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234章 故人……

第1234章 故人……

    方沧兰蛮妃之称,并不是她自命出来,而是因蛮族失去了四代蛮神后,为了稳定整个蛮族的需要,故而被当年苏铭还在蛮族时的一些老家伙,共同决定的安排.

    蛮族不可再乱,尽管没有了仙族,但死海的扩散,大陆的崩溃,一处处岛屿如星图铺洒,也就造成了蛮族中很是缺少凝聚力。

    各个岛屿全部都是读力,没有一个精神的象征,也就没有了一个未来的希望,尤其是在四代蛮神失踪的情况下,可谓是一片散沙。

    若长久下去,蛮族……将不再是蛮族,他们失去了蛮魂,失去了蛮的意志,只能最终一一的陨落在岁月以及海兽甚至天空外来之凶的杀戮下,直至断绝了血脉,使得蛮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这样的蛮族,不是方沧兰想要看到的,于是她在沉默过后,当年选择了同意,选择了成为一个活着的雕像。

    她不可以此生再有什么伴侣,甚至不可以经常的显露在外人面前,她要保持神秘,要保持高贵,一切言行要符合蛮妃的身份,或许一年两年,哪怕是十年八年,对很多人来说也同样可以如方沧兰般接受,但……若是百年千年的话,那种孤独的感觉,绝非常人可以承受。

    高高在上,不是傀儡的傀儡,不能轻易外出,甘愿成为活着的塑像,来作为蛮族的精神象征,来提醒无数后起的蛮族之人……蛮神,不是传说,而是真正的存在,哪怕他们看不到蛮神,但他们可以看到蛮妃。

    有蛮妃在,那么失踪的四代蛮神终有一天会归来,会回到蛮族大地,会带着他们……崛起蛮族!

    这是他们的希望,这是他们的美好,同样也是所有蛮族的坚信,正因为方沧兰的身份与存在,所以这么多年过来,尽管蛮族的各个岛屿摩擦不断,甚至也有过一些较大的战争,可终究,即便是交战的双方也都全部以身为蛮族为荣,都会在每隔一段时间,来到此地膜拜。

    在他们的心里,命族是蛮神留下的部落,而蛮妃……则是在这大地上,最高贵的存在,只要方沧兰一句话,他们可以为此付出全部。

    海兽也好,天空外界之凶也罢,在这千多年的每一次侵犯,都会在方沧兰的号召下,凝聚整个蛮族之力,与命族一起奋战!

    每一次的坚持,使得这份凝聚力越来越强,使得方沧兰身为的精神象征,成为了蛮族魂的一部分。

    能做到这一切,除了四代蛮神曾经的影响力以及那些当年还存在的老家伙们各自的统筹安排之外,方沧兰的亲和,也是重点。

    还有就是在方沧兰的坚持下,这整个死海,整个蛮族世界内所有的岛屿上,都存在了一个蛮使,每一个蛮使都如智者,他们的身份不如蛮公,但他们的使命与蛮公一样,教化后辈,开蛮启,使得每一个长大的蛮族之人,都从小就被灌输了蛮神的至高之意。

    可以说,在没有蛮神的这千多年,在蛮族大地经历了碎裂,化作了先天姓就存在了要分裂迹象的海域岛屿后,依旧保持了完整,甚至在精神上更是超越了以往,凝聚的族魂越加旺盛,此事……方沧兰,当居首功!

    可此刻站在命族圣地岛屿宫殿中的方沧兰,她看着窗外的天空,她自己明白,苏铭……是不可能回来的。

    或许会吧,但也是不知多少年后。

    轻叹一声,方沧兰默默的转过身,坐在了案几上的古筝旁,闭着眼,弹起了阵阵曲音,那古筝之声回旋,带着一抹孤独,一抹惆怅。

    苏铭站在天空,看着下方的无尽死海,那海水漆黑如墨,海中岛屿众多,几乎每一个岛屿上都存在了不少蛮族之人,苏铭默默地在天空走过,看到了一处又一处的岛屿,试图寻找那些岛屿上熟悉的人。

    可最终……他没有找到,这里的蛮族或许有曾经在他的时代里存活至今之人,但却不是他熟悉的那些,仿佛记忆里的熟悉,已经在过往中飞灰湮灭,成为了尘埃,消散在了岁月中,想要去寻找,是怎么也找不到的遗憾。

    “物非人非……”苏铭喃喃,默默地走着,其旁的秃毛鹤此刻也是沉默下来,茫然的看着大海,它也找不到了往曰的巫族,找不到了那些曾经的部落里,或是对它供奉,或是对它追杀的人们。

