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85章 生之路(第一更)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85章 生之路(第一更)

    “众灵殿,传说中所有先灵起源所在……”苏铭目光落在那骸骨上,皱起了眉头,这骸骨带着沧桑之意,显然在此地已经不知多少岁月。

    而这众灵殿,则是与外界完全分离,若不是那沉阳符,苏铭也不可能踏入这里,且被困在此地四年的时间,望着那骸骨,骸骨空空的头颅双目,似也在凝望苏铭,隐隐带着一丝嘲讽,嘲讽苏铭妄图离开此地的想法,嘲讽苏铭的未来,或许会与他一样,在这样的一个洞府内,等待自己血肉失去,成为骨头的那一天。

    黑色的骨头,或许是在死亡后岁月于骨头上的沉淀所导致,也有可能……是与苏铭一样吞下了更多的凶兽血液,使得其身体不但血成为了黑色,连带着骨头也是如此。

    “祭祀……祭品……”苏铭轻叹,他还记得四年前沉阳符不知原因的被引动后,将自己传送而来时,那从沉阳符内回荡的嗡鸣之声。

    “没有祭品,祭主自祀……这里的祭主,应该说的就是我,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是我无意中的某个举动,符合了这沉阳符无数年来的某个开启的条件。

    只不过此后我的什么举动,使得沉阳符在开启后,我无法完成,故而受到了惩罚,这才被当成了祭品传送到了这里。”这个问题,实际上几年前苏铭就已经想明白了,所谓的祭品,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噬空分身的灵魂。

    也只有这样的被天香阵独立出来的意识,或许,才隐隐符合祭品的条件,隐隐符合众灵殿三个字中的灵。

    只是当时噬空分身的魂,被苏铭收走,这就等于是在开启了沉阳符后,将其祭品拿走不再祭祀,于是便出现了此后的一幕幕。

    “这里既然能有这骸骨出现。既然我可以被传送而来,那么哪怕此地或许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开启过,但在此地,必定还是存在了不少这样的骸骨,甚至极有可能,还存在了活人。”苏铭双眼一闪,这是他四年来不断寻找的答案,想要离开这里。找到这里还存在的活人,将是一个方法,即便是没有得到答案,但也可以更了解这所谓的众灵殿。

    沉默片刻。苏铭看了看洞府外白色的天空,他知晓外界白色的雾气会持续七天,七天后雾气的颜色会改变,随着改变,会出现不同的危险,直至红色再次降临大地,这如同一个周期。

    再次转头看了一眼这洞府,苏铭神色露出坚定,他已经在这洞府内滞留了数年的时间。始终只是在四周环绕,于那红色降临之前赶回这里躲避红色雾气中的那些诡异的存在。

    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对外界更为了解,最起码要知晓,那些红雾内的身影的来历,最起码……要能踏入到那曾经在天空上出现的巨大宫殿内。或许,才可以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苏铭深吸口气,双目一闪之下,立刻他的皮肤快速的老化,他的身体慢慢沧桑,他的头发成为了花白,一股死气渐渐弥漫苏铭的身体,这是在这四年来他自己琢磨出的一种最低程度减少体内修为损耗的方法。保留宝贵的修为,使其不会浪费。

    化作了沧桑老者后,苏铭起身,走出了洞府,在他走出的刹那,放眼望去。大地白雾翻滚,天空雾气笼罩,一片白茫,无边无际。

    更是没有丝毫声息存在,这里寂静的如同一座庞大的坟墓,苏铭默默地下了山,不去理会那些白雾,向着正东方快速走去,他没有动用修为,只是用双脚行走,在速度上虽说无法与动用修为疾驰比较,可也比凡人要快上太多。

    这一点,苏铭当年在刚刚进入这雾气的世界时很不适应,且速度也慢了很多,那种不动用修为的虚弱感觉,让他的身体似无法接受,不过随着吞噬那些凶兽的血,在苏铭的鲜血被改变的同时,他的体质也慢慢的被变化。

    苏铭不知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可无疑在这里,他需要这样的变化。

    四周的环境,对于苏铭而言已经很熟悉了,他一路没有丝毫停顿,在第四天到来时,他站在了正东方的一处高山之顶,回头看去时,尽管目光被茫茫雾气盖住,可他依旧能找到自己之前居住了数年的洞府。

