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4章 有得有失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4章 有得有失

    “……—共三百七十九名嫡系族人,将分次参与祖庙开启,传承先祖辉煌后,挥发道晨血脉,你的修为会再次提高。

    速速归来!”苍老的声音回荡,但却没有众人皆听闻,只有苏铭,只有许慧,在这一刻因魂中之引,才听的清清楚楚。

    苏铭双目一凝,来自星辰圣袍声音所说的道晨之变,苏铭之前以邪眼所看时,就已经大致看到,那仙族与道晨宗的决裂苏铭因不知晓具体,故而看不出端倪,找不到因果,也想象不出仙族如何能与道晨宗对抗,但既然有了这场战争,那么想必仙族还是有那么几分对抗的把握。

    许慧也是神sè一变,因为在她听到来自苏铭星辰圣袍内苍老话语的同时,她的魂中突然多出了一声凤鸣。

    此声回荡其心魂,更是化作了一股可以避开与苏铭之魂牵引的力量,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壁障后,这凤鸣内传出了一个唯有她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

    “慧儿……这是为师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给你传音,你不要惊慌,不要露出破绽……”

    这是,来自她的宗门,凤门的传音,且看那避开与苏铭之魂牵引的壁障来看,这壁障可以阻止苏铭去听到如今这凤门传信。

    这是许慧在之前从来不知道存在的力量,也不知道自己的宗门居然有能力去创造出这么一个壁障!

    这壁障如同是大坝上的一道裂缝,甚至以许慧的聪明,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所谓凤门与道晨宗的联姻约定与封印,如今看来,并非是坚固的不可撕裂,这封印能被屏蔽那么自然是存在了一处极大的缺陷,只不过平rì里这缺陷被隐藏的很深,唯有在最关键之时,才会被找出进而轰开封印,让凤门脱离道晨宗。

    “你身边有道空不要让他看出端倪……当年把你送给道晨宗作为道空此子的道侣时,为师很是难受,但却不得不这么做。

    我只能为你争取一个约定,如今……这个约定已经不重要了,我凤门决定与道晨宗决裂,一切封印将会被打开,从此……你zìyóu,凤门zìyóu!

    但你要杀了道空,你的修为远远超过他,找一个机会将此子灭杀后速速回到道晨真界来……

    切记,道空此子对道晨宗很是重要,这重要的程度在之前我还没有发现,但这些年回想起来,道晨宗把道空送入神源废地,仿佛也蕴含了某种深意,尤其是我最近才得知,当年下令将道空送入神源的,居然是……沉睡中的道晨劫主!

    “你的任务,就是杀了道空我会帮你在其死亡后解开封印。”许慧面sè本就苍白,此刻听到魂中之音后,身子哴跄了一下,面sè更苍白起来,看向苏铭。

    苏铭如今双眼眯起,其内有jīng芒闪动与许慧一样,在他的脑海内也正回荡着唯有他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

    这声音同样化作了壁障,阻止了许慧的听闻。

    “空儿,不要着急回来,之前你星辰圣袍的声音,是为了给跟随你去了深渊废地的许慧听到的。

    此女的宗门已有叛逆之心,可笑还认为我道晨宗不知晓。

    你自己小心,可自定是否将此女灭杀,冥奀九老那里有专门针对凤门之宝,若此女心意向你可安然,若是有了三心二意,直接灭杀就是。

    以你的心机,老夫放心你的选择,记住,空儿,短时间不要回来。”

    声音渐渐散去,苏铭看向许慧,迎上了许慧的目光。

    “我的宗门让我……杀你。”许慧沉默片刻,轻声开口。

    “她们选择了与道晨宗决裂,这场道晨之变,参与的不仅仅是仙族,还有凤门,想必……”还有其他势力在内。”许慧揉了揉眉心,神sè在苍白中有些憔悴。

    “你还有伤,休息吧。”苏铭淡淡开口,坐在了那山岩上,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许慧沉默片刻,看着苏铭。

    “你回去么?”

