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3章 七息的记忆(第二更)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3章 七息的记忆(第二更)

    她,是一个母亲死去,没有父爱的小女孩。

    从小到大,她没有看到过父亲的丝毫微笑,没有感受过半点来自父亲的关爱,从她懂事的一刻起,夜里,她要自己盖上被子,白天,她要小心的避开父亲所在的屋舍,因为一旦相遇,她看到的是父亲那冷漠的目光。

    那目光里的冷漠,似在埋怨她为何不去死寒意,尽管她还是一个孩子,但她明白……

    她没有朋友,只有一起长大的教书先生的儿子,是她青梅竹马的伙伴,若再加上一个,或许就是那教书先生了,他教育自己行善,教育自己读书,把本应该是其父亲要做的事情,一力承担了。

    随着她渐渐长大,她夜里不再哭泣,因为她知晓了父亲为什么不喜欢自己,是自己害死么母亲,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缘故。

    她很少离开所在的院子,她不愿意出去,因为每次出去,回来后父亲那里的目光,似乎蕴含了怨毒,那怨毒之意是在质问,为什么,她还回来,为什么……不死在外面!

    从小生活在这样环境下的她,很害怕,很胆小,可今天,她决定出去一趟,因为昨天教书先生的课堂上,她听到了救下一个生命就是行善,她要去与她青梅竹马的伙伴一样,去渔夫那里,央求渔夫放走鱼儿。

    所以,哪怕天空隐隐有乌云,似晚一些时候会有连续数日的大雨,可她还是偷偷的跑了出去,来到了湖边的鱼台处,看到了那里坐着的渔夫,还有其旁柱子上,挂着的渔网内,在湖水里挣扎的一条大鱼。

    “老爷爷,这条鱼可以给我么?”

    小女孩向着那背对着自己,正钓鱼的渔夫。轻声开口。

    “它这么可怜,你不要吃它了,求求你把它给我,让我放它回家吧……”小女孩央求的开口。

    那渔夫转过身,这是一个老者,一个相貌很是慈祥的老者,他看着小女孩,笑了起来。

    “你们这群小娃娃。前几天有个小家伙就来央求放走鱼儿,今天你也来了,可是若鱼儿放走了,老爷爷还要生活呢。”渔夫老者笑着取回鱼竿。放上了鱼饵后,又甩入湖水里。

    “老爷爷,你说的那个是我哥哥,你之前都让他放走了鱼儿,今天也答应我一回吧,它很可怜,它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着急……”小女孩上前几步,在那柱子旁低头看去网中的鱼。

    “谁说我让他放走了,那小娃娃见我不同意。就气馁的跑开了。”渔夫老者笑着说道。

    小女孩一愣,但神色内却是露出坚定,在那渔夫身后,索性抬起小手为其敲着后辈,一副很可爱的样子。

    “老爷爷,求求你啦。”

    时间慢慢流逝,小女孩的哀求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那渔夫笑着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起身走到挂着渔网的柱子旁,将这渔网打开一甩,立刻其内的鱼儿顿时游入湖水内,一闪就钻入水中,不见了踪影。

    “好了,将它放了。这样可以了吧。”渔夫笑着拍了拍小女孩的头,在那小女孩眉开眼笑中,转身继续钓起鱼来。

    小女孩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带着银铃般的笑声,跑着离开了这里。

    小小年纪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当她离开时,那渔夫的鱼竿猛的一抬,不知是刚刚放走的,还是另外一条,总之,又有一条大鱼,被钓了上来,装在了之前的网里,重新的挂在了之前的柱子上。

    小女孩带着兴奋,跑回了县城,路过了一处面摊,没有注意到那里的大石上,坐着的一个老者,正带着复杂的目光,看着小女孩的远去,轻轻地在地上,敲了一下烟袋。

    这一敲之下,已经跑开的小女孩,她的脚步忽然一顿,她看到自己眼前的世界成为了碎片,卷成了一个漩涡,将她的身体也融入在内,不知过去了多久,当那漩涡内的碎片重新组合在一起时,成为了一片深邃的湖水。

    鱼儿,在那湖水内游走,这湖水很深,不知通往何处,这鱼儿在水中一晃,似没有意识的来回游动。

    它是一条在这湖水内,不知存活了多少年头的鱼儿,它没有太多的记忆,若真说有,那么或许有七个呼吸的时间。

    它只记得七个呼吸之内的事情,其他的则是一片空白。

    日复一日,年复一你,它就这样在这湖水中游走,时而透出水面,看着外界的风花雪月,看着那春夏秋冬的流逝,曾经有那么一些时候,它很想冲出水面,去外界看一眼天空,看一眼大地,但这念头往往刚一浮现,还没等它付之于行动,就已经成为了记忆之外,超过了七个呼吸的时间,以至于被它……忘了。

