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23章 你是掌座第几指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23章 你是掌座第几指

    这种语气,这种高傲的姿态,是哪怕道海也都无法模仿的……也就造成了苏铭在试炼的幻境内,没有看到那幻境中的黑袍人如此的言辞。

    如今听到后,以苏铭的睿智都不由得一愣,那种理直气壮的话语,那种高高在上极为强烈的姿态,那种这三荒大界都是蛮夷野人,都要对其膜拜,甚至他一句话对方就要立刻自尽,若不自尽就是犯上的含义,这还是苏铭此生第一次……遇到如此奇葩之人。

    “我若反抗,就是大罪?”苏铭脚步一顿,回头时看向那走来的黑袍人,淡淡开口。

    “岂止是大罪,反抗者,当诛灭九族,你方才看到老夫逃遁,这就已经是大孽不道!”黑袍人抬起头,傲然的开口时,隐藏在黑袍内的双眼微微一闪。

    “那在下如今应该怎么办?”苏铭被那老者的话语弄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有好久没有听到如此让人发笑的言辞,不由得问了一句。

    “哼,废掉自身修为,扭断双手双脚,跪在老夫面前,祈求老夫的责罚,乖乖的让我翻看你的记忆,最后把你的魂也献给老夫,如此一来,你还可恕罪。”那黑袍人一副想当然的样子,高高在上的看着苏铭。

    “卑微的蛮夷野人,若是等老夫出手,你的下场会凄惨百倍之多,你根本就不知晓你与老夫之间的差距,老夫抬手间就可让你灰飞烟灭,给你跪下的机会,本就是天大的赏赐,还不跪下!”黑袍人背着手,傲然开口。

    苏铭沉默,带着他无法理解的目光,看着黑袍人,半晌之后摇了摇头,如此奇葩之人,让苏铭不知再说些什么了。

    “不知好歹的东西。蛮夷野人就是野人。给你机会你不把握,这是你找死!”黑袍人冷哼一声,身子向前走去,毫不在意苏铭的修为,竟直接走到了苏铭的身前,其右手抬起向着苏铭咽喉一抓。

    “就让你知晓,你这蛮夷之辈与本上仙之间。有多大的差距,让你知晓,老夫之前的话语是对你多么重要的赏赐,如今你就打算是选择了跪下,老夫也不会再给你丝毫机会。”黑袍人右手瞬间深处,一股波纹在其手掌中向外急速扩散。使得其手掌如穿透了虚无,刹那就出现在苏铭的面前,一把向着其咽喉抓来。

    “你犯了三个错误。”苏铭淡淡开口,在那黑袍人的右手抓来的瞬间,苏铭的右手随之抬起,一把抓在了这黑袍人的手腕上,一抖之下,来自苏铭体内毁灭性的力量轰然涌入黑袍人体内。怦怦之声回荡间。那黑袍人神色一变的刹那,苏铭身子向前一撞。用其肩膀狠狠地撞在了这黑袍人的身体上。

    “第一个错误,你不该如此聒噪。”

    鲜血从这黑袍人的口中喷出时,他的神色瞬间大变,但苏铭的右手如钳子一般死死的将其手腕抓住,在那黑袍人喷出鲜血的瞬息,来自苏铭体内冥门的磅礴吸撤之力,轰然顺着苏铭右手猛的散开,立刻那黑袍人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急速枯萎,大量的生机刹那被苏铭吸入体内的冥门之中。

    “不可能,你……你……你不是掌境!!”那黑袍人惨叫中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与骇然,与此同时远处高塔外的另一个黑袍人,其神色也随之一变,毫不迟疑的迈步间直奔这里而来。

    “第二个错误,你不该距离我太近。”苏铭右手蓦然松开,但刹那就一把抓着这黑袍人的天灵,死死一扣之下,这黑袍人凄厉的惨叫瞬间回旋整个战场,他身子颤抖间,从七窍内立刻有丝丝白气涌现,全部都被苏铭的右手急速的吸收。

    “第三个错误,你不该让我如此厌恶。”苏铭这句话在说出的一瞬,右手猛的一用力,喀嚓一声,直接抓透了这黑袍人的头骨,与此同时这黑袍人体内最后的一抹生机与灵魂也都爆发出来,被苏铭猛的吸收。

    也就是在这时,另一个黑袍人呼啸临近,其右手抬起,向着苏铭这里一指,可其神通还没等施展,苏铭那里已然双目一闪,抓着手中的黑袍人,急速散出自己的一丝魂涌入这如今体内生机与魂全部空空的黑袍人体内,向前猛的一推的同时,体内修为轰然间爆发开来,甚至极冥光也都在这一刻强烈的扩散。

    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紧接着,来自另一个黑袍人一指之下,展开的神通随之惊现!

    “定!”

