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2章 他……没死?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2章 他……没死?

    cāo控至宝身躯的苏铭,此刻在其身躯内的玄殇等人感受,纷纷心惊,他们隐隐察觉到在苏铭身上,有一股让他们窒息的气势,轰然而起。

    这气势让他们几人感觉心神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有种如万山压顶之意,仿佛就连念头都在这一瞬,难以运转。

    这种感觉并非他们第一次感受,实际上当初在第五烘炉外,在那火海爆发之时,苏铭在那漩涡世界内收服怨魏的过程中,他们也曾有过一样的感觉。

    但上一次的感受远远不如现在,此刻从苏铭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中蕴含的疯狂,霸道,桀骜与那无尽的邪恶,让玄殇四人心神颤抖中,就连灵魂也都被强烈的压制。

    甚至他们有种无法消散的感觉,仿佛若是苏铭yù毁灭他们,他们此刻将没有丝毫反击之力,会被瞬间吞噬!

    就好似一种面对天敌的无法抵抗,似乎……在苏铭面前,他们变成了蝼蚁,而苏铭则成为了吞蝼蚁而生的苍穹!

    许慧这里的感受比之玄殇四人稍微弱了一些,但也同样被震撼了心神,不同的是,在她的内心浮现的不是恐惧,而是一种深深的臣服。

    臣服于强者,让人无法生出半点对抗之意,这就是如今许慧的内心。

    但这些,只是苏铭这至宝身躯内的他们才可以感受到的,实际上在外界,若此刻有其他人在的话,他们眼中的苏铭,长发飘舞,脚踏虚空,整个人身上散出的气势与威压,形成了其身边四周的无尽扭曲,这扭曲蔓延了整片天地,充斥了这完整的空间。

    可……这一切落入那百丈大树的目中,则是有着翻天覆地的不同与强烈的震撼以及那种对于这百丈大树而言,前所未有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在他的目中。此刻弥漫在苏铭身边的无尽扭曲内,存在了一个巨大的虚影,这虚影的样子同样是一颗树,一颗带着狂傲,带着嚣张,带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般的疯狂。

    至于那充斥此空间的邪恶。于这百丈大树眼睛内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树枝,以及这整个天地在这一刹那,完全被那磅礴的大树取代的震撼。

    这一切的一切,让百丈大树身躯颤抖,剧烈的摇晃中,他的心神内起了滔天的大浪,如翻江倒海一般,让他在这无法置信里,心神几近崩溃。

    在他的记忆中。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苍穹中所有树之祖,这一点,他深信不疑,可在其内心深处,他始终知道,这苍穹中。若说真的有一颗树能完全的超越自己,甚至是他内心中最渴望成为的存在,那么一定就是那……

    传说中,真正的树祖……也是唯一的一个可以称呼他为树苗的存在!!

    “厄苍!!!”来自百丈大树在这震撼中的声音,刹那回旋天地八荒,他的身躯摇晃,他树冠上的树叶飘零。骇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小小树苗,你敢在我面前称树祖!”苏铭眼中杀机一闪,身子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落下。天地轰鸣,气势如洪向着百丈大树强烈的逼压而来。

    仅仅是简单的一步,但在那百丈大树看去,那是占据了这片天地的磅礴大树,正在向着自己低吼,更是从这低吼内,传出了一股让他来自灵魂的压制与惊恐。

    “你敢放肆?”苏铭再次迈出一步,右手抬起时,向着百丈大树蓦然一斩,这一斩之间,三煞之力骤然弥漫,一斩之下,立刻这百丈大树的下方大地,齐齐颤抖中崩溃瓦解,化作了虚无。

    这大地,是此树缘法凝聚,而苏铭三煞一斩,能斩横天老祖之缘,便是一切非自身之缘的克星,故而在其手掌落下时,这小小树苗缘法凝聚的大地,岂能不溃!

    “你敢不拜!”苏铭迈出了第三步,三煞之斩第三次的落下时,这百丈树苗的四周,顿时成为了虚无,这是苏铭斩去了此树的所有缘法,让其与四周空间分离,让其缘境之能,再无法运转。

    轰的一声,百丈大树身躯颤抖,树叶几乎全部落下,整个身躯更是在这颤抖中仿佛要自爆开来,这是因为他被斩去了缘,这是因为他被苏铭正在生生的压制!

    这不是修为的压制,这是灵魂,这是气息,这是同样是大树的那种来自生命层次的压制!

    若是换了其他修士,那么除非是修为比这大树高深,才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压制此树,但若做不到拥有比其高深的修为,哪怕是双方一样,也绝对不可能压制的此树如此颤抖。

    可苏铭不一样,他压制此树的不是修为,而是其厄苍分身的气息,是其厄苍分身的生命层次,是一种苍穹一切树,都要颤抖,都要遵从的树祖之威。

    与苏铭的厄苍分身比较,这百丈大树,就是一颗小小树苗而已!

