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73章 尘焚老祖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73章 尘焚老祖

    之所以要散开厄苍的气息,是因苏铭所谓的焚灵变,自然是虚假的,这只是一种外在的变化而已,可其他的尘焚族人,一旦化作焚灵,修为会暴增一大截。

    如此一来,若苏铭变身后,依旧还是如今的修为,那么一眼就可以被对方看出虚假之处。

    而融入了厄苍气息的话,苏铭本身的修为就会增加,如此连带着被他cāo控的这具身躯,也会修为瞬息攀升,这种攀升的速度以及气势,与尘焚族族人变化焚灵时,几乎一摸一样。

    随着苏铭神念的传出,玄疡四人立刻凝神,与许慧一同在脑海中幻化出尘分焚族族人变身的摸样,秃毛鹤那里也是用出了全力,内心叫嚣着晶石,与这玄家的至宝一同,在苏铭作为主魂下,展开了变化。

    苏铭不知道身为族长之子,身为有九个火焰烙印的尘焚族族人,变身后是什么样子,这只能是他自己来判断。

    随着其变化,他眉心的火焰印记迅速融合在一起,身躯更是快速的被火海笼罩,轰然间,一尊与之前的焚灵一摸一样的火焰居然,赫然出现在了星空雾气内。

    苏铭刻意让变身的速度缓慢,其双眼隐藏在火焰内,随着变身,快速的观察四周之人的神情变化,尤其是那九个劫阳老者,尤其是那方才提醒自己变身之人,这十个人,是苏铭观察的重点。

    在他的观察之下,他发现在自己变身之时,那九个劫阳老者身垩子骤然一顿,竟不再出手,而是凝神看来,可当他们看到自己变化的样子与其他族人一模一样后,其中有七人神sè如常,但有两个人,却是隐隐仿佛松了口气的样子。

    这一幕让苏铭心神一凝,在看向那之前提醒自己的老者时,他看到了这老者神sè里,那一抹轻微的失望。

    苏铭心念快速转动,在其身躯即将要变化完成的刹那,他右脚抬起,向着星空猛的一踏,口垩中随之传出一声低喝。

    顿时其眉心那融合成一个的火焰印记内,骤然间有蓝sè的火焰轰然而出这蓝sè的火焰是苏铭所控制身躯右臂蓝线所化,此刻出现之时立刻覆盖苏铭全身,使得苏铭所化的这火焰巨人,瞬间变成了蓝sè的火人。

    在这变化之时,苏铭隐藏在火焰内的双眼没有丝毫松散之意而是目光炯炯他立刻就看到了那劫阳九老,神sè刹那间齐齐出现了变化甚至露垩出了一丝紧张与尖撼。

    还有那之前提醒自己的老者那失望之意也转眼就化作了激动。

    苏铭看到这里,再没有迟疑,尽管还有些不确定,但如今已经没有时间去过多思索,咬牙之下,其变身骤然间就完成。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数十丈大小的火焰巨人,这巨人身上的火,是湛蓝之sè,在这星空中在这尘焚族族人环绕下,苏铭的火成为了最璀璨的烈焰。

    若仅仅是身躯变化,还不足以让人震撼,但随之从苏铭身上爆发出的虽说依旧是劫阳,但却明显要比寻常劫阳要强大很多的气势,掀起了一场轰鸣威压,逼得那九个劫阳老者,纷纷在神sè变化中后退。

    这还仅仅是苏铭在身躯内融入了厄苍气息,而非真正的厄苍分身降临,否则的话,有这至宝在,他可以战掌境大能!

    且这至宝再加上秃毛鹤,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防护,使得苏铭的厄苍气息根本就不会外散开来,如此就使得其最后一个破绽,也烟消云散。

    几乎在苏铭身躯变化成蓝sè火人的刹那,在这雾气深处,在那尘焚族的大垩陆上,那万丈高塔之尖盘膝打坐的中年男子,他本是闭着眼,可此刻其双眼却是猛的睁开,死死的盯着身前的火焰眼睛,其神sè变化之下,身躯更是站起。

    “竟达到了蓝炎变!!”

