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0章 命格之音!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420章 命格之音!

    “这是第八声!”

    “七月宗内,居然有人发出了第八声道灵音!”

    “难怪七月宗会如此嚣张的进行这一次的敲响道灵音,八声……这已经是极限了,这注定了此人只要不陨落,必定可以达到了道尊!”

    “不过此事有些奇怪……”

    整个古葬国的宗门,在这一瞬,全部都深切的感受到了苏铭道灵音内的惊人气息,与此同时,他们也都在天空的波纹中,看到了苏铭的面孔,在这大地的震动中,感受到了苏铭的气息!

    这面孔与气息的融合,或许对寻常修士来说,只是心神的震动,可对那些不可言来讲,这是一种震撼,对于那些道神境的老怪,他们则是在这面孔与气息中,感受到了某种信号!

    “莫非……”

    “莫非……”

    “莫非……”同样的话语,在这一刻,在那所有宗门,全部都在回荡,而这,正是七月宗想要的效果,他们可以在看到苏铭时,感受到苏铭的不同,那么其他的宗门老怪,显然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有其是此刻……苏铭的面孔与气息随着道灵音毫无保留的传遍大半个古葬国,渐渐地,一声声惊呼从那些宗门内强烈的传出!

    “这是皇族皇子的气息!!”

    “七月宗,七月宗这是在告诉所有宗门,他们……参与了夺嫡之事!”

    “这是哪一个皇子,三位皇子所在的宗门,外人大都不知晓!这七月宗,是第一个如此嚣张的通告此事之宗!”

    “这七月宗如此疯狂,此刻在七月宗外,必定有一场大战。而参与此战的,也必定是另外两个同样参与了夺嫡之事的宗门,想要知晓……一看就知!”

    这样的声音,在那四宗十一门内,几乎全部都存在,一道道阵法光芒的闪耀,一道道身影的消失,七月宗外的天地,在这一瞬……立刻极为热闹起来。

    与此同时。七月宗天空上,苏铭的意识似乎已然散去,但他的身体依旧漂浮在那里,他的修为敲响了四声道灵音,他的四大意志也同样敲响了四声。达到了如今的八声道灵音。

    可仅仅是这样,苏铭依旧不甘心,他要去敲响第九声,他要让整个古葬全部范围,都存在了自己的道灵音,他要去做到极致,因为……他的目标不是道尊。他未来的目标,是九重道神,是道无涯!

    更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有一个渴望。他要将这个声音,传出玄葬的身体,以此……来作为对玄葬夺舍时,诸多驳杂之相的一次反击!

    此刻苏铭的生机已经消散的近乎没有。支撑他的为有着一股意志,他沉默中。缓缓地抬起头,无神的双眼看着苍穹,四周的轰鸣他没有去在意,七月宗与修罗门之间的杀戮,他没有去看,因为此刻的苏铭,他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敲响,第九声道灵音!

    苏铭的漂浮,他的沉默,在这一刻被四周无数修士看到,这些修士里有七月宗,有修罗门,还有远处来到这里,要目睹这一切的其他宗门的修士。

    在他们看到苏铭的同时,也立刻都察觉到了苏铭此刻的不对劲,因为换了旁人,若没有敲响第九声道灵音的念头,此刻要做的是收回所有的神识,要进行最终的……道身蜕变成为道灵!

    来补充之前的一切身体与生机的透支,可苏铭这里居然没有这么做,而是漂浮在半空,这样的举动,这样的行为,立刻让所有人的脑海中,瞬间全部都浮现出了一个猜测。

    “他……莫非是要去敲响第九声道灵音!”

    “他……哪怕是皇子,可也不可能去敲出第九声道灵音,皇族的血脉,更多的是为了传承,传承那苍穹天地,给予皇族一脉的……九重道神资格!

    这是传承之用,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皇子,做到凭着自己之力,达到了大道尊的程度,他们最多……也只是道尊而已!”

    “他难道真的要去敲响第九声!!”

    “若此人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他立刻会声名赫赫,被整个古葬国所有修士知晓,因为一旦九声,只要他不陨落,rì后他必定可成为大道尊!”

    “一至八声,可让人震惊,但绝不会骇然,唯独……这第九声!!”在这一刻,七月宗外的所有外宗修士,一个个都在这惊呼中传出了滔天的哗然之声,甚至与七月宗交战的修罗门修士,此刻也都在这吃惊中,一个个倒退开来,似乎与这一刻苏铭的举动比较,他们之间的杀戮都是次要!

