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92章 七命术

第七卷 几多轮回少一人 第1392章 七命术

    在苏铭看向那山下七月宗的同时,在这古葬国的大地上,于这一瞬……七宗十二门内,有一宗一门,出现了无形的震动与轰鸣。

    那是一道宗,还有十二门内的修罗门!

    一道宗,这个传说是整个古葬国,除了皇族外最古老的宗门,其底蕴之深,其他宗门很难比较,尤其是这宗门所在,更是罕有人能找到。

    那是一座古庙,那古庙内,竖立着三尊雕像,这雕像样子平和,在这里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使得三座雕像上都出现了裂纹。

    那些裂纹很多,彼此交错,似乎形成了一个画面,使人看去时,会禁不住的联想,是否在这些裂缝组成的画面里,存在了一个世界。

    一道宗,就是存在于这三尊雕像的裂缝交错的世界内!

    甚至准确的说,一道宗,是一个存在了这天地间,一切碎裂之内的宗门,只要有碎裂之处的地方,就可以存在一道宗。

    故而其神秘,诡异,为外人忌惮……此刻,在那七月宗内十二位大长老都苏醒过来,布置阵法的瞬间,这古葬国内所有区域,但凡是存在了碎裂的地方,都在这一刹那……碎裂咔咔声下,再次增多了一些。

    尤其是有一座山,此山远远一看暗红,其上有无数的裂缝,可却没有崩溃爆开,在那山体内,存在了一片炎潭,火热之力惊人,仿佛落入其内,就可以被瞬间焚烧干净。

    于这炎潭中,有一颗大石,那大石也是弥漫了裂缝,于其上盘膝坐着一个半身赤裸的男子,这男子全身皮肤龟裂,没有一块完整,他的头发赤红,与这炎潭呼应。

    此刻,他的双眼蓦然开阖,露出了其内的瞳孔,甚至就连他的瞳孔,也都是弥漫了裂痕,乍一看……仿佛血丝。

    “我的皇弟……你也拜入了宗门么……看这波动,这是来自七月宗!”那男子咧嘴一笑,目中露出杀机。

    “就是不知,你是清醒了,还是依旧茫然……若你清醒,天下人皆醉,唯你独醒的感觉,不知是什么滋味……若你迷茫,则天下人皆醒,而你独自茫然,这感觉又是什么滋味……

    无论如何,都应该是美好的,一如我曾经说过……我们之间的争斗,只是刚刚开始。”这男子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其盖住了小半个面孔的红发飘摇,露出了他弥漫了龟裂的脸。

    若苏铭在这里,他必定一眼就可以认出,此人……像雷辰,但更像是……年轻了许多的灭生老人!!

    同样的,在这一刻,在这古葬国的正西方,那里一片沙漠之中,竖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碑,那石碑上没有文字,可若是有修为不俗之人到来,看到这石碑后,立刻就会心神轰鸣,如看到了血海,看到了无数狰狞的凶兽。

    这石碑,是一座门,它叫做修罗门,通往修罗界之门!

    修罗界,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存在了一个最强的宗门,这个宗门的名字……叫做修罗!

    此刻,在这修罗界内,在这一片昏暗的天地中,有一个身体足有万丈大小的巨大凶兽,这凶兽具备了人形,唯独头上多出了三支螺旋样子的角,它盘膝坐在大地上,四周是一片淤泥骸骨……

    在这如人巨兽的头顶,盘膝坐着一个青年,这青年穿着一身白袍,样子平淡,一头黑发飘摇间,他的双目微微开阖后,露出了一抹咄咄逼人之芒。

    隐隐可见,在他的右目内,似乎还存在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穿着帝袍的男子!

    “三千年的历练,不知此刻的你,与当年比较……又有何不同,是否还是那个为了情谊,可以愚笨一生的皇弟……

    若你还是,那么……或许用不了三千年,你就会被淘汰。”青年微微一笑,可在他笑容浮现时,其右目内那穿着帝袍的身影,眼中露出了一抹讥讽。

    这讥讽出现的瞬间,这青年的笑容凝固。

    “你就是我,你是我当年派去,乱了玄试炼的分魂,可偏偏你如今归来居然不肯融合!!”青年声音阴冷,缓缓开口似自言自语。

    “可笑,朕是帝天,是桑相世界内第九百六十七纪中诞生的生命,与你有何关联,可笑你竟不自知!”青年右目内的,正是帝天,他冷笑中讥讽之意更浓。

    “桑相的时代,已破灭无数纪元,被我玄族吞噬,你的记忆实际上是虚假的,是我为了扰乱他的试炼而添加进去。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你还不明悟!”青年右手蓦然抬起,直接点在了自己的右目上。

