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36章 南泽岛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36章 南泽岛

    在这蛮族死海波涛翻滚,天空应落下之rì逆转而起,重新屹立中天之上,从其黄昏余晖变成了万丈瞩目的刹那……

    整个蛮族之修,一个个因体内血脉沸腾,尤其是命族之人更是心神震动的一瞬……

    远在蛮族世界之外,yīn死漩涡的深处,有三股古老的意志仿佛从沉睡中苏醒……

    “蛮族有变……”

    “此变当熄……”

    “是他……”在这三个意志苏醒的一瞬,立刻有轰隆隆的狂风从它们的意识中掀起,此风无影无形,呼啸间顺着yīn死漩涡的旋转,直奔……蛮族世界而去。

    这风,不是它们意志的降临,而是他们一个意念形成之风。

    与此同时,蛮族世界内,因太阳的逆转升起,因血脉的沸腾之意,无数的蛮族修士,无论在哪一个岛屿,无论在做什么事情,都齐齐的身躯一颤之下抬起了头。

    曾经的东荒蛮族五大强者之一,牙蛮,这被当年苏铭赐予了藏龙宗山门作为部落繁衍,而后死海弥漫大陆碎裂之下,占据了一座孤岛,被如今蛮族视为九大势力之一的牙蛮部,此刻其内山峦深处的密室中,牙蛮数百年一动不动的身躯,此刻猛的一震,抬起了头,神sè中露出一抹迟疑……

    同样的,在这死海的诸多岛屿上,一些当年的强者,如今依旧还存活之人,他们也在各自的打坐中睁开了眼。

    还有在那命族圣地山峰中充满了洪荒气息的宫殿内,回旋于四周的古筝之音猛的一顿,蛮族的蛮妃方沧兰的双手在古筝上静止。她渐渐抬起美丽的螓首,目中露出一抹迷茫。

    一切蛮族之修,都在这一刻,因这一切的出现。出现了变化。

    只是这种血脉震晃的感觉,灵魂激荡之意,仅仅是出现了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立刻被一股从天空上无声无息降临的风。势如破竹一般在吹过中烟消云散。

    仿佛此风内存在的意志,绝不允许蛮族之中出现任何变化,尤其是这种可引动整个蛮族血脉的一幕,更是不被允许。

    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成了一场幻觉,那天空升起的天阳被风扫过,似化作了强大的威压,使得这太阳慢慢的重新下沉,再次变成了夕阳。

    那风无影无形,回旋之时。苏铭猛的抬头。他眼中露出一抹jīng芒。他清楚的感受到,在这突然降临的风中,存在了当年那三个古老的意志思绪。

    他冷哼一声。随着目中jīng芒闪耀,他的意志骤然冲向天空。与那无形的风毫无保留的刹那间碰触到一起,这是四道意志的碰撞,这碰撞的轰鸣外人无法听闻,唯有苏铭与那三个古老的意志才可以感受的清楚。

    轰鸣回旋间,苏铭的意志夹带着真界天意,横扫之下,那三个古老的意志猛的倒退开来,刹那间消失在了蛮族的世界中。

    苏铭这里身子一晃,退后几步,抬头时目中露出杀机,这三个古老意志,是苏铭此番回到蛮族世界必杀之人。

    方才的短暂接触,苏铭并没有获得压倒xìng的优势,而是与这三个古老意志势均力敌,可若是在道晨真界内,那么必定是另一个局面。

    天空的太阳,似被永恒的定格在了黄昏,没有升起,也没有下沉,苏铭双目闪烁了一下,低头看了看下方命族的岛屿,沉默中迈步远去。

    这三个古老的意志之前不是降临,而是意念而来,如今离去后苏铭若追击下去,或许能找到这三个意志沉睡之地。

    可苏铭刚刚回到蛮族世界,他还没有看到几个故人,他不愿此刻就离开。

    苏铭走在半空,死海在他脚下翻滚,直至远处出现了一片黄昏中的岛屿,那岛屿的样子与苏铭记忆里有些不同,可苏铭依旧还是认出了,那是……南泽岛。

    岛屿外,海水中,此刻有长笑传出,那笑声带着爽朗之意,传遍四周之时,也引起了苏铭的目光。

    他看到在那死海中此刻有一条百丈左右的海龙在翻滚嘶吼,于那海龙的头顶,站着一个男子,这男子身子并非魁梧,反倒有些弱之意,穿着一身白袍,灰发飘摇间,其右手死死的抓着海龙的须子,左手握拳轰在海龙眉心,一拳,一拳,使得那海龙发出凄厉的嘶吼。

