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8章 深意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8章 深意

    “不……不大……”那美妇此刻也顾不得颜面,眼前这老者给她的感觉极为恐怖,这种恐怖的程度,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传说!

    传说中,古葬国的三大九重道神,其一帝皇,一身浩荡之意,天地要拜,凭着其皇族血脉与传承之道,讲究的是皇恩浩荡,以不战胜万战!

    另外一人,这美妇不陌生,正是修罗门的无上老祖,修罗道!

    凭着一股无上的霸意,让天地屈服,让终生敬畏,那股霸道的感觉,充斥了修罗门道意中的一个偏锋之巅!

    最后一人,外人不知晓名讳,但这灭妇身为修罗门大长老之一,有生之年曾见过一次修罗道老祖,聆听过老祖讲道,知晓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隐秘,比如这第三个九重道神的名字,他叫做孤鸿!

    此人一生孤独,xìng格古怪,喜怒无常,如多变之云,与帝皇,与修罗道明显不同,放荡不羁,甚至在修罗道老祖说起此人时,神sè也都无法平静,情绪出现了一些波动,对这第三位九重道神的评价,只有一句。

    “无耻至极!”

    此时此刻,这美妇姬无梦,如今在这身体的颤抖与内心的惊恐中,她的脑海内瞬间就浮现出了修罗道老祖曾说过的那个名字。

    与古帝道神、修罗道神起名的……孤鸿道神!

    “不大?”老头一愣,眨了眨眼睛,神sè中露出怀疑之意,话语几乎刚出口,他左手立刻上前极为龌龊的深入那美妇的道袍内,向着这美妇的屁股摸了一把,双眼顿时睁大。仿佛是摸到了什么无法置信的事物……

    “你你你……你敢骗我!!呃……没有没有,咳咳,我要仔细摸摸才知道真假,哼哼,你休想瞒过老夫。”这老者原还怒气爆发,可不止想起了什么,突然双眼冒光,连忙干咳几声,左手在那美妇的道袍内。连连摸了好几把。

    那美妇此刻也顾不得羞涩,到了她这个年纪,又有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对于这种事情并非不愿抵触,而是要分人……

    尤其是猜测这老头的身份时。她内心的惊恐已经让她忘记了去反抗,甚至……有些不太愿意去反抗。

    “哼哼,你果然再骗我老人家,不过我老人家讲道理,这样吧,我再研究一下,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说谎。”老头连忙又摸了几把。神sè露出严肃的认真思索之意。

    “咦?怎么没感觉出来,唉,年纪大了,不行。为了还你这个大屁股姑娘一个清白,我一定要再仔细的研究一下。”

    老者在那里乐不思疲之时,苏铭将耳边的一切都自动忽略掉,这老头愿意怎么去玩耍与他苏铭没有丝毫关联。苏铭一次次的抬起斧头,一次次的落下后。将木柴砍成两半。

    直至过去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在那美妇面sè渐渐起了红晕时,那老者这才恋恋不舍的将手从美妇的道袍下拿了出来,眼珠一瞪,似要冒出火气。

    “该死的,你你你,你果然再骗我,你的屁股这还算小么,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朗朗乾坤啊,这大太阳在天上都看着呢,你居然敢说自己屁股小!!”老头怒火长冲天,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天空。

    可此刻的天空已经是……深夜了。

    看不到朗朗乾坤,也看不到那什么大太阳,可这老者显然不在乎这些,此刻低吼时,美妇那里已经身子越加的颤抖,她的修为已经有大半都被老者吸走,那种身体酸软的感觉,让这美妇目中露出了哀求。

    她如今内心已经后悔到了极致,只恨自己不该来到这诡异的山村,来寻找苏铭的麻烦,不然也不会遇到眼前这个让她恐惧的存在。

    “我……”这美妇正要开口时,老头那里的怒气似乎达到了巅峰,向着苏铭那里立刻大吼起来。

    “苏铭,苏铭,你小子先别砍柴,哼哼,这大屁股姑娘居然敢欺骗我,她明明屁股很大,可竟然说下,这该死的,该死的,莫非是我的手太小?

    不行,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必须要有个见证者,来来来,你把斧头扔了,过来也摸一把,然后告诉我,是大是小!”老者怒吼时,苏铭以为自己已经淡定的心神,在这一刻轰然凌乱,他身子一顿,转过头苦笑的看着老头。

    “嗯嗯?这笑容,小子,莫非你也喜欢这大屁股姑娘,哈哈,看来咱爷俩的确是有缘啊,也不枉老头子给你吃给你喝,给你大白狗,罢了罢了,老头子我一向豪爽,一向讲义气!

