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980章 怨魏!

    话语回荡之时,冥奀九老立刻看到。那万丈大小的蜈蚣身躯一缩,瞬息间紫黑之芒扩散,那蜈蚣急速缩小,竟变化成了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这少年尽管穿着白袍,但他的脸上却是清析的弥漫了蜈蚣的痕迹,使得此人看起来,极为狰狞,让人望之一眼,就会心惊不已。看此人的样子,是与紫龙真人认识。

    “你能算是人么。”紫袍男子转头,淡淡的看了那少年一眼,这紫龙真人样子极为俊美,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蕴含在其神色之内。

    “哈哈,是不是人没有关系,不过这一次就你我,不知星海内那几位里有多少苏醒,联不联手,你一句话。”那白袍少年丝毫不介意紫龙真人的话语,而是笑着开口。

    “自然要联手。”紫袍男子平静说道。

    “好,那我们第五炽炉外见。”白袍少年敝微一笑,但这笑容有些虚幻,看不出其喜怒,他转过头,目光在冥爽九老身上扫过时,嘴角再次露出笑容,甚至还舔了舔嘴唇。冥奀九老立刻心神一震,全身竟在这目光下,立刻酸软起来,不仅是他们,四周那数千死士与那猫女,全部都是如此,甚至更为强烈。那是一种强大的让他们无法反抗的威压降临,而这一切,仅仅是那白袍少年的一个目光。

    “掌缘生灭,这也是一个大能!!”冥奀九老内心咯噔一声。

    “他们是道晨劫主的家仆,你若有胆去吃,紫某乐意欣赏一下吴公子的表演。”紫袍男子淡淡说道。

    “道晨?那个一直在闭关的老家伙么。”白袍少年笑了笑,收回了看向冥奀九老的目光,但却右手抬起一勾之下,面色苍白的猫女不受控制的,立刻被一股力量环绕,直接被挪够到了那白袍少年的面前。

    “姿色不错,这一路我缺一个丫鬟,就选绎你好了。”少年在猫女身上闻了一下,笑道,对于紫龙真人的话,这少年还是听的进去,道晨尽管闭关多年,但其身为劫主,不是也这样的掌境可以招惹。所以,这些人他也就当没有看到,不过这猫女身上的气息对他有些好处,也琢磨着以自己的身份,就算是绑了此女,那道晨也不会因此出关来找自己的麻烦。猫女身子颤抖,眼神内露出惊恐,下意识的颤声开口。

    “我……我主人是……”

    “我管你主人是谁!”这少年大袖一甩,神色露出不耐,其口中更是在这一刻,出现了一排利齿,那利齿的颜色……赫然是黑色的。随后这少年了身子一晃,刹那冲向神源星海,转眼不见踪影。

    对于这一切,紫袍男子没有理会,能说出方才那一句话,也是他看在道晨真界这些年对第四真界的资助上,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不会去插手。

    至于这白袍少年的所作所为,紫龙也没有觉得奇怪,此人的来临与身份,都带着蛮荒之意,自然不会如修士般自持身份。眼看那白袍少年踏入星海内,紫龙略一沉会,也迈步走向了星海,仅仅是三步,他已挪够了无尽距离,消失在了冥奀九老的目中极艰。与此同时,在这整个神源星海被赤色火焰覆盖,星海外紫龙真人与那白袍少年出现后,在这星海中,也有三处地方,出现了奇异的变化。第一处变化所在,正是那火傀所在的星辰,也就是玄殇等人当初趁机前往,获得了火魁血的地方,此刻这星辰被火海弥漫,在修真星内,除了火焰的轰鸣声,再没有其他的声向。所有的火魁,如今全部都龟缩在地底深处,一个个颤抖中跪在地上口放眼望去,这是一处地底巨大的溶洞,在运正中心的位置,存在了一片干枯的凝聚在一起的岩灰潭,在此潭的四周,密密麻麻存在了众多跪拜的火傀。阵阵复杂难懂的咒语之音,从这些颤抖的火魁口中不断地传出,似与外界的火海轰鸣,也都存在了一定的呼应。随着咒语之声的回荡,随着外界火海的轰乌,被众多火魁环绕的那凝固的岩灰潭,此刻其上传出了咔咔之声,一道道裂缝在其表出现。裂缝越来越多,渐渐密密麻麻之下,使得这凝固的岩表,好似蜘蛛网一般。

