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30章 修罗!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30章 修罗!

    “咦?你还不拜师?”老头站在那里许久,在这黑夜里,身子的挺拔,气势的释放,那种天地间独尊的气息,足以让太多的修士心神震撼之下,热血沸腾起来。

    可……他这气势外散了有半柱香的时间,苏铭那里还是沉默,这老者立刻恢复了本xìng,带着怒气大声开口。

    “你你你,你太不尊老爱幼了,我老人家难得这么霸气一次,你居然还不拜师,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好好好,今天你要是不拜师,老夫就不睡觉,不吃饭,我不睡觉就身体不好,无法睡觉睡到自然醒,身体就不好,无法吃到狗肉,身体就不好!

    身体不好,不吃饭,我就死翘翘了!”老头来到苏铭身边,大声吼道。

    苏铭苦笑,看着眼前这个老者,轻叹一声站起了身,衣袖一甩,跪在了老者的面前。

    “苏铭一生,只承认曾经一个师尊,今rì在此,第二次拜师,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这老头立刻眉开眼笑,但很快就忍着板起了脸,努力的让自己严肃一些,可脸上的高兴却是根本就无法掩饰,干咳了几声后,他眉飞sè舞的将苏铭扶起,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声说道。

    “好好好,以后谁欺负你,你就说出师尊的名字,知道老夫的立刻就会吓的屁滚尿流,不知道老夫的,哼哼,这个再说……”老者大声嚣张的开口。

    “徒儿,你说,你要什么,只要你开口,为师刀山火海,赴汤蹈火。怒发冲冠,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怎么也给你办到!

    你说要吃那条大白狗,咱们爷俩就连夜炖了吃狗肉,你说要喜欢那大屁股姑娘,她nǎinǎi的,为师去给你抢来。

    你说,要什么!”老头很是威武的一甩衣袖,一副只要你开口。老子就一定可以做到的模样。

    可没等苏铭开口,那老头又立刻眨了眨眼,尴尬的看着苏铭。

    “你也不会提出特别过分的要求?比如灭了一道宗啊,屠了修罗门啊,去枪了古帝的皇位啊之类的。这些……咳咳……”

    “这些,师尊做不到?”苏铭重新坐在了那木墩上,反问了一句。

    “谁说的,谁说的,谁说我做不到,你瞧不起我!!我能做到,老夫要做到此事。那就是弹弹手指头的功夫,这算个什么,老夫无敌!”这老头立刻吹胡子瞪眼,一副你羞辱我的样子。

    “咳咳。此事既然你不信,那么有争论之下我们就先放在一边,那个……为师先说说我的神通啊,我有两大神通。一个是用斧头砍人,那叫一个痛快。我有研究,可以砍人头,可以砍身体,可以砍一切想砍的,这神通之强,整个古葬国没有人我老人家砍不了的!

    第二个神通,就是吸修为,嘿嘿,说着这个,可是老夫我自己发明的,说起这个神通,就不得不说其当年老夫还是一个少年时,身边的很多人都资质比我好,都过的比我好,都修为比我好,我一气之下,就开始砍人,砍来砍去,就琢磨出了这么一手抢夺修为的神通。

    只要被我看上的,立刻就抢走,谁也逃不了!”老头一副很得意的样子,说着说着,已经蹲在了苏铭的身边,小声的开口。

    “尤其是女修,作用更好,好徒儿,你有时间一定要去试试,来来来,师傅现在就把这个神通交给你。”这老头说着,忽然一把抓着苏铭的右手,用力一捏之下,立刻在苏铭的右手心上,如烙印一般出现了一个烙痕。

    那是一个月亮的痕迹,这痕迹出现后,苏铭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可仔细去看时,立刻有种这烙印仿佛可以吸走自己目光的错觉。

    甚至仔细去看时,他发现这四周的天地虚无,仿佛也都在这一瞬,隐隐向着他这里流动,丝丝进入到了他右手心的烙印中。

    “有了这个神通,徒儿,你无敌了!”老头很认真的看着苏铭,站起了身,伸了个懒腰,转身打着哈气向着屋舍走去。

    “继续砍柴!既然是老夫的徒儿了,以后砍柴的数量要增加一倍,然后多换点酒钱,哼哼,不然老夫可是会将你逐出师门的。”老头说着,已回到了屋舍。

    苏铭低头苦笑,这个师尊无论是怎么办,都有些不稳妥的感觉,可或许也正因为这样,让苏铭想到了……天邪子。

    许久,苏铭拿起了斧头,继续在这院子里,于这深夜,砍起了木柴。

    rì子一天天过去,那老头每天早上都会蹦蹦跳跳的出来,大吼几句,说着身体好的话语,若是心情好了,还会在院子里追着那两条大白狗,不时怪笑,说要是追上那个,今晚就吃哪个的话语,让那两条大白狗恐惧之下,陪着他玩的不亦乐乎。

