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7章 真戏?假戏?(第三更)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97章 真戏?假戏?(第三更)

    这一战,风云色变,这一战,天地轰鸣。

    天空的火海在不断地翻滚倒卷,大地的火焰在冲击中扩散,使得岩浆倒流,使得虚无璀璨,使得天幕看去,一拳黑色的怨火如封印了八方,使得其内的火魁老祖,根本就无法逃出。

    随着轰隆隆的巨响扩散开来,苏铭展开了众多神通,与火魁老祖在这演戏的战斗中,渐渐打出了一丝不同的味道。

    火魁老祖本就对苏铭有怨毒,这怨毒哪怕是再多的解释,也很难轻易消散,原本就被其压制,此刻随着出手,这怨毒再也无法压制开来,于是融入在出手中,使得二人的交战,轰鸣间让天地都在颤抖。

    时间慢慢流逝,他们二人不是在一个地方战斗,而是相互之间在这天空上不断地前行,可无论那火魁老祖如何出手,都始终会被黑色的怨火环绕,且这火海还在不断地收缩,每一次收缩到了极致,都会让这火魁老祖不得不展开神通去轰击,方可让那怨火再次倒卷。

    但白衣少年,却是始终没有出现,实际上,在那大地的一处岩浆内,早就有一个身影隐藏,这身影不大,只有手指大小,那是一条红色的蜈蚣。

    它在岩浆内,毫不起眼,外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它的存在。

    它透过岩浆看着天幕上交战的苏铭与火傀老祖,双目闪动,始终没有选择现身与出手,他要先判断一下,这是否是一场引自己外出的虚假。

    他尽管追来,可却总觉得苏铭与火魁老祖之间,存在了一些他不只晓得联系。

    在这观察中,苏铭与火魁老祖的交战越加的剧烈起来,甚至有那么几次,怨魏火焰的笼罩,几乎让火魁老祖元神崩溃掉。

    但他依旧还是没有出手,而是目中露出冷意。更有一丝讥讽。

    “如此假的戏法,这二人居然也能演到现在,那黑马只困人,不参与战斗,这本身就存在了端倪。这是在引我出现呢。”白衣少年所化蜈蚣。冷哼中内心起了心思。

    三天后,苏铭与火魁老祖在一处火山之上,相互的交手神通无尽,轰鸣之声扩散。那火魁老祖的元神之体已然疲惫不堪,甚至多次的想要逃开,可却均都被那黑色的怨火一卷,逼得他无法逃出。

    他更是发现,苏铭的出手越来越凌厉。修为已经不再是数日前的样子,而是在不断地增加,这一方法,让火魁老祖内心立刻起了无数猜疑。

    “他莫非是真的要杀我,这不是演戏……”火魁老祖内心无法决断,他甚至无法分清,苏铭的举动到底是真的在引白衣少年的到来,还是……要灭杀自己。

    “可若他要灭杀我,之前刚出手时就完全可以做到。为何要拖延至今……”火魁老祖再次迟疑起来。

    就在他迟疑的这一瞬间,苏铭那里一步迈来,右手抬起时,一座大山幻化,那山。正是道馗山,直奔火魁老祖而来。

    眼看就要临近,火魁老祖那里低吼一声,双手掐诀之下。其元神之体立刻变化,竟瞬息化作了一只飞鸟。向着天空快速的飞起。

    但就在他飞起的瞬间,苏铭目中幽芒一动,左手掐诀,双眼日月虚影一闪,立刻在那火魁老祖的上方,天地轰鸣间,整个天空顿时一暗,火海扩散,一张巨大的面孔,骤然出现在了天空上。

    这是幻术,是苏铭的日月星辰幻,是你相信,他就存在的力量根源。

    那面孔,正是苏铭所化至宝身躯的脸,此刻在出现后,这面孔猛的张开嘴,向着火魁老祖直接一吸。

    火魁老祖神色大变,身子后退之时,双臂向外猛的一挥,立刻其元神身躯再次变化,化作了一条巨大的蟒蛇,这蟒蛇嘶吼间盘成蛇阵,可就在他盘成蛇阵的瞬息,四周怨魏形成的火海,猛的倒卷,那黑色的火焰,连同道馗山,连同天空的巨大面孔,齐齐冲向火魁老祖。

    火魁老祖面色再变,他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这杀意让他元神一震,此刻来不及去想什么演戏之类的事情,他话所的巨蟒立刻向外猛的扩张开来,与来临的怨火轰然的碰到一起。

    随着怨火的再次扩散,苏铭的道馗山临近,天空的巨大面孔压迫,火魁老祖一声惊天嘶吼,全身元神猛的一缩,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在相互碰触的刹那,这光球向外猛的扩张,这是火魁老祖动用了其元神精华,这是三天来,他第一次不惜损害元神,去对抗苏铭。

    轰鸣之声滚滚滔天,让天空出现了裂缝,让大地出现碎裂,在这轰鸣下,天空的面孔崩溃,道馗山瓦解,苏铭身子在半空一顿,火魁老祖那里急急后退,化做人形时,其元神已经颇为黯淡。

    “你要干什么!!”火魁老祖一脸阴沉,但却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传出神念,其身快速后退,但就在他后退的瞬间,怨魏形成额火海,猛的一卷,阻止了他的退后,更是从那怨火内,散出一股杀机,这杀机以及火焰的阻挡,立刻让火魁老祖骇然的发现,自己……竟真的无法逃出这怨气的火焰圈!