    当年古泰那小娃娃还和我一起去……咳咳,过去的事就不提了,苏小子,你放心,今晚让你进屋里睡,咱们俩一起和这大屁股姑娘谈一场轰轰烈烈,可歌可泣的爱情!”老者一副“我明白,我理解”的笑容,向着苏铭很是豪迈的开口。

    那美妇听到这里,已经面sè完全煞白,但神sè内却也没有多少对此事的惊恐,她唯独害怕的是如今要怎么样才可以从这老头这里逃走。

    对于这老头的误会,苏铭正要开口解释时,忽然那两条大白狗的目光,在那老头转身时对望在了一起,这一刻,那美妇内心咯噔一声,面sè瞬间惨白,甚至惊恐的重心也都转移到了这里。

    老头纠结了。

    他神sè露出迟疑,露出纠结,但显然他的确是讲义气的,的确是很豪爽的,此刻大袖一甩,以一副明明很在意,可却装作不在意的语气,大声说了起来。

    “罢了罢了,带毛的也可以,你们这两条大白狗走运了,哼哼,今晚……今晚等我们爷俩谈完爱情,也让你们去尝尝爱情的滋味吧。”

    “孤鸿前辈!!”那美妇神sè中的惊恐比之前还要强烈,焦急时立刻尖声开口,她相信这老头以其身份与修为,既然说出,就一定会做到。

    “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该死的,这个是秘密,你你你……老夫叫做孤鸿,可这个是秘密呀,恨死我了,恨死我了,苏铭,你还不过来证明一下,看看她屁股大不大!”老头的头顶此刻似乎都在冒着白烟,双眼露出血丝,在看向苏铭时,似乎若苏铭不来摸一把,他就会彻底爆发,认为苏铭瞧不起他。

    苏铭沉默,但很快就微微一笑,这笑容一起,他神sè又出现了淡定之意,目光在那美妇身上一扫,缓缓开口。

    “如前辈所说,这位女修的确是撒谎了。”

    “嗯?你没摸就知道?”老头怀疑的看向苏铭。

    “苏某一生,早已做到不需触摸,只看就可分辨的程度,这一点,前辈还需要多多锻炼才是。”苏铭神sè从容,笑着开口。

    这话语一出,老头愣在那里,许久之后看向苏铭的目光忽然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更是一副同道中人的感觉。

    “咳咳,能告诉我,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么?这个教教我吧,要不我们可以交换,我这里有不少好东西,还有一些连七八遭的口诀。”老头连忙开口。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有道理,很有道理,非常有道理,太有……嗯?他nǎinǎi的,狗屁,你耍我!”老头下意识的就要点头,可说道一半,似乎反应过来,立刻怒火中烧。

    苏铭眉毛一扬,目光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落在那美妇的身上后,几个呼吸的时间,他淡淡开口。

    “修道三万八千七百九十二个chūn秋,三十九岁失处子之身,一生道侣十九人,臀宽四掌!”苏铭的神sè很是平静,可话语传出时,那老头则是一脸震惊。

    “你胡说!”那美妇正要开口,立刻被老头满脸的崇拜之意打断。

    “高人,高人,没想到啊,苏小子,你是高人!”

    “还要多谢前辈指点。”苏铭微微一笑。

    “指点不敢当,相互切磋才是,那个……天sè也晚了,老夫就不与你说了,要和这位大屁股姑娘去谈爱情啦。”老头目中冒光,兴奋的一把抓着这美妇的手,快步向着屋舍跑去,那美妇身不由己,只能被拉着一同回到了屋舍中。

    “孤鸿前辈,我是修罗门大长老,您……您不可如此,修罗道老祖他……”那美妇急忙开口,可话语还没说完,老头那里顿时大吼起来。

    “该死的,别提修罗道那个老王八蛋!老子要找个大屁股的姑娘,整个古葬国谁敢说个不字,修罗道那个老王八蛋,他敢!

    不管是那老王八蛋还是皇都那个老不死的,都是有家有业的,老子自己一个人,谁敢惹我!!”老头话语嚣张至极,带着那美妇,算是回到了屋舍内,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咦,对了苏小子,你怎么不进来,快进来啊。”很快的,那屋舍的门又被打开,老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苏铭。

    “这可是你的一次造化,你要想好,进来,还是不进来。”——

    今天的牡丹江,是一次比上周更大的暴雪,如有人施展了神通,冰封了城市,航空不起飞了,公路封道了,火车也似乎都已经不再进出,城北的一栋楼听说被压塌了,街上近乎所有车都寸步难行,被凹陷在了深深的雪里。

    威信上传了几张暴雪的图片,这样的雪,我这个北方人也都觉得罕见,诸位道友一定要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