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7章 我叫野狗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17章 我叫野狗

    这煞气尽管无法与战堂五百万修士传出的凝聚了所有人的煞气比较,但在散出的瞬间,也依旧是将战堂地之极,这五百万人的气焰猛的一压!

    强劲的修为,滔天的煞气,这一刻的苏铭双目寂灭,整个人身上散出的是一种仿佛没有灵动,拥有的只是一股黑暗,邪恶之意。

    他缓缓地向前走去,向着前方那条五百万人露出的道路,向着远处的星辰,走去。

    他所过之处,四周的战堂修士一个个心神震动,齐齐倒退,望着苏铭的目光里,带着骇然之意,他们都是百战之修,他们手中都沾染了大量的鲜血,他们杀戮无情,可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苏铭身上的煞气与杀机。

    这煞气的浓郁,超越了他们任何一个人太多太多,甚至在他们感觉,仿佛这一刻向着他们走来的,不是一个修士,而是一尊来自远古的洪荒之兽,此兽如同是从血海中走出,一步一步,如同轰在了这五百万人的心口,让他们的心脏随着苏铭的脚步而跳动,让他们立刻感受到了一股罕见的压抑。

    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可苏铭身上散出的除了煞气与修为外,还蕴含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邪恶,这股邪恶,仿佛这天地一切阴森之源,仿佛可以扭曲一个人的性格,让一个向往光明之人,在这邪恶的侵入下,释放出内心的欲望,变成无法无天。

    这对那些自诩正直的修士而言,是这苍穹最深的恶源,是不可接受极欲毁灭之源,可对于这地之极战堂五百万修士来说,这是一种让他们渐渐有了狂热之意,渐渐出现了崇敬思绪的气息,这气息,让他们在颤抖的同时。也有了接近的渴望。

    在这一支以杀戮为主的地之极战堂中,每一个人尊重都是强者,是那杀戮更为疯狂的强者,故而……在感受到苏铭煞气与修为的一瞬,在他们下意识的倒退的刹那,他们的目中,渐渐从骇然变成可尊重。

    苏铭就这样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迈步缓缓走去。他走过了五百万修士露出的那条道路,他的前方,修士在后退,他的后方。修士纷纷低头膜拜。

    这是对强者,对杀戮更浓郁,对散发邪恶至极气息之人的尊重,这尊重或许无法理解,但在战堂,这就是所有人的第一认可!

    直至苏铭走过了这漫长的五百万人形成的道路后,他的身后,所有修士全部都在一拜,苏铭越过了天空的战舰。迈过了众多平台,走过了无数巨兽,最后……他踏上了那星辰,在这弥漫了七彩光芒的星辰上,他看到了一个一座高耸的平台!

    这平台是五角之形,庞大无比,甚至放眼望去。在这星辰上这样的平台无数,它们环绕着正中间一个最大的平台,弥漫整个星辰。

    在那最大的平台上,有四个人在那里。

    一前,两后,一中!

    前方的,是一个全身穿着铠甲,看不到样子。只能看到一头白发飘摇之修,他默默的站在那里,一股惊天的煞气在其身上弥漫,无数冤魂存在于这煞气内,惊天动地。

    可这煞气,还是无法与苏铭比较。

    后方两人。穿着同样的铠甲,手中拿着大剑,那剑尖刺入大地,他们默默的站着,可抬起的头颅面具下露出的双眼,却是带着一抹冷酷无情,那是对生者的淡然,那是可以一个人,毁灭一颗星辰的狂傲。

    被这三人环绕的,是一个盘膝坐在地上,其前方有一张古朴的案几,案几上放着一壶酒,正自斟自饮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面白如玉,相貌颇为俊朗,只是……在其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泛起了红肉狰狞的存在,使得这男子的俊朗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妖异的狰狞。

    他的眉毛很长,可若仔细去看,那眉毛是画的,他的面色苍白,但同样仔细去看,那苍白的肤色,也是画出。

    他的眼睛细长,如丹凤般,饮下一口酒后,看向从天空虚无中走来的苏铭。

    “道晨宗的传言,总算是真实了一次,没想到竟出了这么一个煞星。”男子笑了笑,声音一如既往的软绵绵,右手抬起向着案几一挥,立刻在其对面,案几上出现了第二个酒杯。

    “能具备如此煞气,你获得了战堂的认可,我请你喝酒。”男子轻笑,坐在那里,向着前方一指。

    苏铭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脂粉气息的男子,双目忽然一缩,这男子身上没有丝毫煞气存在,可偏偏苏铭在看到此人时,有种看到了站在无数骸骨冤魂之上,吞噬血肉,撕咬灵魂的野狗之感。