    只有七个呼吸时间内记忆的它,不知晓悲哀是什么,也不知晓快乐,因为七息的时间太短,短到哪怕是悲伤,也最多七息,就会忘记为什么悲伤。

    哪怕是快也,也最多七息,就忘记了为什么快乐。

    所以绝大多数的时候,它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没有记忆,没有思绪,只有本能的在这湖水中游走,看着同伴,看着漆黑,看着没有未来的远处。

    直至有一天,一个鱼饵沉入湖水中,被它看到。

    它知道那是什么,但依旧上前一口咬住,当它的身体被那鱼钩挂住,被甩起的一瞬,它看到了蓝色的天空,看到了水面外的世界,可惜……它的记忆只有七个呼吸,当它被装入一个网中,被挂在柱子上,只能在这网里的水中挣扎时,也最多只挣扎七息的时间,因为……它忘记了自己被别人钓起……

    也忘记了自己所在的湖水,不应该只有方寸的大小,不应该存在了这么一道让它无法离去的网,所以它很悠闲的在那网中游走。

    直至这网,被人抬起后,离开了水面的它,在不断地挣扎与窒息的难受中,,看到了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正抬着网,是让它如此难受的罪魁祸首。

    它恶狠狠的盯着那小女孩,在这不断地挣扎中,在时间一息息过去中,它忘记了那小女孩为什么要抬起自己所在的网,它只记得,造成自己如此难受的,就是这小女孩。

    这记忆尽管只有七息,但直至它从这网中突然被打开的缺口内挣脱出来时,他忘记了自己是被人钓出湖水,忘记了自己被人装入网中,忘记了那网不是它的家,它只记得,记忆的第一息里,这小女孩给自己带来的痛苦,所以,在回到了水中后,它重新的一跃而起,它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可以瞬间变大,一口将那小女孩拽入湖水内……

    时间仿佛又慢慢的流逝,它永远都不知晓过去了多久,或许只是七个呼吸的时间,总之……在这一时,它又看到了湖水内垂下的鱼钩。

    忘记了这鱼钩的危险,又仿佛知晓这鱼钩是什么,它再次的咬住后,又一次的被钓出了水面,又一次的被装入到了网中,被放入到了有限的湖水内时,它与以前一样,忘记了这故事的开篇,只记得结尾。

    这一次,它没有看到小女孩,而是在不知多久之后,网打开的那一刻,在游出那网,回到了湖水中的一瞬,它透出水面,看了一眼鱼台上,站着的老者与其旁,那似乎望着自己的小女孩……

    它看着小女孩远去,直至七息的时间过去后,它在这湖水内游走,可这一次,它似乎在努力的想着什么,直至它又一次咬到了鱼钩,又一次的被钓出……直至月色降临,离开了水面,它忘记了开始,也忘记了结局,被那渔夫提着,送到了一个面摊处,直至这个时候,它睁开眼,透过渔网看到了一个拿着烟袋的老者,用叶子编织着草偶,正望着它。

    “你是我看到的,第六个自己……”这是那老者的话语,这话语带着沧桑,缓慢的一句话,说出了整整七息的时间,使得这鱼儿完整的听到,成为了记忆里的永恒,化作了一场轰鸣,似想起了什么,随之则是那鱼儿眼中整个世界的崩溃,那崩溃的碎片形成了漩涡,这漩涡呼啸间,带走了那条鱼最后的意识,它看不到这碎片的重新组合,看不到一个世界,又出现在了眼前。

    张文章,这是他的名字,一个看起来很俗,但实际上却也有那么一丝韵味的名字,这个名字是他的父亲所起,作为一个教书先生的儿子,张文章觉得这个名字也还不错。

    最起码,这个名字一看,就知晓他是一个读书人。

    可实际上,他不太喜欢读书,他喜欢的是一些亲手做出的美食,比如熬汤,比如做出一些面食,或许是这个爱好的原因,随着身体渐渐长大,他不是那种如名字般文弱的样子,而是成为了一个身子微胖的青年。

    他圆圆的脸看起来有些憨厚,但目中时而露出的光芒,却是可以被人看出,此人有些小聪明,但也仅仅是如此而已,毕竟能被人看出的聪明,往往或许是刻意露出,那是一种不愿让别人觉得自己不聪明的自尊心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