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8章 立威(第一更)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8章 立威(第一更)

    老者向着苏铭那里跪拜的瞬间,这四周顿时再次的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所有的目光,在这一刻都齐齐的凝聚在了苏铭那里,那目光中带着强烈到了极致的无法置信与骇然,还有深深的震撼以及此刻脑海中所有人的一片空白与滔天的轰鸣。

    fǎngfo,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此刻都有一句话在不断的回荡。

    “那个人……是道空殿下!”正是这句话,无数次的回旋间,形成了在四周千万修士心神内,如雷霆般的轰轰之声”“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从神源废墟归来的那老者,其言辞,其神色,其颤抖的身躯,还有那残留恐惧的目光,这一切都见证了,他的话语méiyou虚假,他的这番话中提到了龙海老祖,提到了第四真界的紫龙真人,就更是让他的言辞,难以有任何夸张之处。

    可越是这样,给四周千万修士的震撼就越是强烈,那黑脸老者此刻面色苍白,强者如他,现在也是脑海刹那空白,唯有那毁灭一界的画面,遏制不住的在其心神中勾勒出来。

    其旁另外两个宗老,yi艳g如此。

    至于贝邦,此刻呼吸急促,望着苏铭时,神色快速变化,一时之间竟也说不出丝毫话语。

    苏铭至始至终都是神色平静,阴圣真界于神源废墟的镇守之界被灭,此事将会传遍四大真界,这yidiǎn,苏铭早就有所准备。

    就算是如今宣扬开来也无所谓,哪怕是此刻méiyou传开,但册封大典时从阴圣真界来临之人,怕也是会带着滔天之怒而来。

    旁人早zhidào与晚zhidào,对苏铭而言,méiyou区别。

    此刻在这四周一片寂静之时,苏铭目光平淡,扫了一眼身前莲花台上,那九个来临的殿下,此刻这九人面色惨白。一个个神色呆滞。fǎngfo还méiyou从之前的震撼中恢复过来,bijing……苏铭所做的事情,足以让任何一个修士去震惊乃至恐惧。

    在苏铭的目光落向这九人的瞬间,这九人身躯猛的一颤,一个个顿时有种毛骨竦然之感,fǎngfo前一刻的苏铭还是一个风烛残年的伤老,但转眼。就变成了远古凶灵,这转换之强,让九人身子颤抖中,毫不迟疑的,不约而同的疾驰后退,就要离开这莲花台。

    “不是要挑战么。何必这么快的离开。”苏铭淡淡开口,身子向前一步迈去,正要出手的瞬间,贝邦老者那里面色大变,身子向前瞬息而去,以其生境修为,轰的一下就出现在了苏铭的莲花台上,站在了苏铭与那疾驰退后的九个殿下之间。

    “道空殿下莫要gdong。你等殿下之间在这册封大典上。是禁止相互厮杀的。”贝邦这句话说出后,内心有些苦涩。他可以想象得到,眼前这个道空必定会以之前事情讥讽,暗叹一声,此事他也mingbái的确是自身有些偏袒。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道空在神源废墟内,居然……如此强悍,这种行事的风格绝非寻常修士能做出,甚至就算是他贝邦也都难以做出,毁灭一界,收割众生,在这一刻,贝邦忽然有种感觉,眼前这个道空四周,必定存在了无法想象的冤魂。

    苏铭冷眼看了看眼前的老者贝邦,méiyou去说出让贝邦有所准备的讥讽言辞,而是淡淡的开口。

    “让这九人跪下,高呼三声道空殿下,此事道某可当méiyou发生。”

    贝邦听闻此话,内心不知怎的竟松了口气,眼前这苏铭让他有种高深莫测之感,哪怕是对方法如今看起来重伤,但能做到在神源废墟毁灭一界,这样的人,就算是重伤,也决不能有丝毫小看。

    尤其是苏铭目中的平静,更是让贝邦在看到后,更为警惕起来,此刻听到苏铭的话语后,他立刻,他立刻转身大袖一甩。

    “你等九人,违规在先,还不跪下!”