    “还没有到回去的时候。”苏铭摇了摇头。

    ……你什么时候会走?”许慧闭上了眼,半晌后睁开时,神sè里有了果断。

    “以你的伤势,再有半各月就可恢复大半,那时,我会离开。”苏铭望着远处的天空,轻声回道。

    “我和你一起!”许慧平静说道。

    苏铭沉默,片刻后转过身,看着许慧,许久之后,点了点头。

    许慧脸上露出微笑,转身回到了屋舍内。

    仿佛忘记了在道晨真界如今正发生的那场大战,苏铭安宁的居住在了这第九部的山峰上,看着rì出rì落,身边总有美酒,总有许慧时而的陪伴。

    这样的生活,流年似水,浮生若梦,从清晨到黄昏,从幕鼓到晨钟。

    二人再没有交谈有关道晨之事,似谁都不愿提起,半个月的时间,慢慢的过去了。

    虽说没有花开花谢,但那月圆月缺,半月时光弹指也是一挥间,说不上有多少繁华锦瑟渐行渐远,也谈不上星辰璀璨都已黯然失sè,但……这半个月,苏铭忘记了烦恼,忘记了茫然,如回到了凡尘。

    许慧的笑容在这半个月里,也多了不少,可以看出,她与苏铭一样,在这半个月里的快乐,仿佛可以与前半生去比较。

    只是,芳华不常在,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而优美的曲乐,从谈起的一刻就注定了,它会在某一个时间结束。

    这一天,第九部的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雨水,这是苏铭在此地第一次看到雨,他不愿用邪眼去看那雨如何出现,怕看的太透,失去了雨水之意。

    大地在雨水落下时,掀起了尘雾,翻滚间若仔细去看,如同是波涛一般,有一种云山雾绕之感,让人看了后,若有心,能静静的望着,不愿收回目光。

    仿佛在这观雨中的不经意间,人世的风刀霜剑,已化作悠长隔世的琴赐书怨,远处幽咽的风,似乎有人在吹着埙曲,惊破满目的雨雾。

    苏铭看着,看着。

    “许慧。”他转过头,看向屋舍内正整理行装,长发披肩,身上多了一缕温柔的风韵,绽放出美丽若花般的女子。

    她装过头,望向苏铭。

    “坐在这里,我给你画一张画。”苏铭淡淡开口。

    许慧微微一笑,将行装放下,也没有收入储物袋,便来到了苏铭的身边,找了一块山岩,坐在了那里。

    她的身后,是漫天的雨幕以及朦胧的大地,她的发丝间,是穿梭而过的呜咽之风,还有那一缕缕看得到,但又看不到的飘散的青丝。

    “你会作画?”许慧眨了眨眼。

    “以前画过。”苏铭开口时,一拍储物袋,立刻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张画板,这画板不是当年蛮族之物,而是苏铭在黑墨星时,偶然间看到。

    “哦?画的如何?”许慧笑了笑,还低头看了看衣衫,把一些褶皱的地方拉直了一些。

    “痣少的人我画不好,但痣多的话,总是会好画一些,你表情不要变化,会影响我的作画。”苏铭看到许慧神sè僵硬,皱眉开口。

    “苏铭,你太过分了!”许慧猛的站起,一脸怒意。

    “我哪里痣多了,你今天要是不和我说明白,我许慧和你没完!”

    “真要我说?”苏铭面无表情。

    “你……你……”许慧深吸口气,突然转身向着山下第九部族人那里,传出了声音。

    “第九寞煞,你师兄要喝酒,把你们部落的酒抬二十坛来。”

    山脚下的第九寞煞本在打坐,听到这句话后,他神sè如常没有丝毫变化,这样的话语他这半个月来总是听到,也知晓往往此话一出,师兄那里必定会退缩,根本就不用把酒抬上去。

    “你身上没有痣……”苏铭苦笑。

    许慧瞪了苏铭一眼,这才又坐了下来,把衣衫弄了弄,微笑的看向苏铭。

    “没有八个痣。”苏铭拿起画板,再次开口。

    眼看许慧神sè又起了变化,苏铭右手抬起,手指在山岩旁的积雨上点了点,如粘着墨般,画在了画板上。

    一纸的澄明,如心的平静。

    一泼墨,似带着目中残留的美好,随着苏铭的手,渐渐渲染出如同隔世离空的sè彩,只是那纸,再也回不到最初,可回不到最初的它,却多了前所未有的美丽。

    有得,有失,人生就是如此。

    如同那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但有些时候,初见的美丽,不如岁月沉淀后的安宁,比如这纸,没有画下时空白,画下后的sè彩,到底哪一个美?

    唯有作画人,自己才知晓。

    唯有经历过的人,自己才明自……

    苏铭作着画,那画里出现了雨,出现了大地,出现了天空,也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那些美好的往rì乌山依稀还在,却在风云变幻中恰似尘落江面杳然无痕,荡不起波澜,饶不乱画纸。

    山外风盈袖,雨前娇人在,不上眉头,不下心头,此为心变。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