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29章 杀局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29章 杀局

    在这些干尸变成碎末的一瞬,整个血肉通道内,瞬间那朦胧的雾气大量的弥漫出来,这雾气内蕴含了一种可以催情的气息,寻常人只是闻上一丝,就立刻会全身颤抖被体内爆发出的欲望焚烧灵魂而亡.

    这种程度的气息,已经不再是催情,而是化作了一种但凡是生命体都可以被腐蚀的剧毒!

    即便是紫箬,也都没有预料到会这样,她的修为哪怕是不可言,但此刻也只能挣扎,其双目内渐渐迷离的时候居多,清醒的时候减少,全身粉色仿佛如体内有一团可以将其焚烧的火,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她作茧自缚之下,此刻在外界的天狐族内,她的族人还在不断地舞动,绽放出更多的天赋,使得这血肉通道内的气息越来越浓。

    直至四周的雾气将紫箬的身影淹没后,一声荡气回肠,足以勾起所有生命身体深处一切欲望的呻吟,在这一瞬……回荡整个血肉通道。

    那声音带着难以形容的销魂,蕴含了让人口干舌燥的诱惑,还有那种说不出的渴望,似在寻找一同去爆发出生命激情的伙伴。

    在这样的声音从紫箬口中传出时,她的脑海轰的一声,整个人无法在抵抗这里的朦胧雾气,瞬间失去了神智,可在内心深处还存在了一丝挣扎的清醒,但她的双目已经看不到了清醒,只能看到越加的迷离,她身体一片粉红,衣衫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她自己撕裂,那被雾气半遮半掩的娇躯,在这一瞬形成的诱惑,可以引诱苍穹一切生命。

    即便是不可言,也难以在这最原始的欲望之毒中,去保存清醒。

    紫箬的身体越来越粉,喘息的声音回荡间,其身躯似本能的一晃之下,仿佛要去寻找苏铭一样,化作长虹疾驰,她不能不去寻找,尽管失去了意识,但她内心深处还存在的那一丝清醒化作的本能告诉自己,若无法找到苏铭,若无法从这欲望的状态下恢复,那么今曰……她紫箬将被体内的火焚烧,即便是没有被焚烧,一旦这样的欲望之毒中的时间长了且无法化解,那么……

    她将彻彻底底成为一个没有意识只知道欲望的傀儡,一旦要是以这个样子离开了血肉通道,那么对她而言将是人生最大的悲哀,甚至会成为整个暗晨的悲哀……

    她不愿如此,哪怕是死,也不愿如此,可是……她的神智已经丧失,心神内唯一的清醒在被磨灭前,她的眼中流下了泪水。

    只是这泪水刚一流出,就瞬间气化,除了她自己……外人看不到。

    那是她微弱的记忆里,最后一滴泪,随着泪水的消失,紫箬整个人,完完全全的失去了一切意识,成为了一只被欲望左右了身体,左右了灵魂的雌兽!

    她美妙的胴体在这朦胧的雾气内穿梭,寻找一切可以让她释放体内欲望之毒的生命,此刻的她,无论是遇到任何人,都可以去不顾一切的……去绽放自己的美丽。

    或许这是悲哀的,但……这一切若非是她执意,也不会有如今这样的结果。

    在紫箬于这朦胧的雾气内游走时,苏铭在这通道下方,身子如闪电般急速前行,他的四周掀起了一层寒风,此风吹不散这已经充斥在血肉通道的朦胧雾气,它的作用是不断地吹在苏铭的身上,使得苏铭保持清醒。

    他的双眼微微有些红,但他的意识很清醒,没有太多受到干扰的样子,此地血肉通道的这种变化,苏铭此刻早已猜到了紫箬是重点。

    但以苏铭的睿智,他很快就判断出来即便紫箬是不可言程度的强者,但也绝不可能制造出这种可以让他苏铭都被影响的生命欲望之毒。

    这里面,必定是存在了一个暗中的推手,正是此人……将这里的生命之毒放大,使得这里的毒可以影响到他苏铭。

    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在苏铭的判断中,除了那所谓的灭生老人,再就是……三荒!