    当贝邦的话语传出后,九个殿下中立刻有五人,身子颤抖中毫不犹豫的直接跪了下来,余下的四人中有二人迟疑了,但很快就选择了跪拜。

    唯独有两人,正是道临与道法,神色扭曲间,那道临嘴角溢出鲜血,显然是咬碎了牙齿,一言不发的低头跪在了那里,此事的屈辱,将他的所有骄傲瞬息崩溃,这一跪,跪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魂,还有他的尊贵,还有他的骄傲。

    最后站在那里的,是道法,这个看起来很是温和的中年男子,如今神色的温和早就不在,化作的是恶毒的目光,他死死的盯着苏铭,身体站的笔直。

    “法儿,跪下,去给道空殿下赔罪!”黑脸老者神色一变,开口大喝中身子就要迈出。

    但他的脚步几乎刚刚抬起的刹那,苏铭那里右手抬起,枉生枪身子随着向前一晃,轰的一声骤然从其手中被猛的甩出,划过一到长虹直奔道法而去。

    几乎在甩出枉生枪的瞬间,苏铭口中也传出了一声冷漠的话语。

    “朱有财。”

    这在所有人听来,显然是一个名字,在他们还不知苏铭为何要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贝邦那里右手蓦然抬起,正要一把抓住苏铭甩来的枉生枪,忽然他身躯猛的一震,抬起的右手竟在半空顿住。

    一股强烈的危机,刹那浮现他全身,他可以qingchu地感受到,一股从虚无内传出的杀机,瞬息锁定了ziji,这是一个修为明显高出了ziji,近乎踏入灭境之人的神识,若是ziji有shime轻举妄动,那么bijing会有雷霆一击轰轰而来。

    在这刹那中,贝邦立刻想到了神源废墟归来之人有关苏铭生境随从的话语。

    在他身躯一顿的刹那,枉生枪轰的一声从其身边呼啸而过,瞬息直奔道法,道法那里低吼,黑脸老者那里疾驰,但他们的速度却快不过枉生枪,轰的一声惊天之声回荡时,黑脸老者那里仰天发出了一声悲痛的大吼。

    道法那里,其身躯在这轰鸣中,立刻四分五裂,鲜血横飞间,其魂与元神,也都瞬间碎裂,被枉生枪穿透后,形神俱灭。

    这一切说来缓慢,可实际上只是刹那就完成,鲜血四溅,落在了四周那选择跪拜的八个殿下身上,让这八人全部身子一颤,就算是那道临,也都面色苍白无血。

    “道空,你敢杀我法儿!!”黑脸老者那里神色扭曲的嘶吼间,猛的转头死死的盯着苏铭,目中出现了大量的血丝。

    “我不但敢杀你法儿,你若继续叫嚣,道某还敢将你灭杀在此,区区一个缘境修士,也敢在道某面前多次嚣张!”面对黑脸老者的嘶吼,回答他的,是苏铭平静的话语。

    这话语如一桶冷水,瞬间洒落在了这老者头顶,让他的身子在颤抖中,不得不生生的压下内心的滔天之怒,他想到了之前听到的对方在神源废墟的一切,那是能毁灭一界的恐怖存在,尤其是他想到了之前贝邦右手抬起似要阻止,但却猛的一顿,神色出现变化的一幕。

    可这怒意与内心的悲痛,却不是那么rongyi就可以压制的,但当他看到苏铭那冷漠的目光时,却是再次强行的压下内心的杀机,他忽然之间醒悟过来,若ziji出手,那么就等于是违反了宗规,那么对方就可以让其随从,直接灭杀ziji。

    一口鲜血从黑脸老者口中喷出,这是他强行压下内心的疯狂后,形成的内伤,这伤势不重,但他此刻的内心却是充满了憋屈与压抑,那种感觉,是他成为宗老后,从未有过的。

    “道空殿下。”

    “道空殿下。”

    “道空殿下。”那八个跪拜在那里的殿下,此刻包括道临在内,全部低着头,向着苏铭连连说出这三句话。

    他们的尊严,被彻底的践踏,他们身为殿下的骄傲,被苏铭一脚的踏在了脚底,狠狠地踩了几下后,将其踩的稀碎。

    那种来自内心的憋屈与羞辱,那种因害怕死亡的屈服,比杀了他们还要严重,可……有些shihou,就算明明zhidào这一跪,怕是此生再méiyou威望可言,但为了活着,还是要屈辱的跪下。

    这就是苏铭的目的,他可以不杀这八人,但却要无形的废掉这三人的殿下资格,这yidiǎn,苏铭做到了,这yidiǎn,也正是之前黑脸老者要做的。

    这一幕,被四周所有修士都看在眼里,一时之间苏铭的势达到了如风暴般的程度,横扫八方,成为了四周所有修士记忆中的最深刻。

    “贝邦前辈,按照您之前的言辞,请给道某疗伤。”苏铭目光平静,盘膝坐在了莲花台上,双目闭合间,立刻运转了体内的修为,向着此莲花台猛的吸取了大量的生机。

    贝邦神色阴沉,可他身上那来自虚无的威慑,依旧存在,沉默中,他暗叹一声,苏铭那里méiyou纠缠之前他méiyou阻止其他几个殿下的挑战,本就yijing是给他留下了颜面,此刻暗叹中,他立刻散开修为,顿时苏铭那里吸入的生机,骤然庞大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