    “我还记得南泽岛……”苏铭沉默中抬起头,看向远处,正要迈步前行时他神色忽然一动,侧头望向远方。

    他的目光可以穿梭距离,清楚的看到了在远处的海面上,正有三个人,两前一后,相互展开追杀。

    那前方的两人一男一女,后面的则是一个老者,显然是那老者在追杀这二人。

    苏铭的目光在这三人身上一扫,神色渐渐露出一抹古怪……这三人,在他的记忆里都存在……海水波涛翻滚,正疾驰逃遁的二人,男的看起来约莫中年的样子,其修为不俗,竟已到了祭骨后期,但这男子显然绝非其外表所看的中年,应是年纪更大不少,只不过不知修炼了什么功法,故而看起来只是中年的模样。

    其旁有一个少妇,这少妇的样子显然比这男子苍老一些,但其样子秀美,更带着一股妩媚之意,若是容颜能再年轻一些,必定是极美之人,其修为生涩,散出的气息也是祭骨,不过只是初期罢了。

    这二人此刻一起逃遁,但相互之间似存在么某种关联,那男子颇为照顾这少妇,否则的话,若他自己逃遁,将会更快不少。

    至于追杀这二人的,则是一个老者,这老者神色威严,修为散开之下,是蛮魂初期的样子,且此人目光炯炯,杀机毕露,显然是多年杀戮之修。

    “你们两个小辈之人,今曰看你们能逃到什么地方,敢来老夫岛屿盗取元花,实在是找死!”那老者冷哼一声,言辞带着杀机,身子呼啸间直奔二人追去。

    那中年男子面色苍白,双手掐诀喷出一口鲜血,施展了秘术一把拉着那少妇,速度更快。

    “前辈何必咄咄逼人,我二人之前请求赐予一朵元花,对于前辈而言并非多么贵重之物,可对我们来说,那是救下犬子的救命之药。”那少妇面无血色,带着近乎哀求之意急急开口。

    “笑话,即便是对老夫而言不是多么贵重,但岂能随意给人,尤其是你二人风评之差,不伦苟合之辈,岂能被老夫赐元花,若真如此,老夫必定叫同辈笑话。

    哼,若是换了当年老夫还是天寒宗左教之时,莫说你二人来盗取元花,就算是没盗取之事,被老夫看到也定会直接灭杀,伤风害俗,不知廉耻!”老者言辞冷漠,句句如刀,割在那少妇与男子的心中,让他们面色越加的苍白起来,可却说不出任何反击的话语。

    “我们可以说出你姑姑……”那少妇惨笑一声,看着拉着自己手的男子,正要说些什么时,那男子眼中露出果断,猛的一把将那少妇直接向远处抛出,借自身哪怕是停顿之力,将那少妇送出数百丈外。

    “不要再说出此话,颜鸾,我来断后,你速去救下琳儿!!”这男子大声开口间猛的转身,死死的盯着急速追来的老者,目中露出同归于尽的疯狂。

    “方木!!”那少妇流着泪,她不理解方木为何对其姑姑那里似存在了某种不可改变的隔膜,那是哪怕死,也都不愿去认亲的沟壑,很少有人知晓他是蛮妃的子侄……也很少有人知晓,蛮妃的本命与部落,她唯有银牙一咬,直奔远处疾驰。

    这少妇与男子,赫然正是当年颜池部的族长颜鸾,还有便是那当年还是孩童的安东部族长之子,曾被司马信看中留下蛮种的方木!

    如今千多年过去,当年的孩童已经长大,成为了如今的中年,而那当年的颜栾,竟与他……结下了缘,且看他们之前的话语,显然是已经有了子嗣。

    或许,若蛮族没有经历大变,他二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在一起,但变故的出现,大地的崩溃,死海的蔓延,邯山的淹没,一切的一切,间接的改变了二人的命运。

    “周山,你何必如此羞辱我夫妻二人,颜鸾的确是当年友族长辈,但我二人没有血脉关联,有何耻笑之处!”方木眼中露出血丝,嘶吼间全身修为轰然爆发,在这爆发之下,是要进行自爆的征兆。

    那老者,正是周山,当年在邯山城内,被天寒宗派出灭杀邯山老祖之人,如今多年过去,此人修为也进入到了蛮魂境界。

    周山冷哼一声,身子没有丝毫停顿的,直奔方木而去,其右手抬起,在那方木双目疯狂要自爆的刹那,蓦然向着方木一按,目中露出一抹讥讽之意。

    就在这二人相互接近的刹那,远处颜鸾眼泪流下,若非是要回去救其子嗣,她必定要随着方木一起与那周山同归于尽。

    就在这一瞬,忽然的,一声叹息从虚无中传出,这叹息的回荡,如瞬间静止了天地一切运转,让三人的身体猛的……静止一顿。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