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1章 谁起的执念……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1章 谁起的执念……

    黄昏。

    在这个神源星海内,在这片大陆上,苏铭看到了日升,看到了日落,也看到了黄昏。

    此事无法解释,明明是在一片漆黑的星空,明明这大陆是漂浮在星空里,因何来的阳光,因何来的白天与黑夜。

    但那太阳的确就在那里,奇异的是,当你踏入星空时,看不到它,可若是在修真星上,亦或者是在第部选择的大陆上,却是可以看到。

    这一点,苏铭问过第寞煞。

    “那是……第五烘炉散发的光热,在第五烘炉之前,神源星海的世界是漆黑的,这里的黑暗是无尽岁月里长存,人们已经习惯了那种相对的漆黑。

    第五烘炉到来后,它让神源星海出现了光芒。

    只是,你能看到它,可却找不到,除非是它每隔一段岁月,自行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有人传言,说这第五烘炉它真正的位置,是在漩涡世界里。”这是第寞煞的回答。

    苏铭坐在那山岩上,看着远处第五烘炉所化的太阳渐渐落下,此刻看去时,能看出那太阳果然不是圆形,而是具备一个烘炉的轮廓,那……果然是第五烘炉。

    黄昏的余辉洒在大地上,带着白天的暖意,与那吹来的寒风融化在一起,落在人的身上,说不出是暖,还是寒。

    苏铭坐在这里,已经两天了,他的心自从来到了神源废地后,难得的平静下来。能看着日出,看着日落,这里的部落的生活方式,或许修士会不适应,但对苏铭而言,这里洋溢着他记忆里的熟悉。

    人,总是会在偶然间的一次似曾相识的熟悉里,喜欢去追忆以往,喜欢沉浸在内,去回头看着自己的人生。

    耳边孩童的玩耍之声。让他想到了乌山部,那些第部族人之间的友情,让苏铭想到了第峰,看着四周的一切,苏铭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这里……是师尊曾经居住了很多年的部落。

    这里的人,在他们的记忆里或许还存在了师尊的身影。

    “如果大师兄、二师兄还有虎子他们知道了师尊的消息,也一起来到了这里,那该多好……”苏铭摇了摇头。

    日落。天空夜幕降临。

    四周渐渐安静,孩童的玩耍变成了匀称的呼吸。老人的睡下,第部的族人相继的或是打坐,或是沉睡,使得此山,在深夜之时完全的寂静。

    苏铭依旧坐在那山石上,看着漆黑的夜空,看不到月,看不到星,看到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仿佛整个世界在这一瞬,只剩了他自己,这种感觉,苏铭已经习惯。

    既然习惯了此生孤独是宿命的忧伤,那么何必还要在记忆里无法自拔,总是喜欢去看那漆黑的天幕上,在心里绽放的一幕幕烟火。

    既然习惯了人生总是一个人走下去。那么想必若有前世,他也早已轮回了千百年。

    苏铭在这黑暗里,笑了笑。

    这笑容外人看不出苦涩,唯有真正这样笑过的人。才会在水面的倒影,看出那仿佛融入水里的涩,唯有品尝过这种水的人,才知晓那水里的苦味。

    “你怎么了……”一个柔和的声音,没有打破苏铭沉入黑暗的思绪,而是轻轻地融入进来,环绕在苏铭的耳边,化作了一个穿着粗麻布衣的娇影,慢慢的从屋舍内走出,温和的坐在了他的身边。

    “想家了。”苏铭轻声开口。

    “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明天就走。”许慧看着黑暗的苏铭,只能看到轮廓,但她反倒很喜欢这样的注视,因为她明白,只有在这时,她看到的,才是真正的那个人,而非……道空。

    她明白,她懂,但是她不想说。

    “你信命么?”苏铭摇了摇头。

    “信……”这是许慧在沉默片刻后,目闪过了几幅画面时,轻声的回答。

    “修士之,相信命运的人不多。”苏铭隔着黑暗,看向许慧。

    “我信,不然我不会出现在这里。”许慧轻声开口。

    “等你伤好了,你可以去冥奀老那里,而我……还没到回家的时候。”苏铭在那黑暗里,声音带出了沧桑。

    “你留在这里,是为了等我伤好?”许慧看向苏铭。

    “睡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打坐。”苏铭没有回答,而是平静的开口,他的声音里没有了沧桑,也没有了追忆。

