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31章 他的道!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31章 他的道!

    苏铭话语一出,那此刻抓着五白尾巴的老头,原本一脸因五白的不配合而出现的郁闷表情,此刻瞬间消失,化作了大笑。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老人家的乖徒儿,这语气,老霸道了!”老头松开五白的尾巴,背着手,来到了苏铭的身边,站在苏铭一旁,直勾勾的盯着那如今讶然一笑的白衣男子。

    “老王八蛋,你来干什么!”老头怒声开口,这话语一出,白衣男子立刻皱起眉头,放眼整个古葬国,也就只有眼前这个家伙,才敢在自己面前,如此说话。

    “哎呦,还皱眉,皱眉也是老王八蛋!”老头眼睛一瞪,大声开口。

    “老友相逢,你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就是这般难听,你个老疯子!”白衣男子冷冷的看着老头,许久之后眉头松开,淡淡说道。

    “你王八蛋!”老头眼睛瞪的溜圆,甚至还撸起了袖子,大吼起来。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院子的门口处,平静的扫过时,缓缓传出了话语。

    “含玉,进来,这就是为师要带你面见之人。”随着白衣男子的声音传出,从这院子外,此刻走出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女子,黑sè的长发披肩,穿着一身白衫,容颜颇为美丽,尤其是双眸中露出的宁静,给人一种很典雅舒服的感觉。

    这显然是一个就连xìng格,也都很是温柔的女子,她的皮肤白皙,看起来双十年华。此刻出现后,缓步走入到了院子里,向着老头那里恭敬的欠身一拜。

    “晚辈含玉,拜见孤鸿前辈。”

    苏铭神sè如常。没有太多变化,抬起斧头,继续在那里砍柴,无论这院子里出现了谁。苏铭都不会太过理会,即便这白衣男子……苏铭已猜到了他的身份。

    砰砰的砍柴声回荡时,老头那里在看到含玉的瞬间,其神sè上的玩世不恭刹那消失,出现了一抹凝重。

    “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婴儿?”老头沉默片刻,缓缓开口,就连他的声音此刻也都与以往不同,使得苏铭那里一边砍柴时侧头看了一眼老头那里。

    “含玉,把你的右手手臂露出。”白衣男子淡淡话语时。含玉那里面sè微微一红。目光扫了一眼苏铭后。低头将右手的袖子掀开,直至露出了手肘的位置,在其白皙的皮肤上。赫然存在了一块红sè的胎记。

    老头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个胎记后,沉默在那里。轻叹一声时,他的脸上再没有了丝毫以往的疯癫,而是变成了平静,深深的看了那女子含玉一眼,又复杂的看了看白衣男子。

    “你的道,我尽管不认同,但也不得不说,此道……的确惊人!”老头摇着头,来到了苏铭身边,拍了拍苏铭的肩膀。

    “去拜见一下这位老王八蛋,他是谁你应该已知晓。”

    苏铭闻言神sè一直凭借,放下斧头,起身后向着那白衣男子抱拳一拜。

    “拜见修罗前辈。”

    那白衣男子望着苏铭,半晌之后皱了眉头,但很快就松开。

    “你是要借此人,来斩道么?不过此人除了血脉,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即便是敲响了九声道灵音,也不大可能引起你的兴趣,被你收为弟子,以证心神之茫。”白衣男子平静开口。

    “你只要一天没有斩下道,你就不可能迈入道无涯,今rì是修某最后一次来这里,目的倒也不是为了你的这个徒儿,而是来此证明,这天下古葬,我修罗之道,已被证实!

    我已去过皇都。”白衣男子淡淡开口,话语时,目光扫过那叫做含玉的女子,眼中露出柔和的慈祥。

    “你的道,老夫认可,但不认同,此道……老夫始终认为是一条歧途!”老头沉默片刻,缓缓说道。

    “歧途,修某这数万年来,一共收养了数万个含玉,每一个都没有出现错误,这不是歧途,而是我的道!”白衣男子淡然一笑。

    苏铭听着老头与那白衣男子之间的谈话,若有所思,目光落在那此刻依旧淡雅宁静的含玉身上,仔细的看了几眼后,渐渐皱起了眉头。

    “你也看出了?”老头望了苏铭一眼,平静说道。

    “她……应该是一个男子。”苏铭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他本来就是一个男子,只不过从小被当成女子去养大,于是,就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女子。”老头平静的声音,此刻落入苏铭耳中时,让苏铭双眼一缩。

    “这也证明了,修某的道,才是大道!”白衣男子目光扫过苏铭,最后落在了老头身上。

    “修某的道,如众生之生死,如众生之命运,这一切……原本都是不存在的,之所以有了生死,有了命运的不同,那是天地的意志欺骗了众生,它告诉众生需要有生死,于是……就出现了生死。

    它告诉众生须有命运,于是,也就出现了不同的命运!

