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3章 反噬!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3章 反噬!

    暗晨阵营,天狐族所在之界,灭生老人的幕中第三层,那座存在于苍茫雾气的阵法内,此刻这阵法发出咔咔之声,这声音几乎刚刚传出,就立刻化作了滔天的轰鸣巨响,在这巨响下,这阵法瞬间出现了无数裂缝,这些裂缝刹那就向外骤然的崩溃爆开。

    如有一股难以去形容的力量从其内冲出般,在那阵法崩溃四分五裂向着八方卷去的刹那,一个只有童子头颅,神sè狰狞,嘴角溢出气息,身边还有四个没有头颅的颈脖,身躯只有小半的身影,蓦然间冲出。

    在冲出的刹那,它仰天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那嘶吼中蕴含了疯狂,蕴含了狂喜,更蕴含了一种仿佛无数岁月多个纪元积累怨气的全面释放。

    四周的苍茫雾气,瞬间在这嘶吼中倒卷,这身影一冲而出,它身体仿佛是虚幻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物质可以阻挡,刹那间就穿透上方无尽的大地,出现在了第二层,再次一冲之下,穿透大地出现在了九天之上,一晃……直接从这灭生老人的幕中,瞬间飞出!!

    出现在了天狐族界内,出现在了目瞪口呆的炎裴晨皇目中,还有其旁正在喋喋不休的秃毛鹤,也在看到五面兽神残破身影的刹那,整个身子猛的退后几步,若是它身体上有毛,那么此刻必定是毛发瞬间竖起,显然是被惊吓到了。

    “你……你……”秃毛鹤张大了口,正要说些什么时,那五面兽神的残身再次仰天嘶吼,这是它第一次……在当年败亡后,真正意义的于苍穹内,发出了其阔别了无数岁月的大吼。

    在这吼声下,五面兽神没有忘记苏铭以诅咒之术将其重新凝聚出来,帮他在某种意义上战胜三荒的真正原因,随着其吼声,随着一股难以去形容的意志与威压在它身上浓郁至极的瞬间,这五面兽神的残影一晃之下,张开大口,在秃毛鹤与炎裴还有四周一些天狐族人的怔愣中,直接撕开了这一界的虚无,瞬间远去。

    “撕……撕开虚无……”炎裴双目一缩,一旁的秃毛鹤也是立刻闭嘴,全部看向那此刻被撕开的虚无中,远去的五面兽神的背影。

    五面兽神这里,在冲入那被其撕开的虚无内,一路展开全速,瞬间几乎百界穿梭,从暗晨阵营直接一界界撕开,按照其身体诅咒之力的指引,直奔逆圣阵营而去。

    其速度之快,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直接出现在了逆圣阵营,一晃之下,穿梭一界界,下一息时……他赫然在撕开了一界后,顺着那虚无的裂缝,看到了在他即将踏入的那一界内,漂浮的三座庞大的祭坛。

    更是看到了那祭坛上,此刻盘膝打坐的三个人,其中的重点是那当中的祭坛上,盘膝的老者身前,一块残骨上,正在与骨头急速融合的发丝,还有那骨头上此刻正流淌的……粉sè液体。

    “就是这三人!”五面兽神此刻唯一剩下的童子头颅,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一晃之下把那撕裂的界向外猛的再次一撕,立刻巨响惊天动地,传入到了那逆圣三人所在的界,让这三人在这一刹那,神sè全部一变。

    第一个抬头的,不是非花,也不是玄久,而是那中年男子萧松,他在抬头的刹那,立刻就看到了星空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一个狰狞的童子头颅,从这裂缝内伸出,正狞笑的看着他。

    第二个抬头的,是非花,在抬头的瞬间,非花双眼一缩,一股汗毛耸立的感觉瞬间浮现她全身,她有种强烈的感觉,在这似人非人的存在身上,她仿佛感受到了一抹熟悉,这熟悉的程度就如同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甚至在她看去时,她强烈的察觉到,似乎她与这似人非人的存在之间,有一道无形的丝线在连接!

    就在这时,那五面兽身蓦然间从这裂缝内呼啸而出。

    五面兽神的身躯,看似真实,但实际上组成其身躯的是苏铭的诅咒,这些诅咒的丝线,来自于苏铭的身体,故而这五面兽神并非真实,但也非虚幻,而是一种处于真与虚之间的存在,撕裂虚无,是其本能,也是苏铭的诅咒之力在其作用。

    可实际上,它无法去直接灭杀生命,但却可以用同样的诅咒,去让这逆圣三人反噬,故而此刻飞出后,其身瞬间一晃,直奔……非花而去!

