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00章 那一眼(四)第一更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00章 那一眼(四)第一更

    一步一步,苏铭迈着脚,踏着祭坛的阶梯,直至他站在了祭坛上时,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脚下在这平台上存在的一圈圈由无数符文组成的阵法。

    沉默。

    这祭坛内连接的道晨闭关之地,那身影也是沉默。

    时间慢慢流逝,直至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道临与道化二人,都神色中露出疑惑,相比于他们一站在那祭坛中就立刻感受到了道晨老祖的意志,此刻的道空,竟如常一般,没有丝毫奇异的变化。

    一旁盘膝打坐的桑,神色中带着一抹感慨,轻叹一声后,站起了身,他一语不发只是大袖一甩,就卷着道临与道化,连同他自己,瞬息就离开了这片天地,将这里……留给了苏铭。

    当桑卷着道临与道化二人离去后,又过了十多息,突然的,苏铭的四周虚无,猛然间扭曲起来,连带着苏铭的身体也出现了模糊,与此同时,一股磅礴的力量骤然从这虚无内出现,直奔苏铭的盛世莲华而来,显然是要去开启这衣袍的种种奇异之力。

    可就在这力量要碰触苏铭衣袍的刹那,苏铭抬头,神色冰冷的后退一步,其体内修为随之扩散之下,与那来临的磅礴之力猛的一撞。

    轰的一声,苏铭身子退出三步,阻止了那磅礴之力来开启自身衣袍。

    “不需要你来开启。”苏铭声音冷淡,话语间他双目一闪,赫然有岁月逆转之力骤然在其身体上传开,这是塑冥族的天赋神通,而这件衣袍,也唯有塑冥族的神通,才可以开启。

    说它是盛世莲华,可实际上从之前穿上的一刻,苏铭就察觉到,这衣袍分明就是以塑冥族天赋之力。创造出来。

    他若想开启,自己就可以做到。

    随着盛世莲华的开启,轰鸣之声回旋间,刺目璀璨之芒从这衣袍上猛的扩散,化作了十八朵莲花环绕在苏铭四周,使得此地流光四溢,一片绝伦。

    一声叹息,冥冥间从这虚无内传出。于此同时,在这叹息回荡的刹那,又有一股磅礴的生机降临,这股生机直奔苏铭而来。这是要给他造化,要为他提高修为的生机之力。

    苏铭沉默中,再次后退一步。

    “我的修为,虽说有不少不是我自己修得,但哪怕是外力,也是我付出了九死一生的代价,从种种造化中自行获得,阁下的生机宝贵,我……要不起。

    告辞。”苏铭转身。一步步向着祭坛下走去,他此刻已经没有了忐忑,也没有了复杂,这种种的思绪早就无形中化作了一股怨气。

    深深的怨气。

    “铭儿……”在苏铭转身走出第三步的瞬间,他的耳边传来了虚无内,带着叹息的声音,这声音很是柔和。更带着歉意,回荡开来的刹那,苏铭的脚步一顿。

    他闭上了眼,与此同时,这祭坛上的阵法在这一刻,突然的闪烁起来,光芒璀璨之时,一股传送之力骤然出现。将苏铭的身影淹没在内。

    当苏铭睁开眼时,他所在的地方,是一间有淡淡雾气缭绕的密室,这密室很大,透过那些雾气,可以看到在前方。有一个身影背对着他,如在盘膝,从这身躯上,有阵阵腐朽与沧桑,还有浓浓死气扩散。

    这个位置的苏铭,看不到那身影前方,放着的钗子与拨浪鼓,他也看不到,那隐藏在衣袍的身躯,其目光怔怔的看着拨浪鼓,露出深深的内疚。

    那拨浪鼓,若苏铭可以看到,或许他会想起,那是他在孩童之时,看到其他的伙伴都有这样的玩具,央求阿公也为他做一个,第二天,当阿公把这个拨浪鼓递给他时,苏铭当时的快乐,一直持续了数日。