    至于第二处出现奇异变化的地方,则是在神源星海内环与外围之间,一颗漂浮在星空火海中的巨大的陨石。这是一颗足有数百近千大的陨石,在火海中漂浮,但若是仔细去看,这哪里是什么陨石,这分明是一颗头颅!准确的说,这是一个被雕刻出的头颅,若是苏铭在这里,他会一眼认出,此头颅就是当你他与第九寞煞疾驰时,曾看到的神像之头。此刻,这头颅在火海内渐渐出现了一道道裂缝,那裂缝越来越多,似要将这雕像之头四分五裂一样。还有第三处有奇异变化之地,那是……一座山,一座高耸入云,看不到山顶的巨大山峰,此山屹立在星空中,正是当年苏铭走过付,听到的那美丽的传说,且让秃毛鹤神色内露出悲哀之意的山峰!望夫山!传说里,在那无尽的山巅上,始终站在一个女子,她望着星空,如望着她死去的夫君,出现异变的是此山,可却不是那飘渺的山巅,而是在半山腰的一处巨大的洞穴内,传出了一声声低吼。

    这吼声不像是人发出,而是某种凶兽,片刻后,阵阵轰鸣从山洞内回荡是,赫然从这山洞内,走出了一尊……身子数百丈大小的庞大凶兽。那是一头全身黑色的猪!长长的鬃毛在其身垂着,但随着其走出,那众多的鬃毛一下子全部竖起,露出无比的锋刊之芒,它站在洞穴外,四周的火海从其身边潢扫,可却无法带给它丝毫的撼动。它默默地站在那里,抬起头,看着虚无缥渺的山顶,看着那里,渐渐的,它的眼中竟露出了痛苦。在这痛苦中,它仰天一声巨大的嘶吼,这斯吼之声回荡星空,竟让这四周的火海都在这一刹那,齐齐倒卷开来,居然将这望夫山,完全的隔离开来,使得此山四周,竟再没有丝毫火焰。在这仰头的嘶吼下,从这凶兽的眼角,留下了几滴泪水,只是这泪水还没等落下,就消失无影。在这嘶吼中,此兽的身躯渐渐缩小,直至化作了一个身子极为肥大的人形时,他双目赤红,嘴里带着獠牙,神色内隐藏着痛苦与一种似对自身强烈无比的厌恶,身子一晃,竟迎着火海疾驰而去。

    这一切,都是在第五烘炉火海蔓延的第七天发生,当第八天到来时,神源星海内环核心区域内,第五烘炉所在的地方,骤然间,赤色的火焰消失,蓝色的火焰蓦然爆发开来。

    这蓝色的火焰狂猛的势态,掀起的高温,竟是那赤色火焰的数百倍之多,几乎是在其出现的刹那,立刻星空融化,层层倒卷化作了虚无。

    与此同时,这蓝色的火焰仿佛可以吞噬赤色火焰般,向着四周急速的扩散蔓延,所过之处,蓝色取代了红色!

    这火海向着四周剧烈的翻滚,若有对第五烘炉明白之人,在看到这蓝色火焰后,立刻就会知晓,这是第五烘炉的第二波火海爆发。

    此后,还会有第三波紫色火焰,直至最后一波……黑色毁灭之炎。

    时间流逝,转眼三天。

    星空中,那全身肥大之人,迎着火海,继续前行,他是几人里最先与这蓝色火焰碰触的,在这蓝色的火焰内,他的速度也一下子慢了不少,可却依旧还在不顾一切的疾驰。

    蓝色火海爆发的第七天,整个神源星海内的火焰,已经全部都变成了蓝色,那蓝色的火海散发的高温,灭杀了更多的生灵,也让冥奀九老这些人,再次退后之下,骇然的看着那滔天的蓝色。

    黑墨星中,如今也是一片死寂,几乎所有的修士,都遥遥的望着星海的方向,那里的蓝色,形成了他们瞳孔内倒映出的不灭之火。

    与此同时,在这蓝色火海蔓延的第七天,火魁所在的星辰内,被膜拜了多日那岩灰潭,此刻轰的一声完全的碎裂开来,从其内深处了一只干枯的手臂,慢慢的,一个全身干瘦无比,整个人如骷髅般的存在,渐渐的从其内站起,身躯漂浮之下,露出了完整的身躯。