    在这颤抖中,在苏铭三步临近的同时,百丈大树放弃了一切抵抗,他不得不放弃,四周的缘法已经被斩,灵魂的压制让他无法挣扎,更是在其心神内对于厄苍这种传说中的存在,蕴含的敬畏之意,让他心神几乎要碎裂。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真正的树祖,遇到了他此生最渴望成为的存在……厄苍!

    就如同是一只猫,自以为自己已然成为了虎,但有一天真正的遇到虎时,他就会在这强烈的震动中,失去一切反抗的意志。

    “树人塔罗,拜见……厄苍老祖!”百丈大树的树叶全部都落下,唯独在那树顶上,还漂浮这三叶草,散出绿芒的同时,这百丈大树的树干扭曲的倾斜,更是从树干快速的钻出一条红sè的树枝,这树枝蔓延开来,在树枝上更是快速的长出了一片红sè的树叶,这是身为树人一族,可以说是最高的膜拜之礼。

    树叶落下,代表在对方面前的五体投地,代表完全的臣服,树干弯曲,代表了一种无上的尊敬,而那蔓延出的红sè枝条,是树魂所化,至于那枝条上长出的红sè树叶,那是……此树枝魂!

    以魂示人,更是将这红sè树叶迎着苏铭抬起,远远一看,若是把这大树比喻chéngrén,那么这一幕,就如同是一个人,恭敬的跪拜在苏铭面前,且低头间抬起了右手,手掌向上,似一种奇异的礼仪,也似在等待着什么。

    苏铭神sè平静,他能感受到来自这百丈大树的臣服,这是被厄苍压制的体现,此刻走近时,苏铭来自厄苍分身的意志,那种存在于厄苍之魂内的古老记忆,让他立刻明白了来自面前这百丈大树如此礼仪的等待。

    他的右手抬起,放在了红sè的树叶上,在那上面轻轻一触。

    在这一碰的刹那,苏铭感受到了百丈大树的魂,而此树的魂,也同样察觉到了苏铭那里jīng纯的厄苍气息,更是察觉到了一股隐藏在这气息下,让它神sè骤然大变的波动,正是这波动,让这百丈大树身躯再次一颤,猛地抬起树干时,他看向苏铭的目中,存在了一股强烈的恐惧与超出了之前的震撼。

    “你……你……”这百丈大树颤抖中,身躯快速的扭曲之下,居然在苏铭的面前不断地变幻,转眼就化作了一个大汉,深深地跪拜在苏铭的脚下,双手抬起,托着那三叶草,恭敬的递给苏铭。

    “树人塔罗,守护此宝万古,终等到您的到来,遵从第五烘炉上一代主人的意志,您意之所向,就是吾等命之张狂!”

    苏铭双目一闪,冷冷的看着面前这百丈树苗所化的大汉。

    “你察觉到了什么。”苏铭淡淡开口。

    “您是厄苍老祖,但也不是厄苍老祖,您是……第五烘炉之主!”大汉神sè内露出恐惧的同时,也有狂热,那狂热的目光仿佛苏铭一句话语,就可以让他为之疯狂。

    他传出的言辞,也同样让苏铭双目内有jīng芒强烈的闪动。

    尽管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依旧还是沉默的抬起头,看着虚无,脑海回荡来自尘焚老祖的声音。

    苏轩衣是第五烘炉上一代的主人,唯有他那被下了诅咒的子嗣,才有资格,成为这第五烘炉,新的主人。

    苏铭默默的望着虚无,许久许久,化作了内心的一声叹息,但很快的,在这叹息之后,苏铭双眼骤然一凝,他仔细的品了一下这大汉的话语后,其目中瞬间露出凌厉。

    “你方才说,终等到我的到来?”

    “不仅是我,整个第五烘炉内的所有生灵,都在等待您的到来,等待上一代主人的传承者,前来成为新的第五烘炉之主。”大汉抬起头,狂热的看着苏铭。

    “是谁告诉你,我会到来。”苏铭平静开口,但在这平静的声音息,蕴含的是其脑海内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这念头让他呼吸急促,让他猛然间,好似明白了一切。

    “是老主人最后一次回到烘炉时,他带着疲惫,向着烘炉内所有存在,送出的意志内,通告了我们……让我们等待下去,他的子嗣,会在多年之后,降临第五烘炉!”

    苏铭脑海轰的一声,他身子轻微的颤抖,他的眼中强烈的闪动。

    “他……没死……”苏铭的心神内,那让他呼吸急促的念头,骤然间在这轰鸣下,凝聚出了这三个字,在其脑海不断地回荡。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