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47章 第三次笑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047章 第三次笑

    这是属于生境的修为之力,此刻在散出的瞬间,顿时让这星空轰然震动,让这四周的数万修士,一个个神色大变中,齐齐心神猛地一震,如有一个无形的重锤,狠狠地撞击在了他们的心中般,让这数万人全部骇然,他们的修为更是瞬息间,如被完全的压制一样,脑海轰鸣,一片空白。

    那老者还好一些,此刻只是面色苍白,还算镇定,毕竟他之前就猜测出了朱有财的修为,如今只是印证了猜测而已。

    可其旁那中年男子,则是神色带着无法置信,双眼呆滞,其脑海如有千万雷霆同时轰鸣,寻常的修士或许不知晓何为生境,因为在他们眼里,掌缘生灭似乎只是一个境界,毕竟就算是苏铭,也是后期自己慢慢摸索才了解此境界的细致划分。

    但,这中年男子身为掌境大能,尽管只是刚刚踏入门槛,可他对生境的了解,显然是要远远超出四周的那数万修士。

    古语有言,不知者无畏,说的就是若不知晓某种事物的可怕,那么就不会去害怕,尽管有些片面,可也有其道理之处,反过来将,就是越是了解事物的可怕,就越会去恐惧,这一点如今在这中年男子身上,被无限的放大。

    他在颤抖中,眼中露出强烈的骇然与震惊,他猛然间明白过来,为何其旁的老者,多次去阻止那中年女子招惹对方,一个能让生境大能甘愿跟随身边,哪怕不是修为的缘故,也足以让人去震撼,让任何强者都要去极为重视。

    他也猛然间明白了,苏铭两次话语中的找死二字,那不是空口白说,那是……有其完成的方式。

    他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那引起了这一切的中年女子了。此女尽管也是掌境大能,可与那中年男子一样,都是刚刚踏入门槛而已,还不算是掌境大成,此刻这女子身子颤抖,眼中露出惊恐与无法置信之意,她脑海翻起了滔天大浪,一股强烈的不妙预感。如潮水般瞬息将其心神淹没。

    她苦涩的转头,看向身边老者,在看到老者神色还算镇定,只是用复杂的目光看向自己时。这女子岂能不知晓,对方之前阻止自己的用意,可是……如今一切已然晚了,她知会了其师妹,使得本应该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且……更具备了强烈的危险。

    但这女子不甘心,其眼中精芒一闪,就算是生境大能又如何。四大真界镇守势力内,也不是……没有生境!!

    据她所知,在这漩涡星河的核心之处,存在着一个他们阴圣真界的老祖,此人已经有万古岁月没有现身,始终在闭关,除非是涉及到此地生死存亡的大事。亦或者是有强大的不可抵抗的大敌入侵,否则,此人不会出关。

    四大真界镇守势力内,各自都有一个这样的老怪存在,他们是四大真界在这深渊星海内,留下的最强守护,如此一来,就足以将这深渊星海。遏制的极为彻底。

    除非……深渊星海能出现灭境大能,可生境在四大真界,全部加起来也就只有那么近乎几十人的样子,至于灭境大能,则是更为稀少,那已然是各个真界劫主的层次。是仅次于真祖的存在,具体的人数,不到十人。

    如此难以达到的境界,深渊星海在被遏制之下,根本就无法诞生,就算是真的出现了,也会被四大真界立刻前来数个灭境大能,直接出手或是灭杀,或是封印。

    故而,这中年女子内心,还存在了一丝侥幸。

    朱有财的修为扩散,话语回旋间,那漩涡星河内老者的声音顿时消失,许久之后,星河转动间,从其内走出一个穿着粗麻长衫的老者。

    这老者神情凝重,在走出后,其目光瞬息就落在了朱有财的身上,向着朱有财抱拳一拜。

    “以前辈的修为,不知来此地索要的,是何人?”这老者抬头,缓缓开口。

    “烛火。”朱有财不愿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沉声说道。

    “此地是阴圣真界镇守势力的本营所在,一切具备居住在此地资格之人,都有着完全的自主,老夫也不便过于干涉,既此人不愿出来,还请前辈离开,莫要乱了我阴圣真界的平静。”老者等了片刻,见漩涡星河内的烛火,并未主动走出,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向着朱有财开口。

    朱有财闻言眼中精芒一闪,他认为自己已经给足了此地之人的情面,若非他曾经也是阴圣真界之人,此事他在不去理会,如今见眼前这老者也是如此话语,不由得冷哼一声,身子向前一步迈去。

    那粗麻长衫的老者,身子一侧,根本就不阻止,他也知晓以自己的修为,没有资格去阻止眼前这个生境大能,可这里……是阴圣真界镇守势力的本营所在,退后之时,老者神色平静,没有丝毫色变之意。

    随着朱有财的临近,其右手抬起,向着前方的漩涡星河猛地一抓,这一抓之下,星河轰然震动,其声之响,回旋八方,使得星空颤抖间,回旋起了无尽的波纹。

    轰!

