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5章 三荒劫(七)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75章 三荒劫(七)

    灭生老人神sè极为yīn沉,如苏轩衣所,夺舍的最深之意,是决不能夺舍自己,这是一个定律,也是一个禁区!

    因为一旦夺舍了自己,那么就会在自己体内,再次分裂出一个另外的自己,那是无形的分裂,也代表了……彼此无论强弱,都绝不可能吞噬了对方,只能……共存。

    这一点,灭生老人心知肚明,可在苏轩衣的筹划下,灭生老人夺舍了雷辰,而雷辰有灭生之种,因灭生的同源,这就等于是……他在夺舍自己。

    眼睁睁的看着雷辰的气息与自己的道神融合后,回到了自己的体内,灭生老人已经感受到了雷辰的存在,感受到了那在自己的意识里,充满了对自己的仇恨以及无法被抹的属于雷辰的意识。

    “好一个苏轩衣!”灭生老人双眼一闪,右抬起时向着苏轩衣此刻化作的掌一指,轰的一声,那掌直接崩溃开来,露出了其内苏轩衣的身体,又在灭生老人的一指下,苏轩衣的储物袋碎灭,其内的第五烘炉出现。

    再次一捏,第五烘炉直接崩溃开来,连同其内那女子的身体,在这一刹那,与苏轩衣的身体一样,都成为了碎末,完全的被抹。

    在灭生老人体内雷辰的意识,颤抖中那仇恨之意越来越浓。

    “在我体内也好,如此……你就看着老夫毁灭这一切吧,等我想到了办法将你剥离出来,我会让你品尝到绝望的滋味。

    现在。你先看着老夫是如何将苏铭,封印成为祭品!”灭生老人狞笑中,右抬起蓦然一挥,向着虚无一指。

    这一指之下。立刻在那桑相蝴蝶之外的苍茫中,那不断吸收桑相生机的罗盘上黑袍青年,忽然抬起了头。

    “祭品……”黑袍青年喃喃开口,冷漠的双目中骤然间爆出了一抹神采。只是那神采也很黯淡,仿佛随时可以熄灭一样,也唯有在这一刻,他看起来才仿佛是一个生命。

    喃喃中,这黑袍青年的右抬起,向着下方蝴蝶一指,这一指之下,立刻一股指风刹那而起,化作了一道黑气瞬间直奔下方桑相蝴蝶而。似乎是要按照灭生老人所指引的地方。将其祭品收走。

    此时此刻。苏铭望着眼前漩涡中的第九峰之人,他的右已经抬起,可……他永远的无法碰触那漩涡的边缘。如同命运在某些时候的不可改变。

    那来自苏轩衣吸收的怨气,所化作的凝聚了灭生老人意志的黑sè掌。在这一刹那穿透了忘川河所在的漩涡,出现在了苏铭的面前,化作了无边无尽的怨气与诅咒,在这一瞬……将苏铭淹没。

    成为了一个封印!

    封印此界纪最强之修,将其烙印为祭品,等待玄葬的降临。

    在那封印内,存在的怨气化作了无数的面孔,这些面孔带着狰狞,带着疯狂,带着恨不能苏铭立刻死的意识,将苏铭的世界染成了黑sè,将苏铭封印在了浓浓的黑雾之中。

    “苏铭,你死!!”

    “你杀了我全族之人,你要死,你必须要死!!”

    “哈哈,你不能救你的亲人,我们拼尽一切,也要你死!!”

    “当年你灭杀我等族人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你……怎么还不死!!”

    苏铭的四周,雾气内出现了无数的面孔,这些面孔一个个扭曲,发出了嘶吼,那些面孔之多无边无际,环绕在苏铭的四周,不断地发出了一声声凄厉至极的咆哮与诅咒。

    他们恨苏铭,恨到了极致!

    苏铭沉默,他的脸上露出悲伤,他看着四周的雾气,这里面存在的封印之力,他可以感受到其强大的程度或许并非太多,可却足以困住自己一些时间,而这些时间之后,他不知道第九峰的漩涡会如何……

    “灭杀你等族人的,甚至灭杀了你们的……不是我。”苏铭声音带着一股执着,在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的眼中露出凌厉,他的左抬起,凝聚其真界意志,融合了他道神的最强一击,在苏铭的中刹那而出,直奔雾气而。

    那轰鸣之声回旋,震动八方雾气,使得雾气强烈的翻滚,苏铭身子一晃,不顾一切的再次展开了他的最强一击,不断地轰击,不断地前行,试图要用最快的时间冲出这里。

    看似仿佛没有什么章法,只是在不断地轰击,可唯有苏铭知晓,他的这每一次出,用的都是左!