    他们要亲眼看一看,这位皇子……是否真的要去敲响第九声道灵音,做到将其声音送入皇都,做到让整个天空他的面孔,从那凌乱中变成清晰,让这大地的轰鸣,化作他的声音!

    这将是……轰动整个古葬国的大事!

    尤其是七月宗的修士,此刻更是心神震动,一个个抬头看向苏铭。古泰那里,神sè露出激动,对于这第九声,只是他的一个幻想而已,他渴望苏铭能成功,但内心也知晓这近乎不可能,但依旧是在这一刻,他的双目内露出强烈的期待。

    这一瞬,大地寂静,苏铭四周天空的阵法外,那些修罗门的强者老怪,此刻也都一个个放弃了进攻,而是相互的退后,看向苏铭那里时,他们的目中露出的……竟是一种尊敬!

    他们看到了苏铭狼狈的样子,看到了苏铭那油尽灯枯的生机,更是看到了苏铭无神的双眼内露出的执着!

    尽管处于敌对的一方,但这些强者老怪,依旧对苏铭这里,产生了尊重!尊重一切可以为了修行,牺牲所有之人!尊重道灵音,也尊重苏铭的这种对于修行的态度,因为他们,无论是曾经有过敲响道灵音的,还是没有达到敲响资格的,都在内心深处,或是遗憾,或是期待,自己能有一天……去敲出那第九音!

    这种尊重,使得他们此刻放弃了出手,纷纷退后时,给了苏铭一个……完全不会受到丝毫打扰的安静。

    让他在这安静中,去尝试敲响第九声道灵音!

    “那将是我的……命格之音!”在这安静中,苏铭的声音喃喃,这声音此刻随着古葬国天空的波纹,大地的轰鸣,也随之传出,弥漫在了整个古葬国除了皇都外的一切区域!

    这声音,更是传入到了古葬国近乎所以修士的耳中,让这一刻,古葬国内所有宗门,瞬间一片安静!

    一道宗,同样寂静,那火山内的轰鸣仿佛这一刻都消散了,大皇子抬着头,死死的盯着天空,没有说话。

    修罗门,那修罗界内雕像上的二皇子,如今神sè狰狞,一样看着天空,一样没有说话。

    所有的修士,无论在做什么事情,都在这一瞬间,安静的看着天空,耳边回荡着天地间属于苏铭的喃喃,他们都在等待,等待下一刻……或是失败,或是一次……轰动整个古葬的第九音!

    “我的命格是隆冬走向苏chūn,是死走向生……”苏铭喃喃中,无神的双眼内燃烧了他的执着,点燃了他的疯狂,在这一刹那,他的上方虚无,刹那间出现了一片虚幻,这虚幻是一个巨大地菱形阵法,这阵法是由无数符文组成,这些符文外人看不懂,其内也没有什么神通,唯有苏铭知晓,那每一个符文,都代表了他的一段记忆!

    这是他,桑相世界的一切记忆,而他的命格,则是在这记忆中组成,这命格内在这一刹那间,出现了冰雪,出现了秋叶,出现了赤阳,出现了生机!

    直至这命格的颜sè成为了黑sè,直至在这个清晨,七月宗的天空原本是白天,可却瞬间化作了黑夜,直至这黑夜向着四周急速的蔓延,直至……整个古葬国的天空,在这一刹那……彻彻底底的成为了黑夜!

    黑夜笼罩大地,yīn影取代了一切光明的瞬间,苏铭……发出了属于他,在黑夜里的命格之声,第九声道灵音!

    这声音不再是嘶吼,而是轻叹,这叹息里带着苏铭的记忆,带着他的执着,更蕴含了他对于强大的渴望,生命的一切,在这一瞬化作的叹息,骤然间回荡整个古葬国……

    这叹息的传出,让每一个听到的修士,都在这一刻仿佛愣在了那里,一个个神sè中出现了复杂,这声音的回荡,更是刹那间让那大地中原的皇都,这就连八声道灵音都无法穿透的都城……在这一刻,弥漫了苏铭的叹息,充斥了这独属于苏铭的这第九音!

    这声音还在回荡,在这古葬国内,不断地回旋时,所有宗门依旧还是寂静,似没有从这叹息中苏醒,此刻,在那皇都内,在那城池边,一个穿着灰sè长袍的老者,带着斗笠,拿着法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他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觉得这个月,耳根就是一个小丑,在那里嘶喊,嘶喊,可我不服,求魔的订阅放眼起点也足以,既然月票不给力,今天不是四更,而是五更,我现在就去写第五更,我偏偏不信,逆的了仙,挣的了魔,却争不过月票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