    要知道之前的逃不出,是他故意如此,若他真想离开,牺牲一些元神精华完全可以做到,但如今……火魁老祖骇然的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无法逃出了。

    这一发现,更是让他猛的醒悟,这一切根本就不是苏铭所说的引白衣少年出手,这是……这是要灭杀自己!!

    至于为何数日前不立刻出手,那是因为自己可以元神自爆,一旦自爆的话,对方什么也得不到,反倒会被人误会藏了自己的元神。

    所以,这苏铭才以话语让自己上当,以这样的方式,以引白衣少年出手为由,来慢慢的消耗自己的元神精华,让自己……渐渐的失去自爆的力量,直至无法自爆,直至疲惫的就算自爆,也都在对方面前没有这个资格。

    “你是谁,如此歹毒之人,不可能是无名之辈!”火魁老祖目中露出疯狂,他向着苏铭嘶吼起来,体内元神精华不断地凝聚,但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元神精华,已然在这数日的时间中,被不知不觉的消耗了大半。

    “你毁去我的肉身,还骗我是为了引天蜈到来,而你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我的元神,那天蜈根本就没有追来!”

    苏铭冷冷的看向火魁老祖,没有开口,但出手却越加的凌厉,四周的怨气火焰,卷来的速度与频率更多了数倍不止。

    这一幕被大地上隐藏在岩浆内的白衣少年看到,他先是迟疑,随后嘴角露出笑意的同时,目中露出了贪婪。

    “好一个阴毒之人,居然是以这个方法来阻止了获得元神时对方的自爆,这种方法颇为阴损,不过……我喜欢!

    看来,这不是一个陷阱,倒是我想的多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会让你知道,其实你用来诱骗火魁老祖的言辞,是……真的!”白衣少年双目闪动,但很快就压下内心的贪婪,继续观察起来,他性格多疑,不到完全确定,他不会出现。

    火魁老祖怒意滔天,更有绝望,他的疯狂就算是达到了极致,可如今就连自爆的资格也都失去,他可以想象得到,若自己自爆,根本就无法成功,但……他还是要尝试!

    “老夫就算是死,也不会成为被你操控的器魂!”火魁老祖怒吼中,其身躯内骤然间元神精华全部沸腾,一股毁灭的自爆气息,立刻从其体内散发出来,可就在这气息散发的刹那,苏铭那里双眼一闪,迈步间全身修为刹那攀升,融合厄苍分身,但却没有让龙海祭祀修为,可就算是这样,也足以压过失去肉身的火魁老祖。

    更有四周的怨魏所化怨火,在这一瞬急速的倒卷,从大地看去,可以看到天空上的怨火翻滚倒卷时,其内有无数怨魏的虚影,如万马奔腾般,眨眼卷向要自爆的火魁老祖。

    轰的一声,火魁老祖的自爆在与怨火碰触之后,骤然一顿,他悲哀绝望的发现,自己的元神内充满了怨气,这怨气来自数日来四周怨火的一次次冲击。

    更是在他元神的自爆一顿,体内被怨气占据,四周被怨气火焰如困住封印般层层环绕的刹那,苏铭那里已经一步临近,其右手抬起,手心内闪动璀璨之芒,那是封魂的光芒,那是来自其体内玄殇四人中,华域的封魂手。

    眼看就手掌就要落下,一旦落下,火魁老祖就会彻底失去意识,或许再也没有苏醒的一天,绝望,悲哀,癫狂的意念,成为了火魁老祖如今最后的思绪。

    可就在苏铭的手掌要落下的刹那,突然地,从大地爆发出了一股强悍的修为,一道白芒刹那出现,那是一条通体白色的蜈蚣,与之前的黑色不同,白色的蜈蚣散发出的,是一股强烈的波动。

    这蜈蚣速度之快,瞬息就冲入到了怨气火焰内,长笑之声回荡间,他直奔苏铭面前的火魁老祖,瞬息扑去。

    这蜈蚣,正是白衣少年,他如今已然极为确定,自己……没有中计!

    但,他真的没有中计么……苏铭的嘴角,在这白衣少年出现的一刻,在其踏入这怨气火焰的一刻,露出了一抹微笑——

    说三更,就三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