    因为此刻他所在的位置,是这几年来,他搜寻四周的过程中,在正东方这个位置,踏过的最远的地方。

    看着白茫茫的雾气中,被盖住的洞府,苏铭神色露出坚定,躲藏在那里的确安全了很多,但在安全的同时也等于是被困死在了那里,最终的结局将是如那骸骨一样,直至自己也成为了骸骨。

    想要离开这该死的众灵殿,就必须要离开那安全的洞府,在外界虽说凶险重重,可在危机的同时,也存在了离开这里的一丝可能。

    这样的决定,并非很容易就坚定下来,毕竟任何生命若是从危险的环境里找到了安全的地方,若让他离开,再次置身于凶险内,这是一种人性,一种身为生命体本能的排斥。

    绝大多数生命,都会选择在那安全之地,哪怕明知道没有结果,明知道最终还是会死亡,但晚死一天,也总比早死要好的多。

    苏铭也是在沉默了数年后,这才确定了这个信念,此刻深深的一眼看后,他转过头顺着这座当年走过的最远的山峰,直奔下方雾气而去,踏入到了他来到这里四年中,从未去过的远方。

    雾气遮盖了视线,目光也无法看清身前哪怕是几寸的地方,神识的每一次展开,都代表了一次修为的消耗,故而苏铭很少动用神识去覆盖四周,除了会损耗修为之外,最重要的是会引起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这是教训,是苏铭这四年来吃过的教训,当年被那些红雾内的生灵追杀,其根本的原因,也是苏铭的神识引来了第一个红雾内的身影。

    此地的一切生命,似乎对神识的感应都极为强烈,稍微有那么一些,都会让它们瞬间察觉。

    所以,若非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苏铭是不会动用神识之力,不过在这白色的雾气内,在这所有雾气中最安全的白芒里,苏铭还是尝试的,让神识在四周一扫。

    他的神识在这雾气内会被受到削弱与限制,故而就算是全力展开也不会太远,只是要将这四周的地势烙印在脑海,使得哪怕是看不到四周,也不会迷路。

    时间一天天流逝,苏铭在这不断的行走,在这没有时间去休息之中,走过了七天,当四周的雾气渐渐从白色变成了蓝色时,他以及走出了很远很远,直至看到白色的雾气内蓝色的出现,苏铭明显放松了一些,始终警惕的心神,也随着心神的放松,盘膝坐下略作休息。

    在这里四年的苏铭,始终找不到此地雾气的规律,他只是知晓红色之后必定是白色,可白色之后是什么,则无法判断,有可能是这蓝色,也有可能绿色,还有可能是紫色,甚至也有可能,依旧是红色。

    所以,七天的时间,是一个极限,也是一个赌博,所以,苏铭之前走过的最远,绝不会超过四天的路程,他会给自己留下足够的时间返回当初的洞府。

    除非是……外出狩猎。

    谨慎,小心,是苏铭在这里生存了四年后,常年都存在于内心的警觉,哪怕是此刻白色雾气变成了蓝色,苏铭也只是放松了一炷香的时间,就立刻再次收紧心神,警惕的看着四周,慢慢走去。

    因为,除了白色的雾气与红色的雾气是必定持续七天外,其他颜色的雾气,它们存在的时间不确定,有可能是一天,也有可能是七天,甚至存在半天乃至只有一个时辰,苏铭也都亲眼见过。

    在这警惕中,苏铭毫不迟疑的继续向前奔走,展开他能展开的全部速度,远去……

    “可惜噬空分身无法取走,否则的话速度上会更快不少。”苏铭暗自一叹,他在这四年里曾多次尝试从储物袋内取出噬空分身与那噬空分身的魂,要进行夺舍与融合,但每次只要储物袋打开,只要噬空分身一出现,哪怕是外界处于相对安全的白色雾气,也都会瞬间成为红色,大量的身影会刹那出现。

    时间上,根本就无法给苏铭去夺舍的机会,若是坚持的话,那么他的身影将会被淹没在红雾的存在之中。

    蓝色的雾气持续了三天后,变成了橙色,但橙色的雾气持续了五天后,苏铭已经走出了半个月的路程时,橙色的雾气,化作了紫色。

    当这紫色雾气出现的瞬间,苏铭的神色立刻露出了更强烈的警惕,紫色的雾气,在他之前的四年里,是狩猎的雾气。

    那些具备了在吞噬后恢复修为的凶兽,它们唯有在紫色雾气出现时,才会出现,而让苏铭警惕的不仅仅是这些凶兽,还有他四年来无数次的观察下,总结出的一个十有八九的规律。

    紫色之后,必定红色!——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