    同一时间,在那雾气的上方,看起来仿佛童子般的模糊身影,其嘴角露垩出了微笑,在他看到苏铭变成蓝sè火人的一刻,他的所有疑惑全部都打消,实际上哪怕对方只是变化寻常的赤炎,他也不会在其怀疑,只是会有些失望而已。

    毕竟赤炎,是任何一个族人在觉醒后都可以达到的,可蓝炎……其难度要大上太多,这需要二次觉醒,此事与所为无关,其重点是在血脉上。

    “几干年的时间,修为达到了劫阳,血脉达到了蓝炎灵……笮融,你为族群送来了一份大礼!”这模糊身影笑着站起了身,向着下方苏铭所在的战场,迈步而去。

    “这孩子修为达到了劫阳境,可却没有其修为之阳幻化,这也说明了他并非真正的劫阳境,而是某种造化使然。

    如此,倒也解释了数千年就能有如此战力的原因,不错,非常不错!”模糊身影的确是一个童子,一头白发,但样子却是只有七八岁的摸样,他笑着迈步,神sè内的赞赏与开怀,扩散其整个面孔。

    战场上,苏铭变身之后,看向那神sè随之变化的劫阳九人,四周在此刻一片死寂,那些尘焚族族人,一个个看向苏铭的目光再不一样,那目中蕴含了尊敬,蕴含了狂垩热。

    “你们九人,要杀我?”苏铭看向那劫阳九人,森森开口,磅礴的威压随着其话语立刻扩散开来,卷动四周的雾气翻滚,回荡其轰隆隆的回音。

    这九人面sè变化,一个个内心传出苦涩,他们知道族中有很多规矩,其中以火痕越多者为尊,他们九人只有八火痕,方才出手已经算是触犯了族规,不过毕竟对方还不算是族人,倒也没有太大关系。

    可如今,当对方变身之后,尤其走出现了蓝炎变之后,他们知道,此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来确定,就已然是尘焚族族人,再加上九火痕,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股比其修为还要强大的威压。

    就算是族长,也没有权利去灭杀一个同时具备九火痕与蓝炎变的族人。

    在这劫阳九人迟疑之时,一声长笑打破了这里的寂静,雾气在这笑声中倒卷开来,一个模糊的身影凭空走出,迈步间其身躯凝实,最终变成了一个白发童子。

    这童子的出现,立刻让那劫阳九人神sè大变,他们没有丝毫迟疑,迅速跪拜在了星空内。

    “拜见老祖!”

    还有四周其他的尘焚族族人以及那方才提醒苏铭的老者,也是带着狂垩热与崇敬,齐齐跪拜下来。

    苏铭双目一缩,望着那走来的老者,此人身上散出的威压让他感受极为清晰,这是……掌缘生灭之人。

    那种全身充斥着极致的力量之感,让苏铭知道,此人是掌境大成者,与他当年在四大真界镇守范围内所遇的那位,在实力上几乎一摸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这童子脸上露垩出微笑,看向苏铭。

    “墨。”苏铭淡淡开口,其心神内立刻玄荡四人紧张起来,苏铭的回答,不是他们之前既定的名字,但这一切是苏铭在做主导,且一路走来,他的多次决定都起到了关键xìng的作用,明显要比他们的计划好上太多,故而虽说紧张,但他们却没有传出神念。

    “哦?为何叫做此名?”那童子眉头微微一皱,这不是他们尘焚族的名。

    “因在我有记忆以来,我所在的地方,有一个重要的人,他姓墨。”苏铭平静说道,语气带着一股倔强。

    “你父亲是谁?”童子再次问道。

    苏铭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童子,没有说话。

    那童子也看着他,可看着看着,内心却是叹了。气,他能看出眼前此人内心的怨气与悲愤,这一切根本就不需要回答了,其父在其出生时,应该就已经身亡,他是被一个墨姓之人养大,之所以能找到这里,必定是笮融在死前托孤时,留下了信物与指引。

    “我没有父亲。”

    苏铭冷哼一声。

    “什么话!”童子低喝,语气带着一丝沉重,继续开口。

    “你父亲叫笮融,是我尘焚族的上一代族长,是我看着长大,而你,是我尘焚族的族人,更是我族的少族长!

    罢了,有关你父亲之事,我之后会告诉你,现在……孩子,你到家了!”童子看着苏铭,脸王露垩出一抹慈祥之意。

    “我不是尘焚族族人,我来此地,是取走你所说的笮融遗物,既然你们尘焚族可以将我父子遗弃在外数千年,我……”苏铭语气倔强之意更浓,可话语还没等说完,那童子立刻大袖一甩,顿时这整片范围的所有雾气,同时传出了轰鸣巨响,骤然间化作了一只莫大的手掌,这手掌几乎占垩据了大半个星空,无边无际,由雾气所化。

    在出现后,这手掌猛的一握拳,握住的不仅仅是苏铭,还有四周所有的尘焚族族人,轰鸣回荡,苏铭本可以抵垩抗,但却没有出手……

    在那轰鸣中,若在远处看尘焚族的雾气,可以看到这雾气化作了手掌后握住了拳头,在其握拳的瞬间,这拳头溃散开来,重新化作了雾气,但雾气内的尘焚族族人,却是全部消失。