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38章 梦中可曾又一秋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38章 梦中可曾又一秋

    “蛮妃……”

    “拜见蛮妃……”

    “蛮妃之尊,蛮族之尊……”阵阵驳杂的记忆,随着苏铭的神识以这圣岛为中心,向着四周急速蔓延,转眼就覆盖了整个蛮族的世界后,从整个蛮族之修被笼罩在苏铭的意志下,他获得了这些人几乎所有与蛮妃有关的记忆。

    只是这记忆不完全,只是一些零碎,除非苏铭加大神识之力,那样的话他必定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答案,只是代价……将是蛮族之修几乎大半,都会神识崩溃而亡。

    许久,古筝之声再次回旋时,苏铭的神识收回,他看到了很多人的记忆,其中几乎所有蛮族对于蛮妃的感觉,都是敬仰。

    那是一种象征,蛮族jīng神的象征,从蛮族之修内心对蛮妃的尊敬上苏铭可以看出,这千多年来,对于一盘散沙的蛮族,若非是方沧兰的存在,怕是早就消耗在了各自的残杀之中。

    苏铭沉默,他没有得到真正的答案,可同样的也得到了一些答案,带着一抹愧疚,苏铭看着身边在那古筝旁,奏着筝声,诉说无言孤独的方沧兰,他右手抬起向着四周蓦然一挥。

    这一挥之下,立刻在苏铭的意志中,岁月于此地蓦然逆转开来。

    十年前……方沧兰站在窗旁,看着远处的rì落,身影萧瑟中,带着一抹失落,她的身后有命族之修低声说着蛮族之事。

    二十年前……方沧兰弹着古筝,绝美的容颜如雕像,亦或者她的确就是一个活着的雕像。

    三十年前……蛮族各个岛屿都派出使者前来祭蛮,在这圣地的岛屿上,接近数万人弥漫,向着方沧兰膜拜。那高呼蛮妃的声音回荡,穿梭了岁月落入苏铭的耳中。

    四十年前……

    五十年前……直至百年,方沧兰的生活除了每个一些岁月出现在蛮族之修的面前外,最多的就是在这宫殿内,静静的弹着古筝,静静的在窗旁看着外面的天空。

    二百年前,夜空的雨水凝聚了月光,洒落大海之时如月sè成为了晶莹滴落,窗旁的方沧兰。身影单薄,任由窗外的风卷着雨水吹来,淋在身上。

    一夜雨……

    三百年前,方沧兰那一如既往的平静不再,她的脸上时常看到挣扎。看到迟疑,看到一抹无奈,唯有古筝的陪伴,似才可以让她平静下来,无论飞雪,无论落雨,都在这不是牢笼的牢笼内。默默地度过。

    四百年前……

    五百年前……苏铭看到了方沧兰在这宫殿的一切时光,她看着方沧兰从挣扎到了安静,又从安静变成了习惯,又从习惯中。渐渐化作了黯淡。

    那不是闭关,若是闭关的话,千多年的时间或许并非煎熬,转瞬即逝。可这是在一个宫殿内,活生生的千多年。这岁月足以将人击垮,尤其她只是一个女子。

    六百年前……

    七百年前……直至千多年的岁月在这逆转中,于苏铭的眼中一一看到,他看到了这宫殿的修砌,看到了千多年蛮族之人的朝拜,看到了整个蛮族在方沧兰的平静下,从一盘散沙变成了如今的jīng神之魂。

    他也明白了,为何在这蛮族的世界中存在了如此浓郁的缘法之力,这一切……都是因为方沧兰。

    一直到了在苏铭的目中看去,这圣地山峰的宫殿还没有修砌时,这里只是命族的一处岛屿时,他看到了牙蛮,血煞,天启,无双等人,这些当年被苏铭册封,赐予了部落繁衍之地的曾经强者,他们与方沧兰,默默的在这山峰上,看着远处海水起伏。

    在他们旁边,还有一个温和的男子,这男子同样默默的站在那里,那是……二师兄。

    “我要走了,要离开蛮族大地,去外界……去寻找小师弟,你们的蛮神。”

    “遵从此地意志的烙印,我不知道在离开后,我的记忆是否会完整,是否会丧失一些,但我有种感觉,这一次的离开,我会忘记一些事情……

    对于蛮族的记忆,会模糊很多,这是代价,是获得修为,是被此地意志烙印的代价……”

    “如今,在我还清醒的知道自己的记忆时……我觉得,蛮族需要一个象征,尽管我不是蛮族,但我的小师弟是蛮神,你们……需要一个让族魂凝聚的象征。”

    “她将是蛮妃,以四代蛮神妃子的身份,凌驾于一切之上,凝聚蛮族散落的魂,这是我的建议。”

