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2章 他的名字,叫做桑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82章 他的名字,叫做桑

    “没了……”许久,当苏铭从平台上走出时,四周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随之而起的则是滔天般的哗然之声。

    “这……这……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光柱内那常年存在的黑羽之人,怎么……没了?”

    “道空殿下这算不算通关?”

    “废话,连那守关之人都没了,你说道空殿下是不是通关了!”

    “他到底什么修为,怎么会是这样,难道那守关之人被其所灭?”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此地的守关之人消失,我们以后……怎么去闯此处震名之地??”

    “此事恐怕是我道晨宗前所未有之事……”议论之声从未如此强烈,就算是苏铭那里闯过前三处震名之地,也决然没有如今的轰动。

    四周那几个殿下,包括道临与道法在内,此刻看向苏铭的目光里,都带着强烈的骇然与震惊,甚至在内心深处,全部都起了无法形容的忌惮与恐惧。

    反倒是那十多道降临而来的神识,此刻在沉默中迅速消散,可在这些神识消散的刹那,于中界九十九大陆,下界九百九十九大陆上,有十多处位置,蓦然间传出轰鸣,分别有身影一闪而出,大都是抬头看了看上界九处大陆后,迈步呼啸而来。

    他们知晓,出了大事,第四处震名之地的守关者消失,此事前所未有,必定会掀起一场风暴,若去的晚了,怕是那道空殿下已然陨落,就失去了他们欲挑战的机会。

    除了他们外,在第四大陆上,在那四周修士边缘处的贝邦老者,他面色阴沉,看了看空空的光柱,又看了看苏铭。沉默中没有多说,他的身份在道晨宗内,只算是核心的一员,在其之上还有不少老家伙存在,今日这里的事情,那些老家伙必定知晓,怕是……很快就要到来了。

    贝邦身后的三个宗老,此刻也是目瞪口呆。尤其是那黑脸老者,更是倒吸口气,看向苏铭的目光里,第一次也出现了忌惮。

    几乎就是苏铭走出这平台。踏上天空的一瞬,突然的,在这上界的九处大陆的上方苍穹,骤然间如风起云涌,有轰轰雷鸣回荡,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漩涡。

    这漩涡轰轰转动之下,有三股意志猛然间从这漩涡内轰然降临,这三股意志几乎刚一出现,立刻就让此地修士一个个心神颤抖。即便是那生境大能贝邦,也是身子一震,低头向着天空抱拳一拜。

    随着他的动作,其身后三个宗老也立刻抱拳恭敬一拜,四周千万修士,齐齐膜拜。

    苏铭站在半空,抬头看着那漩涡。双目一闪之下,没有去太过嚣张,而是低头,随之一拜。

    “道空!!”在苏铭一拜的刹那,一个嗡鸣之声,如天神般从天空的漩涡内轰轰传出,那声音滚滚传遍三界,传遍上千大陆。

    “你对镇守此地的极冥存在。做了什么,让其生命气息消失!”嗡鸣之声再次传出,其内透出的寒意,立刻让这大地的所有生灵,全部心脏如要枯萎一般,仿佛对方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人生机全部消失。

    “灭境!!”人群中,自然有见多识广之人,此刻骇然之下,头抵的更深了,每一个道晨宗的弟子都知晓,道晨宗……无数年的积累,深不可测!

    “不知道。”苏铭摇了摇头,淡淡开口,他神色如常,没有丝毫变化,就算这里是道晨宗,可哪又如何。

    千多年前道空能踏入神源,镇守神源的道晨真界大能,能说出他们只听命于道晨老祖,踏入这道晨宗后,血脉融魂都出现金色血脉,这一切的一切,若苏铭还不明白,他就是白活了一场。

    所以,在这道晨宗,他苏铭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在苏铭的回答传出后,天空的漩涡内,那三股意志没有立刻开口,但却有越来越压抑的威严,仿佛在这沉默中不断的凝聚,使得此地的千万修士,一个个立刻颤抖起来。

    “取消道空身为殿下的资格。”半晌后,漩涡内传出了之前那嗡鸣的声音,这声音在传出的刹那,立刻又有一个声音从这漩涡内,带着威严回荡。

    “取消身为嫡系族人的资格。”

    “连同其血脉一系,除了列为宗老者外,其余全部贬为旁系族人。”

    “打入道海,镇压直至开口说出隐秘为止,若万年内不说,则沉落道海直至苍穹灭。”那三个嗡鸣的声音,缓缓传出,声音内带着的威严,如言辞可以决定苍生命运,可以决定一界所向。