    野狗,一种很多星辰上都存在的弱小之兽,这种弱小,甚至对于一些较为强壮的凡人而言,都可以将其击杀。

    但,野狗,它更是一种有着强烈的攻击性,充满了残暴之意的凡兽,在道空的记忆里,战堂地之极的统领,没人知晓其名字,他只有一个称呼……野狗。

    苏铭没有说话,走到案几前,大袖一甩盘膝坐下后,立刻其身后突然露出了一个充满了龌龊之意的鹤头,它鼻子快速的耸了几下,顿时双眼一亮,快速的走出,用爪子一把抓住了酒壶,大口的喝了起来。

    “以冤魂凝聚的煞酒,他鹤奶奶的,这可是好东西,能滋养鹤爷爷的神魂啊。”秃毛鹤喝完一壶,立刻身子一晃,竟在苏铭的身边,变成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干咳一声正要说些什么,忽然觉得自己的现在这个样子,与这充满了阴森气息,哪怕是散出的七彩都存在了更诡异的环境有些不太符合。

    这四周的阴森,来自星辰之外的煞气与冤魂,让秃毛鹤眼睛一转,身子再次一晃之下,这一次他变成了一个神色狰狞的光头大汉。

    地之极战堂的统领,这位中年男子,很是感兴趣的看着秃毛鹤,脸上露出微笑,只是那微笑沟动了他脸上的伤疤,使得这笑容看起来很是阴森。

    他拍了拍手,顿时一旁的虚无内,竟有一道道虚影幻化,临近时,这些虚影在案几上一连放下了七八坛酒水。

    秃毛鹤双眼一亮,舔了舔嘴唇后一把抱起一个,大口的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苏铭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那中年男子看了看秃毛鹤后,又看向苏铭。

    “我叫野狗。”男子端起酒杯,向着苏铭笑着说道。

    “你的任务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接到的封命是,以地之极战堂之力,从第三战区,进入仙族联盟。

    途中,我们会遇到超过三十个仙族联盟的族群,或许还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存在,总之无论遇到什么,我的战堂,会带着你进入到第三战区的尽头,仙族联盟的核心星空。

    这就是安排给我的封命,不管你有什么任务,祝你完成。”男子开口之时,将酒杯的酒水,一口喝下。

    随后他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在其旁的虚无中,出现了一副虚幻的画面,那是一副地图,这地图蕴含了整个道晨真界的所有范围。

    “这里,就是仙族联盟的核心。”说着,男子右手一指,立刻在这地图上,出现了一个点,苏铭望着那里,没有说话。

    “也是当年仙族的势力范围,可以说这里是他们的本营所在,如今除了仙族外,还有凤门也迁移到了这里。”

    苏铭神色如常,看着那个点,其眉心突然有第三目出现,瞬息间这地图在苏铭的目中无限的放大,刹那间他就看到了仙族当年的区域内,存在的阴死之地,还有在其最深处,一片漆黑的区域,那里苏铭熟悉,那是他的本尊肉身被镇压之地。

    男子在看到苏铭眉心第三目出现的一颗,双目微微一缩,右手抬起一挥,立刻这地图消失。

    就在这时,突然的,在这星辰的天空上,猛然间有一抹金芒从虚无内仿佛穿梭了无尽星空来临,轰的一声爆开,使得这星辰的天空,使得外界的苍穹,都在这一瞬间,被染成了金色。

    “金晨令来,地之极战堂,全速疾驰!”男子目中精芒一闪,立刻开口,其话语轻柔,可在这一瞬却是传出星辰外,传入所有修士耳中,立刻这五百万修士齐齐仰天一吼,战舰疾驰,巨兽咆哮,一处处平台爆发刺目光芒,与那五百万修士化作的长虹,在这苍穹中展开了一场遮穹之幕,呼啸间全速前行。

    这七彩星辰更是轰的一声,被那些巨兽拽动中,向前呼啸,一颗星辰的移动,其速度之快如流星,可见外界之修的速度,会有多快。

    男子微微一笑,拿起酒坛再次自斟自饮起来,苏铭目中露出沉思,片刻后站起身。

    “既如此,等到了地方,道某便离去,此行多谢。”苏铭向着男子点了点头,身子一晃直奔远处,瞬间消失在这这里,出现时,在了这星辰的另一边,一处山峰之上。

    至于秃毛鹤,则是连连不舍之下,一把卷了所有的酒坛,赶紧追向苏铭。

    男子微微一笑,看着苏铭远去的地方。

    “他知道我不欢迎他,倒是一个知趣的殿下。”男子右手一挥,案几上再次出现了酒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