    直至几年后,随着苏铭的长大,当他喜欢上了去爬山,找到了小红作为朋友后,这拨浪鼓,被他自己也忘记了,扔在了什么地方。

    可他应该会记得,因为这个拨浪鼓,是他向阿公要的第一件玩具,也是唯一的一件。

    那拨浪鼓转动时咚咚的声音,会让他觉得,与其他的玩伴一样,没有区别……

    他在沉默,苏铭也一样沉默,可最终,还是苏铭打破了此地的寂静,他深吸口气,向着那身影抱拳一拜。

    “道空,拜见老祖。”他的声音在这密室内回荡,有了余音,久久不散。

    “我是道晨宗的老祖,可不是……你的老祖。”许久,沙哑的声音从这身影中传出,苏铭看不到,他碰触这拨浪鼓的手,此刻有些颤抖。

    “你应该能想到的,以我塑冥族的天赋,以我苏轩衣之子的智慧,你能归来道晨宗,就表示你已经明白了……

    我,是道晨老祖,我,也是苏轩衣,也是……你的父亲!”那身影的声音,在说到最后时,即便以其无法形容的修为,此刻竟也有了颤音。

    “老祖说笑了。”苏铭沉默片刻,摇了摇头,转身向后走去,心神向着秃毛鹤传下了神念,让它带着自己,离开这里,他不愿留在这里,一点也不愿。

    在来到这里之前,苏铭脑海中也想过与苏轩衣见面后,会发生什么,他忐忑过,迷茫过,也复杂过,可真正看到这身影时,他发现,即便是再怎么去思索,再怎么去冷静,也始终无法压下那内心中挥之不散的怨气。

    他怨恨对方,这怨气之深,根本就不可能让他无视。

    “你……”那身影颤抖了一下,苏铭看不到的其正面,此刻碰触拨浪鼓骨的手,颤抖的更为剧烈,一股悲伤之意,从这颤抖中显露出来。

    “我可以去弥补,铭儿,你心里明白的,你应该可以知道我的苦,我……”

    “老祖,你有完没完?”苏铭脚步一顿,转身阴沉的看着那身影,神色内出现了一股戾气。

    “你是你,我是我,你是道晨也好,是苏轩衣也罢,你是你,我是我!!你可以去继续完成你的计划,但不要再拿我当做棋子,今天的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作为棋子时间长了,那么终有一天,我会超越你。

    你是你,我是我,你有你的计划,我有我的步伐!!”苏铭大袖一甩,转过头迈步间,秃毛鹤难得的在这一刻没有去吵闹苏铭,而是察觉到这里的气氛很诡异,乖乖的散出其力,使得苏铭迈步走去的双脚下,立刻出现了波纹,用属于秃毛鹤的力量,苏铭就要强行的离开这让他心中烦闷,有种莫名怒意的地方。

    他怕自己再留下去,会压制不住这怒意,会让其性格中的另一面爆发出来。

    “你姓苏,你的名字,是你的祖父为你所起,你体内流淌的是塑冥族的血脉,这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你的怨气为父可以理解,我会用未来,去弥补过去,我……”那身影苦涩的开口,可话语还没等说完,苏铭那里脚步再次一顿,更是直接的散去了脚下的波纹,其头发刹那间直接成为了红色,双眼带着一股疯狂,这是毁灭性格的苏铭。

    只不过,这一次红发的苏铭,他要宣泄的不是杀戮与灭亡,而是一种埋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无尽怨气,在化作红发的刹那,苏铭大笑起来。

    他转过身,盯着那身影,笑声回荡间,目中的血丝弥漫,疯狂之意极为明显。

    “弥补?好一个弥补,当我还是孩童时,问着阿公我的爹娘在那里,阿公的沉默,我的彷徨与害怕,从此之后再也不去问这个问题时,你在哪?你怎么弥补?

    当我看着其他的玩伴都有爹娘,每当日落后都各自回到家中的帐篷内,只有我,独自的在属于我的屋舍中,默默地看着月亮时,你在哪?你怎么弥补?

    当我少年时,一次次的乌山上看着天空,幻想着有一天,我的爹娘可以来接我时,你在哪,你又怎么来弥补!

    当我被其他的玩伴欺负是,当我被嘲笑没有爹娘时,当雷辰每次都帮我揍他们时,你在哪,你又怎么弥补!!

    弥补,好一个弥补,如此简单的两个字,你就想来消散我的怨气?

    可笑,好笑,荒谬至极,我倒要问问你,苏轩衣,当我发现,我身边的一切原来都是虚假的,都是被人可以制造的,那个时候我的难过,我的迷茫,你怎么弥补!

    当我发现,原来一样的乌山,我经历了三十多次轮回,那种感觉,那种被所有人欺骗的感觉,你如何来弥补!!

    当我知道,原来乌山的我,只是一缕魂,我的身躯则被人成为了阵法之眼,被人用来修炼之时,那黑暗中的冰冷,你又怎么来弥补!

    当帝天一次次的将我摆弄,一次次的掌控我的命运,你在哪?你还配在此刻说弥补二字!!

    当我被逼的不得不离开乌山,去了神源废墟时,躺在火赤星上,如同死尸时,你又在哪?

    更可笑的是,当我已经告诉了自己,我的爹娘已经不在了时,我又心中刺痛的发现,原来我的娘亲,她躺在第五烘炉,我理解她,我不怨她,因为哪怕是死,她也抱着我,让我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暖。

    可你呢,你在哪,让一个认为自己没有爹娘的孩子知晓了原来自己不是孤儿,这不是一种兴奋与惊喜,你没有感受过所以你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一种至极的痛与茫然!!”——

    第一更送上,不求名次,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