    看着那一头灰发的白袍男子,苏铭双目一凝,渐渐地嘴角露出了微笑,此人苏铭不会忘记,那是……

    “白爷爷英勇无敌,南泽第一,是最厉害的了,这次出海又有收获,这条海龙给我吧,好不好啊。”在那岛屿的沙滩上,一个看起来只有岁大小的孩童,正拍这手向着海面上轰击海龙的白袍男子大声的喊道。

    在这孩童的身边,站着一个满脸温柔的女子,这女子慈爱的看着那孩童,笑眯眯抬起头,看向海面上正轰击海龙的大汉。

    “就你这小娃嘴甜。”那白姓男子抬头发出爽朗的笑声,身子一晃直接抓着那条奄奄一息的海龙直奔岛屿,临近沙滩之时其右手抬起一甩,立刻那百丈海龙竟被他直接抡起,轰的一声砸在了岛屿沙滩上,掀起了大量的沙土。

    其身随之也一晃之下,出现在了那孩童的身前。

    “参见白前辈,小孩子不懂事,请前辈不要介意。”孩童磅礴的女子,立刻轻声一拜。

    “无妨无妨,这小娃很讨人喜欢,牙九,这条海龙给你了,记得要让你把生晶取出,那可以能让我蛮族修士增加寿元的重要之物。”白袍男子摸了摸那孩童的头,笑着开口。

    那孩童立刻欢呼起来,很是雀跃的样子,看的其旁那女子目中慈爱更多。

    此刻南泽岛远处,有十多道长虹急速飞来,刹那接近后,在最前方的是三人,这三人看不到苏铭,可苏铭却能看到他们。

    他看着白袍男子,看着那孩童旁的女子,又看着来临的十多人里这当前的三人,神sè内露出追忆。

    “参见白前辈,恭贺前辈归来。”这三人是两男一女,看起来约莫是中年的样子,只是那神sè上的沧桑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年纪不小。

    这三人里,一男一女明显是夫妻,至于另外一人,则是一个青袍男子,此人神sè冷峻,似没有丝毫情绪存在,站在那里便有寒气散出,仿佛生人勿近一般。

    “子烟女娃,这条海龙让你儿子要走了,你记得要把生晶给他取下。”白袍男子看着三人中的那唯一的女子,笑着说道。

    “多谢前辈,犬子年幼若有不懂事的地方,还请前辈不要介意。”那女子正是子烟,她含笑向着白袍男子一拜。

    苏铭在半空,望着南泽岛上这几个熟悉之人,那白姓老者苏铭不会忘记,那是……白常在,当年的蛮族,苏铭与白常在只见过几次面,但此人给苏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此刻再次看到,苏铭在白常在身上感受到了沧桑与岁月流逝的痕迹。

    那孩童,是子烟与牙木之子,看其年纪应该是最近几年才出生,至于另外那个女子……除了婉秋,没有别人。

    如当年一样,婉秋依旧是独自一个人,当年的傲气已经消失,尽管并非人妇,但在她身上如今存在的,唯有如水般的温柔。

    至于子车……或许是当年在苏铭身边,被影响的太多,再加上其自身的一些无法改变的事情,故而哪怕千多年过去,他变的越来越冷漠,但苏铭知道,以子车的xìng格,在这冷漠的外表下,存在了一颗执着的心。

    “方沧兰……去了哪里。”苏铭喃喃,他的目光看向南泽岛,没有找到方沧兰的身影,苏铭摇了摇头,他没有去展开神识瞬间探查整个蛮族世界。

    非他不想,而是不愿,有些时候,知道的太多是一种残酷,若一下子神识弥漫整个蛮族,苏铭立刻就能知道当年的故人里,谁已不在。

    可这样的结果,他不想要,他宁可不去知晓。

    “罢了,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又岂能一直等待下去。”苏铭沉默,他想到了当年离开蛮族大地时,方沧兰站在山巅上的娇柔身影,那是仿佛风一吹就可散去的女子。

    苏铭低头看了眼子车,又看了看婉秋身边的孩童。

    “牙九……这个九,可是追忆第九峰么……”苏铭想到了子烟与二师兄之间已经逝去的缘,轻叹一声,向着南泽岛的沙滩,走去。

    他的脚步不快,当他的双脚踏在南泽岛上时,这里的人们,没有察觉到此地多出了一个人,甚至在他们看去,苏铭的身影是不存在的。

    白常在察觉不到,子烟夫妻也无法察觉,婉秋也是如此,唯有子车,其身忽然一震,仿佛冥冥中感受到了什么,抬起了冷漠的头,看去时,却一无所获。

    还有就是……那个孩童,那个苏铭想要让他看到自己的孩童,他睁着大眼睛,看着从沙滩上走来的苏铭。

    “你叫牙九?”在那孩童的身边,苏铭蹲下身子,摸了摸这孩子的头,柔声开口。,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