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10章 暗晨逆圣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10章 暗晨逆圣

    暗晨阵营,桑相四翅中,被三荒占据的第二翅,这是一片磅礴的大界,此界尽管不如三荒第一界,但整体的范围也足足堪比如今的三荒三个真界大小。

    毕竟……三荒大界的范围除了四大真界外,还有神源星海,还有边缘的一些其他的空旷之处,甚至在本纪的上一个时代,整个三荒是九个真界。

    在这三荒第二界,这桑相两对大翅下的小翅中,于三荒的这一侧,其内的世界被暗晨与逆圣占据,各自一半。

    看似很大,但同样又相对的不大,可暗晨与逆圣之所以能称之为阵营,是因为它们各自有一百八十界。

    这一共三百六十界,凝聚在这三荒第二界内,密密麻麻,分割开来……

    之所以会形成如此特殊的阵营众界,是因为无论逆圣还是暗晨,他们是在本纪第二时代迁移而来,延续了第二时代修行体系与功法的同时,也延续了第二时代那种各自不同的部落组成古国的世界结构。

    暗晨逆圣三百六十界,每一个界都有一个当年的部落延续繁衍,占据一界,甚至在这两大阵营内,还设置了界会。

    所谓界会,是由各自阵营的一百八十界不同部落的族公世袭传承组成,由三大晨皇为首,组成的属于阵营内的最高权力巅峰。

    暗晨阵营内,存在了三个皇界与一个中界,这四界形成了整个暗晨阵营的中心界,其中三皇界成品字形,将中界环绕。这中界。是整个暗晨阵营的核心。每一次的一百八十部落族公界会,都在这里举行,来决定一切关乎于暗晨阵营的大事。

    至于三皇,并非恒久不变,而是从各个部落内选出,每三万年是一个周期,当这个周期过后,就要再次重新选举。能否连任晨皇之尊,要看实力,运气以及各自部落的支持程度。

    当然,修为也是一个重点,身为晨皇,必须要具备不可言的境界,才有资格来竞争晨皇,故而无数年来,实际上晨皇的交替并不频繁,除非是……在某一个时期。出现了新的不可言!

    比如当年的炎裴晨皇,就是如此。在其争取之下,不知花费了多少的代价,终取代了之前的一位晨皇,踏入巅峰。

    而如今,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一个周期的三万年,已经到了尾声,若是没有其他的不可言出现也就罢了,可偏偏……这一次在暗晨阵营出现的不可言,是两个!

    一个是当年被炎裴取代的虹祖,一个则是华中部落出现的天骄黄台。

    这二人显然是要争夺晨皇之位,使得整个暗晨,暗流涌动……不过这场侵入三荒的战争,却是让这一切变的更为破朔迷离,最起码在战争时期,这暗流不可能翻起,否则的话,有逆圣在旁虎视眈眈,这种相互的合作会瞬间崩溃。

    此时此刻,在这暗晨三皇界,属于炎裴的大界内,一片无垠的沙漠中,存在了一片绿洲,绿洲里有一男一女二人,正坐在一出案几两边,目光落在案几上放着的一枚黑sè的玉简,二人神sè有些迟疑。

    “这就是炎裴几个月前送来的玉简,那位……恐怖的存在,即将到来了。”沙漠的风吹来,带着干燥,可在落入这片绿洲时,又化作了轻柔,带着一股凉爽落在二人身上,将那女子的秀发吹起,露出了一张足以让人看去,砰然心疼的俏脸。

    她是暗晨阵营内,来自东汲部的紫箬晨皇。

    一身紫sè的长裙,一头黑sè铺散的秀发,一张jīng致到了绝美的面孔,还有那眉心中几片紫sè的两晶,化作了这位在暗晨阵营,声名赫赫的晨皇紫箬。

    她轻声开口时,抬起螓首,美目从那玉简上移开,看向了案几另一侧,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

    这老者双目炯炯有神,神sè不怒自威,尤其是双目开阖间,竟在其眼中可以看到竖起的双瞳,一个黄,一个红,使得他整个人颇为诡异,即便是如今坐在那里,也仿佛可以改变这世界的规则。

    他,便是暗晨阵营内,最强晨皇……苍三奴!