    而实际上,众生本就是可以永生,可以万古长存,本就是可以在形成生命的一刹那,就是道无涯!

    但这一切,因天地的意志欺骗,使得众生相信了自己是有生死,相信了自己会有命运,更是相信了自己形成生命的一刻,直至这一辈子,都是一条不断摸索求真之路。

    如含玉,她就是一个例子,是老夫数万个例子中的一个,我将他从小养大,赋予他女xìng的一切,于是,他就是一个女子!若他身边的所有女子,在身体的结构上都与他一样,那么……谁能说,他不是女子?

    若所有的女子都也都被如此改变,那么……在身体结构上,xìng别便可以进行一次颠覆与互换!

    这一切,已经证明了老夫的道!”白衣男子声音回荡,那一句句话落入苏铭耳中,让苏铭心神掀起了震动,这种道的不同,这种对于寻道的执着,他在老头的身上看到过,此刻……又在这修罗的身上,同样的体会到。

    “所以修某需要做到的,就是在明悟之后,将那在我生命形成时,赋予于我身上,告诉我人有生死,告诉我人生有命运,告诉我自身是脆弱,需一步步修行后才可强大的天地意志,从我的身上,斩下!

    当我斩下时,我就是道无涯……甚至,我会超过道无涯!”白衣男子大袖一甩,神sè中露出一股强烈的自信,这自信如他的道,那是一种至极的霸道,因为显然,这白衣男子所追寻的,除了斩下自身被欺骗的意志外,还有去以这种意志,来左右众生。

    “你的世界真假之道,古帝的气运之道,老夫的意志欺骗之道,我们三人,三个古葬国九重道神境,三条不同的道!

    这三条道,不可能都是大道,唯有一条存在,此道……属于修某。而你既然收了这三皇子为弟子,那么此人应与你的道有关联,也罢,修某便去收了那二皇子为弟子,让此人传承我的道!

    想必那最被古帝看重的大皇子,之所以选择一道宗,也是因这一道宗与古帝的道,本就是一脉气运之说!

    修某这一次回到修罗门后的闭关,将进行千年,千年后出关时,若你还是如今,则陨落,若那古帝还是迟疑,也将陨落,古葬国……也或许不再需要了皇族一脉。

    古葬宗,或者古葬门,这两个名字,你觉得可好?”白衣男子微微一笑,迈步间从苏铭身边走过,向着院子门走去,在他身后,那含玉低头跟随,神情依旧是典雅宁静,直至二人走出了院子门,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时,院子里一片沉默。

    苏铭没有说话,老头那里怔怔的看着夜空,许久也没有开口。

    这样的寂静持续了一炷香后,老头那里摇了摇头。

    “斩道容易,可一旦斩错……则错了一生,迟疑的过程也并非是迟疑,而是一种追寻与问道,何必着急去斩,何必一人斩道,则让其他二人也都不得不斩……”老头神sè露出疲惫,转身间,走向了屋舍内。

    苏铭走在木墩上,双眼露出沉思,无论是老头还是那白衣男子,都是他看到的,这古葬国的巅峰之人。

    他们的道,苏铭在思索之后,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道。

    “我的道……是什么?”苏铭轻声喃喃。

    “说起来,与修罗那里倒是有些相似,也与老头那里,存在了近似,至于气运之说,因在桑相世界里感受,故而也一样认同。”苏铭低声开口,直至闭上了眼,回首这一生时,他发现,他找不出自己的道是什么。

    “或许,我没有道,存在于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一条,去让记忆里的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让他们复活,让他们微笑的路!

    为此,我可以不顾一切!”苏铭的双眼蓦然张开,露出了其目中的执着——

    继续码字,写第三更,月底最后几天,诸位道友检查一下个人中心,说不定还有月票没被发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