    许慧没有在停留,她站起身,走向了屋舍,把黑暗独自留给了苏铭。

    “你或许是在想家,但更多的,是在想一个人。”屋舍里,传来了许慧的声音,那声音飘散,落入苏铭的耳。

    苏铭沉默,闭上了眼,沉浸在那漆黑里,默默地打坐,运转自己的修为,在这寒风,他似乎回到了第峰,似乎回到了那属于他的洞府外,一样的打坐,一样的看着日出日落。

    修士,无梦。

    因梦从睡浮现,而沉睡之事对于修士而言,可以用打坐来代替,但这一夜,苏铭在这打坐,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蛮族的大地,梦里,他看到了第峰,梦里……他也看到了乌山,看到了他幼年的部落,那片丛林里的身影。

    有小红的,也有……那孤独的站在一棵大树下,在这风雪里,穿着白色的貂毛长衣,带着野性之美的少女,独自一个人,在那雪地上等待着。

    等着一个约定,一个她与一个男孩,绕圈圈的约定。

    远处山峰层峦叠嶂,天空冷月朦胧疏影,大地白雪青松相伴,那个等待的女子,还在痴痴地于原地守望着。

    一任风雪尘埃,一汝轮更迭,她是否无怨无悔……

    只是云,隔着几方星空,隔着几层苍穹,再也没有锦书可以相寄。

    千年岁月,落水无痕,年年雪松相似,红颜不知是否消退,静水是否也能……了无痕。

    “你许我一个明日的心愿,而我,已经为你等候了千年。只是,别让我等太久,别让沉默化作黯淡。”

    苏铭睁开了眼,耳边还回荡着梦喃喃的声音,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想的或许真的不是家,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千年前的约定。

    “这是我的执念么,亦或者,这是有人故意让我起了这份执念。”苏铭看着远处的天空从漆黑渐渐出现明亮,看着一夜的时光正流水般的洗去,他的内心里,在问着自己。

    “不然,我为何总是想起那个约定,不然……我为何想的不是白灵,不然……我为何在打坐,竟出现了梦!”苏铭双眼从迷茫蓦然间锐利起来,更是透出一股冷冽之意,如同是一尊远古的凶兽,在沉睡苏醒,显露出了其血脉的不可侵犯。

    一股霸道的气息,骤然间从苏铭体内扩散开来,他迎着那天空第一缕阳光,站起了身子,站在那山岩下,他的身影在这一刻被阳光笼罩,转身间,向着阳光射去的天空,苏铭凝神看去。

    他的眉心,紫线骤然开阖,化作了邪眼,其内云雾缭绕成为鬼影,狰狞间全部都随着苏铭的目光看去。

    与此同时,在这天空上,在无人可以察觉,出现了另一个苏铭,那是他的噬空分身分离之影,在噬空分身的眉心,一眼出现了邪眼,向着一致的方向,看去。

    紧接着,在那西环异地内,在那紫色星空的盘膝打坐的厄苍分身,他的手臂上烛阴小蛇盘绕,厄苍分身的双眼蓦然睁开,随之一同睁开的是他眉心的邪眼本尊!

    邪眼开阖间,厄苍分身转过头,向着苏铭所看的方向,凝神看去。

    这是苏铭三大修为之身同时展开邪眼之力了,同时爆发出了全部修为之力,去看向那无尽的虚无。

    他们的目光穿透虚无,如穿梭在岁月之,越过了四大真界的镇守范围,越过了深渊废地的入口,看向了道晨真界!

    看到了庞大的道晨真界内,那属于仙族的地方,此刻正爆发着一场战争,那是……仙族与道晨宗的战争,那是数之不尽的修士,在星空绽放生命的无尽神通。

    看到了,在那无边无际的战场后方,一片大量的陆地碎片组成的阵法内,正间的位置,躺着的一具肉身。

    看到了在那肉身的旁边,站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的身影,此人抬起略有干枯的右手,正按在那肉身的天灵,其旁还跟着一人,此人也是穿着黑袍,但从身形上看,那是一个女子,她正在那里喃喃低语,声音回荡四周。

    “……只是,别让我等太久,别让沉默化作黯淡。”女子声音柔和,带着一股追忆,带着一缕忧伤,在她这句话说完的刹那,突然那右手按在肉身天灵的高大黑袍身影,猛的抬头,看向虚无。

    轰的一声,一股冲击之力凭空的在此地回旋,那冲击带着风,没有卷动高大身影的黑袍,但却将其旁那女子的头袍掀开,露出了一张显露在苏铭目的脸。

    那是……白灵的脸!

    那脸上的表情与其之前话语的忧伤完全不同,那是冷漠,是没有丝毫情绪在内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