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34章 四甲子(第一更)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34章 四甲子(第一更)

    在那罗盘飞出,与苏铭身下蒲团融合,仿佛这洞府地面都化作了巨大的罗盘时,在那星辰鞭直奔苏铭而来,成为了苏铭右手上套着的一条红绳的瞬间……

    在这洞府外的山峰,蓦然的震动起来,轰鸣之声此起彼伏之下,使得这片古葬国西南区域的百万群山,在这一刹那如地动山摇般,出现了强烈的晃动,山石滚落,阵阵尘土飞扬,使得远远看去,这百万群山如同存在了一条沉睡的巨龙,而此刻,这巨龙苏醒,仿佛要把岁月中压在身上的尘土都抖下来,故而使得这里如同山崩地裂。

    轰隆隆的巨响惊天动地,转眼就可以看到有不少的山峰直接坍塌,尘雾弥漫天地的同时,七月宗以许中凡为首的那数千人,一个个神sè露出焦急,与此同时,在这片群山之外,已经有数个宗门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一道道长虹已然呼啸间直奔此地。

    就在这许中凡焦急之时,忽然的,他目光所望苏铭进入的那处洞口,此刻有一道白光刹那飞出,这白光内的不是苏铭,而是一条大白狗,这大白狗急速而来,临近许中凡的瞬间,立刻在许中凡的心神内,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公子有命,他短时间无法出来,你等可自行回七月宗,等他出来之后,会去七月宗寻找你们。”大白狗那里传出这道心神后,立刻转身,重新回到了那洞口中,就在它飞回的瞬间,那洞口轰鸣滔天,碎石滚滚的直接塌陷,使得洞口被淹没。

    许中凡神sè露出迟疑,但眼看这群山晃动,四周阵法已全部开启,但依旧无法阻止这地动山摇之下,此地的山峰崩溃,就连他们布置了传送阵的山峰,此刻也都出现了大量的裂缝。

    一旦这裂缝蔓延到了传送阵上,他们这数千人将无法被传送走,而显然这里的异常已引起了四周宗门的在意,用不了多久,必然有不少宗门修士来此。

    为了不暴露此地的隐秘,许中凡一咬牙,大袖一甩。

    “七月宗弟子,走!”话语间,这数千人直奔阵法而去,在那阵法传送光芒闪耀的一瞬,这数千人刹那消失无影,几乎在他们消失的同时,天空上已经能远远的看到了八方长虹呼啸,这些长虹内的修士也都看到了传送阵的光芒,但却看不清其内之人的面孔。

    几乎就是七月宗之人被传送离开的一瞬,那传送阵所在的山峰直接崩溃开来,使得这阵法也都支离破碎,根本就无法被人逆转出传送地点,紧接着,四周七月宗布置的阵法,也都在这一刻齐齐的自爆开来,轰鸣回旋间,将一切痕迹彻底粉碎。

    这一次的自爆形成的轰鸣,与这里的百万群山的震动连接在了一起,使得这里尘土雾气弥漫了一切……

    很快的,越来越多的修士来到了这里,但却很少有人深入尘雾之内,只是一个个站在半空,惊疑不定的看着这片群山。

    直至这些来临的宗门内,出现了一些道尊境界的强者,在仔细的巡察之后,在这片群山于震动崩溃的三天,渐渐恢复平静时,各个宗门展开了搜寻。

    可最终却一无所获,只留下了满心的猜疑。于是更严密的搜查又持续了数月,这才慢慢消停下来,渐渐也没有太多的宗门修士关注这里,有关这西南区域的百万群山突然震动崩溃了近乎三成的事情,也就成为了一个谜团。

    但还是有一些修士,总觉得这里有些问题,于是时而来此,期望可以运气之下能发现旁人无法看到的端倪。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开来。

    苏铭始终盘膝坐在那洞府内,外界的地动山摇,使得其洞府也出现了大量的裂缝,仿佛要崩溃开来,但最终还是没有坍塌,只是这洞府的四周看起来有些狼狈而已。

    苏铭一直坐在那蒲团上,闭着眼,沉浸在打坐之中,他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那古镜内出现的自己,是玄葬的面孔。

