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373章 三荒劫(五)

第1373章 三荒劫(五)

    “他没有陨落,苍茫一切桑相都要灭亡……这是注定的命运!”桑相化作的蝴蝶,颤抖中露出了癫狂之意,它明白了,为何自己再也没有感受到其他桑相的气息,它以为那是自己被夺舍了一半后,失了这种能力。

    它还梦想着,可以将另一半抢回来后,让自己完整,然后展开翅膀,在这苍茫中寻找它们,找到自己的家人,找到家园所在。

    可如今,它彻底的明白了,不是它失了感应的能力,而是……其他的桑相,或许大都已经在注定的命运中被抹,而它……

    “我到底……在这里停歇了多久?”桑相苦涩中,它感受到了自己的急速虚弱,这种虚弱的速度,让它刹那就仿佛失了近乎三成的意志,它明白,先是自己虚弱,直至自己的意志消散后,才是三荒,可它这里反倒是癫狂的大笑起来,那笑声的沧桑带着凄厉,带着超越了一切的仇恨,它不恨那气息传来的根源之人,它恨的是那夺舍了自己的三荒!

    “即便是命中注定会被抹,那么……我要亲眼看着你死!!”桑相这里的快速虚弱,立刻被三荒察觉,也同样被苏铭察觉,与三荒毫不迟疑扑向桑相不同的是,苏铭这里心神一震,他隐隐猜到了答案。

    就在这时……

    “苏铭,你帮的也得帮,不帮……也一样要帮!因为唯有三荒的死亡,你才有足够的时间将你的亲人重新送入那个世界。

    因为三荒若不死,此刻浩劫中它的存在,等于是关闭了一切通向虚无的入口,除非你取他而代之,否则的话。你不可能再次送出你的第九峰之人!

    你不敢赌!而我同样可以告诉你,你以信念开通的那个世界,它是存在的!”桑相凄厉的声音带着一股狰狞之意,在话语回荡的刹那,立刻在这三荒大界内,在那上方的一界下沉中,赫然于虚无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这漩涡是逆转的,其内赫然可以看到一条忘川河,而那河水……一样的逆转。渐渐地,可以看到在那河的对岸,存在了一些身影,那些身影苏铭熟悉……

    他们的身体,仿佛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拉扯。似要从那岁月里生生的拽出一样!

    苏铭曾经看到的忘川河逆转,不是错觉,那是真实的一幕,那是他的逆鳞,他在寻找之下没有察觉灭生老人干扰的痕迹时,他想不到会是谁再干扰。

    直至此刻,苏铭明白了。干扰这一切的,是眼前这个桑相!这是它制衡苏铭的段,若苏铭不配合,则此事就可制衡。哪怕是苏铭在最早的时候反悔,与三荒联,那么桑相这里既然敢现身,就显然是有这十足的把握。

    苏铭沉默。他看着那外界的漩涡中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的眼中慢慢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杀机。这是他的逆鳞,而桑相……碰触了他的逆鳞!

    “你错了。”苏铭开口时,所化的蝴蝶瞬间消散,成为了苏铭的身影后,他身子一晃,直奔桑相而,一旁的三荒此刻大笑,化作的白sè蝴蝶形成了白sè的飓风,呼啸间就要淹没桑相。

    “来不及,他们的归来,是你来不及阻止的命运,唯有夺舍了三荒,你才可以重新将他们送回!”桑相凄厉的笑声中,那漩涡内的忘川河倒流之速一下子暴增百倍之多,连带着那岸边的众人,全部都身影一颤之下,齐齐被拉扯到了忘川河上,眼看就要到了这河水的另一岸。

    就在这时,突然的,在那岸边蓦然间出现了九个血sè的符文,这符文一闪之下,直接变成了一片血雾,形成了壁障,阻断了岁月的逆转,使得那漩涡在这一刹,仿佛要收拢。

    这一幕,让那桑相一愣,就在这时,苏铭带着触犯了他逆鳞的杀机,轰然而来。他心知肚明,自己之前的封印举动只有一时,不可长久,自己要用最快的时间冲出这里,将被拉入忘川河中的第九峰众人,重新送入那个世界里。

    而要冲出这里,就要先压桑相,让三荒夺舍,也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三荒无暇破坏此事,这一系列念头在苏铭脑海一闪出现后,他已然临近了桑相。

    “时间,还来得及!”苏铭眼中露出血丝,他的心神此刻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镇定,他的心在刺痛,他的神在颤抖,那天机里的一幕,似乎成为了一个yīn影,化作了不可抹的烙印。

    那里,是他这一生最在意的人们,那里,是他这一辈子最深的不舍,他不愿天机的一幕成为真实,他不愿自己失了一切后,成为了孤人!