    一字定身,此术若是苏铭没有在试炼幻境内看到,那么此刻第一次遇到时必定会吃大亏,可他既经历过对方这种诡异的神通,就已然有所准备,在那定字回旋的刹那,极冥光的爆发,他手中黑袍人的向前推动,立刻让那来临的另一个黑袍人其神通不由得被阻挡。

    轰的一声,被苏铭推出的黑袍人身躯猛的在苍穹中一顿,如被静止般,吸引了另一个黑袍人定身术的全部威力。

    定身术,锁定的是灵魂,故而哪怕有所阻挡,也可以将人凭空的定住,但苏铭这里先是借其手中的黑袍人,用其身融自己一丝魂,以假乱真之下,立刻就将定身神通引走,自己这里更有极冥光阻挡,如此一来,便完美的破解了这定身术!

    这一切看似简单,甚至在外人看去没有什么出奇以及值得惊讶之处,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定身术的强大,可那赶来此地,施展了此术的黑袍人,却是神色前所未有的大变,他的眼中露出无法置信之意,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就后退数步,双目收缩。

    他无法想象在这蛮夷原始的星空内,在这个所有修士还都是出于借用以及创造规则之中,没有人明悟本源之力的苍穹内,居然有人可以用这种哪怕是在他们所在的逆圣一百八十大界,也都很少有人知晓的定身术的破绽,来将他的术法如此破开。

    “阁下是谁!”黑袍人身子在后退的同时,他语气极为凝重,对于一个将他的同伴灭杀,更是破开了定身术之人,他无法再将对方看做蛮夷。

    极冥光消散,苏铭看着那虽说面部隐藏在黑袍中,但如今明显高度谨慎的黑袍人,双眼微微一缩,露出一抹不可被人察觉的精芒。

    “你是掌座第几指?”苏铭突然开口,说出这一句话的瞬间,那黑袍人神色顿时再变,更是一愣。

    在其一愣,谨慎之意被苏铭这一句话打破的刹那,苏铭身子猛的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时手掌成剑,向着那黑袍人蓦然间一斩而去!

    “斩神诀!”苏铭手掌刹那出现刺目金芒,于此同时,一股斩缘之力轰然爆发,改变了四周苍穹的规则后,化作了必中之力。

    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那黑袍人一愣的代价,就是双目内立刻折射出苏铭手掌战神诀的金芒,黑袍人面色变化,右手抬起大袖一甩,其干枯的右手更是向着苏铭一抓。

    轰鸣滔天,必中之力,使得苏铭手掌散出的金芒化作了一道惊天剑气,与黑袍人的右手碰触到了一起后,化作了斩神诀内蕴含的第三种力量,反震!

    强烈的反震轰鸣,使得那黑袍人喷出鲜血,身子急速倒退时,因苏铭体内开了冥门,故而使得他一切神通都多了一股力量,使得这蕴含了三种力量的一斩,此刻出现了第四种变化,吸取生机与魂的磅礴之力骤然而起,使得那喷出鲜血的黑袍人,其身体刹那枯萎了一些,就连灵魂也都被苏铭强行的吸走了部分。

    苏铭双眼一闪,根本就不给这黑袍人丝毫机会,就拎着手中那黑袍尸体,直奔这黑袍人而去,速度之快刹那接近,在这黑袍人右手抬起定身术再次施展的瞬间,又一次的抵抗了之后,左手抬起向着黑袍人一掌落下。

    天地轰鸣,苍穹色变,巨大的手掌在苏铭身前幻化,如推动星空般轰在了这黑袍人身上,将其全身衣衫都鼓动之下,这黑袍人尽管抵抗住,但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急速的倒退,他的神色内带着骇然与无法置信,此刻身子急急后退时,他猛的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想到了他们一行人被安排来到了这三荒大界后,多年来在之前没有这场战役时,唯一死亡的一个同伴,那个在一场战役内,被道晨宗灭杀的同伴,甚至他更是想到了古神之中,也有一位被道晨宗击杀。

    脑海中浮现的这些,让这黑袍人立刻毫不迟疑的倒退,此刻什么身份,什么来自上届的姿态都被他抛到脑后,他右手抬起在逃遁中向后掐诀,体内修为全面爆发,一股波纹回荡间,隐隐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井字。

    这井字将苏铭环绕,与此同时,那黑袍人正疾驰要逃出这里回到高塔的瞬间,追击而来的苏铭双眼一闪,右手抬起在身前没有印决,而是随意一挥。

    “时光逆转,七息之前!”天地轰鸣,苍穹转动,在这刹那中时光改变,苏铭四周的井字消失,那黑袍人的身体不再是逃遁,而是倒退居然直接回到了苏铭的身前,被苏铭右手抬起一把,直接掐住了其脖子!——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