    此事若不解决,苏铭不会外出。

    他的身后是那道冰门,此刻冰门外五只大白狗守护在那里,等待苏铭的归来。

    时间一天天流逝,转眼就是一年……

    这一年来,苏铭睁开过两次眼,第一次睁开是半年前,在睁开的一瞬,他看着古镜,看到的依旧是穿着黑袍,坐在罗盘上的玄葬。

    随后苏铭闭上了眼,直至又过去了半年,他在这洞府内盘膝打坐了整整一年后,再次睁开时,他看到的……还是玄葬。

    苏铭沉默,缓缓的从这地面的罗盘上站起,将右手上的红绳取下,扔在了地上时,他再看向那古镜,看到的不再是玄葬,也不是王涛,而是他自己的样子。

    “要获得你的宝物,就需要成为你……”苏铭淡淡开口时,双眼jīng芒一闪,他之所以没有出去,一个原因是他不是玄葬,这古镜内出现的一幕,若不解决会成为念头,深深埋葬心底并非适合。

    还有一个原因,是这星辰鞭也好,罗盘也罢,苏铭都需要时间去炼化,他可以预见到,当自己将这两样宝物炼化为自己之物时,他再看那古镜,看到的将不再是玄葬,而是自己。

    沉默中,苏铭缓缓地盘膝坐在罗盘上,双目闭合后体内修为散开,融合这身下的罗盘中,与此同时他的眉心第三目开阖间,其内的道灵双手掐诀,立刻有无形的火焰从苏铭体内外散,开始炼化这罗盘法宝。

    另外苏铭的意志,也在这一刻环绕整个洞府,与其修为融合,与他的道灵融合,成为了独属于苏铭自身的力量,对这罗盘,展开前所未有的炼化。

    时间就这样渐渐的过去,当苏铭在这洞府内,如闭关般炼化了十年时,外界的群山中,已经看不到了太多的修士身影,十年的时间尽管不长,可太多的人在这里一无所获后,十年前发生在此地的震动,也渐渐被人忽略。

    但还是有一些执着的修士,在此地不愿离开,直至又过去了十年,这才带着遗憾离去。

    当苏铭在这洞府内闭关整整三十年后,这片西南区域的百万山峰,与曾经一样,罕有人来,很是寂静。

    苏铭,睁开了眼,他的双目在开阖的刹那,在看向那古镜的瞬间,他第一眼看到的还是玄葬,可第二眼看到的……却是自己!

    而此刻,那罗盘已经被苏铭炼化了才两成左右。

    苏铭不着急,重新闭上了眼,沉浸在炼化之中,直至又过去了三十年,当他在这里闭关整整一甲子岁月后,这罗盘已被他炼化了五成左右,当他再看向那古镜时,他看到的是一个重叠了自身与玄葬的模糊身影。

    这洞府在群山内,这群山中神识无法蔓延,除非是人为的布置阵法,否则的话就连传送都无法做到,更不用说神念的来临。

    于是,苏铭在这里的事情,除了七月宗外无人知晓,而七月宗内当初离开的那数千弟子,在回到宗门之时,就立刻被那些大长老出手,一一抹去了这段记忆,于是知晓苏铭在这里的人,只有十三个。

    就是那十三个大长老。

    他们封锁了一切消息,默默的等待苏铭外出之时,时间的流逝,当再次的过去了一甲子岁月后,苏铭在那洞府内闭关炼化罗盘一百二十年时,他睁开眼看向古镜的一瞬,他看到的不再是玄葬,而是他自己!

    罗盘,他无法全部炼化成功,但也炼化了九成之多,那最后的一成,无论苏铭如何炼化都似乎如被封印,难以融入自身的烙印。

    虽说如此,但此事也不算心结,于是苏铭在那盘膝中右手抬起,向着地面上的一百多年前被他取下的红绳一抓,立刻这红绳直奔苏铭右手,套在了他的手腕上时,苏铭看向古镜,他看到的依旧还是玄葬。

    苏铭神sè平静的闭上了眼,开始了对这星辰鞭所化红绳的炼化,这一炼……又是一甲子!

    直至苏铭在这洞府内,闭关了整整四个甲子后,当他再次双目开阖时,那古镜内出现的,已是苏铭的面孔。

    看着镜子内的自己,苏铭双眼露出一抹幽芒,缓缓的站起了身。

    “四甲子岁月有些漫长,可能将这星辰鞭与罗盘各自都炼化了九成,则也算值得。”苏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腕,转身看向冰门时,右手随意抬起一挥,这一挥之下,顿时这群山外的原本的白天,刹那间似出现了黑夜,天空上星辰如连接在了一起,一闪之下,洞府内苏铭的手中似出现了一条虚幻的鞭子,这鞭子在碰到冰门的瞬间,轰鸣之声回旋,冰门直接的四分五裂,崩溃开来。

    露出了冰门外,那五只此刻看向苏铭的大白狗。

    “走吧。”苏铭淡淡开口时,他脚下直接出现了一个罗盘,这罗盘可大可小,如今只有蒲团般大小,使得苏铭站在上面,身子化作长虹瞬间直奔前方——

    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