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4章 种下一个承诺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64章 种下一个承诺

    “或许,这个答案,当我有一天回到了古葬国,在那城门下,看到了师尊时,他会告诉我。”苏铭轻声喃喃,他想到了与天邪子的约定。

    “城门下,我们再次相见时,我会给你解最后一个惑。”苏铭闭上了眼,耳边浮现天邪子的话语,陪伴着他,走着,走着。

    走过了一百年,走过了二百年,直至走完了第九块大陆时,苏铭再次的看到了那原本是海洋的盆地沙漠。

    这沙漠浩瀚,没有尽头,一如脚下的路,只要走在上面,就要执着的走完,哪怕不知道尽头在何方,哪怕不知未来的方向,哪怕心中也忐忑害怕,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回头。

    望着无边的沙漠,苏铭看去时,他身边的小男孩,拉着苏铭的衣角,轻声开口。

    “要到了,就在这片海的中心,那里就是浩浩的家……”浩浩的声音依旧稚嫩,九百年的陪伴,苏铭与浩浩走在这曾经辉煌的世界里,看到了碎裂的山,看到了干枯的河,看到了一具具尸体残骸,如今在这里,苏铭看到的是沙漠,或许在浩浩的眼中,看到的是大海。

    苏铭低头望着浩浩一眼,沉默中没有说话,而是带着浩浩,走向了沙漠,越走越远。

    沙漠里有风,这风呜咽的回旋,似带着苍凉的叹息,漂游在四周,卷起了风沙,盖住了八方,也盖住了这里曾经的浩瀚,只是看着那风沙漫天的样子,似乎也与海很像……若岁月执意如此,那么索xìng风沙成海,也是一种别无的选择。

    风沙里,苏铭拉着浩浩,一步步走着,直至在他的前方,这如海的风沙中,出现了一艘古老的舟船,这舟船在风沙的海中划过,舟船上盘膝打坐的身影,在苏铭看去时,模糊起来。

    “也应该在这里,看到他了。”苏铭望着那舟船于风沙之海内远去,轻声开口。

    “是谁?”浩浩抬头看着苏铭。

    “一个故人。”苏铭微微一笑,摸了摸浩浩的头,带着他继续走向风沙的深处。

    “他怎么了?”浩浩再次开口。

    “他迷路了。”苏铭摇了摇头,目光落在远去模糊的舟船之影上,收回目光时,与浩浩继续走去。

    时间流逝,每隔几个月,在这风沙之海内,苏铭都可以看到那古老的舟船在四周游荡,仿佛迷失了方向,不断地寻找已经迷了的路。

    那是试图要继续走在路上的感觉,可……却始终没有找到。

    “他很可怜。”浩浩轻声说道。

    “为什么?”

    “因为他不是自己想要迷失,这样的话还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快乐,可他的心是不甘的,只是在这路上,他迷了路,回不来了。”浩浩想了想,如是说。

    “不过,他好笨啊,居然会迷路。”浩浩笑了起来,笑声很是清脆,如水滴落敲响青石板。

    苏铭也笑了,看着远处再次游走而过的舟船,这笑容里带着感慨,带着轻叹。

    灭生老人,迷了路,他这一生都是在其路上行走,带着其梦想,一步一步的走着,与苏铭之间的纠葛,没有对与错,有的只是……这条路,我可以走,而你……不能在我的前方!

    这是苏铭的感慨,而他的轻叹,是他不知道,是否有一天自己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在坚持中,却迷了路。

    因为,一旦迷了路,就迷了一生。

    或许,还有一个另外的选择……

    苏铭沉默中,蹲下身子,看着浩浩。

    “应该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浩浩,在这里等着我。”苏铭轻声开口,浩浩望着苏铭,点了点头。

    “什么另外的选择?是要去给他指明道路么?”

    “别人的路,旁人指点不了。”苏铭摇头,转身时,向着那舟船消失的地方走去,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风沙里,直至不见。

    舟船,迎着风沙,在这沙海中前行,灭生老人穿着苏铭记忆里的长衫,默默的盘膝坐在那里,仿佛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无论是桑相的世界,还是此地,都是如此。

    直至苏铭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孤舟上时,灭生老人的双眼蓦然开阖,那目中露出了执着之意,看向苏铭时,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仿佛早就知晓,终有一天,可以在这里,看到苏铭。