    “此责,即刻生效!”最后这一句话从漩涡内传出的瞬间,一只巨大的手掌,蓦然的从这漩涡内伸出,直奔苏铭这里轰轰而来。

    苏铭双目精芒一闪,抬头盯着那来临的巨大手掌,神色丝毫不变,他在赌,赌那始终闭关的道晨,会出面干涉,同样的,若这道晨没有出面,那么苏铭将决定召唤第五烘炉降临,杀出道晨宗,哪怕浪费了道空这个身份,但他自然有办法去获得新的身份,只是不到万不得已,苏铭不愿这么做。

    巨大的手掌轰轰而来,眼看就要碰触到苏铭的瞬间,苏铭这里也目中露出了精芒与疯狂的刹那,突然的,一抹金光骤然间从比这漩涡还要远的苍穹尽头,瞬息降临。

    这金光的速度之快,无法形容,几乎就是在出现的刹那,就直接的穿透了那向着苏铭按来的巨大手掌,在那轰鸣中,那手掌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瞬息崩溃瓦解之时,这金光出现在了苏铭的身前,那是一张纸!

    一张很简单,很寻常的宣纸。

    其上还有没干的墨迹,散发耀眼的金芒之时,更有一股让这天地颤抖,让这道晨宗震动,让这整个道晨真界都为之一震的气息,从那宣纸上,毫无掩饰的显露出来。

    “封道空殿下,兼镇第四震名之地,责旁人一切闯关之事。”一个淡淡的声音从那宣纸上传出时,从这宣纸旁,虚无内出现了一个男子,这男子是个青年,出现后向着苏铭这里抱拳一拜,随着其话语的传出,他看都不看天空的漩涡,而是右手抬起一挥,那宣纸立刻飞向苏铭。

    “这是道晨大人送给殿下之物,在下告辞。”说着,这青年向着苏铭微微一笑,那笑容里,还带着一抹苏铭看不出的深意,仿佛感慨般,转身一步踏入虚无,消失无影,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向那漩涡,直接无视,当其不在。

    四周刹那一片死寂,每个人的神色看似如常,但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尤其是那贝邦老者,更是面色连续变化,其身后的三位宗老,也均都是神色惊疑不定。

    取消道空殿下身份,欲打入道海的,是来自宗老堂的最高封命,那漩涡内的三个古老的存在,更是宗老堂中地位极为显赫之人,他们的言辞,可以在很多时候,决定道晨真界的一切。

    而那张宣纸……其上的气息就足以让所有人都知晓,那是……来自道晨劫主!!尤其是那青年,此地之人谁不认识,那是在道晨老祖闭关之地外,无数岁月里始终守护,在很多时候宣布老祖口谕的弟子!

    那是……道晨老祖,在闭关之时,在所有弟子都突然暴毙后,新收的唯一的弟子!!

    他的名字,只有一个字,叫做……桑!

    四周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苏铭神色平静,将那宣纸收入储物袋,转身一步向着虚无迈去,化作长虹疾驰,同样的,看都不看那天空的漩涡内,此刻近乎压抑的沉默。

    直至苏铭远去后,那天空的漩涡内也没有传出丝毫声音,而是骤然扭曲,就这么的凭空的消失在了天空上。

    可这样的沉默下消失,所有人都可以看出隐藏在这沉默下的怒意,但就算是有怒意也没有用,那是道晨老祖亲自的封命,直接的驳回了宗老堂的命令。

    同样的,四周的所有人也通过此事,对苏铭那里已然从忌惮,变成了绝不可轻易招惹,也有人立刻想到了几天前上界的金光,那血脉融魂散出的金芒,成为了此刻这一幕最好的解释。

    “道空殿下这是要去闯第五处震名之地?”随着苏铭的远去,他身后那千万修士的目光凝聚之下,纷纷在内心起了猜测。

    但很快,他们就立刻得到了答案,苏铭没有去第五处震名之地,他迈步间,向着那虚无中的册封所在,踏步而去。

    他此刻看似如常,但实际上在那极冥光下已然受伤,且时间也过去了一半,最重要的是,第四处震名之地就需要掌境修为才可以尝试,如此一来,第五处震名之地,苏铭没有太大把握,索性先放在那里,等有机会时,再去看看究竟。

    疾驰间,苏铭回到了那虚无中的册封之处,属于他的莲花台上,盘膝一坐,双目闭合间,开始了调整体内伤势。

    渐渐地,随着苏铭的归来,众人也一一的从那第四处震名之地回来,当那余下的几位殿下也都归来后,时间流逝,在四周之人低声的议论中,那几个殿下的神色复杂与阴沉里,很快那一个时辰的间隔,就完全度过。

    苏铭双目蓦然开阖。

    “贝邦长老,还请疗伤。”苏铭平静说道,看向那生境老者贝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