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6章 斩缘!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6章 斩缘!

    斩三煞,太岁中杀也!

    所谓三煞,又称三杀。天地间,绝胎养三方,绝为劫煞,胎为灾煞,养为岁煞!

    又可称为劫杀、灾杀、岁杀三术。

    这,就是苏铭在乌山时学到的斩三煞之术。

    当年苏铭用此术,在风圳部落被其阿公禁锢的屋舍内,生生展开了禁锢屋舍的神通,引来劫杀之力,轰开封印之门,这,是苏铭对斩三煞的第一次运用。

    那时的他还不了解此术的根本。

    第二次时,在那巫族大地上,打开山之缺口,引来晦气化yīn,使得山脉成角后,如龙口吐息,如此一来,就改变了那方区域的格局,引来灾杀之力,设下天然之阵。

    那一次,是苏铭对这斩三煞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后,方施展出来。如今,在这神源星海内,苏铭第三次展开此术,这一次,是他真正的明悟了,此术不是凡尘之法,而是”……掌缘之术!

    此术斩天法,变格局,乱yīn阳,颠乾坤,逆苍穹……其核心的神通,实际上是利用这一切的斩法,最终去将一个人的气运与缘法,与星空隔绝。

    隔绝了一切与苍穹的联系,使其孤,使其独,使其如丧失了眼,丧失了根,与天地不存。

    如隔绝了缘,使人无法掌缘,亦或者说,斩三煞,也叫斩三缘!

    “你只是掌控了外在的缘,还无法掌控自我的缘,所以……只苏铭抬起头,望着万丈外的横天老祖,他目中露垩出明悟,神sè平静,自身尽管重叠之影还在撕垩裂,但这撕垩裂的痛楚苏铭可以不去理会。

    因为,他已经在这一战中,找到了自己的神通里,那被隐没在记忆中的最强之术,随着他的右手一斩而落,苏铭的身垩子向前蓦然的一步迈出。与此同时了,他的头发从末梢开始,急速的苍白起来。

    “掌缘之境,缘为法,此第一斩,斩劫煞,劫融苍穹内,以缘引之,若无缘在,引不来苍穹劫存,缘与劫间,有一线相连,斩你……苍穹之缘!”

    星空轰鸣,横天老祖面sè第一次起了骤变,苏铭那一斩而落间,在这横天老祖四周的星空,竟在这一瞬的时间内,起了滔天的波纹,这波纹不断地扩散之下,看去仿佛是在这横天老祖四周,起了无数丝线,这些丝线都是环形,向外不断地扩散,看起来就如同波纹一样。

    但,苏铭的第一斩,断去的苍穹之缘,断的是这横天老祖与这四周苍穹的缘法,可以清晰的看到,仿佛在这横天老祖的四周,存在了一把无形的利刃,这利刃横扫之下,那些丝线纷纷断裂开来,转眼间,就使得这横天老祖四周,星空翻滚倒退。

    此刻的苏铭,第一步落下,他赫然踏入到了这横天老祖七千丈的范围内,横天老祖神sè变化间,苏铭的头发有三成化作了白发,但他没有停顿,第二步抬起,再次迈去。

    “第二斩,斩灾煞,灾为厚土所留,源于大地,起于脚下,藏于虚无,此斩酬斩你虚无之缘!”苏铭右手抬起,毫不迟疑的,施出了第二斩。

    立刻星空剧烈的摇晃,如乾坤逆转,如苍穹变化,一切法则规则顷刻尽数消散开来,尤其是在这横天老祖的脚下虚无,再次起了大量的波纹,可随之苏铭的第二斩,那些波纹齐齐的碎裂开来,如断去了这横天老祖的虚无的联系。

    苍穹之缘、虚无之缘,看起来飘渺,但实际上,星空就是由无数个苍穹与虚无凝聚而成,斩断了这两个缘法,就等于是……将横天老祖隔绝在了这方星空之外,使得他无法与此方星空联系。

    毕竟,这里是横天族的星域,这里的修真星,这里的星安,都认同了横天族,而苏铭的举动,却是将这份认同,这份缘法,生生的斩断开来。

    此刻,苏铭二步落下,踏入到了横天老祖三千丈的范围内,他的头发有六成化作了苍白,沧桑之意很是明显,这一切描述起来不快,可实际上发生时,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然完成。

    “第三斩,斩岁煞,断了你星空之缘,你还存有岁月之念,长存于此地的岁月里,有你的身影,若岁月有灵,此灵记忆里有你的一切,此斩,斩你岁月之缘!”苏铭第二步骤然抬起的刹那,立刻星空仿佛被颠覆一样,那横天老祖仰天一声怒吼,吼声惊天,震的苏铭喷出鲜血,但却震不散其迈出的脚步,震不断苏铭落下的右手所化的第三斩。

    斩!