    ……

    岁月的画面,在苏铭的眼前支离破碎,如一面镜子的打破,那些碎片消失在了虚无里,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时间,回到了此刻,回到了苏铭凝望方沧兰时,耳边古筝之声的遥远。

    他看到了方沧兰在这岁月里的一切故事,看到了她夜里打坐时眼角的泪,看到了她的等待,看到了她为了蛮族付出的所有。

    这是一个很坚毅的女孩,一个可以为了蛮族牺牲所有的女孩,亦或者……她并不全都是为了蛮族,更多的是为了苏铭。

    千多年或许并非漫长,可真正漫长的是你不会知道,这一切到底会有多久,在这宫殿内,在这不是牢笼的牢笼中,你会等待到什么时候。

    或许……是死海枯竭的那一天。

    依稀间,苏铭此刻目中这个明显比当年要苍老一些的女子,渐渐与记忆里那在南泽岛山峰上,于风中默默看着自己离去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我……回来了。”苏铭神sè柔和,内心的愧疚越来越浓,在之前的逆转千年中,这愧疚的浓郁已经深深地埋在了他的魂中,无法抹去,无法消散。

    对于方沧兰,苏铭分不清是什么感情,当年也好,如今也罢,这感情在时光沉淀后,如今化作了一杯千年的酒。

    这酒喝下后,只有亲自品味的人,才会知晓其味道,它会化作三个字,在苏铭说出口时,他的声音尽管柔和,可却已经沙哑。

    古筝之声刹那间一顿,方沧兰的身子微微的颤抖,她抬起头,缓缓地转过身,看到了身边不知何时,出现的身影。

    那身影的样子陌生,气息也陌生,但那双眼睛,那眼睛里露出的柔和,却是方沧兰梦中不知出现了多少次的瞳。

    她的神sè平静,可在这平静之下,却是有无言的激动与复杂,化作了眼角的泪水,流了千年……

    “邯山钟下,你我结缘……”苏铭喃喃,右手抬起穿过方沧兰的发丝。

    “第九峰上,你我相见……”苏铭的声音低语,方沧兰的咬着唇,怔怔的看着苏铭,她努力要让自己平静,努力的不愿让泪水流下,可却做不到。

    “巫蛮战起,再见已是人荒……”苏铭抚摸着方沧兰的发丝,轻轻地将其拉入自己的怀里,在方沧兰的螓首埋在苏铭胸口的一颤,他感受到了方沧兰的心跳,感受到了她的眼泪中蕴含的千年的苦涩与等待。

    “南泽岛,遥遥相望,离开时,我曾远远的看了你一眼……”苏铭望着胸口的女子,内心的愧疚,让他再也说不出话语。

    情,已无言。

    是谁,将这千年的相思,捻得悠悠长长,从天荒大陆还在,走到地老汪洋成岛……芳华一刹,哪里是初见……

    那些曾经的相识依稀还在,却在风云变幻千年中,如尘埃落江,寻已无痕。

    窗外风雨衣袖飘舞,月sè不忍轻轻走来,年华唏嘘,惹离愁……何事更添忧。

    梦中可曾又一秋。

    低眉回首,埋入胸口,往事依稀,分不清这一刻是梦,是愁……

    依依轻叹,眼角泪流,那泪水里似映着曾经山峰上与风起舞的身影,这身影站在岁月里一直等到了容颜的芳菲,仿佛在这一刻,随着那叹息,倾诉了她的又一次无言。

    只叹若彼此都是生命中的过客,那么心也就不痛了,叹息也只是一瞬,超不过三息……只叹如果人生能够重来,那么若不相识,或许就可以不相知。

    如果不曾见,或许彼此就不相欠,便可如幽兰匿谷,看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又可云淡风轻,古筝相伴,于夜倚坐月下,巧笑嫣然,于午睡眼朦胧,骗了午时的梦,也骗了自己的情……

    长发幽香,素袂洁颜,不问前世今生来世,无yù无求,心静……不会痛。

    苏铭将沧兰入怀,那柔弱的身躯,让苏铭的心出现了痛,这痛很深,可却迟到了千年,如今怀中的女子,已不再是千多年前从身边吹过的清风,而是润入他的心底,成为了永恒。

    看不到的沧兰双眼,在苏铭的胸口望着宫殿的窗,看着外面的不散的黄昏秋sè,那秋意的阳光,如穿越千古缠绵的思念,喃喃了一句,埋在这女子心底,当年说不出口的风语。

    “我忘记了沧海桑田,忘记了芸芸众生,忘却了自己,却还是忘不了你……”——

    推荐一书,书名《圣规》书号2886158,我自己看了,还不错,就是书名难听了,大家可以去看看,如果不错就收藏支持一下。,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