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24章 云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24章 云

    理智到了极致,冷静到了无情,出手便是死亡,甚至整个体从内到外,散发出的都是那无尽的死气,如同是替代黄泉行使死亡的权利。

    这,就是灰sè的苏铭。

    枉生枪一出,虚无形成的漩涡,就仿佛是通向黄泉之路,随着其开启,让那些逃出死亡,处于半生状态的幽魂,在那凄厉的尖叫中,一一被吸撤了身躯,被来自苏铭身后那庞大的灰sè劫月······重送轮回!

    至于那逃走的一些幽魂,则是在来自两个葫芦小人的疾驰间,于轰鸣中化作了飞灰,消失在了这虚无内,不见踪影。

    一切,仅仅是开始,就已然结束。

    灰sè长发的苏铭,手中枉生枪一晃,变成了指环后托起葫芦,立刻那两个葫芦小人倒卷,化作两道长虹融入葫芦内,消失不见。

    四周,再没有了幽魂的嘶吼,一切恢复了平静。

    许慧怔怔的看着苏铭,她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这个样子的对方,那种冷酷之意极为明显,那是对一切生者的不在意,那是一种纯粹的理智,把一切情感都会散在外的无情。

    方才的灰sè劫月,散发出的毁灭之力是扩散的,若非是她····…提前的有所察觉疾驰后退,那么很有可能也会被这毁灭之力波及。

    这还是其次,可当许慧看向苏铭时,她看到苏铭目中那灰sè的瞳孔,不由得心神一颤。

    “苏铭……”许慧咬着下唇,轻声开口。

    可她的声音,却没有引起苏铭的回应,苏铭只是淡淡的看了许慧一眼,那目中的无情,冰冷如寒霜,一眼扫过,苏铭转过头·向着前方的虚无,一步迈去。

    许慧面sè有些苍白,沉默中cāo控着至宝身躯,跟随在苏铭的身后·秃毛鹤那里此刻也恢复过来,一边嘀咕着有关它当年制作的葫芦,一边小眼睛扫了扫许慧。

    “嘿,许大姐,别当回事,没事没事。”秃毛鹤飞到许慧身边,干咳几声后·劝慰起来,只是其劝慰的称呼,让人怎么听也都不是那么个味道。

    “这小苏子,我还不了解么,我和你说,按照我老人家的分析,按照它鹤nǎinǎi给我的提示,我觉得吧·如今的他,是jīng神不太正常……”秃毛鹤一边跟着许慧,一边比划着爪子开口。

    “用我们老家的话·他现在情绪被分成了好几份,而且不被其自身控制,首先,他易怒,一旦怒了,立刻就灰sè出现。

    其次,他怕刺激,一旦刺激了,顿时红sè出现,就是不太清楚·那金sè的玩意儿在什么样的状态下会出现呢?”秃毛鹤挠了挠头皮,一副深思的摸样,打量着前方的苏铭。

    苏铭神sè冷漠,走在这虚无中,任由岁月之力在其身边环绕,走过一处处可以踏入的空间·但却没有迈入,而是向着第五烘炉的核心,疾驰。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在苏铭这疾驰下,他距离第五烘炉的核心之地,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突然的,一声从远处传来,回荡这整个第五烘炉的声音,悠悠回旋。

    “苏······”这声音,前所未有的强烈,以至于让苏铭在听到后,身躯猛的一震,他听出来了,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秃毛鹤在听到这声音后,也是身子颤抖,眼中露出挣扎,许慧在一旁面sè变化,她知晓秃毛鹤之前听到这声音时的诡异,此刻毫不迟疑的右手抬起在秃毛鹤那里一挥。

    顿时秃毛鹤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许慧这里,融入至宝身躯,这才让其神sè的挣扎,轻微了很多。

    “苏······”那女子的声音再一次的出现,这一次,竟带着一股急切,甚至苏铭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从这声音内,听到了一丝颤音。

    苏铭脑海轰鸣,这声音让他陌生,可这陌生中却是带着熟悉,仿佛……曾经在某一个时间,曾经的他,无数次的听到过这个声音的出现。

    苏铭的长发在这一刻,也从灰sè快速的变化,他身上的冷漠消失,在他的身上,那当初的苏铭,再次的归来。

    他身子颤抖着,看着那传来声音的虚无,默默的看着。

    “她是······”许慧也看到了苏铭的恢复,轻步靠近其身边,陪着苏铭一同站在那里,低声问道。

    苏铭摇了摇头。

    “方才吓到你了,这不是我的意愿,融合了劫月后,我的情绪出现了问题。”苏铭喃喃,脚步向前一步迈去,向着那传来声音的地方,疾驰。

    这一刻的苏铭,在他的身上,再没有了什么冷静与理智,有的只是一股内心的执着与那让他忐忑的猜测形成的一股冲动。

    许慧默默的跟着苏铭,陪着他一起走去。时间一息息流逝,苏铭的速度越来越快,耳边的来自那女子音,一次次的回荡中,在不知过去了多久后,当苏铭看到了前方的虚无内,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漂浮在虚无的祭坛时,他的脑海起了无尽的轰鸣。

    他看到了,在那祭坛上,放着一具棺木!!