    因为苏铭这诅咒之术的根本,就是落在非花身上,那指环与非花之间的联系,就是苏铭这诅咒之术绽放的一个点,如同因果般,先要存在了因,才可以结下一个果。

    那非花与指环的联系,就是这个因!

    此刻五面兽神狞笑,其身速度之快,使得非花根本就来不及有丝毫闪躲,立刻这五面兽神就瞬间临近,其残破的身躯,竟在这一刹那,在临近的瞬间化作了一缕缕黑丝,在非花神sè大变,骇然的一刻,穿透其衣衫,从其全身的汗毛孔包括七窍,急速的钻入。

    这一幕被萧松看在眼里,立刻双目收缩,内心咯噔一声起来不妙之感。

    说来话长,但实际上就是一瞬,在非花身子颤抖,身体被那些黑丝全部钻入后,随着五面兽神身影的消失,非花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大量的黑气,她身子颤抖中猛的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的颜sè都是黑sè。

    在这鲜血喷出的瞬间,与她冥冥中存在了联系的萧松,身子同样一震,立刻脸上浮现了大量的黑气,刹那爆发之下,他同样喷出了黑sè的鲜血,气息瞬间虚弱,神sè骇然中发出了一声惊呼。

    与此同时,玄久那里身子一震,他的双手刹那漆黑,连带着其面孔也是如黑云盖顶,身子哆嗦中猛的睁开眼,一口鲜血喷出后,他发出了一声不甘心的嘶吼。

    “怎么会出现反噬,这不可能出现反噬,我已经请了庇护逆圣的最高意志降临,这不可能……”在说出这句话后,玄久面sè再便,他的全身瞬间出现了无数黑sè的斑点,这些斑点越老越多,越来越大,甚至出现了溃烂,一股恶臭的味道直接弥漫四周,甚至其身下的祭坛,在这恶臭气息的扩散下,立刻出现了如腐蚀般的痕迹。

    仅仅是他身上有这样的黑斑,非花与萧松身上没有,但二人的气息却是越来越虚弱,面sè一片漆黑,诅咒之力在他二人身上疯狂的滋生,吸收二人的生命与修为,化作了更强的诅咒,直接落在了那玄久老者身上,这才使得此老者,出现如此的样子。

    这也就是他们三人修为不可言,若是换了修为弱一些的,早就已经化为血水,可即便他们是不可言,即便是苏铭的诅咒之术在降临这里去反噬时,因三荒的干扰使得五面兽神虚弱,使得这诅咒威力减少了太多太多,可依旧不是这三个逆圣可以对抗的。

    非花立刻闭上眼,右手抬起取出大量丹药吞下后,来不及去挪动身躯,就盘膝坐在那里全力运转修为,不是去试图对抗体内的诅咒,而是去维持自己的生机,若不这么做,怕是用不了多久,她就要在这里被诅咒的陨落。

    萧松那里同样如此,死亡的危机前所未有的降临在他的心神,使得他毫不迟疑的,与非花几乎是一同取出丹药吞下,一同全力运转修为维持生机。

    “老夫不甘心!!”唯独玄久那里,他神sè狰狞间,不顾全身溃烂,正要继续施展诅咒之术时,忽然他抬起的右手,在他的目光里,直接化作了一片黑sè的血水!!

    甚至他都没有感觉到疼痛,更是在这一刹那,他面前的那骨头,猛然间传出了碎裂之声,咔咔声响下,那骨头瞬间粉碎!!

    一同粉碎的,还有那些粉sè的液体,它们刹那就化作了雾气,很快的消散开来,唯独那根头发,依旧完整,依旧存在,可却给人一种,它是破损了骨头,粉碎了液体后,独尊在此地的感觉。

    几乎在这骨头碎裂的刹那,玄久的左臂,也无声无息间,成为了黑sè的血水,凄厉的惨笑从他口中传出时,他的脸已经开始了溃烂,对于苏铭而言,他最恨的就是这老者。

    他与这老者明明无冤无仇,可此人不知为何,偏偏要来对他计算,如此之人……苏铭也没有兴趣去寻找原因,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选择了在他的对立面,那么,就要做好承诺其怒火死亡的准备。

    或许,真正的原因,苏铭早已经知晓,从他在血肉通道内,借着其第三目看到这三位逆圣时,看到那粉sè液体的小瓶内出现的那根头发的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这头发,是属于他的,但却不是成年之后,而是一个婴儿的毛发!

    这个准备,若苏铭此刻在这里,倒也会去问一句。

    “你做好了准备么?”——

    今天的威信五个实体书幸运读者,1王宁2耀眼年华3青chūn失乐园4Ken5功夫熊猫。

    请这五位道友记得要给我地址哦~~另外下一章结尾,我会公布今天的大奖,一台掌上游戏PSP,它属于谁呢……(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