    “此人拥有灭杀不可言的修为……融合了三荒某个真界的意志,更是封印了一个不知以什么方式苏醒的上一纪强者……

    他的气息让炎裴联想到了那些沉睡的老家伙……本纪最强么……”老者淡淡开口时,双目的瞳孔都在收缩,可隐隐间似带着一抹要燃烧的战意。

    “不知若老夫的修为全开,在解除了封印下,能否击杀了此人,若真将此人击杀,会不会让老夫的修为,再次突破!”老者沙哑开口,眼中战意蓦然浓郁起来。

    紫箬皱起眉头,看了眼前这老者。

    “可炎裴之意,是让我等对此人恭敬,对他来此地的一切事情全力配合,这对我暗晨阵营只有利处,没有弊端,甚至这可能是我们入主逆圣的一次机会!”紫箬轻声说道。

    “机会?那是炎裴xìng格中的奴xìng又发作了,灭杀不可言,很难么……”老者低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紫箬。

    紫箬沉默。

    “对老夫来说,灭杀不可言,同样可以做到,即便是此纪之前的强者,老夫……已杀了三个,而他则只能封印,此人若不来暗晨也就罢了,他若来了,此人就是老夫的猎物,杀了他,老夫从此四奴!”老者大袖一甩,站起了身。

    “此事就这么定了。”老者神sè露出果断,话语间身子一晃,踏入虚无而去,只留下这绿洲内的紫箬晨皇,望着案几上的玉简,暗叹一声。

    “一个人若太过自信,则会看不清自己,苍三奴所杀的三个前纪强者,都是那种放弃了永恒,自行将神魂分离,本就有了死意之人。

    而炎裴的玉简内所描述的……那被封印的前纪强者,分明是极为强悍的那一种!

    这苍三奴自己寻死也就罢了,我的部落以及那些依附于我的其他部落,绝不能得罪那苏铭!

    不过……”紫箬银牙一咬,起身一晃,消失在了这星辰绿洲上,于半空时她身影一顿,双眼露出奇异之芒,似被此刻突然浮现在脑海的念头环绕,渐渐面孔微空,但双眸的光芒却是越加的明亮起来。

    “此人既如此强大,被炎裴称之为本纪最强,那么……与这样的强者若是能孕出一子……这种血脉下出生的孩子,未来必定也同样不可限量!”想到这里,紫箬的俏脸更红了一些,她修行至今始终没有道侣,也一向认为不需要道侣,只是在她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想要拥有自己子嗣的遗憾。

    只是,放眼整个天地,她认为没有哪一个男子是最优秀的,即便是那苍三奴,可如今,苏铭的名字,出现在了她的脑海内。

    “不过这种老怪不可能会同意此事……还需想些办法才是。”紫箬怦然心动,脑海中这个念头一旦滋生,就怎么也无法挥散,反倒是越来越强烈,那种谋算强者的危险带来的感觉,让紫箬深吸口气后,于其身后赫然出现了模糊的虚影,看那虚影的样子,分明是一片莲花,其上有一只白狐,栩栩如生……

    她的神sè内蓦然间露出果断,身子一晃,消失天空。

    与此同时,在这三荒第二界内,逆圣阵营中,一枚同样的玉简也放在了三个人的面前,那三人,同样是一个老者,一个女子,最后一个则是中年。

    老者正是玄久逆圣,至于那女子,苏铭即便是没有亲眼看到真人,但也绝不会陌生,此女……正是当初三荒缺口出现前,降临指环至宝的此界逆圣非花,也正是此女,让当时的秃毛鹤,神sè出现了茫然与复杂。

    至于最后一个中年,他神sè平静,唯独目中带着一抹yīn翳,盯着玉简,冷哼一声。

    “本纪最强……那炎裴晨皇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沉睡谷内,任何一个前辈苏醒,都可以称之为最强。”这中年男子,是逆圣阵营内第三位逆圣,其名萧松。

    “炎裴此人看似冷漠,实际xìng格颇为谨慎,一向审时度势……此人几个月前送来这玉简,告知我等这位苏铭会来,此事……想来是存了歹念,只不过凭此也能看出,他对那苏铭,极有信心,这是要借对方之手,来对我等威压。”玄久轻叹一声,沙哑的开口时,神sè露出一抹果断。

    “罢了,老夫就来算一下,这苏铭此人,到底有何威胁!”玄久双目一闪,右手抬起时在其手心内出现了九块不规则的兽骨,左手在上一拍,双目蓦然闭合,展开了其天赋神通,要去算一下苏铭。

    萧松神sè一振,立刻凝神看去,他知晓玄久此术的强大,即便是那些沉睡的老怪,也可被玄久算出因果,此术……从未失败过。

    唯独非花那里,神sè有些茫然,她至始至终都看着远处,隐隐间其内心,不知怎的……出现了一抹颤动,仿佛她生命中某个最重要的存在,出现在了这一界……

    微信公众号,好麻烦!!!(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