    那是一个透明的棺木,他可以看到在那棺木内,躺着一个女子…···

    在看到这女子的一瞬,苏铭如体内有百万雷霆同时轰鸣,他的身体颤抖,他的眼中露出茫然与复杂。

    这里,是第五烘炉的核心,这祭坛,是核心的zhōngyāng,祭坛上的棺木,常年的在这虚无内,借着第五烘炉的虚无,去吸收那来自所有人的生机,而这些生机……全部都会被这棺木吸收后,送入其内的女子体内。

    这是一个阵法,一个以第五烘炉为大阵的阵法,此阵的目的,就是以不断地送入生机,来维持这女子的生机不灭!!

    看着那棺木内的女子,苏铭的眼中,不知觉的流下了泪水,这女子他岂能不认识,那在西环异地的记忆画面中,那哪怕是死亡,也依旧抱着怀中的婴儿,用身体去保护婴儿,这是一位母亲。

    苏铭的……母亲!

    苏铭身子颤抖,流着泪水,一步一步,向着那棺木走去。

    “苏······”女子的声音,再一次的出现,这一次清晰的程度,如就在苏铭的耳边,让苏铭的泪水更多,让他的脑海轰鸣,又一次的强烈。

    “苏······我的铭儿······”这声音内透出的温柔,带着一股让苏铭陌生的温暖,那是一种来自母亲对骨肉的思念与呵护。

    “你不要害怕,有娘亲在,没事的…···”

    “娘亲答应你,会一直保护你,直至我与你爹爹老去,直至我们没有了力气去陪你走完人生……”

    “云儿,你要坚强······你的名字是你曾祖所起,他也对你充满了期望……”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住,你是这苍穹下,塑冥一族,你是骄傲的塑冥族人······你的父亲,是塑冥族被誉为可以超越你曾祖的强者,而我……来自暗晨……”

    这后面的几句声音,不是回荡在这虚无,而是在苏铭的魂中回旋,那不是来自于现在,而是来自于曾经的岁月里,苏铭已经遗忘的一幕!

    这一刻,他的脑海撕裂,他的心神轰鸣,这一幕幕记忆,被他完全的想起,那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在一片黑暗中,他很冷,微弱的生命支撑不住这股冷意,但却有这个声音,在每一次他要放弃生命时,不断地激励,不断地让他听到。

    如今,他明白了,那个时候的他,还是母亲腹中的婴儿,一个在塑冥族被灭族后,身中诅咒几乎要死亡的婴儿。

    依稀间,苏铭仿佛看到了一副画面,画面里那躺在棺木内的女子,抚摸着鼓起的肚子,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流着他看不到泪,在轻声的喃喃,轻声的与腹中的婴儿,说着话语。

    一旁还有一个沉默的中年男子,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其握紧的拳头,内心充满了疯狂与悲哀,是外人看不透的烟火。

    画面一变,再次出现于苏铭脑海时,星空成为了道晨,那中年男子抱着其妻,仰天凄厉的嘶吼,那吼声内透出的是对生命的失望,是一种来自其灵魂的至极的痛苦,还有……血sè的泪水。

    “四大真界,你们灭我全族,连一个婴儿都要去诅咒毫不放过,如今又夺走了我妻子的生命,既如此,我苏轩衣还活着······又有何用!!

    我失去了家,失去了爱人,失去了骨肉…···可如今我还活着,我活着的唯一之事,就是让这三荒大界,从此颠覆!!

    我不但要让这道晨真界从此塑冥,我要让这三荒大界,也从此……塑冥!!

    若我儿能不死,则他从此不叫苏云,他叫苏铭,铭为刻,我要让他在这三荒大界,去刻一个让世人颤抖的冥文!!”

    苏铭猛的抬头,他的脑海在这轰鸣中撕裂,一幕幕记忆浮现之下,他想起了一切!!

    流着泪,苏铭来到了那祭坛上,来到了那棺木旁,默默地站在那里,望着棺木内母亲的容颜,苏铭身子颤抖,跪了下来······

    那张脸,让他陌生,又让他熟悉,他分不清自己如今是什么思绪,只是想在这里默默的看着她,一如当年的她,流着泪,也要温柔的鼓励,一如当年的她,哪怕是闭上眼,也要去保护。

    这是母亲,这是娘亲。

    “娘亲······”苏铭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