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5章 你说就是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5章 你说就是

    ()轰!

    八人的齐齐一击,展开的是八个掌境大能的修为爆发,就算是苏铭全盛之时,面对八个掌境大能或许还可以一战,但若他体内有了伤势,战起来就自然艰难。レ思路客レ

    不过,这是在他没有学会移山,没有学会斩神诀,甚至秃毛鹤没有掌握极冥光之前,而拥有了这些的苏铭,哪怕如今体内受伤,可与这八人一战,却是依然至强!

    在这轰鸣中,苏铭喷出一口鲜血,但让他喷出鲜血的代价,是四周那八个强者,全部都是各自喷出鲜血,身躯倒退之时,全身气血翻滚仿佛难以压制,尤其是里面有两个修为只是刚刚迈入掌境,还属于初期之人,更是在喷出鲜血退后中,全身气血无法压制,顺着汗毛孔内扩散开来,重创间被扫出了莲花台

    苏铭擦去嘴角的鲜血,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枉生枪蓦然间在其书中幻化,瞬息间此枪立刻被一股金芒覆盖,这是苏铭学会的斩神诀的前兆。

    “再来!”苏铭仰天一笑,话语间,其四周此刻剩余的六人,一个个眼中全部露出强烈的战意,齐齐而动间,分别展开了各自最强的神通术法,

    疾驰临近的刹那,苏铭右脚抬起向前一步迈去,手中枉生枪抬起间,很是简单的,向着前方蓦然一砸,这一砸若是把这长枪比喻成大剑,那么就是一斩!

    在这枉生枪砸下的一瞬,立刻这四周的规则瞬息扭曲改变,这种规则的改变,立刻让这莲花台如与四周的苍穹分割开来,使得此地成为了与外界彻底分开的不同区域,这是斩去了缘法之力,斩断了外界与这里的联系,也就等于是斩断了四周那六人,体内修为与外界的冥冥关联。

    这样的斩缘,就如同时让河流截断。让流通的大海变成了死海。让这六人的修为,难以再从这苍穹中借用丝毫,如封了源泉!

    与此同时,更是在这一砸落下的瞬息,不但是这四周的苍穹被斩断,那六个修士更是齐齐骇然间,有种强烈的错觉。那看起来明明是一杆枪的落下,却是仿佛无限的延伸之中化作了六份,分别落在每个人的头顶,如同此枪一落,无论四周多少人,全部都是必中!

    轰!

    六人的神通与苏铭的这一枪同时碰触到了一起的瞬间。苏铭身子一震,蹬蹬蹬退后几步,喷出一口鲜血,但同样的,那六人中也有两人在喷出鲜血的同时,身子猛的倒卷,被抛出了莲花台外后,全身如爆开般。散出浓浓血雾。

    紧接着。还在这莲花台上的四人,也有二人无法承受这砸落的一枪以及随之而来全身气息的强烈翻滚。纷纷被抛出。

    苏铭一枪挥舞,六人中四人失去战斗之力,仅有的二人,此刻也是面sè苍白,看向苏铭的目光里带着无法形容的骇然。

    这二人正迟疑是否要战下去的刹那,立刻苏铭的体内,蓦然间有黑芒滔天而去,向外猛的一刷。

    “极冥光!!”

    “这是极冥光!!”四周的千万修士立刻传出惊呼,毕竟苏铭之前施展时,是为了崩溃四周的光幕,在那光幕崩溃的同时,极冥光已然消散,故而外人看不到,可如今,没有了光幕,一切视线可以完全穿透的莲花台上,那从苏铭体内散出的光芒,极为刺眼!

    但凡是看到这光芒的修士,立刻一个个全身一震,他们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此刻在这莲花台上,那剩余的十强者中的二人。

    这二人几乎在苏铭极冥光刷开的瞬间,就立刻全身颤抖,整个人站在那里,仿佛瞬息就被冰封,若时间再长一些,这二人必定在这极冥光下因本就重伤,会心神寂灭,甚至灵魂都要陷入永恒睡眠,再也无法苏醒。

    死亡的yīn影,骤然笼罩着二人身上,可他们却无力反抗……

    几乎就在他们即将灵魂永恒沉睡的刹那,极冥光瞬息消失。

    “绕你等一命。”苏铭冷漠的声音扩散,这如今在莲花台上的二人,顿时身躯一颤,身体快速的恢复后,面sè惨白,向着苏铭齐齐抱拳一拜,转身快速退开,苏铭的身影,已然在他们的心神中,化作了无比的强大与不可战胜,这yīn影如同一个种子,使得他们一生都无法超越。

    一战,战八人,苏铭的赫赫声名,在这一战中强烈的轰动了四周千万修士,他站在莲花台上的身影,在这一刻如同一尊战仙,让道晨宗这千万修士,全部都化作了脑海中的不可磨灭的烙印。

    手持长枪的苏铭,此刻也是面sè苍白,他之前本就有伤,此刻战这八人后,伤势更重,仿佛站在那里都有些站不稳的样子,但他却毫不在意,目光扫过四周众人,最后一眼看向了生境老者贝邦。

    几乎就在苏铭张开口,要说话的瞬间,来自其他几个莲花台上,那余下的九个殿下中,立刻有人抢在苏铭之前,传出了激烈的声音。

    “道空,我要挑战你!”随着话语的传出,其他几个殿下纷纷双眼一凝。

    “道空,你可敢此刻接受本殿的挑战!”

