里,她之所以邀请江南同行,也只是看在江琳的面子。

    而如今,慕烟儿心中江南的地位却大大提升,把他当成可以平起平坐的人物。

    “哥哥,你刚才好威风!”江琳也回过神来,缠着江南欢喜雀跃道。

    慕烟儿上前,歉然道:“师妹,刚才是我疏忽,以至于让你遇险。幸好师弟出手快,否则这次我便要后悔终生了。师弟,你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不愧是洛师伯的弟子,不过我看你修炼的心法,与魔道心法有些相似。魔道心法虽然刚勇猛进,前期修炼进境快,但却不如我正道的心法厚重绵绵,前期魔道较强,但后期一定是我正道心法胜出一筹,希望师弟莫要误入歧途。”

    “多谢师姐提点。”

    江南微微一笑,向神鹫妖王道:“你去将那条大蛇水底的洞府搜刮一番,看看还有没有宝物。”

    神鹫妖王领命,化作光头道人,纵身跳入水中。

    慕烟儿见他有些不以为然,暗叹一声,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师姐,四哥,咱们这次斩杀大蛇,属于除魔卫道么?”江琳仰起脸,依旧有些兴奋,笑道。

    慕烟儿正欲点头,江南摇头道:“这条大蛇好端端在家修炼,并没有招惹我们,是我们闯上门来杀了它,而且还抢了它的东西,理亏的是我们,它并无过错。”

    江琳愕然,心中有些不安,结结巴巴道:“四哥哥,降妖除魔是咱们正道中人的本分,咱们正道中人不是正义的一方吗?难道我们杀它是错的?”

    江南摇头,淡淡道:“打劫一头大妖就叫正义?弱肉强食罢了。妖魔也未必便会作恶,正道中人也未必便不会作恶,正魔岂是一句降妖除魔便能分得清的?”

    慕烟儿正色道:“江师弟,你这话有些偏激了。在我们之间说说尚可,但是如果被其他正道中人听了,便会说你坠入魔道,甚至说不定会为你招惹来杀身之祸!”

    “师姐放心,这个我自然晓得。”

    江南虽如此说,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他自幼经历大劫大难,又经过江雪的熏陶,再加上洛花音这个充满邪气的恩师放任成长的教导,心中对正魔之分越来越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