    那是一个修士的身躯,那是一个头发稀少,够搂着身躯的老者,他全身**,双目睁开时,其内露出幽光。

    阵阵带着狂热的嘶吼,随着老者的出现,立刻从其四周的众多火魁口中爆发出来,这些火魁一个个激动地膜拜在地,不断地磕着头,使得大地震动起来。

    老者低下头,看着下方的众多火魁,神色内有一抹茫然,他的腹部有一道巨大的撕裂。可以看到其体譶内只有黑色的骨头,没有五脏六脏。

    “我……睡了多少年……我……是谁?”老者闭上了眼,片刻后睁开时,他眼中茫然之意消失,而是露出妖异之芒,腹部的伤口已然自行愈合。

    “我是火魁之皇,我是火焰之主!”老者仰天一吼间,其身一晃,瞬息消失,出现时已然在了外界蓝色的火海内。

    “第五烘炉……”老者裂嘴一笑,那笑容很是狰狞,猛的一吸之下,四周的蓝色火海竟有一些直奔其。居然被他生生吞咽,这老者双目一闪,化作一道长虹直奔星海深处。

    他所过之处,蓝色火焰不断地减少,竟是被他一路走去,一一吞噬入口。

    只是这蓝色火海覆盖整个神源星海,被这老者吞噬的一些,相比之下实在是微不足道,但也能从此事看出,这老者的恐怖之处。

    同样是这蓝色火海蔓延的第七天,在那星空内,漂浮在蓝色火焰中的雕像头颅,此刻其上裂缝越来越多,最终轰的一声,骤然的四分五裂崩溃开来。

    在那无数碎石倒卷之下,从其内走出了一个背着葫芦的大汉,这大汉穿着一身兽皮,神色不怒自威,尤其是其眉毛,居然都是黄色的,使得其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一种奇异之感。

    “先灵的大脑,的确味道还不错……就是烘烤熟了后,有些异味……应该是火候不对,恩……没错,要去多弄些火泥来。”这大汉喃喃中,舔了舔手指,似乎觉得味道还不错,索性把大拇指放在了口中,如吸允一般,看了眼四周的蓝色火焰,毫不在意的向着星海深处,迈步走去。

    其步伐不快,但每一次迈出,都让那蓝色火焰沸腾一下,踏着火海,这大汉依旧吸允着大拇指,渐渐远去。

    同样是在这一时间,在那神源星海内环,一处本是漩涡传送之点,如今被火海覆盖的地方,一声嘶吼骤然间传遍八方,蓝色的火焰居然在这嘶吼下,化作了静止!!

    静止的蓝色火焰,与四周的火海翻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随着嘶吼的回荡,这静止的范围还在不断地扩张,转眼间,方圆十万丈内的星空……所有的火焰,都化作了静止!

    火焰一动不动间,一尊具备两个龙头,通体漆黑的黑马,在一声震动星海的咆哮中,从那被火焰覆盖的漩涡传送点内,蓦然冲出。

    此马足有数百丈之大,随着其出现,十万丈范围内的静止火海,颜色齐齐一变,赫然间竟变成了黑色,且向着此马环绕开来,这一幕若是在至高之处向下看来,必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这十万丈的火海,似乎……正在欢呼,正在向着此马……如遇到了君王一般膜拜!!

    黑马抬头,再次传出一声惊天咆哮,那咆哮里有一股强烈的高傲,还有一种对众生的无法形容的怨!

    在其背上,并非空无,而是坐着一人……

    此人正是苏铭控制的那至宝身躯,其神色带着疲惫,但双眼内却是炯炯有神,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与精芒。

    “怨魏,从此之后,我会灭杀每一个对你产生杀机的生灵,这是我之前对你的承诺,也是我苏铭,对整个苍穹的承诺!”

    那黑马沉默,但片刻后,其目中就露出执着,随之再次咆哮起来,似在呼应苏铭的誓言,也仿佛在说着它的誓言。

    本章四千字,连小爆都算不上,只是对大家这几天投票的一次很小很小的心意,也是耳根修养一个月来,让自己逐渐恢复爆发状态的一次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