    “没错,道空,你既如此张扬,能战我道晨宗十强之八,敢不敢此刻与我等殿下同战!”

    随着声音的传出,立刻有四个身为殿下的道晨宗嫡系族人,身子一跃而去,直奔苏铭所在的莲花台而来,要趁着苏铭此刻明显是伤势极重,一举灭杀。

    此事,那生境老者贝邦本应喝止,但他双目一闪,便如没有看到般,一言不发。

    他身后的三位宗老,除了那黑脸老者外,其余二人皱了下眉头,可看到贝邦的视若无睹,相互看了眼后,便迟疑起来。

    黑脸老者那里内心冷笑,这一幕他倒是颇为乐意看到,双眼一闪,看似随意的望了一眼那九个殿下中,神sè始终温和的中年男子道法。

    道法那里沉默,随后其身一步迈去。

    “道空,你可敢与我等一战!”他的话语传出时,内心有些自嘲,此事不符合他的xìng格,但……苏铭太强了,如此强大之人,又是殿下,这给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几乎就是道法迈出而出的同时,那冷峻的道临双眼一闪,也随之一跃而去。

    这一幕,是九大殿下齐战苏铭,这一幕,顿时让四周的千万修士,神sè各自不同,有的嘲讽,有的露出兴奋的看热闹之意,也有的则是皱起眉头,觉得此事极为不妥。

    种种思绪使得议论嗡鸣之声立刻哗然。

    苏铭站在莲花台上,看着那九大殿下呼啸而来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讥讽,右手握着的枉生枪微微用力,顿时其体内传来阵阵刺痛,那是伤势发作的征兆。

    可就算是这样,若苏铭星,他依旧有把握,一举击杀其他九人。

    但就在苏铭握住枉生枪,那九个殿下呼啸而来的一瞬,突然的,一道极为强烈的破空之声从远处的苍穹中,猛烈的传出,这声音是一个人展开了其全部速度后,划破长空之音。

    这声音带着尖锐的呼啸,刹那从远处疾驰,其内有一个老者,正是那从神源废墟归来之人,他速度极快,神sè中依旧残留这心悸之意,在临近的一刹,顿时就被始终等待此人归来的黑脸老者看到。

    黑脸老者一眼就看到了此人身上的心悸,顿时脸上露出微笑,这幅表情在他看来,显然是对方在那神源星海,发现了极大的事情,此事就是道空修为暴增的秘密所在。

    且很明显的,此事能让他恐惧,绝非寻常。

    那长虹的来临,原本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长虹之人急速直奔黑脸老者这里而来,尚未临近,就立刻传出了焦急的声音。

    “属下有要事向宗老密报!”

    他的声音回荡间,贝邦皱了下眉头,正要说些什么时,其身后的黑脸老者哈哈一笑,迈步走出,大声开口。

    “道空此人,修为千多年前还是位界中期,可千多年后,从神源废墟归来,居然如此强悍,此事是我道晨宗之幸,但老夫也有好奇,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可以如此逆天,能拥有这等修为,故而好奇之下,派人去了一趟神源,此刻此人归来,他带来的消息,老夫没有提前知晓,我想要和大家一起去听听,道空殿下,在神源废墟,到底有什么造化!”黑脸老者这番言辞极为恶毒,在说出的瞬间,立刻就引起了四周千万修士的高度注意。

    他们实际上早就有所疑惑,即便是那些没疑惑之人,如今也是猛的醒悟。

    “是啊,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道空殿下如此强悍?”

    “没错,除非是……夺舍?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千多年来,修为突飞猛进到如此程度!”

    “若真是有什么造化,我等说不定也可以去尝试获得,毕竟这修为的增长,如今想来实在是太过无法思议。”

    贝邦那里双目一闪,也就没有去阻止,他也想听听,这道空在神源废墟,到底……经历了什么!

    “宗老……我……”那长虹所化老者,此刻心神一震,忐忑中焦急之意更浓。

    “你说就是!”黑脸老者内心一动,对方的神情让他隐隐起了一丝不安,可如今已到了这种程度,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双目一闪,果断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