    即便他此刻已是孤人,但他的内心还有梦想,还有期待,有这执著的追求,那追求是会有一天,他可以寻找到第九峰,可以找到他们,可以将生命,将世界持续!

    苏铭眼中的血丝越来越多,他的疯狂带着他的急速,冲向桑相的刹那,他的身体爆发出了生命中最强大的意志,这意志,是集合了四大真界,集合了他的魂,他的生命化作了最强一击!

    这一击,他当年在岁月里在那黑袍青年的面前施展过,这一击,在那血肉通道内,对三荒也同样施展,此刻……这一击中,又加上了苏铭的道神之意!

    这凝聚了一丝道无涯气息的最强一击,在这一瞬如生命绽放般的爆发开来,以身为剑,以意为刃,瞬间临近了桑相,在桑相急速虚弱中,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在这一刻回旋整个桑相的世界,甚至传递出,回旋在了苍茫中,让那罗盘上的黑袍青年,微微低头,看了一眼。

    在这轰鸣中,桑相的身体被苏铭直接穿透而过,三荒紧随其后,带着无数万年的渴望,带着一股执着的疯狂,带着对苏铭那最强一击的震撼,在桑相身体承受了苏铭这一击后,他化作了一片白sè的无边无尽的风,瞬息就将桑相笼罩在内。

    桑相凄厉的声音,三荒渴望了无数纪的吞噬,在这一瞬……彻底展开!

    桑相,算错了苏铭的决断,它以为这样的方法可以制衡苏铭,却没有算到,苏铭的xìng格从来就没有屈服,尤其是在被碰触了逆鳞之后,他要么就是在这沉默中爆发,要么……他就会选择在这沉默中灭亡。

    没有第三个选择,没有妥协!!

    算错的代价,是它加速了自己的死亡,是它成全了三荒,是它再看不到三荒的灭亡,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三荒最终吞噬了自己后,成为了这世界的完整!

    此刻的苏铭没有理会三荒对桑相展开的吞噬,他的身体刹那间冲出,一瞬就出现在了那漩涡之前,而如今这漩涡内苏铭之前布置的血sè封印,已经开始了薄弱,仿佛再无法坚持阻止来自桑相的意志拉扯岁月的倒转,甚至苏铭都看到了那稀薄的血雾后面,来自第九峰他所有送走之人茫然的面孔。

    苏铭的心越加的刺痛,他的右蓦然抬起,就要重新展开神通术法,在三荒吞噬桑相的这一瞬,重新撕开虚无,让第九峰之人重新回到彼岸,让那天机的一幕成为不可发生的片段!

    只是……有些时候,命的改变,是可以完成的,但有些时候,命的改变……却是在你面前,可你用尽了全力,也无法触摸……

    一如流年似水,浮生若梦,问人生几何,为什么总是从寒冬到夏末,又为何偏偏从幕鼓到晨钟,那过的四季里,谁在叹息,那敲响的钟声里,又有多少悲欢离合……

    是谁的弹指一挥间,花开花谢,月圆月缺,低头看的烛火中,你看到的是万家灯火……还是多少繁华锦瑟都已渐行渐远,多少璀璨华彩都已黯然失sè。

    只剩下一些记忆的褶皱,碾过岁月的轻尘,支离破碎。

    或许,这就是道。

    也是一声世界毁灭时的凄厉之笑,那凌乱的长发,紫sè的妖异,如今仿佛成为了内心的泪,那泪是血sè,可若融了暗,则变成了一种……人们知晓其名,可却不知其意的颜sè,那是……紫。

    紫,是血与暗的融合,是那血的凄厉,与暗的疯狂凝聚之下,化作了永远不能碰触的殇……将心染成了紫sè,将血沾染了暗后,也成为了触目惊心,旁人不懂的紫!

    在那紫sè的长发下,在那紫sè的双瞳中,成为了一叶独自在忘川河中走过的孤舟。

    月光下,轻看时,那孤舟……早已没有了孤寞枯坐的身影。

    唯独那河水的倒影中,还存在依稀的画面,还记得……曾经的那个带着斗笠,穿着蓑衣的渡舟人。

    苏铭的道,本是隆冬走向苏chūn,本已走到了秋……本是死走向生,本已走到了睁开眼,只是在这一瞬……他的道,改变了。

    既然苏chūn不再,我何必追求苏醒,我甘愿在那黑暗中,寻找陪伴在我身边,破碎的身影。

    既然睁开眼后看到的世界是这样的殇,我宁愿永远闭目,绽放在我眼前的会是无边无际的暗,将这暗,带给世界,将这暗,送给众生,这……或许才是我的道!——

    又是三更爆发,诸位道友,你们还有月票么!!,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