    “我帝天知道什么是真,我所在的世界是真,而你所在的这世界,根本就是一场虚假,这是苏铭在夺舍时,出现的世界,这是一场……你的夺舍!!”帝天大笑,眼中露出执着,看着那手指临近,他的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表情,如被封印。

    “苏铭,你若能苏醒,你就是坐在罗盘上的黑袍人,你若是沉迷,若是相信了这个世界,你……将不再是你!!”帝天的声音慢慢虚弱,当那青年手指收回时,他的有目内没有了帝天的身影,而是被隐藏封印在了其体内。

    “你已迷失,如此……你便在我体内炼化吧。夺舍……这种荒谬的想法,应该就是此刻我的皇弟,他的意念吧……苏铭,原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叫做苏铭。”青年平静开口,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闭上了双眼。

    七月宗内,苏铭收回了看向下方宗门的目光,在这山峰的右侧,半山腰处的一片凸起的崖壁处,选择了那里的一间……看起来没有人居住的屋舍。

    这屋舍很简易,没有雕栏玉砌,没有精美之阁,而是平凡的如一间木屋,屋舍中除了桌椅与一张木床外,再就没有了其他装饰。

    整洁,干净,简易,苏铭目光扫过四周,右手抬起向外一挥,立刻这四周顿时出现了一层禁制,将此地笼罩在内后,苏铭盘膝坐在了屋舍外,如他曾经在那忘川河边,独自的坐在木屋下一样。

    “七命术……”苏铭双目一闪,低头看向手中的蓝色令牌,目光落在令牌上雕刻的群山画中,陷入沉思。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就是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苏铭的木屋外没有人来打扰,可这座山峰的那些修士,也大都知晓了苏铭的存在,居住在这第五层天外天此山的人们,不是弟子之类,而是属于私修。

    属于此山如兰岚这样辈分之人的私属之修,算是七月宗,也不算是七月宗,苏铭这里也已然察觉到,在此山中除了兰岚外,还有一个女子,此人也是那天蓝色道袍中年的弟子,与兰岚一起在此山,只不过不是在山巅,而是在山脚。

    三个月来,苏铭盘膝坐在屋舍外,始终凝望手中的令牌,这里的七命术,让苏铭起了不少的兴趣,似乎这是一种可以让他在如今的修为境界里,提高修为的一种大道之术。

    而在这之前,苏铭虽说已经到了一重道神的境界,可对提升之法,还是有些模糊,如今研究之下,他渐渐有了一些明悟。

    “七命术,看起来复杂,可实际上其原理也简单,将自己的影子……淡化七层,化作七命……这与分身不一样,而是以影换命之法。”又过去了一个月,苏铭双目一闪,在那夕阳下,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影子。

    沉吟片刻,苏铭右手抬起,向着自己的影子蓦然一指,这一指之时,他的影子立刻扭曲模糊起来,就在苏铭尝试施展自己明悟的七命术时,突然的,有阵阵钟声于第四层天外天回旋开来。

    那钟声是从远处传来,回荡群山时形成了无数回音,震动八方的一瞬,在第三层天外天,同样出现了钟声,直至在第二层,甚至第一层都出现了这样的钟鸣后,苏铭皱起眉头,消散了自己的尝试,而是抬头看向远处。

    他看到,在那远处,七道宗的正上方,高空中此刻出现了无数的符文印记,这些符文印记交错在一起,化作了圆形后,看起来仿佛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罗盘!

    只不过罗盘有些模糊,那是因它所在的不是这第五层天外天,而是第四层,所以在苏铭看去,才会模糊。

    苏铭双眼微微一缩,凝望那罗盘时,看到了在正前方的一座与他这里相对应的山峰中,此刻有一道长虹呼啸,直奔这符文组成的罗盘而去。

    那是叶龙!

    一身白衣的叶龙,在这半空迈步间,直接来到了那巨大的符文组成的罗盘上,目光扫过四周后,便整个人盘膝坐了下来。

    叶龙这里,苏铭看去时一样模糊,这也是因为此人所在的世界,与苏铭不一样,他看不到苏铭,可苏铭能看到他。

    “弟子叶龙,奉师尊之命,于四层天外天,挑战我七月宗,道神降影之阵!”——

    再次道歉,今天码字的心情都很郁闷,有些不敢去写了,不知道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码字时需要专注,不会去思考除了情节外的其他事情,有时候灵感一来要立刻去写,一旦想的多了,灵感就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