    “路,错了。”苏铭平静开口。

    “什么是错。”灭生老人沉默片刻,淡淡说道。

    苏铭笑了,没有继续说话。

    “在老夫看来,路没有错,错的只是人,而我的错误,就是在桑相界内,败在了你的手中……”灭生老人声音平缓,悠悠传出时,如掀起了记忆的波纹。

    “这是老夫第一个错误,第二个……则是在古葬国的世界里,第二次败了。”灭生神sè如常,只是目中露出一抹遗憾。

    “我没有赢。”

    “那你何必说路错。”灭生目中jīng光一闪。

    “你的路,就一定是对的?你看我的路错了,我又何尝不是看你的路,已走上了错误的道,谁对谁错,你也好,我也罢,都没有资格去说。

    看结果吧,这条路,你我选择的道是一样,你要复活所有熟悉的面孔从而不惜一切,而我要成为道无涯,让岁月倒流,回到从前,回到玄葬没来临之时。

    在那个时候,去灭杀玄葬,从而不惜一切,哪怕我失去了所有!”灭生老人双眼杀机弥漫,冷冷的看着苏铭。

    “你的路,若走下去,最终整个苍穹,你的世界里只有你自己。”苏铭沉默,许久只有缓缓开口。

    灭生老人沉默了更久,神sè中渐渐露出了复杂,看着苏铭时,这复杂之意更浓了一些,直至开口。

    “那么你的路呢,走下去,最终整个苍穹内,消失的只有你自己!”

    苏铭沉默,灭生老人也选择了沉默,二人在这舟船上,一个站着,一个盘膝打坐,舟船的前行没有停止,不管前方的路是错还是对,它都在移动,永远不会停下。

    “那么,这是你我之间的,第三战!”许久,苏铭脸上露出微笑,看向灭生老人。

    “这应该就是你选择来到老夫这里,要说出的话语吧。”灭生老人双目jīng芒毕露,缓缓开口。

    “你在此地等了苏某这么久,不也是为了等待苏某说出这句话么。”苏铭微微一笑。

    “正是如此!”灭生老人眼中jīng光化作了战意,这战意,不是神通的出手,不是术法的灭杀,而是一场对于彼此的道,相互不认同时,以验证来完成的,最后一战!

    “你若输了,可在你的世界里,将我的道埋葬,因我所在的苍茫,已看不到你的存在。”灭生老人一字一字的开口,声音斩钉截铁。

    “我若赢了,你欠我一个承诺。”苏铭平静的话语传出时,没有如灭生老人般的激昂战意,平缓的没有丝毫火气,也没有再去看向灭生老人,而是转过身,向着舟船外的苍茫,迈步走去,渐渐身影消失在了风沙里。

    灭生老人望着苏铭远去的身影,双眼一闪,喃喃低语。

    “本没有对错,可你却执意如此……第三战么……我本就不甘心两次失败,如此……更好!”许久,灭生老人渐渐闭上了眼,重新沉浸在打坐之中,坐在属于他的这艘孤舟,远去了。

    风沙里,苏铭默默的向前走去,他始终没有回头,唯独他的目中,闪过一抹妖异的sè彩,但却转瞬即逝。

    在那风沙之海里,苏铭走到了等待的浩浩的身边,浩浩在看到苏铭时,立刻露出了带着稚嫩之意的微笑。

    “浩浩想到了,你之前说的不对,他没有迷路。”

    “为什么?”

    “因为本来就没有路,路在脚下,走到的地方就是路,无论是尽头也好,还是途中也罢,若执迷于路的对错,那才是走错了路。

    我说的对不对?”浩浩拉着苏铭的衣角,笑着说道,神sè间有些得意,似乎很开心自己想明白了这个似乎苏铭也没有明白的道理。

    苏铭笑着再次摸了摸浩浩的头,神sè间带着柔和,点了点头。

    “你说的对,这世间对于每个人,本没有路,也自然没有对错,不应该去在意这些,否则的话,就真的出现了对错。”苏铭笑着开口,带着浩浩,走向远处。

    风沙里,他们渐渐远去,声音有些模糊,可还是隐隐传来。

    “那你为什么说他走错了路?”

    “因为我希望他走错。”

    “哦……你之前离开,就是去告诉他路错了?”

    “路没有对错,可我说了,于是就有了对错,这就是那个另外的选择,在错误中,走下去,直至欠下我一个承诺。”

    风沙里,二人身影渐渐消失,就连声音也都听不清,慢慢的被风声掩盖了——

    有的人,每天都留下了推荐票。

    有的人,在这条路上时而想起,会留下推荐票。

    有的人,他从来不投推荐票……诸位道友,推荐票留下。(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