    漩涡星河强烈的震动间,朱有财双手抬起,如撕开虚无一般,向着漩涡星河猛地一撕,这一撕之下,星河的震动越加剧烈,其内无数星辰全部颤抖起来,隐隐间有一股磅礴的雾气回旋,一道巨大的裂缝从星空中在刺啦一声中,骤然出现,横扫之时,似欲将这漩涡星河,一分两半。

    生境修为毫无保留的宣泄开来,充斥八方之下,让这漩涡星河内的无数星辰,在这强烈的震动下,惊醒了诸多正在闭关之人,在烛火所在的星辰上,沙漠大地颤动,天空一片混乱,大殿内的灯火,剧烈的摇晃,露出的女子面孔上,带着阴沉,其双目闪烁间,嘴角露出冷笑。

    “不自量力,就算是生境又如何,若是在外界,我必死无疑,可这里是阴圣真界的本营所在,此地指定的规则中,若我不愿出去,没有人会强行让我离开。

    若我被逼迫的离开了这里,那么落的就是整个阴圣真界的颜面,若这漩涡星河的阵法就这么被人撕开,那么落的也是阴圣真界的颜面,对于一个真界而言,颜面之事极大!

    此事……我只要不出,谁也奈何不了!”

    就在这烛火内的女子面孔,神色阴沉中冷笑之时,她立刻听到了一个沧桑的声音,从这漩涡星河的深处,徐徐传遍八方,扩散出了漩涡星河,在听到此声的一瞬,这女子冷笑更浓。

    “意已生,形未至的你,可算半个生境同道……念你修为不易……念往日……老夫不追究你闯阴圣本营之事……离开吧。”这苍老的声音仿佛很多年没有说话般,言辞有些生涩,带着无尽的沧桑,传出之时,让所有听到之人,都有一种仿佛岁月流逝之感,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全身血脉精华,就连生机修为也都要枯萎的错觉。

    尤其是朱有财,其身猛地一颤,眼中露出复杂,对方显然也是认出了他,他也同样认出这传来此声之人,那是他在阴圣真界的一位长辈。

    沉默中,朱有财眼中精光一闪,身子不退反进,直奔那漩涡星河而去。

    “今日我只取一人,若不打开此阵,不会离去!”

    可就在朱有财临近这漩涡星河的刹那,一声叹息从星河内传出,随之出现的还有一股带着无上威压的推动之力,轰的一声落在了朱有财的身上,朱有财身躯一震,蹬蹬蹬倒退数步后,其身体外立刻扭曲,一个巨大的光圈瞬息将其身子完全笼罩在内,如同封印般,化作了一个漂浮在星空的气泡。

    “灭杀掌境,赶出生境,废掉……道晨宗的小娃,以儆效尤!”苍老的声音,又一次的传出之时,那中年女子嘴角露出嘲讽之笑,身子一步迈出,直奔苏铭而去。

    其旁那中年男子也是内心松了口气,神色平静,同样向着苏铭那里临近。

    还有那粗麻长衫的老者以及之前猜出朱有财修为的老者,二人也是沉默中,迈步间一人走向火魁老祖那里,一人走向苏铭。

    被困住的朱有财,看着这一幕,轻叹一声,他看到了苏铭嘴角,露出了第三次邪异的笑容,闭上了眼。

    四周数万修士,一个个在此刻也是神色不善,他们尽管并未出现,但却环绕四周形成了隔绝大阵,相互旋转间使得阵法轰轰,化作强劲的推动之力,欲卷着其内被困住的苏铭与火魁老祖,挪移出这阴圣真界镇守势力。

    更是在外围,有数个庞大的因星,此刻漂浮而来,其上光芒万丈,阵阵恐怖的气息从其上扩散,这是阴圣真界在此地镇守势力的全面开动,在这样的力量下,又没有了朱有财的帮助,似乎……足以去灭杀苏铭与火魁老祖。

    火魁老祖那里神色没有丝毫惊恐,反倒是冷笑起来,神色内带着一股快意时,苏铭那里的笑容,越来越盛。

    “既如此……此地镇守势力之四,当消散其一。”苏铭右手抬起,向着上方星空,蓦然一指,这一指之下,他的长发瞬息改变,化作了赤红之色,他的双眼露出了红芒,一股滔天的煞气,轰然间从苏铭体内,猛地爆发开来。

    随着煞气的爆发,上方的星空在这一刹那,也猛地震动,一股来自虚无的无形之力,带着轰隆隆的巨响,骤然的向着此地轰然一压!

    星空颤抖,轰鸣惊天间,在此地那几个大能神色前所未有的大变中,于星空内,露出了……第五烘炉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