    苍穹变化,一股风暴漩涡以横天老祖为中心,蓦然间向着四周轰轰而去,那漩涡所过之处的星空,如逆转了时光,如抹去了记忆,随着漩满的散开,正中间横天老祖所在的地方,那里的岁月中在没有横天老祖的身影,那里的星空里再没有与横天老祖的联系。

    苏铭这斩三煞,斩的也不是那横天老祖,他斩的是这苍穹,是这星空,是这虚无,这是岁月,所以,这横天老祖无法反垩抗,甚至在苏铭的身上,这一刻显露垩出的这种神通,是横天老祖生平第一次看见,他甚至在这神通上感受到了一种对他而言,已经好久没有出现,极为罕见的……恐惧与忌惮!

    斩的是星空岁月,可却间接的斩断了酬横天老祖的缘!

    轰!

    苏铭第三步落下时,他的头发完全的化作了白发,脸上多了一些岁月的痕迹,但他身垩体那三大分身重叠的虚影却是消失,恢复了最初的状态后,他站在了横天老祖身前近百丈的位置,随着脚步的落下,苏铭右手抬起,向着百丈外的横天老祖,直接隔空打出了一拳。

    这是他修为分身的一拳,是其噬空分身的一拳,更是他厄苍分身的一拳,在这一拳打出的刹那,苏铭的身后厄苍之影骤然幻化,轰鸣惊天动地,震动星空颤垩抖,出现了大片碎裂的同时,这一拳,蓦然的轰向了横天老祖。

    那之前在战斗时,根本就不需要出手,而是凭着言辞,凭着与这苍穹众生缘法之力,就几乎让苏铭不可还手,近乎灭亡的横天老祖,此刻面sè变化间,其右手蓦然抬起,向着隔空一拳而来的苏铭,直接大袖一甩。

    这一甩之下,立刻在这横天老祖的身前,天地轰鸣间出现了一张庞大无比的手掌,这手掌竖起在星空里,如推动一般,直奔苏铭而去,所过之处,星空破损,转眼间就与苏铭的一拳碰触在了一起。

    轰轰轰轰!

    剧烈的声响震耳yù聋间,苏铭喷出鲜血,身垩子蹬蹬蹬倒退数千丈后,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但他的嘴角却是带着狞笑,他的双目露垩出明亮的光芒。

    至于那横天老祖,他神sèyīn沉的仿佛潭水,其身尽管连摇晃都没有,但从他与苏铭的表情上看,却分明是他,”……如落了下风!

    因为,他被逼的,无法再使用缘,而是只能以掌境之力来轰开苏铭,这等于是被人禁锢了神通,只能以肉垩身之力去出手。

    因为,在他的眉心上,此刻出现了一道符文,这符文如烙印在其额头,方才没有显露,但此刻却是显露垩出来,可这符文却是黯淡无光,在其周围苏铭能看到,有无数丝线漂浮,试图与四周那些方才被苏铭断去的苍穹、星空、岁月之丝连在一起,但这一片星域的斩断,使得它酬无法去连接。

    此物与横天老祖很不协调,仿佛是被生生烙在了眉心,显然……不是属于横天老祖之身,而是外来之宝。

    他真正的修为,实际上只是掌之一境的小成,无法与苏铭当年遇到的那位掌境大成比较,之所以可以踏入缘境,就是凭着此物,才使得横天老祖可以掌控苍穹众生之缘。

    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其修为止步的同时,永远无法真正的如缘境大成的强者般,能掌控自身之缘,一旦做到了掌控自身,那么苏铭目前所明悟的斩三煞,就无法斩断缘法。

    “这才你真正的实力,也是我之所以方才感觉,你明明没有我曾经遇到的那位强悍,可反倒更难对付的原因所在。”苏铭擦去嘴角的鲜血,在数千丈外,不在乎自己的白发,淡淡开口。

    “被斩去了缘法的滋味,如何。”

    “老夫小看了你,这种专门被创造出来的斩缘术,极为罕晨……需要祭献寿元生机才可,你施展出来,丧失的生机也必定不少。

    不过……就算如此,以老夫掌境的天地至强之力,要一样可以灭杀你。”横天老祖眼中杀机极为浓郁,此刻的苏铭在他目中看去,已然不再是如之前般的轻蔑与不在意,而是提升到了与其等同的存在,甚至在其内心深处,更是起了浓浓的贪意。

    他深知斩缘法的神通极为少见,尤其是方才苏铭展现出来的,他更是从未遇到过,这让他不由得起了想要将此术弄到的念头。

    话语间,他身垩子向前一步迈去,至极强悍的肉垩身之力,全面爆发之下,这横天老祖的身躯可以说是天地灭而不灭,苍穹朽而不朽的境界。

    感冒了,很难受,写了一章,桌子上全是鼻涕纸,今天只有一章,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