    苏铭则是在旁边,继续砍着木柴,如今的他已经学会了不去刻意的落下斧头,而是自然而然的将木柴砍成两半,越发的自然,已经不用去思索什么,反倒是时而侧头看向那蹦蹦跳跳的老头与那两条大白狗。

    等时间长了,那两条大白狗被天天这样追着,都快要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修士时,它们渐渐发现那老头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仿佛没有什么真吃掉它们的想法,于是,此后的几个月,这两条大白狗也就大都是应付而已。

    直至……有一天,老头暴怒之下,吼出了一句让这两条大白狗颤抖起来,呜嗷一声拼劲全力去奔跑的话语。

    “你们两个狗腿子,当老子不知道你们这几个月偷懒是不是,好好好,我徒儿不让我吃你们,但老夫可以干你们!

    nǎinǎi的,今天我追到谁,谁就和我去屋里睡觉!”这老头话语的生猛,不但让那两条大白狗哆嗦颤抖起来,更是让苏铭虽说已习惯了老头时而语出惊人,可还是愣了一下。

    他忽然发现,永远不能小看了这个师尊,当你觉得你对他了解的时候,你总是会发现,原来在他身上,还有太多……你想象不到的嗜好。

    比如……此刻那三白就发出凄厉的惨叫,眼看就要被老头抓到……

    苏铭连忙转身,继续砍柴。

    转眼,苏铭在这老头这里,已经度过了一年,这一年来倒也平静,只不过院子里的大白狗,从之前的两条,变成了五条。

    余下的三条大狗,一个叫四白,一个叫五白,还有一个,也叫三白。于是每次苏铭一喊三白,立刻两条大白狗就都会跑过来。

    至于那后面的三条大白狗,一条来自一道宗,余下的……则是修罗门。

    这样的时光,渐渐又过去了半年后,苏铭收到了古泰送来的传信,他们已经找到了星辰鞭大致所在的区域,约莫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找到jīng确的位置,让苏铭这里做好准备,虽说传送过去。

    这一个月,苏铭本以为会继续平静的度过,可在他临走前的第五天,当午阳光正浓烈之时,他们所在的院子门,被人咚咚的敲响。

    几乎在这院子门敲响的同时,正蹦跳追着五白的老头,双眉微微皱起,苏铭那里已然起身,走到了院子门旁。

    “王八蛋来了,给这个王八蛋开门!”老头哼了一声,苏铭那里神sè如常,但双眼却是微微一凝,将这院子门打开时,他看到了在门口处,站着的一个男子。

    一个看起来很是平静,穿着白sè长衫的中年男子,这男子一头黑发飘摇,站在那里时,给人一种无论他在任何地方,只要你看到了他,就会瞬间不由自主的忽略掉四周所有的一切,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身影。

    苏铭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这男子也看着苏铭,他的双眼很清澈,没有丝毫的情绪蕴含,向着苏铭微微一笑。

    苏铭神sè如常,没有开口,而是转身走入木墩处,坐在那里,拿起斧头,继续砍柴,那中年男子脸上带着微笑,踏入院子内,可他一步落下的瞬间,在他的身上明明没有散出丝毫的气息,可却让这院子仿佛在时空中扭曲了一下,瞬间黯淡,就连天空的光彩也都在这一瞬消散,整个世界,如真的只剩下了那中年男子一个人。

    这是一股……不明显,不强烈,可却是极致的霸道!

    若显露在外,则入了浅,反倒是内敛之后,才是可让人心境的极端霸意,如这中年男子。

    此人走入院子内,没有说话,目光扫过那五只大白狗后,没有去看老头,而是来到了苏铭的面前,看着苏铭举起斧头砍柴的动作。

    “不错,退出夺嫡之事,修某给你一个天地不朽,否则的话,你难办,我难办,他难办。”白衣男子淡淡开口,没有什么霸气外散,可在苏铭的内心,这就话却是化作了雷霆,轰隆隆间似取代了他的整个心神世界,直奔苏铭的意志而去,与他的四大真界意志,产生了无形的轰鸣。

    苏铭握住斧头的手一顿,缓缓地抬起头,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白衣男子,淡淡开口。

    “你瞧不起我?”——

    今rì四更,第一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