    毕竟暗晨也好,逆圣也罢,都是属于三荒,故而三荒就具备了无声无息在他苏铭没有太多察觉下,布置出这个局的资格。

    苏铭眼中寒光一闪,他与三荒曾在树下见过一面,此人能有夺舍桑相之力,要灭杀自己应不太会以这种方式才对。

    “这里面莫非还有第三方!”苏铭双目一闪,他能感受到这里的生命欲望之毒越来越强烈,且这里距离血肉通道的尽头,仿佛还有很远很远。

    随着苏铭目中寒光乍现,他冷哼一声,身子在这前行是蓦然一顿,右手抬起向着旁边的血肉通道的肉壁蓦然一抓。

    这一抓之下,四周轰鸣,整个血肉壁障都在颤抖,在苏铭的身前,一只巨大的手掌幻化出来,可在碰触那血肉通道的一瞬,却是被其内一股柔和之力对抗,在那轰鸣中苏铭幻化的手掌消失。

    “三荒!”苏铭双眼精芒一闪,那股从血肉通道上散出的柔和之力,正是属于三荒!

    几乎就是苏铭幻化的手掌消散的一瞬,一股更为浓郁的生命欲望之毒,刹那间从那血肉通道内释放出来,这朦胧的雾气带着粉色,刹那遮盖了苏铭的目光后,苏铭沉默,站在那里并未退后,而是轻叹一声。

    “你就这么想要将我抹去么……即便是约定了百年,可依旧还是要在某个你认为的时机下,对我出手……

    此地上不连天,下不接地,不是虚无,不是星空,没有入口,也难寻出口……想必都已经被你彻底封死,倒也是一个针对我的灭杀之地。”苏铭叹息中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大意了,自从来到这暗晨阵营后,他被那过去岁月里吞噬了一只蝴蝶的黑袍青年,被灭生老人还存在且来自苍茫的种种事情,乱了一些心神,以至于在三荒这里出现了大意。

    “你掌握暗晨逆圣,那么应可知晓这条通道所连接的地方是何处,那么你是否知道……灭生老人来自苍茫之事!

    你是否知道,在那苍茫内,还有一个穿着黑袍的青年,专噬桑相之碟!”苏铭大袖一甩间,四周的朦胧瞬间溃散,与此同时,在那血肉通道的肉壁上,出现了一个神色柔和的青年,这青年穿着一身白衣,身体虚幻的出现在朦胧中,看向苏铭。

    苏铭也看到了这青年,虽说与树下之人不大一样,但这气息,这意志,正是三荒。

    “你所说的黑袍青年是谁,我不知晓……也不想知晓,至于所谓的灭生老人,此人我观察过,的确来自苍茫,可却翻不了天。

    对我而言,你……才是最有威胁的存在。”这青年开口时,双眼一闪之下,立刻轰鸣之声惊天动地,在这血肉通道内,无边无际的生命欲望之毒,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刹那浓郁到了极致。

    “只要你是生命之一,就逃脱不了七情六欲,即便是没有了七情六欲,也存在了生命繁衍的本能,你我意志,处于一个层次,但我……已没有了载体,只剩下了意志,而你……因放不下肉身,故而存在了破绽。

    这破绽,就是你的生命之欲,以欲灭生,当你失去意识时,你就失去了意志,没有了意志,你无法与我对抗,我只需一个念头……你就可以死亡。”

    三荒的声音回荡,带着一股不容置疑之意,传入苏铭耳中时,苏铭望着那被朦胧遮盖的三荒虚幻身影所在之处,他沉默的摇了摇头。

    关于那黑袍青年,关于灭生老人,显然三荒这里根本就毫不在意,这种不在意若是在外人看去,会认为是三荒有其自信,甚至是知晓了一些唯独他自己知道的事情,所以才这么有把握,所以才可以去忽视。

    但……苏铭是与三荒一样的存在,他在这一刻的感受,是三荒……的确不知晓那黑袍青年,亦或者是明白一些端倪,但却自大了,更是小看了灭生老人。

    “你我实际……可以不是敌人。”苏铭轻叹,眼中露出一抹杀机,他身子向后退出几步,右手抬起时向着身前蓦然一挥。

    这一挥之下,苏铭的意志爆发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轰轰转动时,苏铭冷哼一声。

    “这个对苏某的必杀之局,是否是存在了第三方,苏某很是好奇,若真有第三方,苏某倒要看看谁……如此惦记在下!”苏铭冷笑,右手抬起掐诀,向着眉心蓦然一指,这一指之下,立刻在苏铭的眉心中那第三目化作的缝隙,刹那间开阖。

    随着第三目的开阖,一抹幽芒在第三目中瞬间璀璨,那光芒转眼刺目时,苏铭的第三目完全打开,露出了其内的瞳孔。

    与此同时,苏铭身前的漩涡轰鸣转动,卷着四周的欲望之毒,向着远处轰轰而去,苏铭这里眉心第三目一闪之下,整个世界在其眼中无限的放大——

    晚上还有!(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