    而他的左上,其掌纹也在这一次次的出下,渐渐极为清晰。

    可,四周那些雾气内弥漫的怨气形成的面孔与诅咒,却是在这一瞬也都疯狂起来,同样的不顾一切的阻止。

    “不管你是不是,我你是,你就是!”这个声音的出现,瞬间压过了一切怨气的封印,传遍整个雾气,回荡在苏铭的耳边时,苏铭的脚步一顿,于这雾气中回头过,看向虚无。

    在那虚无里,无尽的雾气环绕凝聚成为了一个身影,那是灭生老人的身影,他望着苏铭,嘴角露出微笑。

    “你是祭品,祭献给玄葬的祭品,这是你的命,逃不掉,躲不过,此界凝聚无数怨气成诅,以你掌掌纹为引,是老夫特意为你安排……唯独让我没想到的是,你所在此界的桑相,居然如此狠辣,将你送走的第九峰之人,又重新逆转而回……”灭生老人微微一笑,大袖一甩,立刻这四周的雾气强烈的翻滚间,赫然如化作了一只由雾气组成的巨大的掌,而苏铭则是在这掌的掌心内。

    “我,不信命。”苏铭望着灭生老人的身影,话语间其左抬起,向着身后的雾气,蓦然间一拍,这一拍之下,立刻四周的雾气顿时轰鸣,在这轰鸣中,苏铭的掌内掌纹赫然幻化在其身后。

    “你的,可是这个掌纹?”苏铭望着灭生老人,缓缓开口。

    他身后虚幻出现的掌纹极为清晰,在碰触这雾气时,轰鸣之声惊天回旋。

    “这的确是我的掌纹。”苏铭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在灭生老人那里双目一缩的刹那,苏铭左蓦然一甩,顿时其整个左瞬间枯萎,这枯萎的程度如其左一下子融化,也就是眨眼间,苏铭的整个左就彻底的消失,只剩下了左边的衣袖微微飘起!

    “那掌纹是你生之就有,不可改变,你就算是……”灭生老人话语间,忽然双目再次收缩,露出难以置信之意,他看到这四周的雾气,竟在这一瞬,急速的消散!

    那些雾气内的怨气面孔,似乎在这一刻失了双眼,失了察觉之力,找不到了……苏铭!

    轰隆隆的声音在这一刹那更加强烈的传出,随着声音出现的,是四周的雾气急速的倒卷消散,如那化作的巨大掌,此刻成为了无根之萍,正在崩溃!

    “这不可能……除非……你……”灭生老人面sè一变,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的这只左,在当年留下那掌印之前,已经被斩断,斩断的不但是血肉,更有魂中对这臂的联系,为的,就是让我犯下一个错误,一个你尽管不知晓我目的何在,可却成为伏笔的错误!”灭生老人开口之时,苏铭没有话,而是身子急速后退之下,退步间,已然踏出了这片迷雾之外!

    几乎就是苏铭走出那迷雾的刹那,他看到了前方的漩涡内,阻止忘川河倒流,阻止第九峰之人回来的由他鲜血化作的封印,瞬间崩溃开来,随着封印的崩溃,忘川河完全逆流,那些九峰之人,苏铭熟悉的面孔,此刻一道道身影正瞬息从漩涡内出现,已经被逆转回到了这一界!

    苏铭的双目弥漫了血丝,他的眉心第三目开阖,其道神也睁开双眼,露出疯狂之意,可苏铭知道,他已经无法再施展神通将他们重新送回,因为时间已经来不及,他唯有一个选择!

    斩断忘川河!

    将这忘川斩断,断了与那个世界的一切联系,断了与第九峰之人的一切因果,断了回家的路,只有这样,或许才可以让他们于这毁灭中,出现一丝生机!

    苏铭没有迟疑的时间,他的眼中带着悲伤,他的右蓦然抬起,向着那漩涡中逆转的忘川河,狠狠的一斩而!

    哪怕是心中刺痛,哪怕未来再没有相见之rì,但只要他们能活着,只要他们还存在,对苏铭而言,足矣!

    可是,天机的一幕,早已成为了注定,苏铭左的失,也终究是那天机的一部分,这命运的不可改变,实际上在当年苏铭看到天机时,就已经成为了注定。

    就在苏铭要斩断那忘川河的一瞬,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中带着让整个桑相世界都颤抖的声音!

    “祭品……”

    随着声音出现的,是苏铭身后,所过之处一切存在都成为了碎灭,一切生命都化作乌有的一个……指!

    这指所过之处,天地成为虚无,一道巨大的裂缝从虚无中撕开,露出了裂缝外……无尽的苍茫!——

    第二更,正在写第三更,大家在等待的时间,觉得无聊可以耳根公众威信里看看,今天上传了两张图片,一个是刘金彪,一个是司徒南,回复就能看到了。

    另外,诸位道友月票还有么?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